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百四十六章 见面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一对清冷妙目将自己锁定的蓝衣女子,再偏头看看周围邵一道道目光,萧炎不由略有点尴尬,旋即干咳了一声,笑道,“若是你在炼丹时火候能够再精准一些,孕丹的时候时间能再长一点,这枚天气丹的品质应该会更好一些,所以方才忍不住说了一声可惜。”

见到萧炎竟然如此不客气的便是暗中将蓝衣女子稍稍教训了一通,周围众人不由得有些哗然,旋即目光惊愕的望着这胆大包天的家伙,在这内院之中,能够有资格在炼丹术上给后者提意见的人,可不足五人之数,而这五人大多都是炼药系的长老,这位看上去颇为年轻的黑袍青年,可明显不在此列。

那台上的蓝衣女子,也是因为萧炎这话愣了愣,虽然隐隐中她觉得如果按照萧炎所说的话,丹药品质或许会更好一点,但其性格颇为冷傲,若是提意见这人是一位炼药系的长老,她倒是能够愿心听取,可看萧炎的年龄,明显与她相差不多,这样一来,可就令得她有些难以接受,连带着俏脸也是有些不太好看的道,“你是何人?”

“难道随便说一下,还得看人不成?若是你觉得我说得不对,便当

耳旁风过了吧。”萧炎徽做一笑,轻描淡写的道。

被萧炎这平淡的话语堵了一下,欣蓝明显滞了滞,在这内院之中,可是极少会有人如此与她说话,当下微咬着锒牙,道,“此处是磐门总部,只能砻门成员进入,我看你竟然连徽章都不佩戴便随意走动,这可是不符规矩,你是隶属哪个系的?”

听得欣蓝的话,那周围的磐门成员也是现了萧炎并未佩戴徽章,当下目光便是警惕了许多,磐门有着严格规矩,行走于磐门之中必须佩带徽章,这条规矩几乎所有宫门成员都是知晓,因此很少会出现类似萧炎这种情况,毕竟如今的磐门,可不再像当年那般松散。

“我来找人。”感受着周围那些戒备般的目光,萧炎也是有些无

奈,两年没回内院,没想到一来就竟然还面临被盘问的尴尬事情。

“找人?外人若是要进入磐门导人,可是得让人领路的,胡撞瞎闯可不是什么好事。”欣蓝缓步行下高台,旋即带起一股淡淡的幽香出现在萧炎面前,目光在后者脸庞上扫了扫,那股熟悉的感觉越的浓郁了许多,连带着原本有些冷意的口气也是缓了一点,“下次注意一点吧,你要找谁?”

“琥嘉和吴昊吧,让他们来见一下我。”萧炎拥了捎头,笑道。

这话落下,欣蓝以及周围的人脸色不由得有些古怪了起来,如今吴昊与琥务在内院的地方可是非同凡响,即便是砻门的成员,也颇少看见,而面前这黑袍青年,居然直接开口让这两位出来见他一下?

“琥嘉学姐与吴昊学长平g事情颇多,要见他们可不容易,而且这内院想见他们两人的,可不止你一人。”欣蓝摇了摇头,纤手锊了锊额前的青丝,语气平淡的道,她现在已经将萧炎当做那种偷偷混进磐门的寻常学员了,这种人,并非是第一次出现。

听得欣蓝这话,萧炎苦笑了一声,旋即抬脚对手人群之后行去,而人流随着分开,一名身着红色衣裙的少女,正呆若木鸡般的站立,一对水吟吟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缓步走来的黑袍青年。

少女一身红裙,身材算不得高挑,但却给人一种小巧玲珑的感觉,当然,少女身材虽略显娇小,可胸前那对饱满,却是丝毫不见少「一张精致的脸蛋,清纯之中,透着一丝引人心动的妩媚,这般姿色,丝毫不比那位蓝衣女子差上多少,这从周围那些时不时射过来的爱慕日光,便是可以瞧出。

萧炎脚步在红裙少女面前停下,望着她郧张从看见自己后便是陷入呆滞的脸颊,不由得笑了笑,旋即在众人惊愕目光中,伸出手来拍了拍后者脑袋,笑道工“两年不见,倒是长高了不少。”

