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百九十六章 养魂涎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天妖愧?”

望着那三个血红大字,萧炎眼神也是一凝,旋即心中略带着一丝疑惑,缓缓的将竹简摊开,顿时,其中那些透着一股嗜血之味的细密血红字体,便是印入眼睑之中。

“天妖愧,此法非功法,也非寻常斗技,而是一种由远古流传而下的愧儡之技,欲炼天妖愧,需三物齐聚。躯体,灵魂,魔核,以躯体为器。以灵魂为引,以魔核为心,再配以诸多材料,最终成就妖之愧,妖傀分三等,天地人,等级之差,取决炼制材料以及炼制之火,威力无穷且无喜无悲,无痛无伤,实乃一尊杀戮之器”

目光缓缓的扫过竹简之上的血红字体,萧炎脸庞上惊色也是越来越浓。这种所谓的愧儡之技,他是幕一次听说过,没想到居然如此玄奇。

当目光从最后一个,血红字体上转移开去,萧炎也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头对于这所谓的“天妖傀”极感兴趣,若是能够将之炼制而出的话,怕身边就能多一个对他唯命是从的贴身护卫了…

嘴中惊叹着摇了摇头,萧炎将竹简也是递于了一旁的苏千等人,后者接过,细细查看了一眼,脸庞上同样浮现了许些惊容。

“这种所谓的愧儡之技,我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之上偶尔见过但却从未见过炼制之法,没想到这地魔老鬼还有这等收藏,恐怕先前那一枚七阶火属性魔核,便是这老家伙为了炼制“天妖愧”所留吧。”察看完毕,苏千也是啧啧惊叹道。

萧炎笑着点了点头,伸手从木盒中取出那枚火红色的魔核,放在手中轻轻磨挲,感受着其中所蕴含的那股磅礴之力,脸庞上笑容也是更加。

“不过这“天妖傀”的炼制之法,倒也是透着一抹血腥之意,取人躯体,灵魂,再配以魔核,三物齐聚,配合着其中的独特炼制之法,或许炼制而出的东西,瓒力还真的极为惊人。”苏千摇了摇头,将竹简递回弃炎,道:“这东西,还是你留着吧,学院之中出现这种东西并不太好,你既然要闯荡中州,它还是更适合你。”“多谢大长老。”

见状,萧炎一笑,也不娇作,他对于这“天妖愧”的确兴趣颇深。而且除了一些特殊的材料外。这之上所说的躯体,灵魂,魔核,他几乎完全齐备,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将之所谓的“天妖愧”炼制而出呢。

将竹简以及弄焰决皆是收入纳戒中,萧炎环顾四周,这里的其他一些功法,斗技,已经不入他眼,那些被收藏得完好的珍稀药材到是对他有些作用,因此在略作挑选后。也是从中收取了一些日后或许会有用的诸多药材。

将所需要的东西搜舌完毕,萧炎也终于是意犹未尽的停了手,库房中所剩下的东西已经很少有能入其眼的,但对于萧门来说,却依旧是一笔极大的横财,萧门成立时间短。底子也薄,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功法以及斗技供门人修炼,如今将这魔炎谷抄家,也终于是免去了这一方面的麻烦。

见到萧炎收手,萧厉也是笑了笑。将一些萧门之人召唤而进,然后用纳戒将这里的东西,一丝不剩的尽数搬走,然后,望着那空荡荡的库房,众人皆是颇为阴险的干笑一声,扬长而去…

在将魔炎谷抄家之后,萧炎在此处留了一些萧门之人驻守之后。而他们一行人,则是直接飞往内院,如今的萧炎,事情颇多,不提炼制那所谓“天妖傀”的事情,当下最紧要的。便是要争取在十天之内,炼制一种能够滋润灵魂的丹药,否则的话。到时候一旦天火尊者灵魂消散。那被封印在纳戒之中的凶魂怕又是再度冲出,当然,与损失凶魂想必。最为严重的,还是失去了天火尊者这尊日后的绝大助力

萧炎非常清楚,若是待得天火尊者恢复实力之后,对于自己将会有着何等好处,到时候即便是正面面对魂殿,恐怕也是有了一丝底气。毕竟按照所知,在那魂殿之中,除了这些护法,再上便是一些所谓的尊老。这些尊老在魂殿的地位恐怕只比那神秘的殿主低上一些,由此可见。斗尊阶别的强者,即便是魂殿,也不可轻易小视。

再者,他也是快要前往中州。那里强者如云,而有能力参加那“丹会”的人,想必背景以及实力大多都不会弱,若他没有点底牌的话。恐怕会直接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肉弱强食,这是在哪里都不会改变的定律。

