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百零七章 破宗丹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目光缓缓的从面前,那十来个雪白的玉盒之中扫过,萧炎轻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波动压制而下,屈指一弹,硕大的“万兽鼎”便是凭空浮现。旋即重重的砸落下地,带起一道低沉的钟吟声响。

虚眯着眼眸,萧炎脑海之中闪过再次闪过那“破宗丹”的炼制之法以及种种所需要注意之处,半晌之后,眼眸陡然睁开,漆黑眸中,碧绿火焰升腾而起。

“噗!

细微的声响中,一缕碧绿火焰自萧炎之间窜出,旋即指尖一弹,火

焰便是化为一道流光,闪电般的窜进药鼎之中。

火焰刚刚进入药鼎-,细小的身体便是猛然膨胀,短短一瞬间,细小的火焰便是化为熊熊烈火,在药鼎之内疯狂的燃烧了起来,而随着碧绿火焰的升腾,那“万兽鼎”表面的赤红色越加刺眼,看上去就犹如一团妖娆而舞的焰火般。

“这韩枫所留的药鼎-果然不是寻常之物,在异火多次的炙烤下「竟然还能保持无恙,品质怕都是与老师那尊“黑魔”有得一拼了。望着那使用了这各与次,可依然表面没有丝毫裂缝的“万兽鼎”,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满意之色,喃喃道。

待得药鼎之内的温度达到了一个恒定程度之后,萧炎手掌一招,一个散着些许寒意的雪白玉盒便是被其吸入手中,玉盒之内,安静的躺着一株宛如冰雕般的枯树枝,然而虽然这东西外形不太好看,可那从其体内散而出的浓郁药香,却是令得人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寻常之物。

此物名为“寨髓枝”,并未是树枝,而是在极寒之地,由极其精纯的寒性能量所凝聚而成,若是修炼冰系斗气的人将之炼化吸收,将会令得斗气寒意更胜,因此这东西在他们眼中,简直堪称无价之宝,萧炎能够将之得到,也是亏得机缘使然。侥幸的闯进了一处深山寒潭「不过事后也是被隐藏在其中的一头即将突破至七阶的魔兽疯狂的追杀了百多里。方才顺利逃生。

双指拎着“寒髓枝”,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迅随着指尖渗透而进。几乎令得整条手臂都是变得麻木下来。

目光瞥了布满薄薄冰屑的手臂一眼,萧炎心神一动,体内碧绿火焰便是迅流淌而来,迅的将那侵入体的寒意尽数驱逐。

手掌轻轻一抛,寒髓枝便是被极为准确的投入到了药鼎-之中,碧绿火焰猛的涌动,宛如狰狞大口般。直接将其一口吞噬。

面对着火焰的焚烧,那寒髓枝却并未坐以待毙,反而是源源不断的

散出一股股冰寒雾气,试图阻挡下那高温的侵蚀。

雾气与碧绿火焰互相侵蚀,在嗤嗤声响中,那交接处甚至都是泛瘴了淡淡的白雾,这寒髓枝凭借着那凝聚了无数年的极寒能量,居然能够与琉璃遂心火进行短时间的僵持。

“果然不愧是能让得那等魔兽拼死守护的东西啊.”见到药鼎中的这一幕,萧炎嘴中啧啧惊叹了一声。旋即心神一动,只见得那药鼎之内,温度骤升!

而在温度越来越高的的火焰焚烧下,那寒髓枝终于是逐渐抵挡不住,表面上那宛如冰晶般的东西。开始有着融化的迹象。

见到这一幕,萧炎也是轻松了一口气,这也多亏了他的是异火,若是换作寻常火焰的话,恐怕光是将这寒髓枝炼化,便是至少得需要一两日的时间,而那样的话,不仅消耗时间,而且对于斗气的消耗,也是极为庞大的。

异火,对于炼药师来说,的的确确不亚于真正的神兵利器。

炼化,约莫持绘了一个小时左右,那坚固的寒髓枝终于是彻底的化成了一团雪白色的粘稠液体,液体流转之中,散出极其浓郁的精纯能量

炼化完毕,萧炎再花费了半小时时间,方才将之淬炼完毕,然后

也不歇息,手掌一动,再度将另外一株同样堪称顽固的药材,投入药鼎

之中……

时间,在封闭的密室之中缓缓流逝。而那摆放在莽炎面前玉盒之中的药材,却是逐渐的减少,一股互相掺杂的浓郁药香,徘徊在密室之中,宛如云雾。

而随着药材的逐渐提炼完毕。萧炎脸色却是越加凝重了起来,他知道。到了后面,方才是真正的棘手,这破宗丹可以说是萧炎至今为止亲手炼制的最高等级的丹药,所以成功率。也是颇低。

