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九十九章 得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如果姚坊主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我便椁这三味药材收下了。”萧安媸『笑着点了点头,旋即道。

闻言,姚坊主脸颊顿时涌现一抹狂喜,刚欲点头,一旁的齐山却是猛的一拍桌子,怒声道:“等等!”

被齐山打断了话络,姚坊主眼色也是微微一沉,美眸转向齐山,声音之中压抑着一抹怒气:“齐老,妾身尊你是黑皇城有头有脸的人,所以异常尊敬,还请阁下不要让得我千药坊村你下禁足令!”

千药坊能够在黑皇城生意如此之兴隆,而且还有着阎老这等实力的炼药师相助,自然也不可能是能够任人随意揉捏的,虽然齐山背景不弱,可也真不可能蹲在他们头上拉屎听得姚坊主这般怒话,那齐山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旋即冷哼了一声,目光恶狠狠的盯了萧炎一眼,道:“不就是斗灵丹么,难道就以为老夫拿不出来?”

“嘭!”

话音一落,齐山手掌一晃,一只玉瓶!现而出,旋即重重的跺在见到齐山这般举动,大厅之中顿时再度响起一片哗然之声,那些望向齐山的目光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惊愕,今日这个老家伙是吃错务了不成?不仅没有想着占便宜,反而还大出血的拿出一枚斗灵丹?

对于周围那些惊愕目光,那齐山也是满心淌血,他如今正要动手炼制一枚六品丹药,其中一味主材料便是玉骨果,因此此次他对于这东西也是抱着志在必得之心,再有便是被萧炎给刺激到了,日后若是传出消息,说他堂堂黑皇宗的席炼药师,竟然连一名毛头小子都是竞争不过,这让爱面子的他情何以堪?

在这两种条件的催使下,这齐山方才会咬着牙,忍着心痛,将唯一储存的一枚斗灵丹也是拿了出来勺而齐山的这般举动,明显也是出乎那姚坊主与身旁的阎老的意料,他们可从未想过能在这个老家伙身上占刹;便宜.两人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皆是有些为难。

迟疑了片刻,那阎老缓缓伸出手将玉瓶取过,然后将其中那枚丹药倾倒而出,目光一扫,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一旁的姚坊主见状,心头也是一沉,道:“阎老?

“的确也是斗灵丹.”缓缓收回目光,阎老瞥了齐山_眼,淡淡的道:“不过品质.却远不比这位小友的那枚。”

“胡说八道!老夫堂堂一名六品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怎么可能会比这小子的还差?”闻言,那齐山顿时火冒三丈,怒声道。

对于大怒的齐山,阎老却是懒得理会,右手握着萧炎那枚斗灵丹,左手握住齐山那一枚,然后摊开,对着大厅中所有炼药师道:“诸位也都是在黑皇城名声不小的炼药师,一些辩丹的能力应该也是具备,这两枚斗灵丹,诸位说说,谁优谁劣?”

听得阎老此话,大厅中一道道目光顿时射了过去,然后缓缓在两枚丹药之上徘徊了一会,最后脸色皆是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两枚丹药,不论成色,还是所散而出的丹气,萧炎那一枚,无疑将会比齐山的那一枚胜上一筹不止。

斗灵丹的功效,是令得斗王级别的强者能够提升一星的实力,但是这种提升,也是有着失败率,而这种时候,便是要看丹药的品质程度,简单的说,如果一名斗王「强÷锗邴瑕用萧炎与齐山的斗灵丹,那么绝对会是前者的丹药成明殚噌大而一名斗王只能服用一枚斗灵丹,所以若是要购买丹药的话,那么就算是倾尽所有身家,恐怕也是要先购萧炎的那枚丹药。

而如此一比,两者间的差距,自然是一眼便知。

当然,虽然心中知道这两枚丹药谁优谁劣,可却并未有人出声,毕竞此刻出声,怕就是得罪了齐山,所以,一时间,大厅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不过沉默归沉默,但是大厅中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停留在阎老右手,那里的丹药,是属于萧炎的那一枚斗灵丹。

这一幕,自然也是被齐山所察觉,当下即便是以脸皮之厚,也是迅涨红了起来,那望向一旁萧炎的目光中,逐渐涌上一抹阴沉,显然,这位心胸并不大度的老家伙,已经将大刹a/威风的萧炎怀恨在心了。

阎老缓缓的收回双手,将两枚丹药各自放回玉瓶,旋即将一只玉瓶递还在了齐山面前,其意不言而喻。

“岩先生,这三味药材,属于你了。”见到阎老这般举止,那姚坊主也是暗中松了一一气,旋即冲着萧炎微笑道。

“多谢了.”萧炎心中同样是松了一口气,这三味药材太过难寻,他从出云帝国赶往黑角域,这万里迢迢之内,然而去依然并未得到这三种药材的半点消息,如今好运方才在这里一并遇见,他如论说什么,也绝对是不会放弃的。

也不理会身后的齐山以及那道愤怒阴沉目光,萧炎将三个玉盒直接搬过,然而当其刚欲将玉盒收入纳戒时,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他感觉到身后一道雄浑劲风,正猛然怒攻而来。

突如其来的攻支,萧炎自然是知道是谁所,当下脸色瞬间变得沉了下来,一声冷哼,雄浑的炽热斗气,犹如火山般,从体内瞬息间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涌出体内的斗气自动翻腾,最后犹如受到引动般,直接对着身后那道攻击怒轰而去。

“嘭!”

一道低沉的能量炸声在大厅中响起,旋即一阵能量涟漪暴涌而出令得大厅中众人急忙闪退,旋即一道道惊异的目光投向了那浑身被雄浑碧绿斗气所包裹的萧炎,感受着那斗气的雄浑程度,不少人皆是惊叫出声“斗皇?”

将那道攻击抵御而下,萧炎脸色阴冷的缓缓转身,目光森然的望着那同样是因为现萧炎实力而脸色微变的齐山。

“呵呵,没想到朋友竟然会是一名斗皇强者,老夫倒是眼拙了.刚刚情绪不稳,得罪之处可得多多包涵啊。”似是感应到萧安眼中的森冷杀意,那齐山连忙后退两步,打着哈哈的道。

目光冰冷的望着齐山,萧炎声音森然的道:“莫要以为你是黑皇宗的席炼药师,在下便是不敢下杀手._”

在萧炎说话间,两道身影也是缓缓行至他身旁,旋即目光不怀好意的望着对面的齐山,看那模样,似乎只要萧炎开口,便是会立刻出手将这讨人厌的老家伙永远留下一般。

萧炎的话,也是令得齐山脸庞一阵抽搐,但经过先前的交手,他已经知道,萧炎的实力,不会比他弱,即便是真要动起手来,胜负也是难分,而且萧炎身旁的小区仙与紫研也是隐隐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因此当下也只得干笑÷一声,旋即皮笑肉不笑的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火气越来越大了,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如此傲气.”

话音落下,齐山一甩袖袍,带着满腔的怒火,转身便是行下楼梯,然后消失在众人目光注视下。

“这老家伙也不是个心胸宽阔之人,你若是在黑皇城没有太重要的事的话,还是离开吧.”

“呵呵,多谢姚坊主提醒了。”萧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身将药材收入纳戒之中,刚欲离开,脚步一顿,突然的道:“姚坊主,在下有一事相问,不知能否相告?”

“若是妾身知道的话,定然不会隐瞒。”姚坊主一怔,旋即笑道。

萧炎舔了舔嘴唇,迟疑了一下,方才缓缓的道:“不知道姚坊主可曾听过“菩提化体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