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最后胜者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庞大的火浪,从那黑雾海域之中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火浪所造成的余波,直接是令得山谷周遭千米之内的树木,噗的一声,化为灰烬-若是从高空向下俯视,则是能够看见,以那魔炎谷为中心,其方圆千米之内,葱郁的绿色,几乎是瞬间消失,即便是千米之外的森林,颜色也是变得枯黄了许多,显然,那股火浪之中所蕴含的高温,将这片地域空气中的湿气,尽数蒸。

火莲之威,恐怖如斯!此刻的魔炎谷已是一片混乱,那从山壁上滚落而下的巨石,直接是令得准备不及的魔炎谷的人损失惨重,一些反应敏捷的强者倒还好,凭借着度,还能将这种天降横祸躲避开去,但一些反应慢着,则是直接被埋葬在了那巨石废墟之中。

广场上的那些走得迟了一步的强者,在经过一番惊险闪避后「方才逃出谷外,由于天空上那股庞大火浪残余的可怕余波,因此也并没有人敢从高空飞行,生怕被那余**及,那下场,恐怕相当之凄惨。

在一众人狼狈的逃出魔炎谷后,方才有些惊魂未定的停下身来,站在一处斜坡之上,望着周围那突然变得空空荡荡的众多山峰,皆是不由得轻吸了一口凉气,这片山脉的森林,几乎全部都是毁在了萧炎这一手火莲之下…

谷外,众人熙攘而立,气氛很是沉就,不少人眼中都是充斥着馈静之色,如此可怕的破坏力,恐怕即便是寻常的斗宗强者想要办到也是有着一些难度,没想到,却是在萧炎手中出现…到得现在,在场之人,心中对于那传言中萧炎能够与斗宗强者抗衡之事的怀疑,也是悄然尽去。

人群中,苏媚,鸟铁,阴骨老等萧厉所召集而来的帮手,也是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瞧出看一抹难以掩饰的惊骇「萧炎的火莲斗技,他们并非是第一次看见,当初随他去加玛帝国时,在云岚宗,萧炎也施展过一次,但那次的威力,比起现在来说,却是差了不少,显然,这火莲斗技的威力,在伴随着萧炎等级的提升,而呈飞跃似的成长。

“仅仅是六星斗皇实力,威力便是如此恐怖,-若是当他达到斗宗阶别时,恐怕斗宗之内,持会难觅对手。“此人成长潜力,实在恐怖,不宜为敌啊。“”

在这一霉,一道念又几乎是不约而同般的在苏媚等人心中闪过,他们与萧炎也算是有着一些交情,对于后者的事,也是略微知晓,这些年中,这-个青年有着不少敌人,虽然这些对手的实力一个比一个强横,但似乎最后,依旧坚挺,并且在这种抗衡之中,愈加强大的人,只有着他一人。即便是曾经被奉为黑角域“丹皇”的韩枫,也是在与他的对敌之中,愈加的没落,甚至,说不定今日,还会彻底的葬生于此,虽说众人都知道如今的韩枫是一名斗宗强者,但在亲身体验了一下那火莲的癔怖之后,心中的指针,也是逛渐的偏向了萧灸。

“这家伏的火莲,真是越来越强了啊。“”

萧厉望着那千米赤地的景象,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惊叹着芙道,四周那些黑角域强者乃至势力脑眼中的惊骇以及忌惮,都是被其收入眼中,当下心中,如泉水般的悄然涌上一抹自豪,能够将这些桀骜不驯的黑角域强者震慑成这般模样,寻常强者,可是绝不可能办到的事,而萧炎,他的二弟,却是完美的实现』”

抬起头来,望着遥遥天空上的那道削瘦背影,萧厉眼中也是誉现一抹温和与自豪的笑意,这些年来,他几乎亲眼看见萧炎的一步步成长。

当初的少年,忍着诸多嘲讽,背负着一身屈辱以及那所谓的废物之名,借着一分执着与倔强,少年孤身离家而走,只身单影闯荡帝国,萧厉遥遥记得,当年在沙漠边境初见得背负着巨大重尺忍着孤寂修炼的少年时,终是恍然察觉,为何父亲,对于三弟,寄有那般被无数人看做是笑话的厚望…

岁月流逝,少年在历练中逐渐褪去青涩,就犹如蜕变般,在那之后,一人一尺,在加玛帝国无数目瞪口呆的日光中,抗衡那声势遮天的庞然大物,云岚宗…

那时候,或许很多人都在嘲笑那螳臂当车般的无知,但当几年后,一袭年轻身影虚立云岚山之上,平淡的声音,宣判了云岚宗的命运后,终于是有人募然记起当年一幕,惊叹之下,不免嘘唏一声,果然是莫欺少年穷。哒间如水,几年时间,稚嫩的少年也是蜕变成了成熟的青年,这些年,一步步的在他所走过的地方,遗留一些事,以及一些名…

现在偶有与之相熟的人回想这一幕,也是不由得有些恍惚,几年之前,谁能料到,那在家族之中备受白眼与歧视的少年,会闯出这番名声与天地?

