朝霞阅读

第七百一十五章 小医仙?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萧炎的喝声,如雷鸣般在这片山峦轰然响彻,而那即将消失的黑影,也是因此而略微停顿。

萧炎远远的看着那道顿了顿的身形”心中的猜测更是直接被其肯定”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他依然还能在这里见过她,只不过,为什么现在的她,与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难道难道她那所谓的厄难毒体”已经彻底爆了?

心中念头翻滚,萧炎想也不想,背后火翼猛然一振,身形便是直接对着那道黑影暴掠而去。

似是感觉到萧炎的举动,那道黑影细微一颤,少主威武吗?却是没有回头,浓郁的灰色雾气自其体内暴涌而出,旋即,在一道细微的闷响中,灰雾爆开,而其身影,则是诡异的凭空消失。

而随着其身影的消失,那团爆开来的灰雾,也是迅消散,片刻后”便是化为虚无。

萧炎身形戈,过天际,而当其追过来时,黑影已经消失得不见丝毫踪影,他只得紧绷着脸庞,拳头紧握,低声骂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不敢见我?”

在萧炎身后,美杜友迅跟了上来,目光谨慎的在这片天际扫过,旋即微微皱眉,道:“。你认识先前那人三”

“。如果猜测不假的话,那应该只我多年前的一个朋友,只不过,萧炎若笑了一声,想了想,却并未将小医仙那厄难毒体的事情说出来。

“。这人一身三功诡异莫测,不过先前与其交手,似叠他精神波动很大,时而清醒时而迷茫他不见你”或许是因为这缘故吧。,美杜莎利此也并未追问,而是转开话题,沉吟道。

萧炎紧绷着脸庞,有此不甘心的在四处寻找了一圈,可却依然方,果”当下只得轻叹了一口气,看这般情况”当年在离别时她所说的最糟情况,今日已经出现了

“。他已经走了,回击吧”紫研还在山谷里。”美杜莎道。

闻言”萧炎只得贞了点头,转过身,迟疑了一会,又是转过来,望着那茫茫林海,突然沉声道:“小医仙”我不知道这些年你究竟生了什么事,但我当年便说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萧炎依然视你为朋友”这承喏,即便如今,也未曾有过丝毫动摇”

萧炎声音在斗气的夹杂下,在这片山脉滚滚翻腾,许久之后,方才逐渐消散。

话落之后,却是依然没有丝毫反应,箭炎苦笑一声,只得转身与美杜够对着山谷之中飞掠而去。

一处怪石林立的山峰之上,一道黑影遥遥的望着那转身的身影,苍白的手掌紧紧的抓在一旁的巨石之上,而随着其手掌的抓握,只见得那巨石突然冒出阵阵白雾”嗤嗤的声响不绝于耳。

目送着萧炎回到山谷,黑影方才缓缓松开手掌”而那处巨石上,已经留下了一叮,寸许深的黑色掌印。

黑色斗篷之下,那道漠然目光涌现些许茫然,片刻,后,一丝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一幕幕,悄然升腾,而那个叫做萧炎的少年,也是涌现而出。

“萧炎”斗篷下,传出一道带着久远回忆的清脆女子声音,这道声音与先前那难听的嘶哑声音截然不同,显然这是她为了隐瞒身份故意而为。

“没想到会再次遇见你我每年都会来这里待半月,但颐然你已出现”那以后,我也不会哥来了”苍白的手掌,缓缓掀开头狈斗篷,顿时,苍白如雪的丝如瀑布般的倾泻而下,一张苍白且略显削瘦的脸颊”透露在了空气之中。

这张脸颊,依稀有着一些当年的轮廓,但却失去了当年那暖人心肺的柔和笑容以及空灵气质,多出来的,是那呈灰紫两色的眼眸,看上去”妖异中透着丝丝冷漠无情。

此刻,这张在出云帝国被视为死神之脸的脸颊上,却是隐隐噙着一丝回忆与苦涩。

“别怪我不见你,我只是想让你在心中,永远的保存着那个善良的小医仙,而并非如今这手中沾满方‘数血腥的毒女。”

