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百二十八章 试探!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一身普通的麻布衣衫,年轻的清秀脸庞上有着一抹讪笑的青年,绕是以韩月的性子,此刻那樱桃小嘴也是忍不住的微微张了开来,好半晌之后,方才惊愕失声道:“萧炎?你怎么会在这里?”萧炎摊了摊手,这话说起来可就是有些长了。”

“呃?姐,你认识萧炎先生?”在韩月一口叫出萧炎名字之时,韩雪同棒是愣了下来,这世间的事,没这么凑巧吧?

韩月美目直直的盯着萧炎,片刻后,却是嫣然一笑,如昙花般绽放的美丽笑容,令得大厅内的那股紧绷气氛都是为之一缓,她美眸在萧炎身上转了一圉,戏谑的道:“自然是认识,说起来,我还算是他的学姐呢。

“呵呵,这位小兄弟难道也是迦南学院内院的学生?据说内院收取学员颇为严格,能够进入其中,想必这位小兄弟也是人中龙凤吧。”一旁的那名锦袍中车人,此刻也是笑道,说这话倒不是空穴来风,在萧炎出现时,他便是仔仔细细的将之打量了一遍,然后便是有些惊讶的现,即便是凭他这半只脚踏入斗宗层次的人,都是有些看不清面前这位青年的底细。”“这是我父亲,韩家的家主,韩池。”韩雪在萧炎身旁低声介绍道。

“何止人中龙凤,大斗师实力便是敢与‘!皇强者相战,进入内院不到一年时间,便是直接成为强榜前三的存在,这种胆识与天赋,在内院之中,可无人能及。”韩月掩嘴轻笑道,风采动人。

而听得她这话,大厅中那些韩家的人脸色皆是有些变化,对于迦南学院他们也是颇为清楚,自然是知道那里的学员大多天赋都是不弱,而能够成为那里的佼佼者,无不是那种有着惊才绝艳之辈,没想到「面前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年,居然还有这般来历。

那韩雪也同样是因为韩月的话,而有些愕然的偏头望着萧炎,美目之中的异彩,更是显得浓郁,对于迦南学院那所谓的强榜,她也是听韩月提及过,即便是以后者的天赋,尚还只能排在十名之后,而那些前十的人,都是一些天才之辈,至于前三,或许就得用怪物来称呼了。”“韩月学姐廖赞了,那只是好运罢了。”见到韩月将自己捧得这么高,萧炎顿时苦笑了一声,摇头道。

韩月微微一笑,见到萧炎不想在这上面过多纠缠,于是话音一转,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会与雪儿在一起?”

闻言,一旁的韩雪倒是急忙接过话头,将在大漠中以及这一路所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这倒是要多些莽炎小兄弟了,若非你出手,恐怕小女以及韩家车队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听得韩雪说起一路的变故,那锦袍男子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旋即起身对着萧炎抱拳沉声道。“韩族长客气了,受人相救,自然是要还点人情。”萧炎笑道。

“呵呵,既然你与月儿有旧,又是雪儿的救命恩人,若是不嫌弃,叫一声韩伯父便好,韩族长这名字,太生疏了。”韩池摆了摆手,爽朗的笑道。闻言,萧炎也是不好拒绝,只得点导点头。

“父亲,那洪家又来闹事了?”见到双方初步认识,韩雪柳眉忽然一簇,道。

“唉,那洪家一直想要独霸天北城,对我韩家总是百般不顺眼,以往因为实力相差不多,倒也没什么,但最近洪辰从风雷北阁归来,据说此次他已经成为了北阁内阁弟子,那地位与以前相比,已是大不一样,而借此,洪家声望也是大为涨动,如今天北城内众多中立势力,都是因此而投到了洪家一边。”韩池叹了一口气,道。“风雷北阁?不是风雷阄&?”闻言,萧炎有些疑惑的低声对着韩雪问道。

“风雷阁分为东西南北四分阁,分别坐落在中州北域四角,而那风雷北阁,则正是在天北城千里之外的栖凤山上,洪辰,则是风雷北阁的内阁弟子。”韩雪解释道。

萧炎这才略微恍然,旋即再度惊讶那风雷阁的势力之强,光是一个分阁,便是令得韩家如此忌惮。

“那洪辰提出要求,要你与你姐姐同时嫁于他,虽说这之中不乏看中你姐妹的缘故,但更多的,或许还是想要借此逐渐侵蚀我韩家。“这种要求与诡计,我自然是不会答应,洪家虽然势大,但真要对我韩家动手,他们也必然会有不小的损失。”韩池缓缓道。

韩雪玉手微紧,冷声道:“所以那家伙方才提出这种要求,让寻出一同辈之人与其杷战?”

“嗯。“同辈之中,韩家最为出色的便是你姐姐,但如今的她也不过方才刚刚晋入斗皇层次而已,而且之中还是有着一番奇遇的缘故,而那洪辰,少说应该也是七星斗皇层次,再加上风雷阁的众多高阶斗技,月儿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韩池苦笑了一声,道:“而且别说是韩家,就算是放眼天北城,同辈之中,都是难以寻出自《和那洪辰相抗衡的人,洪辰敢提出这种条件,自然是有着极大的把握。“所以说,这一次,韩家是有些麻烦了。“”麻烦是有些麻烦,不过也并非是不能解决,当然,这前提是某人答应出手相助”韩月微微一笑,却是突款说道。

听得她的话,大厅中一道道目光顿时心领袖会般的投向了萧炎,那韩雪也是在一旁连连点头工“是的,萧炎先生很强的,若是他能出手的话,一定能打败洪辰!”

