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四十二章 物是人非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张依稀有几分熟悉的脸颊,消炎的心中却是如同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他无论如何都是想不到,这个所谓的毒宗宗主,居然便是当年他历练之时的第一个异性朋友,那位被无数青山镇佣兵奉为心中仙子般的小医仙。

哪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如今,却是那令的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毒宗宗主?这种极端的转变,即便是消炎如今亲眼所见,依然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听的那从消炎嘴中传出的暴喝声,白女子娇躯也是微微一颤,灰紫双眸轻轻闪烁。旋即苍白的玉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旋即放在小嘴边,将血液小心翼翼的吸进嘴中,做完这般举动,她那灰紫的双眸也是渐渐恢复了平淡,看了消炎一眼,淡淡的道:“我不是什么小医仙,你认错人了。”

“放屁!”

闻言,消炎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毫不客气的一声怒骂,当年哪个一身白色衣裙的善良女孩,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且他那诡异的体制,以及需要服毒维持生命的生存方式,更令的消炎难以忘怀,因此,一听到对方这话,理科就是怒了起来。

“你究竟在干什么?你也是加玛帝国的人,为什么还要动这么一场战争?”消炎深吸了一口气,眼中跳动着怒火。声音低沉的问道

白女子沉默。片刻后,方才缓缓的道,“你认识的小医仙,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毒宗的宗主,天毒女”

望着那自始自终深情冷漠的小医仙,消炎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当年的他,虽然明知道自己体内的情况。可依然倔强的保持着那份善良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想令的别人以为自己而受伤害,那份善良的侵入心肺的笑容。让的无数人陶醉其中,然而如今,那些最为迷人的东西,似乎都是已经远离了他。

“是厄难毒体的缘故?”小哑巴拳头紧握,他变成如此的着模样,也是令得他心中泛疼,开口道。

“我本就是在厄难中而生,生存的意义,也是将厄难扩散出去而已。望着香烟那副愤怒的模样,小医仙深情罗维恍惚,似乎极其了当年的那些事,冷漠无情的脸色缓缓融合了些许,轻声道:“当年我便与你说过,日后,我吃在会走到这一步,因为厄难毒体的命运,历代都是如此。”

“如今的我,只要谁一碰我,便是会以最痛苦的方式在我面前死去,你不了解我这些年所生的事情”小医仙脸颊上露出一抹凄凉,当初离开加玛帝国后,他也是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克服这所谓的厄难毒体,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当年他在离开加玛帝国后,在出云帝国的一个小山村中杀了一点时间,在哪里,他借助两个五子无女的老人家家中,二老见其可爱善良,便挽留他住于小山村,并视她如己出,村里的人也将他当作家人一般的看待,那一年,他过的很开心,从小颠沛流离的他,出了当初在青山镇与消炎有着一份真正的难以忘怀的友情只玩,他并没有享受到这种暖到人内心深处的幸福之感。

他对这份感觉很是珍惜季度法师要将只守护,然而,厄难毒体的爆,却是令的这一切,都是变了。

先是两个视其如女儿般的老人家,因为触摸了他的身体,而在他面前,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虽然这两位老人家在临死之际,望向他的目光都是那般的慈祥都柔和,可就是这种目光,却是真正将他的心切割的支离破碎。

二老死后,村里又是有着一些人因为他的缘故而痛苦的死去,到的最后,他终于是在村里人那厌恶与恐惧的目光下,拖着颇被的身体,带着二老的尸体离开。

他将二老的尸体埋葬,在她们坟前跪得直至昏迷,当再次醒来,头已经成雪白之色。

摸着那有些令人感到恐惧的白,他终于明白,他便是一个灾星,将灾难带给声旁之人的灾星,既然如此,善良还能有何用?善良对对待别人,在看见别人以最痛苦的方式在面前死去,着,究竟是善良还是一残忍?

在想通这点之后,从此,哪个善良的小医仙便是开始被隐匿在内心的最深处,而被释放出来的,是冷漠无情的天毒女!……

望着小医仙脸颊之上变幻不定的神色,消炎知道,这些年,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应该不少,而这些事,或许便是改变他的根源。

心中一声暗叹,消炎心中也是如同乱麻一般,他清楚,既然身为厄难毒体,那也就是说明了小医仙这辈子定然不会在安稳中渡过,厄难毒体,会不断的人折磨他自己与其身旁的人。

噗嗤!

就在消炎心中轻叹是,其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喷血声音,转头一看,却是骇然的强*奸美杜莎的脸色突然变的苍白起来。

“怎么了?”赶忙转身,消炎惊愕的问道。

“他的血有毒!”美杜莎脸颊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旋即咬着银牙,催动着体内斗气,拼命的将那些在体内四处破坏的毒液驱逐而出。

闻言,消炎脸色也是一变,转头怒视着小医仙。

“厄难毒体,谁碰谁倒霉,这是他咎由自取”小医仙无视消炎的目光,目光冰冷的望着美杜莎,道。

“一点毒液而已,便想让本王屈服即便是在毒之前,本王也能取你性命!”美杜莎也是眼眸陡然一寒,森然道。

“那便来试试?”小医仙那灰紫双眸也是爆出冷芒,丝毫不退让的道。

够了,见到两人又是要大打出手,消炎顿时大怒的吼道。

消炎的吼声也是令得两人安静了一些,见状,他去抬头对着小医仙沉声到:“小医仙,当年在小山谷。我便与你说过,不管题后你是否走到那一地步,我消炎依然是你的朋友,这句话,即便是如今,也同样如此!”

“当年的那些事,我已经忘了”眼盲闪烁,小医仙冷声道。

忘记了话,那你就对我出手。消炎冷笑道,然后竟然边是直接毫无防御的径直对着小医仙走去。

手掌冲着有些惊愕的小医仙晃了晃,萧炎面色也是逐渐沉重,缓缓地道:“若你还当我是朋友,便不要再继续下去,你这样的话,只会加厄难毒体的爆,一旦等它彻底爆的那一刻,恐怕十里之内,将会人兽不存,而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你即便能够阻绝厄难毒体,可要破解它,也绝不可能……”小医仙微微摇摇头,苦涩的道。这些年她也查探了许多资料,可却依然未曾得到一点能够破解厄难毒体的消息。

“厄难毒体是天生,要破解它,的确很难。”萧炎点了点头,望着那眼神瞬间便是黯淡下去的小医仙,沉声道:“破解虽然不可能,但是,我确实能够帮助你彻底的控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