“。只是没料到,当年所说之话,如今已尽成现实,希望我们日后,不要再碰见我的命运,便是如此,在厄难中生,在厄难中终结,

灰紫眼眸遥遥的望着那座小山谷,当年的回忆翻上脑海,令得她那已经保持了几年时间冷漠的脸颊,缓缓扬上一抹温柔笑容,在这份笑容中,还能隐约看见,当年那被青山镇无数佣兵视为心中仙子的小医仙

笑容如昙花般,“持续了短短一瞬便安消散,她缓缓闭上眼眸。片刻后再度睁开时,眼中已再度回复了先前的漠然,目光最后一次的看向山谷,旋即带上斗篷,不再有所留恋,身形化为一片灰色烟雾,悄然消散

小山谷之中,待得萧炎二人回来时,却是见到那小脸蛋变得有些紫红的紫研,当下两人皆是一急,没想到小医仙的毒竟然如此恐怖,这紫研不过吸入了少许,便走出现了这般疽状,毒师,的确是一个令人又惧又厌的职业。

紫研虽然脸色紫红,可似乎神识依然清晰,见到两人回来,也是赶忙迎了上来,但听其呼吸,明显比以往粗重了许多。

抓住紫研的手臂,萧炎一丝斗气探进其体内,寻了一圈,却是没有找到丝毫毒气的痕迹,当下面色微沉,没想到自己炼制的那解毒丹,竟然对这毒气没有多少效果

“。怎么样?,见到萧炎的举动,美杜够忙问道。

“。找不到不丸劲的地方,看来那毒气隐藏得极深,就是不知道毒性如何”萧炎摇了摇头,道。

“。那家伏一身三性连我都有些忌惮,妙音门少主手打。更何况紫研?现在怎么办?”美杜莎面色难看的道。

萧炎略一迟疑,手掌一翻,先前那被小医仙抛过来的玉瓶便走出现在其手中,而见状,一旁的美杜莎却是眉头紧皱,道:“。你想要用他给予的东西?谁知道这种诡异之人是否给的真是解药,万一出了意外,害了紫焰,谁来负责?”

瞧着她这般护榨模样,萧炎圭奈的摇了摇头。他倒没想到前者对紫研已经爱护成这般模样,当下只得道:“。虽然不知道她生了什么事,可我相信她不会骗我,而且,若是不使用这个,你还有其他办法?中毒之事,可拖延不得。”

闻言,美杜莎也是一阵迟疑,片刻后,只得点了点头,毕竟如今这事倒也并无其他办法。

“。若是解药有问题,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会取他性命”瞧着舞炎从玉瓶中倒出一枚赤红丹药,美杜毒依旧有些不太放心的冷声道。

无奈的点了点头,萧炎将丹药塞进紫研嘴中、后者也是乖乖的将之吞进肚中,不过似乎这丹药味道不怎么样,因此让得她小脸都是皱了起来。

丹药虽然难吃,但明显效果不错,这才刚入体,紫研小脸上的紫红颜色,顿时以肉眼可见的度消散而下,仅仅片刻,便是彻底消失。

见到这一幕,萧炎与美杜莎皆是松了一口气,前者抹了把冷汗,微微若笑”没想到以自己的炼药术水平,竟然被小医仙随便一点毒气便是搞得没有半贞办法,虽说各自精研不同,可不管怎样,毒药与丹药是有些想通之处,所以萧炎自然是有些无奈。

“。唉,逞不知道这些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不仅实力猛涨到连美杜莎都不得不郑重对待的地步,而且这毒术,也是变得如此诡异莫测”心中轻叹一声,萧炎目光投向那小茅屋,当年在他修炼时,她便偷偷的躲在此处吞服毒药,一想到那么善良可爱的女孩子却是要整日吞食那些剧毒,舞炎心头便是忍不住的有些泛酸,她是这些年中,他见过命运最为坎柯的女子。

不过,与小医仙实力,毒术大涨相比,最让得萧炎心头不安的,还是那对冷漠到甚至麻木的目光,这种目光,难以想象,会出现在当年那个温桑善良的女孩身上。

使劲的甩了甩头,将脑中的思绪抛开,箭炎缓步走向小茅屋,反正不管如何,还是先将自己的实力突破至斗皇阶别,至于小医仙,萧炎心中有着预感,或许日后,还能再见只不过默J是不知道见面之时,又会是一番何种场面。

(第三更!还好不是很晚,不会让大家等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