父亲,你的眼光真的很好,三弟,或许将来会是我们家有史以来最为出色的人,说不定,还真能越当年你偶然提起的那位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过的所谓萧家先祖…”

思绪缓缓的平复,萧厉抬头望着天空上那道削瘦背影-,低声喃喃道。

天际之上,黑零零星飘散,经过那火莲的恐怖爆,原本那庞大的黑雾涤域,已是近乎被彻底摧毁,黑雾飘散间,也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消散着…

萧炎目光冰冷的注视着那迅消散的黑客,顺手从纳戒中取出几枚丹药,塞进嘀中,旋即苍白的脸庞方才浮现一抹淡淡的红润,施展三色火莲,对于斗气的消耗极为庞大,不过好在如今萧炎的实力也是有所提升,因此也并未出现当年那种火莲一脱手,神智便是会逐渐进入昏迷之中的后遗疰。

在萧炎身旁,小医仙也是迎风而立,充斥着妖魅之意的灰紫眼眸,牢牢的盯着黑雾的某一处,玉手之上,浓郁的毒雾悄然翻腾,随时准备着出手。

在两人的注视下,黑雾也是逐渐消失殆尽,然而,露出了其中一道极为狼狈的身影。”

此刻的韩枫,衣袍尽碎,身体之上几乎没一块颜色正常的皮肤,血泡密密麻麻的浮现,须也是被烧得干干净净,脸庞以及胸膛处布满着血迹,仔细看去,这家伏的手臂,都是被炸断了半戬,鲜血淋漓。

看这般模样,显然,虽然韩枫在火莲之中保存下了性命,但那伤势,也是极为格恐怖,看这模样,即便是治好了,也是个残废…

地面上,众人瞧得韩枫此刻的模样,皆是不由得抹了把冷汗,心中对那火莲的可怕破坏力,更是心有余悸。

早已停手的鹰山老人望着韩枫这狼狈模样,苍老的脸庞上也是流露出一抹惧色,他自知,若是换作自己的话,恐怕下场比韩枫还要更惨“看来菩提化体涎是没有指望了,“唉,这小子,太棘手了。』。你的小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心中轻叹了一声,鹰山老人偏头望了一眼身旁的莫无行,苦笑道。

阁言,莫天行脸庞却是露出一抹冷笑,淡淡的道:“据我所知,这火莲可还不是萧炎最强的底牌,这三色火莲威力虽强,但还不可能令得地魔老鬼那种等级的强者重伤。,一”

听得莫天行此话,鹰山老人眼瞳顿时微微一缩,片刻后,默默的点了点头,心中对菩提化体涎的贪意,终于是变淡了起来,宝贝虽好,可也得有命享受才好。

萧炎自然是不知道莫天行的话居然令得鹰山老人打消了与之纠缠的念头,此刻的他,瞧得那现身的韩枫,漆黑眼中杀意顿时暴涌「然而还不待他出手,一旁的小医仙便是闪电般的掠出,下个瞬间,直接出现在韩枫面前,柳眉舍煞,小唱之中,一道冷漠轻喝,陡然传出:“血噬!”

喝声落下,韩枫身体直接僵硬,旋即一抹诡异的血红色,从其体内涌现,将其印衬得犹如一个血人一般。

“你。你下了毒?!”

体内血液之中传来的沸腾感,令得韩枫脸色瞬间煞白,目光恶毒的盯着小医仙,嘶声道。

小医仙目光冷漠的瞥了韩枫一眼,玉指探出,旋即重重点在后者额头之上,一道古怪的吟声,从其嘀中传出。

“嘭!”

随着这道声音落进韩枫耳中,其眼瞳顿时猛的一鼓,眼珠都是犹如要凸出来一般,旋即只听得一道闷响,其皮肤顿时爆裂开来,鲜血化为血雾,在天空扩散西开。

突如其来的鲜血烟花,令得所有人都是惊愕了下来,旋即便是看见韩枫那近乎彻底破■烂的身体,从天空一头栽下,最后重重的落在一块岩石之上,啪的一声,连骨骼都是在此刻爆裂西开…

望着那一滩烂肉,这片天际,也是变得鸦雀无声,谁也未曾料到,一个小时前还在大展宏图的韩枫,此刻-却是落入了这般下场。

在众人嘘唏之际,却是并未察觉到,一丝灵魂之力,悄悄的从那堆血肉之中窜出,最后钻入地面,迅逃窜。

“轰!”

就在那丝灵魂之力即将逃窜之际,一道黑影猛然从天空落下,一拳狠狠砸进地底,旋即直接抽出,而在其手中,一道灵魂力量拼命挣扎,隐隐间,浮现韩枫那狰狞而忽毒的脸庞。

“师兄…现在就是的话,怎么对得起我送你的诸多大礼?”

望名手中那道灵魂力量,萧炎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却尽是如刀锋般凌厉的阴森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