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百二十四章 分尸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出现在房间之中的魔备干尸-,萧炎微微一笑,身形一动,跃下床榻,然后缓步行至干尸身旁,目光缇缓的上下打量着。

这具魔兽干尸由于死亡-时间极为长久,因此浑身皮肉都是干枯的紧缩在一次,导致萧炎也是不能从这外形上看出这东西究竟是什么魔兽,不过对于这魔兽的本体,萧炎也没多大的兴趣,他唯一感兴趣的,便是这魔兽的那对玉石骨翼,能助他炼制出一对品质极强的天雁九行翼。

脚步轻移,萧炎在那对约莫有两三丈宽敞的玉石骨翼处停下,然后蹲下身来,手掌轻轻的抚摸过骨翼,入手处,一片冰凉,然而这冰凉之中,又是噙着丝丝温热,难以想象,这死亡时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的干尸,还能散出热度。

这对玉石骨翼,略有些透明,因此萧炎凭借着肉眼便是能够清晰的看见那骨翼之中宛如浮游般四处流转的异样能量。

“锵!鞭!”

手指在玉石骨翼之上轻轻敲了敲,顺着手指传来的坚实之感令得萧炎颇感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眼眸微眯,灵魂力量顺着手指,悄悄的传进那骨翼之中。

灵魂力量小心翼翼的钻进骨翼之中,还未有所动作,玉石骨翼猛然爆出一阵璀璨玉芒,旋即萧炎的灵魂就犹如钻进了龙卷风暴之中一般,疯狂的吸扯力直接蛮横的将那一道灵魂力量撕扯成一片虚无。

徼眯的眼眸陡然睁开,萧炎手指犹如触电般的抽回,旋即目光带着一丝余悸的望着那玉石骨翼,心中涌上些许震惊,他没想到,这玉石骨翼之中,居然隐藏着如此狂暴的风属性能量,而且,最令得萧炎惊诧的,还是那风属性能量之中,还透着丝丝炽热的味道,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却是颇为完美的共处于一对翼翅之中,这种现象,可相当之神奇。

“不愧是即将突破七阶的绝世凶兽,死去这么多年,双翼之中还能储存如此可怕的狂暴能量,这若是用兽炼制天雁九行翼,恐怕效果将会比预料的更强。”萧炎舔了舔嘴唇,漆黑眸中逐渐浮现些许火热,这一次,或许他是捡到宝了,那几枚丹药,花得不亏,即便这魔兽干尸体内,只有烂肉一堆,可光是这对玉石骨翼,便是能抵得上丹药的价值。

轻轻搓了搓手,萧炎目光再度扫了一眼迳体型不小的魔兽干尸,手一晃,一柄锋利的长剑便是光觇在其手掌,一层碧绿色的火芒悄悄蔓延而出,最后萦绕在剑锋之上,炽热的温度,令得这柄精钢打造的长剑冒起了细微的白雾。

“嗤!”

萧炎手持长剑,狠狠的刺向玉石骨翼与魔兽干尸身体交接的地方,预料中的手抗并未出现,那干枯的魔兽表皮犹如豆腐般,直接被长剑洞穿了进去。

见状,萧炎却是略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魔兽表皮已经在岁月的腐蚀中失去了略固的这一作用,而他想要用来制作皮甲的念头,也只能打消。

嗤!

手掌紧握剑柄,萧炎指挥着长剑,缓缓的切割开玉石骨$}底部的那些魔兽表皮,表皮翻开,忠出其中那异样的森白肉块,但是却没有丝毫鲜血的溢出。

虽然对于这种魔兽皮肉竟然能够坚持这么多年而不腐烂略感诧异,不过当萧炎在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后,却只得失望摇头,这肉块并没有丝毫的能量掺杂,至于为何能够保存下来,或许是因为其表皮包裹的缘故吧。

萧炎剑锋小心翼翼的在这魔兽干尸背上开了两个大洞,然后将那对玉石骨翼取下,谨慎的放于一旁。

离开了身体表面的玉石骨{},并未出现什么光芒淡的情况,迳倒是让得萧炎松了一口气,他可是有些担心这东西一旦离休,就直接化为一堆废物呢,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虑了。

取下玉石骨翼,萧炎脑袋往那两个大洞处探了探,一股令得人头晕的酸味从中弥漫而出,呛得他连忙屏住呼吸。

缩回头来,萧炎迟疑了一下,突然一咬牙,道:“我就不信,这么大的身体,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话落,其剑锋一摆,锋利的长剑划过几道光弧,飞快的在魔兽干尸之上留下十几道深深的剑痕。

细若线丝般的剑痕缓缓弧线,旋即迅扩大,几个眨眼后,便是宛如缝隙般裂开,而那魔兽干尸,则是犹如被四分五裂般,轰然倒塌,森白的肉块显露而出,这大家伙,直接是被萧炎开膛破肚了去。

