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百九十七章 奉陪便是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苍老的声音,轻轻的盘旋在这片雷山天际,这道声音似乎有着一股魔力般,在声落之时,便是令得这片空间,彻底凝固,无数人脸庞上的神色,都是在这一霎定格,轻风刮过,带起的,是一片滑稽的呆滞。

这一刻,没有人会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风尊者说话的重量,却是在此刻显得格外的清晰,一名斗尊强者的份量,垫片斗气大陆,恐怕没多少人敢质疑。

在广场边缘出,慕青鸾也同样是微张着小嘀望着风尊者所在的方向,满心震撼,跟着风尊者修炼这么多年,她几乎从未见过一向从容不迫的后者,露出过这般决然的情绪,她非常的清楚,风尊者在这种时候说出此话代表着什么,此事若是槁得不好,恐怕待会与风雷阁真正的对立,虽说星陨阁并不惧风雷阁,但这两大势力若是交战,那牵扯,可就真正的有些恐怖了…然而,如此严重的后果,却是因为萧炎所给齿-的一物,让得风尊者义无反顾!

何种时刻,即便是她,小脑袋中也是忍不住的有着一点嫉妒的感觉,旋即突然想起当日萧炎在天目山脉对其所说的话:“故人之徒?

纤细的柳眉徼蹙,慕青鸾有些茫然,风尊者虽说交友不少,但那种交情,却还远远未曾达到这种不惜与风雷阁为敌的地步,那这故人,又持会是谁?

有着类似慕青鸾这等想法的人,并不只她一个,几乎全场的所有人,除了萧炎之外,皆是有些茫然与震撼吧。”

寂静的气氛,笼罩在这片天际,甚至是连天际上翻腾的乌云都是在此刻缓渡的平静了下来”,

这般气氛持续了好半晌时间,席位之上的雷尊者等人方才缓缓的回过神来,他转过头来,泛着雷芒的目光锁定风尊者,沉声道:“风尊者,你这是何意?”雷尊者的声音中所蕴含的那一丝怒气,恐怕任谁都能听出来。

“呵呵,风尊者,有话可以好好说啊。“”剑尊者同样是因此而愣了愣,他同样未曾想到为何风尊者会突然挺身而出,而且还挺得这般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黄泉尊者目光闪烁,却并未出言,反而是在心中冷笑了一声。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风尊者闭上的双眼,也终于是再度睁开,眼中的情绪,被其收敛到内心深处,但他却并未说话,而是视线直直的盯着半空中那身体笔直的萧炎,声音嘶哑的道:“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能够让一名斗尊强者情绪变得如此波动,任谁都能看出,萧炎先前所给予之物,对于风尊看来说,具备着何等重要的意义。

望着风尊者那张苍老脸庞,萧炎深吸了一口气,先前前者的一切情绪波动都已经向他表明,药老这一次的眼光,很好…

身体笔直立于天空,萧炱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对着风尊者恭敬的弯身抱拳,声音之中带着一分自傲:“师徒!”

风尊者微微点头,身体一动,便是直接出现在萧炎面前,望向萧炎的目光i/},有着一分慈善,轻声道:“这是我最希望听见的答案,但是,你需要给我证据。”

萧炎笑笑,伸手点了点额头上的火印,然后指尖处,一缕细小的森白色火焰,迅窜出。“骨灵冷火…”

风尊者目光怔怔的望着那缕细小的森白色火焰,对于此火,他并不陌生,当年在他垂危之际,若非此火,恐怕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风尊者“』

对于异火的转移,风尊者自然是知道,而且以他的眼力,在看见萧炎额头上的火印时,便是从中隐隐感觉到了一丝极淡,但却深入灵魂般的熟悉味道,因此,他明白,这骨灵冷火,应该是自己那老友主动存放于奔炎身体之内,而并非后者巧取豪夺。”而这些,也的确是萧炎证明他与药老之间关系的最有力证据!

轻吸一口气,风尊者缓缓抬头,声音嘶哑的缓缓道:“老家伙,你可是让我这些年好找啊。“”

听得风尊者话语之中的几分狂喜,几分疲惫,萧炎默然,看来这位老师嘴中的至交好友,这些年果然是不断的寻找着他的踪迹…人生有此好友知己,也算是无憾了,虽说老师在当初的韩枫身上看错了一次眼,但至少,在这好友之上,却是选对了人。“风尊者…”

风尊者摆了摆手,轻笑道:“你是他的弟子,可别这么叫了,老夫本名风闲,我与他的关系,也不细说,日后,你不嫌弃的话,将老夫也当做老帅便可。”

以风尊者在中州的地位,想要称其为师者,不知何几,这些年中,他也唯一收过慕青鸾一人而已,而且这之中还是有些因为后者家族关系的缘故,主动让人称师之事,倒是有史以来的头一遭。故人之徒,见过风老。”萧炎不是蠢头蠢脑之人,自然也是明白,当下连忙恭乒-道。风尊者开怀一笑,点点头,道:“今日之事,交给我便好。”

