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九十章 鹰爪老人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青衣老者身体虚立天空,背后宽大的斗气双翼缓缓扇动着,将周遭空气吹动得犹如水浪般的分划开来。

老者脸色略显黝黑,眉宇之间充斥着一股阴厉之色,其体型略显瘦小,那对露在袖袍之外的双手却是显得异常宽大,手指也走出奇的长,指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宛如刀锋般的寨芒。

而随着这名青衣老者的出现,双方的人脸色皆是有所变化,那两名魔炎谷的斗王强者迅闪退而下,然后单膝跪地,极为恭敬的喝道:“恭迎四长老!”吴昊脸色凝重的望着天空上的那青衣老者,心头却是缓缓的沉了下去,对于这位青衣老者,他也是颇为熟急。

魔炎谷的四长老。名为谢震,黑角域人称鹰爪老人,实力约莫在六星斗皇左右,一身凌厉络近身搏斗几乎无人不知,特别是其闻名的爪法,更是金不少人闻风丧胆,这些年在萧门与魔炎谷的对恃中,有着不少萧门强者都是折于此人手中。而对于此人,萧玉等人明显也是听过,因此当下脸色也变得难看了多。

天空之上,青衣老者振动着背后斗气双翼,缓缓的落下身来,最后落在一处陡峭的山岩之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那负隅顽抗的吴昊等人,旋即转向那两名午王强者,淡淡的道:“两名斗王,竟然连一个小辈都解决不了。”

听得青衣老者此话。那两名斗王强者浑身一颤,旋即连忙道:“四长老,这吴昊虽然实力与我们相仿,我们要击败他自然是不难,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方才将四长老请来,打扰之处,还望长老见谅。”

“嘁,什么叫做不难。这吴昊修炼功法与斗技皆比你们强,加上那出名的拼命招式,即便你二人齐上,不付咄一定的代价也难以将其击败

你二人将我找来。恐怕是真怕难以收拾他吧?”闻言,谢震却是嗤笑了一声,道……被谢震揭穿心中所想,那面名斗皇强者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尴尬,不敢接过话头。

瞧得两人脸庞上的尴尬之色,谢震冷哼了一声1,懒的再理会这两个怕死的家伙,目光转向谷中吴昊等人,淡笑道:“如此年纪便是能达到这一步,当真是不简单,迦南学院学生的天赋之优秀,的确令人眼馋,若非是大多学员毕业后都是会离开,恐怕这股势力,将会令黑角域任何人都是寝食难安。”

吴昊紧绷着脸庞。手掌紧握着血色重剑,沉声道:“谢震,你怎么说也是黑角域闻名的强者,今日竞然不顾身份来对一群小辈出手,传出去,怕是会引来不少嗤笑吧。”

“嘿嘿,小子。这里是黑角域,可不是其他地方,在这里,胜利者,才有最大的言权。“什么小辈老辈的,在这里可没那种忌讳。”谢震摇了摇头,不屑的道。“好了,老夫也不与你废话了,你们今日是束手就擒,还是继茯负隅顽抗?”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谢震淡淡的道。

“迦南学院,就没有投降的人!”感受着谢震话语中逐渐涌出的杀意,吴昊浑身皮肤一紧,沉声道,在其身后的那些迦南学员,也是紧咬着牙,站在其身后,他们也并非傻瓜,所以清楚的知道,即便真是投降了,下场定然也不会好到那里去,既然如此,还不如拼命一搏。

“嘿,迦南学院的人果然都是硬骨头啊,不过。“只是自讨苦吃罢了!”谢震眼神逐渐转寒。阴声下军,脚掌猛的一跺地面,身形便是飘忽的掠下地来,出现在吴昊等人身前不远处。

“释说血剑吴昊战斗起来连自己的命都是不要,今日老夫便是要试试,你能拼到何种地步。”缓步走向吴昊,谢震声音冰冷的喝道:“你们给我将谷口锁死。汰跑了任何一个人,就拿自己的命来补!”

听得谢震这冷喝声,周围那些魔炎谷的黑衣人赶忙恭声应道,然后缓缓退开,最后成扇形般的将谷口尽数封死。

见到对方这种明显便是要赶尽杀绝的架势,吴昊心头也是彻底沉了下来,目光血红的望着那缓步而来的谢震,双手紧握血色重剑,片刻后,猛然一声怒吼,脚掌一踏地面,身形暴射而出,手中血剑毫无花俏的直射后者心脏部位。

瞧楫吴昊竟然率先动攻势,那谢震嘴角溢出一抹不屑,站定身形,待得那血剑出现面前两尺距离时,那宽大的手掌方才猛然一曲,旋即宛如鹰爪般,诡异的前探,最后五指一扣,居然直接是令得那蕴含的雄浑劲气的血剑冲势凝固了下来。血剑陡然凝固。吴昊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紧咬着牙狠狠抽*动着血剑,可对方那五根干枯的手指却犹如巨钳般,将血剑凝固得纹丝不动。

“这点实力,也敢在老夫面前,嚣张?”冷笑的望着咬牙抽*动着血剑的吴昊,谢震猛然屈指一弹,指尖重重的弹在重剑之上,一股强横力量陡然爆而出!锵!

