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七百七十七章 擒获!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七百八十一章擒获“轰!”

惊天动地般的爆炸声响,陡然在天际响彻,那一刻,整片天蝎山脉,都是为之狠狠的葡抖了一下,一些实力低微的双方之人,直接是被这道突如其来的雷鸣之声,震得耳中溢出丝丝鲜血。

巨大的七彩能量,宛如云彩一般凝聚在天空之上,最后渡缓的扩散开来,扩散之处,空间如平静的湖面中被投入了巨石一般,掀起惊涛骇浪之余,也是荡漾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涟漪。

萧炎在紫研的搀扶下停留于天空之上,先前施展翻海印,几乎消耗了他体内所有的斗气,不过还好,帝印决的施展,对灵魂力量的需求劁是不大,所以他并没有出现类似使用了佛怒火莲之后的那般昏迷状态。

不过即便如此,此刻萧炎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面色苍白,气息萎靡,以他现在的实力施展翻海印,依然还是有些勉强。

此刻的萧炎与紫研,目光皆是紧紧的注视着天空上那扩散开来的七彩能量,那铁护法结结实实的挨了美杜莎如此凶悍一击,恐怕不会好到那里去,但不管如何,对这个家伙,萧炎是抱着必得之心,而且如今他还认出了自己所施展的印决,为了免除以后的一些麻烦,那么便绝对不能让他安穑的离开心中闪过这般念头,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森菇喜意,此人,不能留在那无数道合光的注视下,七彩能量也是越加扩散开来,某一刻「宛如云彩般的七彩能量突然波动了起来,旋即一道狼狈黑影闪掠而出。

黑影一现身,便是不要命般的对着北方天际逃窜而去,看那般狼狈模样,丝毫没有了先前的丁点威风,显然,经过这一连番的打击,这位魂殿的护法,已经失去了狂傲的资本。

一直关注着此处的美杜莎,在铁护法一出现时便是有所察觉,见到他亡命逃窜般的模样,却是冷笑一声,身形一动,化为一道七彩光芒暴射而出,几个闪烁间,便是直接出现在了那铁护法前方。

“我是魂殿之人,你若是杀了我,魂殿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见到闪现而出的美杜莎,那铁护法赶忙减缓度,色里内茬的厉声道。

此刻的铁护法,浑身缭绕的黑雾已经是相当之淡薄,其气息也是与萧炎一般,萎靡到了一个低级的程度,显然,美杜莎先前那凶悍一击「给予了这位魂殿强者真正的重创。

美杜莎目光冷漠的在铁护法身上扫了扫,眼中浮现淡淡骑讥讽之意,冷笑道:“丧家之犬,”

“好,好,既然你不肯放手,那本护法就与你拼个鱼死网破!”被美杜莎一阵讥讽,那铁护法也是怒吼出声,旋即体内黑雾急涌出,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个家伙将要动最后一击时,他身形猛的一转,借助着黑雾的掩护,便是对着另外一处天际逃掠开去。

目光嘲讽的望着逃窜的铁护法,美杜莎微微摇头,然后纤手一握,掌心中猛然爆出一股极强吸力卜而在这吸力之下,前者逃窜的度顿时减缓了下来,真杜莎身形一动,便是直接出现在其身后,一掌狠狠送在其后背心处。

一宇击中,那铁护法身形再度一个踉跄,旋即身体之上的黑雾又是虚薄了起来,现在的他,恐怕连一个斗皇强者,都是能够轻易的将之收拾』将铁护法彻底的打成重伤,美杜莎这才冷笑一声,纤手一探,雄浑的七彩能量涌出,宛如一个能量罩般,将铁护法给包裹而进。

七彩能量犹如一个枷锁般,将铁护法封锁而进,任他如何挣扎,都是难以打破能量膜,因此,只能在里面出困兽犹斗般的怒声咆哮。

纤手拎着能量膜,美杜莎身形一动,几个闪掠间,便是出现在了萧炎身前。

“这家伙伤势太重,几乎已没什么反抗之力,与那鹜护法想比,他的确是要好收拾得多。”将能量膜拖在身前,美杜莎望着其中的铁护法,轻声道。

见到这个家伙没有逃脱,萧炎也是松了一口气,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是将这个魂殿家伙搞定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有气力大吼大叫。”美杜莎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能量膜中的铁护法,旋即黛眉一皱「纤手一握,那能量膜顿时迅收缩,最后粘附在铁护法身体之上,顿时一阵嗤嗤声音响起,而那铁护法嘀中也是出道道凄厉声音。