语罢,他也不待萧炎多说什么,次转过身,目光投向席位上那面沉如水的雷尊者,微微一笑,道:”雷尊者,今日其他事或许可以依你,但萧炎,风雷阁却是不能动“这是风雷阁与他之间的事,风尊者若是要插手其中,恐怕将会连累两阁关系。”雷尊者深深的看了风尊者一眼,道。

“今日他有事,最后的结果,便是两阁开战。”风尊者淡淡的道,声音中那份决然,即便是萧炎,都为之一震。

雷尊者眉头紧锁,扶椅上的手掌也是缓缓紧握,他没想到,这一向洒脱的风尊者,今日会有着如此凌厉的一面,四阁之中,风尊者成名最久,真要说起来,实力也应该是四大尊者中捷尖之人,对寸他,即便是雷尊者也是有着一些忌惮,两阁开战,这之中的牵连,太过庞大,甚至是以雷尊者的魄力都是不敢轻易说出,然而。”

“此人究竟与风尊者有着什么关系?怎么可能会令得他如此竭力力保?”雷尊者眼神略显阴沉,然而他这疑问,也是在场的人都想知道的事。

缓缓吸了一口气,雷尊者那低沉的声音,犹如带着一丝雷音般,在这片天际轰然响彻:“风尊者,萧炎偷学我风雷阁三千雷动,更是夺取了三千雷幻身的修炼之法,此事若是因你一言便接过,你说,你要让我风雷阁日后还如何行事?”

风尊者面色如古井般,不起丝毫波澜,莫说是因此,即便萧炎真是那种十恶不赦之辈,但今日,他也是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不为其他,只因为他是那个老家伙的弟子。”

“雷尊者此言倒走过于武断了,三千雷动,只是小子在中州之外一处拍卖会中所拍卖到手之物,来的光明正大,何来偷学之有?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那些流传出去的斗技,凡是有人修炼的话,便全是自寻死路?至于三千雷幻身,这早便被北阁主收回,这一点,想必他应该知道。”萧炎沉声道。

费天脸色微微一沉,目光狠狠的盯了萧炎一眼,但此次却是不敢再随意出手,风尊者便是在后者旁边,他若是再敢出手的话,恐怕后果不妙,对于风尊者这等强者,费天心中还是相当惧怕的。

对于萧炎的话,雷尊者却是不置可否,现在最令得他棘手的,是风尊者,只要他要保萧炎,今日这事,恐怕将会闹得相当之僵,这并非他乐意见到的事情,两阁若是相战,不管胜利的是哪一方,都必将元气大伤,到时候,可就只能让别人坐收渔人之利了。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扶椅,半晌后,雷尊者终于是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此事说到底,是萧炎与风雷北阁先起,这样,看在风尊者的面上,此事交予费天,他们二人,无论谁胜谁负,此事都作罢,但你我二人,皆不插手,如何?”

闻言,风尊者眼睛一低,看了下方的费天一眼,旋即摇头,淡笑道:“费天与萧炎之间的辈分可是相差了太多,倚强凌弱,以老欺少,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被风尊者驳回,雷尊者面色也是一沉,道:“那风尊者究竟是想要如何?要我风雷阁什么都不做,就这般放过萧炎,此事,绝对办不到!”

“呵呵,大家有事好好齑量吧,这样吧,费天的辈分,的确远比萧炎高,让他出手是有些不太好,何不如便直接让年轻一辈出手?”见到场中气氛不对,剑尊者笑了笑,道。“剑尊者的意思是,让清儿与萧炎?”雷尊者眼睛微眯,目光却是转向了场中的凤清儿。

剑尊者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大有深意的看了凤清儿一眼,道:“这个小丫头,也不是寻常之人啊,雷尊者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雷尊者眉头微皱,略作沉吟,旋即点了点头,目光直视风尊者,沉道:“既然风尊者觉得费天辈分高了,那么便让清儿出手吧,若是萧炎败的话,承喏以后不再使用三千雷动,若是清儿败的话,那萧炎与风雷阁之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怎样?当然,这场交手的前提,是禁止使用其他人的灵魂力量!”

话到最后,雷尊者瞥了萧炎一眼,想来他也是知道萧炎身体上有着一个实力格外强横的灵魂体存在。

闻言,风尊者也是迟疑了一下,他同样是能够知道,那凤清儿非常人,在场的同辈之中。恐怕就算是青鸾,都是比不上此女,但这种局面,已是风雷阁多番相让的结果,若是再不行的话,恐怕今日也就真的没什么好谈的了。”

在风尊者迟疑间,广场边缘处的凤清儿,却是莲步轻移,进入广场,旋即美目移向萧炎,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高傲,缓缓响起。“风雷阁凤清儿,不知你可取应战?”

目光顿在凤清儿那凹凸有致的丰满娇躯上,萧炎也是一笑,一股豪气,自心中喷薄而出,他自然也是知道风尊者的一些难处,而且他怎么说也是药老之徒,再怎样,也不能在老师这位生死好友面前,落了他老人家的名声吧。“奉陪便是!”一声清朗大笑,豪气干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