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零八章 当年旧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听得风尊者此话,一旁的慕青鸾也是竖起了耳朵,对于萧炎的来历,她同样是极为的好奇,风尊者虽说交友不少,但能够让得他如此在意的朋友,她这些年却是未曾见到过…萧炎拳头紧握,眼中隐-臆有着凶芒闪动,片刻后,方才压制住心头波荡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绂纹的道:“风老想必应该也知道老师当年的事吧?”“当年他出事时,并未与我在一起,待得我现时,却是韩枫那家伙对外宣布老家伙在炼丹时遭到反噬,自爆而亡了,这等话,我自然是不会信,曾经将韩枫盘问了好几次,这家伙也极为的狡猾,并未被我问出什么,但如此几次后,却也是在中州上失踪了去,到得那时,我才隐约觉得,老家伏的失踪,恐怕跟这家伙有些关系,可在中州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韩枫的消息。”风尊者目光紧紧的盯着萧炎,沉声道。萧炎轻叹了一声,低卢道:“老师当年的确是被韩枫所害。”“嗥!”萧炎此话落下,面前的风尊者脸色瞬间变得阴寒了下来,一股森然杀意,自其体内暴涌而出,令得这片天地的温度都是降低了许多。“这个畜生,药尘将他从一个被人抛弃的婴儿养至成*人,并且传他一身本事,他居然还敢噬师?孽畜,良心真被狗吃了,当初老夫便该一巴掌拍死这个畜生!”风尊者脸庞上涌现暴怒,怒喝道。见到风尊者这般暴怒,慕青鸾也是缩了缩脖子,风尊者平日皆是一副轻风云淡的模样,很少见到他会如此的失态。“药尘?莫非便是老师的那位生死至交,星陨阁从未露面的阁主,药尘药尊者?”慕青鸾嘀中呢喃了一声这个名字,旋即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美目惊愕的望着萧炎,失声道。“阁主?”闻言,萧炎倒是一愣,他可不知道药老是什么阁主。“星陨阁当j!-是我与药尘一手创建,不过他不喜这些事,便差不多都是我在管理,这些年虽然他失踪了,但阁主的位置,还是留在那里,因为我知道,以这老家伏的本事,可不会那么容易便是挂掉。”风尊者摆了摆手,道。萧炎微微点了点头,没想到老师居然还是会这星陨阁的挂名阁主,这样说起来,那他岂不是也要算做星陨阁的人了?“先不说这个,待得我回去,便颁通缉令,我想韩枫那畜生定然还活着,若是让得他落在我手中,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风尊者森然道,看来韩枫的作为,真正的彻底效怒了他。“通缉的话,或许用不着…”萧炎摇了摇头,旋即屈指一弹,一个玉瓶从纳戒中闪出,手指抹过瓶口,一道虚幻的灵魂体顿时急忙的窜了出来。“萧炎,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韩枫的灵魂,从瓶子中窜出后,便是气急败坏的吼道。然而他的吼声还未落下,便是噶然而止,一股难以掩饰的惊骇之色,浮现其脸庞。“韩枫!”风尊者目光森然的望着面前韩枫的灵魂,两个蕴含着阴冷杀意的字音,缓渡从牙缝之中传出。“风尊者?!”韩枫目光呆呆的望着面前的风尊者,瞬间后,顿时出一道惊骇尖叫,急忙掉头逃窜。风尊者眼神冰寒,曲掌成爪,对着韩枫隔空一吸,一股恐怖吸力便是直接将其吸掠而回,然后手掌如鹰爪般的扳在其脖子处,那张平日慈眉善目的苍老脸庞,此刻却是变得异常可怕:“畜生,你居然敢对自乇的老师出手?如果不是药尘,你早就被野狗活吞了,你这个猪狗不如的孽畜!”望着风尊者眼神几欲令人冻僵的森然杀意,韩枫也终于是恐惧了起来,对于风尊者,他一直都是有着一些畏忌心理,当下急忙叫道:“不要杀我,不关我的事,我也是被魂殿的那些人逼的啊!”“魂殿?”听得这个名字,风尊者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风老,魂殿所为的,似乎是老师的灵魂力量,而现在老师「也已经落在了他们手中。”萧炎声音低沉的道。“果然跟这些王八蛋有关系!”