随着七彩能量的侵蚀,铁护法身体之上的黑雾也是越来越稀薄,片刻之后,终于是彻底消散,而随着笼罩在其外的黑雾消散开去,这铁护法的本体,终于是显露而出能量膜之中,一道略显得有些虚幻的灵魂缓缓飘荡,只不过现在这道灵魂,身体虚薄得犹如透明一般,似乎已进入了严重重伤状态…而当萧炎与美杜莎,瞧得这魂殿护法强者的本体之后,却皆是当场愣了下来。

“灵魂体?”萧炎有些膛目结舌的望着铁护法那虚弱的灵魂,谁也未曾想到,这个足以匹敌斗宗阶别的魂殿强者,居然也是一道灵魂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抓错了?”美杜莎也是极为错愕的道。

“应该不是,”萧炎驶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道;“魂殿既以魂为名「而且所抓获的目标,也是一些强悍的灵魂体,那么这个神秘组织,与灵魂应该有着莫大关系,或许…魂殿的一些强-者,本体也都是灵魂体』”

“例如,上次那个鹜护法…至始至终,他都未曾显露过黑雾下的本体,”

听得萧炎这般猜测,美杜莎黛眉微蹙,道工“你是说,魂殿用灵魂体来对付灵魂体?”

“嗯,很有这种可能,寻常斗气对于灵魂体并不能造成致命性的伤害,而想要抓捕或者对付其他灵魂体,那么最好的捕猎手,楝厂也是同为一种形态的灵魂体.”萧炎面色凝重的道。

“你们杀了我,魂殿不会放过你们的!”铁护法日光依然凶狠的看着萧炎二人,即便是如今落入他们手中,可口气却依然是颇为凶狠。

“放心,我不会备了你,我可还有很多东西想从你身上知道呢…”萧炎手掌伸进能量膜之内,毫不惧怕的对着饺护法灵魂摸去,笑眯眯的道。

见到萧炎竟然敢这般托大,那铁护法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阴森之意,屈指一弹,一道变小了许多的黑色锁链诡异浮现,然后对着萧炎手掌暴刺而去。

瞧得铁护法这般举动,萧炎却是冷哼了一声,屈指一弹,一道无形火焰,突然浮现掌心,旋即直接对着那铁护法射了过去。

陨溘心炎迅闪掠而过,最后直接礓撞在了铁护法那灵魂之上。

无形火焰一沾上铁护法的灵魂,浓郁的白烟与嗤嗤声响,猛然自后者身体表面浮现而出,旋即一道痛彻骨髓般的凄厉尖叫声,自其嘴中响彻而起。

“该死的,这是什么火焰?竟然能直接对-灵魂造成伤害?”

见到那被一团陨落心炎烧得上蹿下跳的铁护法,萧炎这才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这陨落心炎果然能够直接对灵魂造成伤害,虽说只要能量或者斗气达到一定的程度,都是能够对灵魂休造成伤害,可无疑,陨落心炎,方才是能够算得上一种灵魂体颇为忌惮甚至惧怕的东西。

在陨落心炎的焚烧下,本来便已经是重伤的铁护法更是伤上加伤,那灵魂几乎宛如透明之状,看那模样,似乎随时都会化为一团虚无般。

见到那即将化为虚无的铁护法,萧炎手一挥,那团陨落心炎便是缓缓消散,旋即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瓶,手一招,一股吸力直接是将铁护法灵魂给塞进玉瓶之中,然后手指之上冉腾起无形之火,在玉瓶表面一圉环绕,最后用火焰将瓶口封堵。

“先让他在里面呆着,等将这里的事解决之后,再好好盘词-一下与魂殿有关的消息。”

将玉瓶装入纳戒之中,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将这个家伙抓住,那么此行的目的便已是达到,而且既然已经知道魂殿的一些强者可能是灵魂体一般的存在,那么萧炎手中的陨落心炎,或许以后待会令得那些家伙吃上真正的大亏。

“你没事吧?”见到萧炎那洋溢着笑容的苍白脸庞,美杜莎微蹙着眉道。

“呵呵,只是体内斗气消耗太多而已,算不得什么伤势,只要略作休养便是能够恢复…”萧炎笑着摇了插头,目光凝视着美杜莎,轻声道:“多谢了。”

“若不是你令得他消耗太大,我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将他制服。”在萧炎目光注视下,美杜莎却是微微偏开头,随意的道。

闻言,萧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若不是美杜莎在前方拖延,他哪有时间施展那半生不熟的翻海印?

心中这般想着,萧炎刚欲说话,脸色却是突然一变,猛然抬头,目光直射向那许久未曾有过动静的灰紫色空间牢笼,那里,忽然有着一些异样波动。

“要分出胜负了么?”

目光紧紧的望着那一片空间,萧炎心情陡然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