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百四十三章 消除隐患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苍老身影仅仅是僵硬了一瞬,便是迅恢复,旋即也不回头直接是一头对着那黑暗的森林之中暴射而去。

“嗤!”

苍老身影刚刚撞进黑暗森林,一道凌厉的寒芒陡然自其中闪掠而出,旋即带起令得人浑身寒毛为之一竖的森然劲风,刁钻而狠毒的直射前者咽喉。

突如其来的攻击,令得苍老人影有所措手不及,不过好在其实力不弱,当下喉咙间传出一道低喝之声,面前空间,陡然扭曲了起来,而那寒芒,也是因为扭曲的空间而偏离了轨道,从其肩膀处飞掠而出。

“是谁?”躲避开攻击,苍老人影也是一声怒喝,袖袍一挥「干枯的手爪陡然一握,旋即带起几道若隐若现的能量劲弧,狠狠的对着黑暗的森林某处抓去。

“咔嚓!”

是道凌厉劲风自苍老人影手爪之上暴射而出,直接是将森林之中的几颗足有大腿粗壮的巨树抓得爆裂开来,树屑四下飞舞。

攻击并未击中目标,苍老人影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刚欲闪退,一道白色倩影陡然如鬼魅般的闪现而出,一股带着细微腥味的灰色雾气,迎面扑来。

雾气尚还未接触到身体,苍老人影便是有所察觉,经验丰富的他一眼便知这东西蕴含剧毒,当下袖袍一挥,狂猛劲风自袖中暴涌而出,旋即将灰色雾气吹开,而借助此般阻碍,其脚尖一点虚空,身形猛然拔升天际,最后噗的一声,冲破森林中那茂密的树枝丛。

破出森林,苍老人影刚欲逃遁,然而刚刚抬头,身体便是陡然凝固了下来,旋即脸色略显难看的望着天空那悬浮的白老者。

“苏千!”

牙齿中透出一抹冷声,苍老人影微微偏头,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庞,赫然便是那位主动放弃了菩提化体涎的鹰山老人。

“呵呵,鹰老先生手段还真是不小啊,竟然能够将灵魂力量藏在菩提化体涎之中,连我都是寻不出来.”一道轻笑,从鹰山老人身后响起,后者猛然转头,却是见到萧炎振动着碧绿火翼,也是出现在了这片林海之上。

“没想到竟然被你现了还有一人呢?也叫出来吧!”鹰山老人面色略有些阴沉,旋即猛的望着林海之下,冷喝道。

“嗤-!”

鹰山老人喝声落下,茂密树枝便是一阵颤抖,旋即一道妙曼的白色倩影径直闪掠而出,最后白裙飘飘的出现在半空处,略有些飘忽的身影,刚好是将鹰山老人的退路封死。

“呵呵,你这老怪可真是狡诈,若非萧炎手为炼药师,灵魂感知异常敏锐的话,恐怕还真是现不了你的灵魂躲在菩提化体涎之中。”苏千笑眯眯的望着眉山老人,笑着道。

“既然察觉到了我,备何不早早动手?”

鹰山老人冷笑道,他当初将灵魂暗中的蕺.于菩提化体涎之中,其实便是打算等着萧炎与韩枫等人大打出手,打个两败俱伤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手将菩提化体涎取走,但最终的结果,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美好,萧炎以雷霆手段将方言三位魔炎谷长老击杀,然后施展佛怒火遂令得韩枫与莫天行暗中忌惮,只能退去,如此一来,却是让得小医仙与苏千最大化的保存了战力,以鹰山老人的实力,或许能够与他们之中的一人单打独斗而不败,但若是以一敌二的话,落败几乎是毫无悬念。

“前两日身后追兵太多,没时间顾忌你,而且不得不说,你这灵魂隐藏的法子,的确颇为奇异,技只能感觉到,可却也寻不出来「毕竟在这种后面有着无数贪婪追兵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将菩提化体涎取出来好好的来回检验。”萧炎微微一笑,道:“而且我也知道,就这两日,你便会自动现身,因为你也知道,万一等到了迦南学院,我有了足够的时间来研究菩提化体涎,到时候你定然会被揪出来,所以.”

“原来你是故意单独离开,为的就是要让老夫自己现身!”鹰山老人脸皮抖了抖,他倒是没想到,自己竞然暗中被萧炎算计了一次,自乇原以为毫无破绽的藏.身计划,原来早就被萧炎现。

萧炎笑了笑,目光在鹰山老人那虚幻的身体上扫了扫,淡笑道:“鹰老先生,还是请将菩提化体涎交给我吧,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虽说你现在只是灵魂状态,可若是这灵魂被我们打散的话,怕你的本体也是会出现不小的创伤,而且.凭借着感应,我或许能知道一点你本体的位置。”

鹰山老人脸色微微变幻,旋即怪笑道:“小子,你还真当老夫这么多年是被吓大的不成?你若喜是要逼,老夫当场就把这菩提化体涎给毁了,到时候看你能如何?”