风尊者咬牙切齿的道,这些年经过他的一些探查,也是隐隐间现了魂殿的一些事,只不过依旧是没想到,当年对药尘出手的,真是这些阴魂不散的家伙。“这个孽畜,不能留着。”眼中掠过一道杀意,风尊者日光冰冷的盯着韩枫,当年即便是魂殿要对付药尘,但也是极难,毕竟后者交友极广,当初不少老一辈的强者,都与其关系不错,再以他炼药师的身份,振臂一挥,那号召力,即使是以魂殿的实力,也得掂量一二,但最后药尘却是突然失踪,显然是因为有着内奸出卖的缘故,方才使得他没有时间招集帮手,而这内奸,除了韩枫这个畜生,还能有何人?“风老等等,我们还需要韩枫为我们引路,方才能够找到关押药老的那一处分殿,现在不宜杀他。”见状,萧炎连忙道。“魂殿要的,恐怕并非只是老家伏的灵魂,或许更加看重的,还是他的炼丹能力,当年我便隐约知道,魂殿似乎暗中在举行一个庞大的计划,而这个计划,需要不少能力出众的炼药师…当年在那场轰动中州的远古洞府争夺大战中,我与药尘,便是与魂馊交过手,恐怕就是那个时候,他才被盯上的。”风尊者微微点了点头,略作沉吟,突然道。“远古洞府?”闻言,萧炎一愣。“一场很久远的盛事了,那洞府是远古连传而下,当年具『乎吸引了中州上将近大半斗宗以上阶别的强者,不过那里面的宝贝也的确是惊世骇俗,你所修炼的那功法,也正是药尘当年在那里所得。”风尊者叹了一声,道。再次一怔,萧炎也是忍不住的轻吸了一口气,原来焚决是在那所谓的远古洞府之中所得,“老家伙现在被关押在何处?”风尊者日光冰冷的看了韩枫一眼,然后问道。“在中州西域的冥城,那里有着魂殿的一座分殿,药…药尘,便是被关押在那里…”韩枫迟疑孓一下,道。“冥城么,没想到那里也有着魂殿的分殿…”风尊者眉头一皱,再度问道:“那座分殿,有几位尊老?”“一位。”韩枫目光悄悄闪烁,低声道。“你还真当本尊对魂殿一点都不了郭是吧?”闻言,风尊者却是一声冷笑:“魂殿分殿,再不济也是有着正副两位分殿主,皆是尊老级别,更何况那里还关押着药尘这等重要之人,一名尊老,看来你还是贼心不死啊。”听得风尊者此话,韩枫身体都是微微颤抖了一下,一旁的萧炎,脸色也是绂纹阴沉,妈的,差点被这混蛋耍了一记,两名尊老…这可不是一加一的事,两名斗尊阶别的强者,这等阵容,即便是血洗中州的一些一流实力都是够格了,如果他未曾寻到风尊者,一个人傻乎乎的带着人冲去冥城,恐怕就直接是自投罗网了。“先将他收起来,日后或许会有用。”风尊者目光森然的看了一眼不住颤抖的韩枫一眼,却是冷笑一声,将之抛向萧炎。借助韩枫的灵魂,萧炎也是冷笑着点了点头,一把将之塞进玉瓶中,随手一弹,一绫无形火焰便是闪掠而进,顿时,凄厉的惨叫声便是再度响起。手指抹过瓶口,将那惨叫声隔绝而去,然后随手收入纳戒,先看这家伙能否在陨落心炎的煅烧中活下来吧,对于这种畜生,死都不能让他安乐的死。“风老,现在该怎么办?”萧炎迟疑了一下,问道。“此事不能鲁莽,也不能传出风声,不然的话,魂殿一旦转移药尘的话,想要寻找,就更加困难了,你先静待一些时间,我会派人先去冥城探查,待得将那里的分殿实力摸清后,再动手也不迟。”风尊者脸庞上的暴怒,也是缓缓收敛,沉吟了片刻,道。“可若是拖欠了的话.萧炱有些担心的道。“放心,这中州上,能够找到炼丹术能与药尘媲美的人,并不多,魂殿不会铨易动他。”风尊者冷静的道。闻言,萧炎迟疑了一下,也是点了点头,魂殿势大,的确不能打草惊蛇。“我接下来会先回星陨阁,然后开始调查魂殿,你呢?”风尊者目光望着萧炎,道。萧炎略作沉吟,道:“我想先去中州中央,距那丹塔的丹会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我需要参加。”“丹会么?”闻言,风尊者一怔,旋即也是一笑,道:“这样也好,当初药尘那个老家伙便是混了个那届丹会的冠军,可当真是风光之极,你身为他的弟子,自然也不能落了他的名声,而且…据我所知,此次丹会前十的人,似乎能够得到收取那“三千焱炎火”的资格,这对于你,或许方才具备致命的吸引力。”萧炎徽做一笑,并未反驳,晋入斗宗,他更是察觉到等级提升之艰难,如今的他,虽说即便是遇见费天这等强者也是能有自保之力,但魂殿的强者,可却远远比费天强多了,所以,他必须尽快得到三千焱炎火,那样的话,或许即使是面对着斗尊强者,他也能够有一战之力!(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