在一道金铁脆响的声音中,吴昊身形暴退,双脚在地面上搽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握着血色重剑的乎乎不断的颤抖着,一丝鲜血溢流而下,最后顺着血剑滴落下去。

“吴长老!”见到吴昊受伤暴退。后面的一干少女少年顿时急忙叫道。“你没事吧?”萧玉手掌抵在吴昊后背,将那股劲气卸去,也是有些焦急的问道,如今这里最强的战斗力就是吴昊,要是他除了什么意外,那基本上他们便是再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力。“还好!”吴昊咬着牙关,再度立直身子,目光死死的锁定着一脸平淡的谢震,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旋即脸庞陡然变得血红起来。“噗嗤!”

一口殷红鲜血喷出,最后化为一层血雾将吴昊包裹,而随着血雾的包裹,其身体之上。也是猛然爆出殷红的暗沉血芒。

血芒暴涌,吴昊体内斗气也是陡然间暴涨了许多,旋即身形再度化为一道血影暴掠而出!

“咦?倒的确有些小手段,不过在真正实力面前,这些东西,是没有半点作用的!”感受到吴昊突然间暴涨了许多的气息,那谢震也是略感惊讶,旋即一声冷笑,手爪一曲,一股浓郁的白色斗气涌现掌心,最后缭绕在那锋利的指尖之处,泛着森寒之气!

血影迅闪掠而来,手中重剑猛然高举,旋即血色斗气狂涌,最后以劈山之势,狠狠的对着谢震脑袋怒劈而下。

目光冷冷的望着暴劈而下的重剑,谢震那泛着白色寒气的手爪,猛然暴射而出,最后残影搬飞,每一次手爪拘在血剑之上,上面所笼罩的雄浑血色斗气便是会减弱一分,如此仅仅几个眨眼时间,那血色重剑之上的辩浑斗气,居然便是直接被前者生生尽数震散。“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斗皇实力!”斗气一散,谢震冷笑一声,旋即手爪一曲,直接强行抓住血剑手臂一甩,血剑便是自吴昊手中脱手而出,最后重重的射进一处山壁之“嘭!”血剑脱手,谢震身体猛然前倾,旋即手爪划起一道诡异痕迹,直接狠狠的砸在了吴昊胸膛之上。“噗嗤!”

遭受重击,谢震一口鲜血顿时暴喷而出,身体也是猛然倒飞而出,在地面上搽飞了十几米后,方才缓缓停止。

瞧得吴昊再次被击伤,萧玉等人皆是忍不住的出惊呼之声,几名导师急忙闪掠而出,然而还未到达吴昊身旁,便是被陡然暴掠而来的几道劲风击得吐血后退。一时间,竞然无人再敢靠上前去。

谢震目光冷漠的望着那在地面上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的吴昊嘴角不屑之意更浓,脚步轻动,然后缓步走向伤势不轻的吴昊。

周围的萧玉等人望着谢震这般举动,有心想耍阻拦,但奈何她们的实力与谢震差距太大,后者几乎是举手投足间,便是能令她们近不吴昊周身十米。

在那一道道惊恐目光之下,谢震脚步停在了吴昊面前,泛着狞笑的目光居高临下的望着吴昊,森然道:“小子,若是真让你再修炼个几年时间,恐怕还真能越老夫,不过可惜,天才,总是要天折的!”阴冷声音落下,那谢震手爪向后一探,旋即一股吸力暴涌而出,一道血影顿时暴掠而来。最后化为一柄血剑,被其握在手中。

“死在自己的武器之下,不知对你来说,是不是算一种耻辱?”血剑随意的挽出几朵剑花,谢震淡淡一笑,旋即眼神陡然一冷,手中血剑,直接是狠狠的对着吴昊脑袋插去。见到谢震此举。萧玉等人脸色陡然大变,一些少女更是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血剑在吴昊眼瞳之中急放大,这种时刻,他除了闭目等死之外,已经别无它途…”

“嗤!”

奋周围那一道道惊骇目光的注视下,血剑距吴昊脑袋越来越近,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其必死无疑之刻,一道破,d声响,猛然自天际突兀响起!

破风响起,黑影犹如闪电般的划过天际,最后极为精准的狠狠撞击在那讷血剑之上!叮!清脆声音响彻。旋即巨大的黑物直插地面,那柄血剑,直接是被砸进了地面之中。

灰尘从落地处弥漫而出,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那吴昊也是缓缓的睁开眼来,一脸愕然的望着出现在其面前的那柄硕大黑尺。目光怔怔的望着这柄略有些眼熟的巨大黑尺,瞬间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股狂喜的激动之色,猛然涌现其脸庞。“萧炎?是你!”

(第一更到!短短两天时间。被拉近了五百票距离,按照这个度,明天应该便是会越了。

嗯,怎么说呢。“这个月土豆努力了,即便失败了,但也不会颓废,因为这个月,我用自己的努力赚回了读者对我的信任。值了。

这个月输了。下个月应该就不会再去抢第一了,太累了,不过请大家放心,即便土豆不抢第一,也会稳定每日两更,不会再向以前那样。

本月本来是打算回四川的,不过期佴因为害怕回去的路途中断更,所以就拖延到了下个月。

呵呵,不管怎样,感谢这个月,对斗破投了票的弟兄,感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