“鹰老先生所施展的这种灵魂分身之法,似乎必须本体你不远的距离吧?这就是说,你现在的本体,就在我们的不远处!,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萧炎眼眸微眯,片刻后陡然一睁,手指指向北方那黑暗的森林,冷笑道:“你的本体,应该是在那个方向吧?”

见到萧炎手指所指的方向,即便是以腐山老人的心计,脸色也是忍不住的变了变,他修习的功法颇为奇特,灵魂分身若是被打散了,他顶多会处于虚弱期,修炼一段时间便会再次恢复,可若是本体被寻出来,那对于他来说,可就真正的是致命危机了。

所以,每一次施展功法时,鹰山老人都是会将本体放于一个最为隐蔽与安全的地方,然而如今那个方位,直接是被萧炎给指了出来,那也就是说,若是让得后者仔细寻找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将他的本体确切方位给寻出来,到时候…

望着那脸色在月光下不断变幻的鹰山老人,萧炎脸庞J1的冷意也是略微消缓,轻声道:“鹰老先生,在下敬你是黑角域前辈,所以未曾直接让人动手,只要你能将菩提化体涎还回,我萧炎保证,你会丝毫不损的离开!”

面对着萧炎这轮番威胁与好言相劝,那鹰山老人变幻的脸色,也是好片刻后,方才逐渐凝定,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缓缓的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苏千与小医仙身上扫过,感受着二人身体之上弥漫的凌厉气势,他也只得苦笑了一声,别说他现在只是一个灵魂分身,就算是巅峰状态,他也难以从这两人手中顺利逃脱。

“果然是前浪推后浪,看来这黑角域,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也罢,算你小子狠,这菩提化体涎.”鹰山老人摇着头叹息了一声,旋即微微举起手中的玉盒,迟疑了一下,终于是咬牙对着萧炎甩了过去:“给你!”

微厂笑着望着那被礓,掷而来的玉盒,萧炎笑了笑,却并未直接用手接过,而是屈指一弹,一股暗劲涌出,将玉盒接住,然后控制着它小心翼翼的悬浮在面前。

望着萧炎的这般谨慎,鹰山老人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旋即冷声道:“哼,即便你得到了菩提化体涎,怕也难以知道其背后那菩提心的消息。

“在下的目标,并非是那遥不可及的菩提心,而是这菩提化体

涎。”萧炎微微一笑,声音轻柔的道。

听得萧炎话语,那一旁俏脸清冷的小医仙微微一怔,旋即那对清澈且.底的眸子之中,掠过一抹感动,她自然是知道,为了帮她控制厄难毒体,萧炎费尽了多少心机,甚至最后都是甘心与这些实力恐怖的老家伙为敌。

心中虽然感动,但以小医仙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太过于流露而出,但那如古井般的心境中,却是荡起了一丝轻柔涟漪,令得那原本冷漠冰封的心,悄然溶解。

“哼,说得好听,没想到这么多人来抢夺菩提化体涎,最后却是落在了你手中.告辞。”眉山老人撇了撇嘴,旋即也不废话,身形一颤,便是逐渐变得虚幻,片刻后,彻底的消失不见。

鹰山老人灵魂消散的度极为快捷,仅仅是本刻时间,那道灵魂,便是脱离了萧炎的感应范围,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见到鹰山老人将菩提化体涎交出,小医仙与苏千也是松了一口气,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萧炎身旁,望着那悬浮在其身旁的玉盒,不由得笑道:“总算是让这老家伙放弃了。”

闻言,萧炎嘴角却是浮规一抹诡异笑容,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哪有那么容易,这个老狐狸啊”

话音落下,萧炎屈指一弹,无形的陨落心炎便是自指与÷蹿升而出,最后直接是一口将玉盒吞噬而进勺

在陨落心炎那高温之下,玉盒眨眼间便是化为粉末,露出了其中那宛如活物一般,缓缓蠕动的菩提化体涎,萧炎目光斜瞟了一眼,旋即脸庞掀起一抹冷笑,控制着一丝陨落心炎,缓缓的将后者包裹而进…

随着陨落心炎的包裹,那菩提化体涎某处猛然一颤,旋即一丝丝白烟冒腾而出,在那细微的嗤嗤声音中,似乎隐隐间有着一道惨叫声响起。

“噗沓!”

在距萧炎等人千米之外的一处山崖山洞之中,灵魂刚刚归体的鹰山老人,脸色突然一变,一口鲜血突兀的自嘴中喷了出来,旋即其猛然抬头,目光恶狠狠的望着萧炎等人所在的方位,嘶声道:“好狠,好谨慎的小子,老夫记着你了!”

林海之上,萧炎笑眯眯的将菩提化体涎重新取了个玉盒装,懒懒的伸了懒腰,轻笑道:“总算是把这隐患给消除了去,现在,可以-是安稳的回迦南学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