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九十八章 竞价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厅之中突如其来的举动,也是令得不少人怔了下来,待将那伸手阻拦之人看得清楚之后,脸色皆是变幻得有些精彩了起来,旋即目光同情的看了一眼萧炎。

萧炎目光平淡的望着那按在“玉骨果”之上的那只大手,心中专『是暗叹道:“果然还是这样啊./”

从起先一开始在这五个玉盒被撤出时,萧炎便是有种感觉,恐怕此次的药材换取,并不会如同想象中的那般顺利,结果没想到,这般想法还真是如了愿微微偏过头,萧炎望着那站于身后的红脸大汉,眉头微微一皱。

“呵呵,齐老,这位先生先出手./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合规矩啊?”在瞧得那红脸大汉插手时,姚坊主心头也是一沉,旋即笑容有些勉强的道。

“姚坊主说得哪里话,这里本就是竞价,阶高者得,哪分什么先来后到?”闻言,邵-红脸大汉却是颇为不悦的道。

听得他这么说,那姚坊主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心中专『是暗地骂道:“你若真是出价高,将药材换于你自然是没有问题,可你这老不要脸的家伙,总是干些低劣手段。”

对于姚坊主心中的暗骂-,那齐老自然是不会知道,目光一移,便是停在了面前的萧炎身上,看似客气的笑道:“呵呵,这位朋友「老夫齐山,如今正在炼制一枚丹药,正需要一枚“玉骨果”,所以还请朋友能够割爱一下,不知如何?”

虽然这齐山嘴中这般说着商讨的话,可那握在玉盒之上的大手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还朝着他那边微微移了移。

听得齐山开口,大厅中那望向萧炎的一道道目光,同情之色更甚,这可怜的家伙,竟然会倒霉的和齐山这个老家伙竞争,在这黑皇城中,谁不知道,这个老家伙最喜欢干的便是仗势欺人。

在那众多目光注视下,萧炎先是沉默了一会,旋即手掌拉住那装盛着“玉骨果”的玉盒,然后缓缓拉向自己面前,冲着齐山微微一笑,道:“抱歉了,这“玉骨果”我也正好需要,所以怕是不能割爱了。

萧炎话音落下,大厅之中明显出现了瞬间的寂静,连带着那名姚坊主,美眸中也是闪过一抹惊愕,她似乎也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青年,竟然敢如此正面的拒绝齐山的要求。

在那变得寂静的大厅内,齐山脸庞上的神情明显也是微微一僵,旋即眼中涌现一抹阴沉之色,目光缓缓的转向萧炎,皮笑由不笑的道:“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对于齐山话语中的嘲讽,萧炎也不理会,偏头望向姚坊主,笑道:“麻烦看看这三株药材,需要何种丹药方才能换取吧?”

姚坊主也是逐渐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听得萧炎的话,也是迟疑了一下,低声道:“这位先生,你真打算这样?为了一枚“玉骨果”得罪一名黑皇宗的席六品炼药师,可是很不值啊。”

姚坊主的一句话,虽然是在提醒着萧炎,可也不着痕迹的将齐山的身份告知了于萧炎。

对于她的这番好意,萧炎倒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道:“这枚“玉骨果”对我也很重要,今日不管是谁,我也不会让,所以还请姚坊主说说换取之物吧。”

见到萧炎坚持,姚坊主与身旁那名白老者对视了一眼,也只得点了点头,道:“这三株药材皆是我千药坊品质最高的几种,价值不菲,若是岩先生要换取的话,便请拿出一枚五品的丹药吧。”

“五品丹药么?”闻言,萧炎略微沉吟,暗自算了算,倒也不算是极其昂贵,这三种药材所炼制的丹药,差不多都是六品左右甚至更上,因此价值倒也并不逊色一枚五品丹药。

“嘿,没点本事也学人家来换药材._”见到萧炎沉吟,那齐山顿时冷笑了一声,旋即目光转向姚坊主,淡淡的道:“我记得这换丹集会是能够竞价的吧?若是这小子拿不出五品丹药,便由老夫换吧。”

听得齐山居然舍得用五品丹药来换取,那姚坊主以及周围的人皆是目露惊讶,这个老家伙今日居然会如此大方“换丹集会的确是谁出价更高更好,药材便是归谁所有。”姚坊主迟疑了一下,看了萧炎一眼,方才道。

