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百零一章 淬炼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空荡的山洞之中,萧炎盘膝坐于一方巨石之上,脸露沉吟之色,片刻后,手掌一挥,两样物体自纳戒中掠出,旋即重重的落在址,面之上,溅起许些微尘。

出现在地面上的,是两具被冰封的尸体,这两具尸体,萧炎都不陌生,云山,地魔老鬼。”

目光缓缓的在两具尸体那保持着临死前邵一霎情绪的脸庞上扫过,最后顿在了一身白袍的云山之上,良久之后,萧炎轻叹了一声,时隔多年,对于此人的仇恨,也是随着云岚宗的解散而逐渐的消散了许多,而且他那悲惨的结局,也勉强能够抵过他对萧家所做的那些事。

两具尸体,云山死前实力约莫在两三星斗宗左右,而地魔老鬼,则是七星实力,相比而言,若是要用来炼制“天妖傀”的话,后者的成功率或许要大上一些,而且,对于云山的那张容貌,莽炎并不想他一直的跟随在自己身边,即便那时候的他只不过是一具只有着云山面貌的傀儡。”

日光顿在云山脸庞上,萧炎心神略微有些恍惚,脑海之中,一道雍容清傲,透着丝丝尊贵气息的倩影,若隐若现的浮坝,而出,那道云色的裙袍,在其身上轻轻飘荡,勾勒出那动人的曲线。

“云韵”

低低的呢喃声突然缓缓的从萧炎嘴中传出,想起当初临走时她眼中的那复杂眼神,萧炎拳头便是忍不住的紧握了起来。

那眼神之中,有着七分凄凉,一分无奈,一分不含,以及一点点极淡的恨意,她似乎依旧有些在意,为什么他会如此的狠心,将她的一切,残忍的摔碎,而就是这一丝淡淡的恨意,方才会促使她离开那个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或许在她看来,那里,是个伤心之地,离去了,就很难再回来。

袖袍中的拳头紧紧握着,对于这个当年在外出历练时,第一个曾经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不可否认,萧炎心中的确有着一丝淡淡的情愫,在那山洞之中所生的一切,犹如烙印一般,令得他永远难以忘却。

两人的相识,颇为动人,但最后的结果,却似乎在以悲剧结束,云岚宗以及云山对萧家所做的一切,萧炎不可能原谅,因此,身为云岚宗宗主的她,也就必须站在萧炎的对立面,即便最后,狼狈受伤的是她,这是一场从最开始便是注定的结局。”

一道轻轻的叹息在山洞之中缓缓回荡着,萧炎手掌一挥,将云山的尸体收入纳戒之中,不知为何,他并不想用他的身体来炼制“天妖傀”,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楚,只是冥冥间并不想再让那个浑身是伤的女人,再度被他在柔弱的心上划上血淋淋的一刀。

云韵离开加玛帝国,从此毫无音信,斗气大陆如此之大,想要从那茫茫人海之中寻找一个人,困难度恐怕丝毫不亚于大海捞针,但萧炎总是有着那么一丝事实而非的感应,或许,在那中州,他会再次遇见她,一一一虽然这丝感应没有丝毫的理由,但萧炎依旧选择了相信,因此,他收回了云山的尸体,他不想两人若是能够再次见面时,会因为这个突然现身的傀儡,再度出现什么不愿意见到的变故。”

“老师,等将你救出之后,弟子会亲自帮你找一个更强妁与巨体。

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一声,萧炎眼神也是逐鞒清明,一股凌厉之色,悄然涌现。

手掌一握,碧绿色的火焰涌现而出,萧炎屈指一弹,火焰掠出,将地魔老鬼的尸体尽数包裹,而在那炽热高温下,包裹着他身体的那冰层,也是迅融化开来。

冰层化开,地魔老鬼的衣袍也是直接化为粉末,萧炎面色漠然,炽热的温度,直接是令得尸体变得火红了起来,而随着这般不断的炙烤,突然有着一丝丝淡淡的黑气钻出尸体之中,然后被碧绿火焰烧成虚无。

这种黑气是一种尸气,隐隐有着一些主人生前所蕴含的细微意念,若是不将这种黑气尽数驱逐的话,其余的灵魂,很难彻底的与躯体融合在一起,而“天妖傀”的炼制,却是必须躯体,魔核,灵魂,彻底融合,因此,这些所谓的尸气,是必须驱逐。

火焰的温度,被萧炎掌控在一个颇为精妙的程度,既能逼出尸体之中残留的尸气,又不至于将尸体烧毁。”