魔兽干尸被萧炎彻底切开,一股浓郁的酸味弥漫而出,最后袅袅升探而起,在型花板时,竟然爆出一阵嗤嗤声响,旋即,那天花板便是在萧炎惊愕的目光中,被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站在其中,都能一眼看见黍空上悬挂的弯月。

待得那酸气尽数散去,萧炎这才啧啧的惊叹了一声,旋即小心圣翼的站奋那遇见被切开的魔兽干尸之旁,目光一扫,眼中却是涌现一抹失望,只见得这魔兽干尸内,只有着森白的肉块,甚至于连骨头,都是半根不剩,更别说什么内脏等等器官了。

“难道被邳硇气给腐蚀了?可为什么这些肉块没有被腐蚀掉?”萧炎皱着眉疑惑的喃喃了一声,片刻后,却依然无果。

“该死的,即便那酸气能腐蚀骨骼器官,可魔核呢?那是魔兽能量凝聚之处,不可能也被那酸气腐蚀了吧?”萧炎微皱着眉,手中长剑在那些森白肉块上胡乱的割了十几道,特别是魔兽脑袋处,然而肉块翻开,依然是触目惊心的森白之色,脑腔处的部位,空空如也,没有半点血迹甚至丝毫脑器官,更别说什么魔核。

“这大家伙难道就只有这对玉石骨翼了?”不甘心的萧炎再度切开了一些肉块,依然无果后,他也只能无奈的将长剑丢弃,低声咒骂道。

“唉,算了算了,有这对玉石骨翼便算是将本钱给收了回来,没有就没有吧。”郁闷了一小会后,萧炎只得摇了摇头,而就在其打算将这被他分尸的魔兽f尸收起来时,一道稚嫩清澈的嗓音却是突然在房间中响起。

“这大半夜的,你竟然干这么恶心的事情。”

听得这熟愿的声音,萧史一怔,旋即抬起头来,只见得那被酸气腐蚀掉的房顶上,紫研正晃着两条雪白的小腿,撇着小嘴的望着他。

“大半夜的,你不去睡觉,跑到我房顶上做什么?”对着紫研翻了翻白眼,萧炎便是一屁股坐在椅上,笑道。

“本来睡了,结果阁到一股让我很不舒服的气味,然后就醒来顺着味道过来咯。”紫研轻巧的跃进房间,然后用脚踢了踢那堆被分尸的神秘魔兽干尸,道:“原来是这东西散出来的。”

萧炎懒散的靠着椅背,笑道:“你若是有兴趣,拿走便是,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些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肉还能吃么?”

背对着萧炎的紫研,却是不理会他的调笑,一对宝石般的眸子缓缓的在魔兽干尸身上扫过,一股淡淡的紫光,缓缓萦绕而上。

紫光萦绕,紫研突然捡起一旁地上的长剑,然后在萧炎那愕然的目光中把魔兽干尸的十根苍白的爪牙切割了下来,最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

“你干什么?你不会要这些东西吧?”见状,萧炎一愣,顺手捞过一枚约莫半指长的爪牙,徽做一捏,后者便是宛如软泥般塌陷了下去,已经没有了半点坚硬之效,当下无奈的道。

对于萧炎那兴致辣辣,紫研倒是少见的有些激动,催促道:“你帮忙拿你的异火烧一下这些东西。”

闻言,萧炎顿时一怔,刚欲询问,不过见到紫研那副急切模样,也就不多废话,屈指一弹,一缕碧绿火焰便是浮现指尖,然后将一截苍白的爪牙包裹而进。

随着异火的煅烧,那令得萧炎震惊的一幕却是缓缓出现,只见得那如软泥般的苍白爪牙,在琉璃莲心火的炙烤下,却并未顷刻间化为灰烬,而是以一种缓慢的度,逐渐的缩小着,而随着其体积的缩小,那股苍白之色也是悄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青红之色,而那爪牙尖峰处,一缕令得萧炎都是略感冷意的寒芒,也是在异火之中,若隐若现的浮现了出来。

“这-““”

煅烧持续了约莫十分钟左右,那苍白色爪牙,便是变成了只有指节骨长短的青红尖刺,青与红,在其上掺杂交融,宛如风与火的结合,透着一股呼啸炽热,而见到这神奇一幕,即便是萧炎,也是当场愣了下来,谁能知道,这东西…在经过异火的煅烧后,居然会变成这样?

难道,这便是掩藏在其中的本质?那也就是说……这具神秘的魔兽干尸,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毫无作用?

想到此处,萧炎眼中也是陡然涌上一股炽热,眼睛一转,目光死死的盯在了那森白色的肉块之上。

(最后两个半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