“这是一枚“风行丹”,也是五品等级,服用之后能够令得人在短时间内度暴涨,若是遇人追杀,定能保之一命。”齐山冷笑一声,旋即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瓶,放于桌面上,道。

姚坊主微微一怔,旋即小心翼翼的取过玉瓶,递于身旁的那栩鹏/&老者。

白老者目光瞥了一眼玉瓶中丹药的色泽,再嗅了嗅药香,旋即微微点头,淡淡的道,“的确是五品丹药“风行丹”,不过成色并非是上品,看来炼制之人在炼制丹药时,有些过于急躁了。”

“嘿嘿,阎老头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不过想要晋入六品等级,可不能光依靠眼力啊,”闻言,齐山嘿嘿一笑,旋即道;“既然丹药已经验测完毕,那么这些药材,应该归我了吧?”

话音落下,他大手一揽,便是欲将萧炎面前的三个玉盒给揽过来。

然而其手掌刚刚伸出,一只手却是直接将其揽了下来,一道淡淡的笑声传出,“这位老先生未免也太心急了吧?在7-可还未说话呢。”

眼神徽做一冷,齐山目光缓缓抬上,对上那对漆黑眸子,声音也是缓缓变得不耐与冰冷了起来,“小子,凡事见好就收,在黑角域行事,最好懂得收敛,否则的话,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闻言,萧炎微微一笑,道:“多谢提醒了,不过在下也说过,这些-咎材,今日绝不会出让。”

话落,其手掌一动,也是将一只玉瓶取出,然后放于桌面上,轻声道:“斗灵丹,五品丹药,至于其效果,想必在座的人都知道,迳一点,在下就不再多说了。”

萧炎此话一落,大厅之中雀卜然爆起一阵哗然,所有目光皆是带着一丝震惊的望着桌面上的那个玉瓶,斗灵丹,这丹药,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能够说之是大名鼎鼎,若说先前齐山拿出的风行丹能够算做五品丹药中的下品的话,那么斗灵丹,便是属于真正的上品而且风行丹是属于那种消耗性丹药,价值与能够直接作用于永久提升实力的斗灵丹来比,无疑是天壤之别。

因此,两者之间,无论从何种地方来说,皆是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在瞧得萧炎居然直接拿出了一枚4灵丹,连带着那姚坊主,其后的那名阎老以及一旁的齐山,皆是怔了下来,好片刻后,后者脸颊之上迅涌上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斗灵丹虽说是五品丹药,可真要论起价值来说,即便是与一些下品的六品丹药相比,也是不遑多让“不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拿得出斗灵丹?!”

一旁,齐山猛然怒声道,即便是以他如今的炼药水平,炼制斗灵丹的成功率,也没有五成的成功几率,而且他是黑皇宗的席炼药师,炼制出来的这种丹药,自然是要先归宗门所有,所以真要说起来,他的身家,也并非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令人眼红,至少,至于这斗灵丹,他身上也的确有着一枚,但是…要让他将这种丹药拿出来换取这三种药材,他是绝对舍不得的。

齐山的怒声并未多少人理会,那被称为阎老的白老者率先一把夺过玉瓶,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其中一枚浑圆的碧绿丹药倾倒而出。

目光谨慎的在这枚丹药之上扫过,那阎老眼中也是逐渐涌上一抹惊异,片刻之后,那抹惊异居然直接是化为凝重。

“阎老,怎么样?丹药有问题?”瞧得阎老这般模样,那姚坊主顿时J讧头一跳,小心翼$}的道。

“没有…”阎老轻吸了一口凉气,语气之中有着一分少有的狂热,“这的确是斗灵丹…”

闻言,大厅之中哗然之声更甚,那齐声脸庞也是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的毛头小子,居然真的能够拿出这种级别的丹药。

而且./这枚斗灵丹的品质之高,乃是老夫这么多年次所见,这成色,这丹气-/』以老夫经验所测,即便是一些六品炼药师,若是没有特殊火焰相助,也绝对炼制不出这种成色的丹药。”阎老接下来的话语,更是直接令得大厅中不少人轻抽了一口冷气。

对于千药坊这阎老的眼力,在座的,即便是那齐山都是极为清楚,连他这种对丹药很是挑剔的人,都对于迳枚斗灵丹给予了如此之高的评价,那么其品质…看来真是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程度。

在大厅中众人吸着冷气时,那望向萧炎的目光,震惊之色越加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