破宗丹即便是放眼六品丹药之中。也算是上品之列,这种等级的丹药。对于真正的斗宗强者或许没有什么直接的作用

,但是却能够吸引一些势力争相抢夺,毕竟,只要拥有了这种*药。说不定便是有机会使得本门再添一名斗宗强者,这对于那些以传承为重的势力来说,几乎是有着无可抵御的诱惑力。

光是想想看这黑皇宗,为了培养莫崖这位少宗主,这些年花费了多少天材地-宝,便是可知。

当然,想要炼制这破宗丹,所需要的材料,皆是那种珍稀之物,若非萧炎那大半年的赶路中依靠着紫研的天赋能力,弄了不少身家,恐怕也凑不齐这些材料。

而即便是如此,萧炎在这大半年之中,也只是凑齐了三幅材料而已。也就说说,炼制这破宗丹,萧炎有着三次的机会,若是全部失败的话。想要再次炼制,便-是得不知道要到何年马月了。

如今萧炎的炼药术,炼制一些寻常六品丹药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但这破宗丹却不是寻常之物,即便是他,炼制起来的成功率恐怕也不会过四成,这还是有着异火增幅的结果,若是寻常六品炼药师动手炼制。恐怕,成功辛将会更低。

萧炎也同样知道炼制这破宗丹的困难程度,所以也是不敢有着丝毫的怠慢,目光死死的注视着药鼎之内的动静,某一刻,心神猛的一动。直接是将药鼎之内那些提炼完毕的精纯药材,骤然压缩!

“噗-!

众多药材唰冉卜接触,一种剧烈能量波动却是爆而出低低的声响中,那些好不容易方才提炼而出的精纯药液震得消散了大半。

旋即在一道居然便是被

感受着药鼎-之内的变故,萧炎眉头微微一皱,旋即轻叹了一声:“果然.每次都这样,第上次的确艰难啊。

坐于石床之上,萧炎沉吟了片刻,脑海之中不断的回放着那药材融合时所产生的些许异象,好半晌之后,方才再度凝神,清理了药鼎,再度重新开始.

炼制丹药,也是一项繁琐而枯燥的事情,萧炎在第一次失败之后。又是花费了将近五六个小时,方才再度将第二幅药材提炼完毕,此次在融合时倒是因为萧炎的小心控制而没有再出现什么问题,但在最后丹药即将凝成雏形时,却又是出现了一点小小偏差,于是,一炉宝贵药材,再度报废,望着那些报废的药材。萧炎头都是在滴血,这些药材可不是说能买就买到的啊。

“该死的,还是低估导这东西的困难度啊。

强忍住滴血的心,萧炎半晌后逐渐的将心神平稳而下,有些手抖的再次拿出最后一幅药材,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若是再失败的话,这破宗丹短时间内是别想炼制了。

目光凝定在药材之上,如此好片刻后,萧炎终于是狠狠的一咬牙,

手印一动,药鼎之中,火焰再度升腾而起。

火焰蹿腾,碧绿的火光照射在萧炎那张异常凝重的脸庞之上,显得格外的冷肃,一株株珍贵的药材。随着萧炎的手起手落,不断的落进药鼎之中,旋即被火焰一口吞噬。

时间,在火焰翻腾伺,如指尖沙般的悄然流逝,而萧炎额头之上,也是开始隐隐出现了细密的汗珠,长达一日的不间断炼制,即便是他。也是有些感到吃力。

这一次,萧炎几乎是将灵魂力量尽数侵入到了药鼎之中,其内所生的任何动静,都是-能在第二时间被他所察觉,而在他这般高强度的关注下,药-鼎中的众多精纯药液,也是逐渐的开始了融合.

融合,在萧炎心惊胆颤中进行着,不过所幸,此次,并未在这个环节出什么差错,而随着药液的融合完成。一团半个拳头大小的斑斓液体团。便是出现在了药鼎之合。

望着-那种种药力互相掺杂的液体团,萧炎心中却并未因此而松气,心神依旧紧绷,灵魂力量-将火候控制在这个完美般的程度上,缓缓的释放着温度,令得那液体团之内的众多药液,开始彻底凝结。

随着液体团的缓缓缩减与凝结。约莫半个小时后,那液体团表面开

始逐渐变得坚硬,一枚表面凹凸不平的丹药雏形,缓缓的成形…

望着那终于顺利凝成的丹药雏形。萧炎终于是将压在心头的大石-撤去。最艰难的几个步骤已经完成,接下杀,只要保持好火候,将这丹药雏形好生温养,那么破宗丹,便应该算是成功炼制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