被众人注视着,萧炎不由得有些无奈,这两姐妹外表看起来都是有些拒人千里的冷漠,但那冷漠之下,似乎却都是隐藏着一些狡黠。

见到萧炎那无奈神色,韩月轻咬银牙,旋即莲步移上,靠近前者,用仅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道工“萧炎,这一次对我韩家颇为重要,希望你能看在以往的一些交情上,助上一力,大不了,你偷偷将我所寻到的地心淬体乳取走的事,我不计较便是。”

闻言,萧炎脸色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讪讪嬉道,“韩月学姐,你。』。你怎么知道的?”“你倒是忘记了守护地心淬体乳的那头大猩猩会说人话么?”韩月轻笑道。萧炎苦笑,原来是那头畜生,岬“怎么样?”韩月视线销定着萧炎,漂亮的眸子之中,有着许些恳求闪过。萧炎沉吟。

见到萧炎不说话,纬月不由得有些失望,贝齿轻咬,旋即如同鼓足勇气般,道工“只要你能帮我韩家度过这次的难关,我…我-”“你难道也想来句成为我的侍妾?”萧炎嘴角哆嗦了一下,接过了她的话头。闻言,韩月俏脸顿时涌上一片红霞,连那娇嫩的耳尖,都是变得火烫了起来。“唉,别来这个了,我真是怕了,“”萧炎苦笑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姐妹,难道真的是心有灵犀一般?知道他最怕什么。”

“我不敢跟你们保证什么,只能说,我会尽力。“”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心中对当初偷偷将韩月辛苦所寻的地心淬体乳取是而有着一丝歉意的缘故,萧炎在沉吟片刻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道。

见到萧炎点头,韩月美眸中顿时涌现惊喜,美目灼灼的盯着前者工“真的?”在那时灼热的目光注视下,萧炎只得再度点头。

“父亲,既然那洪辰也玫言说,只要是同辈之中,不管是否我韩家之人,也能作数,那么,萧炎先生,绝对会是最好的人选。”韩月冲着萧炎嫣然一笑,然后转身,对着韩池道。

“呵呵,你的眼光,为父自然是相信,不过此事牵扯大大,虽说萧炎小兄弟能够生擒洪烈洪木二人,但这一点,那洪辰也能做到「他身为风雷阁北阁弟子,懂得不少威力极强的高阶斗技,莫说是同等级,就算是比其高上一两星实力,恐怕都是难以彻底战胜他…这话恐怕会有些让萧炎小兄弟心中有疙瘩,但这种比试,刀剑无眼,若是让你因此出现了什么意外,我韩家也走过意不去啊…”韩池迟疑了一下,却是苦笑道。

“父亲,你不相信萧炎先生能够打败洪辰?”韩雪玉脚一跺,她费尽口舌才将这尊大神请来,若是因为韩池的这番话持人给得罪了,那她到哪里哭去?

被两个女儿这般质疑,那韩池也只得一脸苦笑,不是他不相信萧炎,而是那洪辰的确太强,这次的比试,若是输了的话,那可是韩月的一辈子啊,莫说是他,恐怕整个韩家的人,除了这两个丫头外,都是不敢这么随便吧。”

“雪儿,月儿,你们也不用逼大哥了,这样,既然你们对这位萧炎小兄弟很有信心,那能否让禁惩前来试试?毕竟此事,关系到韩家的存亡,可不能有半点疏忽啊。”“_名看上去年龄约莫在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锾■渡站起身来,冲着韩雪二人笑道。“只要这位萧炎小兄弟能在我的攻击下支撑十回合不败,那么此次比试,便请他出手,如何?”

闻言,韩雪与韩月迟疑了一下,对视一眼,然后偏头望向萧炎,有些忐忑的低声道:“这是我二禁韩田,实力在八星斗皇左右,你。“有没把握?”

萧炎同样是知道与那洪辰的比试,对韩家以及韩月是何等的重要性,因此对于韩雪二人的那股信任,倒也是略有些感动,她们是将一辈子的命运,压在了他的身上。

轻轻笑了笑,萧炎缓步上前,冲着韩田拱了拱手,轻笑道工“十回合内,若在下被击中一次,便不提此事!”此话一落,大厅顿时一片哗然!(还有一更~

继续恳求月票,月票距离第一还有第一,这个荣耀,在七月的时候,经过血拼,斗破失败了,原本土豆以为日后也是再无希望。”

然而这一个月,在大家的支持下,我们居然又是看见了一些希望,斗破写了十五个月,没有获得过一次第一,这一次,最后的七天时间,弟兄们,我们舱上么?斗破能够有着属于它的一次第一么?

诸位弟兄,请您们将手中的一张月票投给斗破,真心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