被萧炎这般略显亲昵的举动陡然惊醒,望着前者脸庞上的柔和芙容,少女那时水吟吟的大眼睛中,顿时雾气翻腾,两滴晶莹泪水直接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至从当年那件事后,面前的人似乎便是从未再与她有过如此亲昵的举动一

眼中突然涌现雾气的少女,利马便是引起了周围一干护花使者的怒火,当下一道道愤怒目光直接射向了萧炎。

“萧媚,你怎么号没事吧?”一

道蓝色身影迅出现在红裙少女身旁,见到后者那般梨花带的楚楚动人的模样,当下连忙问道,在问着的同时,她也是微竖着柳眉瞪向了萧炎,刚欲喝斥,却是被萧炎一把拉住,旋即一道怯怯声音,从其身后传出。

“萧…萧炎表哥,真的是你&?”

被萧媚拉住,欣蓝不由得蹙了蹙柳眉,刚欲说话,表情却是缓缓凝固,一对好看的清澈眼睛逐渐增大,愕然的望着面前的黑袍青年:“萧.萧炎?”

萧炎表哥?

在场的人都是知道,萧媚是磐门创始人的族妹,而能够被其称为表哥并且名字也叫做萧炎的人.除了那位在迦南学院拥有着无可比喻的声望的磐门创始人,还能有谁?

吵闹的空地上,突然间彻底的安静了下来,阳光从天际倾泻而下,照射在那一张张目瞪口呆的年轻脸庞上,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是伸起了一种荒诞而难以置信的奇妙感觉.

砰-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磐门创始者,就这样凭空的出现在了他

们的面前?

望着那张噙着微笑的脸庞,所有人都知道,今日,磐门怕是会因此而沸腾起来.

宽敞而明亮的大厅之中,气氛略有些压抑与兴奋,几道噙着各种情绪的目光,皆是汇聚在大厅中那靠坐在椅子之上的黑袍青年处。

大厅中人并不多,就屈指可数的几人而已,而且都是熟面孔,除了萧媚以及那位欣蓝之外,其余几位,都是当年与萧炎同时进入内院,并且跟随着创建磐门的老相识。

萧媚温顺的站在萧炎身旁,手中茶壶溢出一条水线,小心翼翼的斟进后者面前的茶杯之中,由于微微弯身间,一抹诱人的雪白不经意的浮现而出,晃人眼神。

萧炎目不斜视,待得萧媚斟茶完毕直起身来,方才游离着目光冲着她微微笑了笑,旋即目光扫过大厅中几人,笑道:“大家都坐下吧,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客气?”

“嘿嘿,老大,总算是等到你回来了,现在外面那群家伙可都如同疯了一般.”一名体型颇为壮硕的男子捎了捎头,憨厚的笑道,萧炎记得他,阿泰,简单而憨直的名字,当年创建磐门,起初还是这家伙怂恿,不过或许是由于多年不见,如今的他,显得略有些拘束,毕竟这些年关于萧炎的传闻,也是相当之多,这之间的距离感,也是悄悄的拉开了不少,以往的友情,也是多了许些敬畏。

萧炎微微一笑,旋即心中有些喹唏,多年未曾回来,可当真是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啊。

“你.你真的就是门主?”在萧炎心中感叹间,那一直拿异样目光

盯着他的欣蓝,终于是忍不住的道。

“怎么?不像?”萧失望着这位磐门的美女炼药师,不由得戏谑

道。

欣蓝脸颊微微一红,旋即目光倒也未曾有太多的羞涩将萧炎再度仔细打妻,落落大方的道:“比起雕像要好看不少,所以先前没认出来,你可不能怪罪我。

闻言,萧炎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刚欲说话,紧闭的大门却是嘭的一声,被蛮横的推了开来,旋即,一道娇俏哼声,在大厅之中回荡而起。

“哼,你这小子,总算是回来了,一走就是两年时间,运甩手掌

柜,当得爽吧?”

听得这熟悉的声音,萧炎不由得一笑,抬起头来,只见得阳光从门外倾洒而进,在那堪透的阳光之中,身材妖娆的短劲装女子,傲然而立,一对噙着桀骜的明亮目光,恶狠狠的将他给盯着。

在女子身旁,站立着一位背负着血色重剑的男子,那张平日颇为冷1厉的脸庞,此刻,也是充斥着自内心的欣喜笑容。

望着门口的那熟悉的两人,萧炎脸庞之上,也只逐渐涌上一抹暖人心肺的和煦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