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三十七章 鹰啼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要塞之上,海波东亭人在愣了好一会之后,方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手掌摸了摸额头,却是现上面全是冷汗。

“这个小子…也太冒险了吧。”海波东咽了口唾沫,依旧有些余悸的道。

加刑夭苦笑了一声,道,“你哪次见他出现不让人大出意料的?现在的年轻人啊,果然有拼劲…换做是我,肯定不会干这种事。

坐于轮椅之上的萧鼎在此刻也是大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犹如脱力般的紧靠着椅背,叹息道,“今日这场局,总算是嵛了。”

闻言,海波东几人也是点了点头,慕兰三老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们联手施展“三兽蛮荒决”是能够媲美斗宗强者,然而如今三老之一已经被萧炎打成了重伤,那么自然便是难以将这“三兽蛮荒决”施展到极致,而一旦失去了这个功效,剩余的两位慕兰长老,也就是两个斗皇巅峰强者而已,再没有了那种嚣张的本钱。

而以萧炎的实力,即便是如今也是受了伤,但想要对付两个斗皇巅峰的长老,必然持会比对付一个斗宗强者轻松许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拖住了慕兰三老,而且还持之打残了一个,那么另外一处美杜莎与雁落天的战局,便是不会再有任何人前去干扰,凭借着美杜莎的实力,击败落雁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旦慕兰三老与落雁天今日皆是失败,那么加玛帝国的危机,不仅持会立刻缓解,而且说不定还有着本钱令三宗损失惨重想到那一天,要塞上众人眼中皆是忍不住的涌现一抹狂喜之色,这一年来,他们已经被三宗联盟打得有些抬不起头了,若是再继续失败下去的话,国破家亡,必然会是每一个人的下椽。

而将他们从这等绝望中拯救出来的,是天空上那个敢用命去拼的青年他用命,来赌出了加玛帝国的生机,赌出了无数人能够免除背井离乡的结局月媚纤手掩着红唇,那对诱人的蛇瞳之中,闪烁着难以掩饰的震撼,先前那番牵扯了无数人心神的闪电大战,同样是把她的心也是提到了最高处,不过还好,在这跌宕起伏的战斗之中,萧炎最后依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屹立了下来。

“这个家伙…难怪女王陛下会那么信任他,原来真是有着不小的本事.”月媚低声喃喃道,眸子望着天空上那嘴角带着一丝血迹,可眉宇间却是隐隐噙着一抹年轻人特有的桀骜的黑袍青年,心中忍不住的涌上一阵奇异波动,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在沙漠中,被她追杀得狼狈逃窜的少年,如今,却是已经成为了加玛帝国最大势力的主人以及加玛帝国人心中尊崇的偶像。

这个成长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有些令人眼花缭乱。

在虎头人长老重伤坠落天空那一刻,美杜莎与落雁天所在的战囹也是为之一滞,旋即后者目光一瞟,脸色顿时异常难看了起来,暴怒的咆哮道:“慕兰谷的三个老家伙,你们竟然会被一个斗室强者搞成这般模样?难道这就是你们给我说的十回合搞定?!”

与暴怒的落雁天不同,美杜莎眸中却是因此掠过一抹喜意,美眸微抬,遥望着远处天空负手而立的黑袍青年,眼中闪过些许柔和,几年之前,那个自己举手投足间便是能取其性命的少年,却是在所有人不知不觉间,成长到了这般足以和斗宗强者一较雌雄的地步。这一刻,即便是高傲如美杜莎,也是不得不承认,萧炎与她之间的距离,正在以一种令人脖目结舌的度,迅靠近,所以说不定日后的某一个时间,他持会真正的越自己而到时候…按照历代美杜莎女王所遗传的不成文规矩,女王的丈夫,必须实力比她更强想到此处,美杜莎冷漠的妖艳脸颊上,浮现一抹淡淡红润,而这霎时间的动人风情,却是令得对面那正暴跳如雷的落雁天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女人…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妖精,如果对方不是实力太强的话,无论如何,他也是要将之强行掳走目光刚刚在美杜莎脸颊之上停留了一会,落雁天便是猛然感觉到一道冰寒无情的视线陡然射来,心头一个机灵,却是捡到对面的美杜莎,正紧紧的盯着自己,邵道目光中,充斥着森然与杀意,显然,先前雁落天那放肆的打量,激起了这位喜怒无常的女王陛下的杀被那道如毒蛇般的目光注视着,落雁天顿时有些不自在了起来,然而就在其刚欲有所动作时,一道寒芒直接暴掠而来,直取他双眼。“把这对狗眼留下来吧!”