所以,萧炎必须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将所有底牌,准备**,这样他才能在中州那片汀阔丹尽的大陆卜,有所底心

回到内院,萧炎直接是一头钻进了存放药材的地方,在那里,他必须争分夺秒的将滋润灵魂的丹药炼制而出。

十日时间有些紧迫,若是对以往的萧炎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不过尚好,药老在被擒时,给萧炎留下一笔极为丰富的宝藏,那便是他生平所会的众多丹药药方。而有了这些药方,萧炎方才能够对症下药,而不用事到临头,还要火急火燎的到处寻找药方。

滋养灵魂的丹药,略微有些偏门。因此也是颇为罕见,但药老却不愧那药尊者之名,当萧炎在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搜索后,终于是从那众多丹药药方之中寻出了一种颇为适合现在的天火尊者的丹药。

“养魂涎。”

这个小东西,品阶其实并不算太高,网好五品左右,炼制起来也并不繁琐,但唯一的缺陷便是所需要的药材太过偏门,不过好在如今萧炎收藏也算极为丰富,再加上内院这么多年的存货,因此倒也未曾因此而太过头痛。

而在将炼制“养魂涎”所需要的诸多药材寻找齐全之后,萧炎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召出药鼎,火焰徐徐的自指尖飘出,开始为天火尊者灵魂消散的倒计时而奋斗炼制之中,或许是因为有了那紧迫的时日限制缘故,导致萧炎心态中多了一分急切,因此在网开始的两次炼制中,居然皆是尽数失败。不过尚好,在失败两次之后,萧炎也终于是明白问题所在,缓缓的平静下心来,而炼制,也是逐步进入正轨。

这一次的炼制,持续了足足三天时间依旧未曾结束,这“养魂涎”虽说看起来炼制不算难,但却格外的耗时,而有了先前的教壬,萧安也并未心生急躁,依旧保持着温火之势,缓缓的淬炼着药鼎之中的那团宛如翡翠般的液体

而随着萧炎这般平和的心态。此次的炼制,也并未再出什么问题,在当炼制到达第五日时,紧闭双眸的萧炎。终于是猛然睁开,手掌一招。一团散着翡翠光泽的液体便是自药鼎中飞掠而出,然后悬浮在其面前。

望着面前这团弥漫着勃勃生机的翡翠液体,萧炎也是轻松了一口气。缓缓抬起佩葬着白色纳戒的手指,屈指一引,液体便是飘飞而下,然后落在戒指之上。缓缓的侵入而进,

随着“养魂涎”的逐渐沁入,那已经安静了好几日时间的白色纳戒。终于是散出了一点点明亮光泽,而在这股光泽之中,萧炎能够感受到,其中的那道沉睡的灵魂,正在缓缓的苏醒。

当最后一滴“养魂涎”彻底融入戒指之中时,戒指之内的灵魂。也是缓缓的散了许些生松,一道满含感激的苍老声音,传了出来。

“呵呵,萧炎,大恩不言谢。此次。算是老夫欠你一个人情

听得这熟悉的声音,萧炎也是如释重负般的大出了一口气,抹去额头上的汗水,笑道:“耀老先生说的哪里话,此次若非你出手解决那凶魂,那我可就倒霉了。”

“解决凶魂,是我想要夺取它的灵魂之力,所以与你无关,你也不用多说,老夫可不是恩怨不分的人戒指之中,传来天火尊者的笑声。

闻言,萧炎也只得摊了摊手,能够让一名斗尊强者欠自己一个人情。他自然不会拒绝。

伸手将药鼎收入纳戒,略微整理一下,萧炎也是起身,对着库房之外行去,边走边道:“耀老先生刚刚苏醒,还是多休息一下吧,那凶魂的事,可以不急。”

“嗯,现在我的状态。要炼化它也是难度不山”对于此,天火尊者也是颇为赞同。

萧炎一笑,推开大门,然后顶着那刺眼的阳光,缓步而出,然而其刚刚走出门,便是一眼看见那在库房之外来回走动的萧厉,不由得一愣。笑道:“二哥,你怎在这里?”

听得声音,萧厉急忙转过身,望着出来的萧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旋即脸色凝重的道:“你这小子,总算出来了,快,快去看看医仙,她出事了!”

萧炎脸庞上的笑容徒然凝固。下一刻,不待萧厉反应过来,便是化为一道模糊黑影,闪电般的冲了出去。其后,萧厉苦笑着叹了一声,也是急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