光是淬炼肉体这一项,便是消耗了萧炎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方才将尸体之内的尸气,尽数驱逐。

当最后一丝尸气离开尸体之时,萧炎也是轻松了一口气,旋即屈指一弹,两股劲风爆射而出,最后在尸体的胸膛以及额头部位,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洞中并未有着鲜血流出,因为其中所残留的鲜血,已经在淬炼尸气之中,被尽数蒸,而同样,这也是炼制“夭妖傀”的一个小步骡。

此刻地魔老鬼的尸体已经是缩小了好几圈,整个身体的皮肤呈一种森冷的灰白之色,皮肤紧紧的贴在干枯的肌肉之上,手掌也是变得格外的细长,犹如尖锐的匕一般。

按照竹简之中所说,萧炎将这具尸体略作淬炼,然后伸手一招,那枚火红色的魔核,便是漂浮而出,最后落进尸体胸口处的小洞之中,做完这些,萧炎又是脸色冷漠的掏出一个玉瓶,玉瓶之中,隐隐散着一种雄浑的灵魂波动。

“萧炎,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老夫?”玉瓶刚刚出现,其中便是传来一道满含怨毒的愤怒吼声。

“铁护法,不用着急,马上就让你出来了-”,萧炎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手掌一握,玉瓶轰然爆裂,露出其中一道黑色灵魂,灵魂刚刚出现,便是什各也不顾,一头就对着山洞外窜去,不过却是被早有准备的萧炎,一把抓了回来。

目光森然的看了一眼拼命挣扎的铁$7法的灵魂,手中火焰暴涌而起,最后直接是将之包裹而进,凄厉的惨叫以及怨毒的骂声,顿时在山洞之中响彻而起。

对于那怨毒的谩骂,萧廷犹如未问,继续的加大着火焰的温度,而随着这般高温的炼化,被封印了这么久的铁护法,便是直接在一道细橄声响中,那潜藏在灵魂之中的神智,也是在这一霎,烟消云散,”

将铁护法的神智炼化,萧炎瞥了一眼手掌上的这团黑雾,旋即轻轻一抛,黑雾化为一道黑色气龙,闪电般的钻进了尸体额头之上的孔洞之中。

随着这道没有神智的灵魂进入,地魔老鬼那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眼瞳之中,尽是漆黑之色。”

望着这一幕,萧炎并未感到惊诧,十指连俾间,一道道泛着奇异光泽的金属物品,从其纳戒中闪掠而出,最后漂浮其面前。

看了一眼面前飘飞的众多奇异金属,萧炎微微点头,手掌一握,碧绿火焰犹如火柱般的自掌心喷涌而起,一股吸力涌出,将那些金属,金属吸扯而进…

在琉璃莲心火那恐怖高温的炼化下,这些奇异金属,也是逐渐有了融化迹象,虽然这距离彻底融化,还有着不小的距离。

此刻的萧炎,心分二用,一面操控着火焰以一种恒定的温度淬炼着尸体,一面用极高的温度,炼化这些奇异金属,这一高一低的火焰温度,可是需要极高的火焰操控能力,不过好在如今修习了“五轮离火法”的萧炎,因此倒也未曾感到手忙脚乱。

两边的炼制,都是需要不短的时日,特别是尸体的淬炼,必须在达到某一个程度时,方才能够与放入其中的灵魂以及魔核达封完美的契合度,而似也是知道这并非是一时便可完成的任务,因此盘坐在巨石上的萧炎,也是逐渐格闭上眼眸,安静的等待着哪一个完美契合度达到的时刻”。

这一等,足足持续了七日时间,七日之中,那些奇异金属以及被彻底炼化成了一团暗金色的融液,它们在火焰之中缓缓流转,释放着许些莫名光泽。

金属的炼制,已经彻底完成,但是躯体,灵魂,魔核所需要的那个完美契合度,却是迟迟未到,不过对于此,萧炎倒是未曾有过丝毫的急躁,他清楚,这种事,越是急躁,便是越会将那只会出现一霎那的完美时刻错失而过,如此一来的话,不仅躯休会报废,连带着其中的魔核乃至灵魂,都将会瞬间失去作用,这一点,几乎便是炼制“天妖傀”最为难以掌控的地方了…

萧炎保持着这般古井不波的心态,如此,又是过了三日时间。

三日之后的某一时刻,那宛如老僧入定般坐于巨石上纹丝不动的萧炎,身体猛的一颤,紧闭的眼眸,也是豁然睁开!漆黑眸子中,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之意,那个在淬炼之中,犹如电光般闪过的完美一霎,终于是被其一把,牢牢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