感受着美杜莎那狠辣的出手,雁落天也是微怒,这女人,果然心肠不是一般的狠毒,这种带毒的美女蛇,就算是真收了,恐怕也不敢让其同睡床榻。

心中这般想着,雁落天身形一动,也是狠狠的迎了上去,虽然明知道并非是美杜莎的对手,可在这无数人的注视下,他身为金雁宗的宗主,自然也是不好就这般退去。

在美杜莎与落雁天再度陷入激战时,那对着地面坠落而下的虎头人长老,却是被要塞之外大军上几道飞掠流光接了下来,然后赶紧退入大旱中。

目光淡淡的望着那被接回去的虎头人长老,萧炎略有些遗憾,没想到,凝聚了两种异火的佛怒火莲,在那般近距离的爆炸下,依然未能彻底取走他的性命,不过还好,虽说未死,可也是受了极重的伤势,短时间内不仅不可能痊愈,而且就算是治好了,也定然会留下一些难以抹除的后遗症,毕竟,佛怒火莲,可不是那么好想与的普通斗技。

将目光缓缓移上,最后停在了对面两名慕兰长老身上,当下萧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在失去了阵法的配合下,那“三兽蛮荒决”的效果明显开始大打折扣,这才没多久时间,这两人头顶上那由血色能量汇聚而成的兽头,便是变得虚幻了许多。

然而虽然兽头虚幻了一些,可这并不妨碍两位长老对萧炎投注的恶毒目光,显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竟然被萧炎一个斗皇阶别的小子破去“三蛮荒决”,简直令得他们颜面尽失,日后回谷,即便一些人明面上不敢说,可背地里,定然也会暗加嘲讽。

而这些他们即将所受的嘲讽,正是面前这个黑袍青年所赐“两位,失去了一人,不知道这“三兽蛮荒决”可还有效?”萧炎笑眯眯的望着脸色难看的两位慕兰长老,笑着道。

“只知走旁门左道的小子,不过是一时好运而已,有何好得意?先前那一掌,想必也不好受吧?”那名熊头人长老咬牙切齿的道。

“还好,能坚持到把你们解决。”萧炎随意的笑道,这点伤势,与当初云山战之后想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狂妄的小子,即便是失去了一人,我二人也足以将你拿下,等将你擒下后,我们会一根一根的将你身上的骨头敲碎,看看你还能不能跑那么快!”狮头人长老,语气之中,充满着怨毒。

听得这般狠话,萧炎却是摇了摇头,两个稍强的斗皇巅峰而已,对于他来说,虽然略有些麻烦,可却还谈不上棘手。

面色不变,萧炎体内斗气却是开始了迅猛运转,手印也是悄然陡然变化,繁琐的手印翻飞间留下道道残影。

而见到萧炎施展手印,那慕兰谷的两位长老也是赶忙凝神,吃了先前那么一个大亏,他们再小觑前者,可就真的是傻子了。

冷笑的望着二老举动,萧炙手印变化度越来越快,以他如今的实力,全力施展开山印的话,定然能让得这两个老家伙没什么好果子吃。

“唳!”

就在萧炎手印即将猛然爆衾的霎那,突然,一道尖锐的鹰啼之声,响彻天际,最后浩浩荡荡的在这片地区回荡着。

听得这道鹰啼之声,在场除了萧炎之外的所有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要塞之上的海波东等人,面庞更是异常难看了起来。

“她不是在疗伤么?怎么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