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一个不留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冰鹤脸色煞白,身体不敢有着丝毫的动弹,他知道,若是自己敢有着半点异动,下一刻,自己的脑袋就将如同落地的西瓜般,嘭的一声,四分五裂。”

身体保持着刚要爬起来的姿势,冰鹤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身体悄悄的后移了一点,声音嘶哑的道:“你若是杀了我,这丹域必将无你藏身之所!”

萧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脸色煞白的冰鹤,却是淡淡一笑,道:“既耧我会出手,那自然就不惧你那什么冰河谷。”

“哼,好狂的口气,不要以为有着一道八星斗宗灵魂体以及傀儡,便有了与冰河谷抗衡的资格,我的实力,放在冰河谷中长老之中,也仅仅是排名末尾,而且即便是冰符与冰元,也尚排在中游位置,若是我冰河谷真正强者出来,你这引以为傲的资本,将会立刻不值一提!闻言,即便是局面有些不对,但那冰鹤依旧是忍不住的冷笑道。

萧炎眼眸微眯,这冰河谷也是三谷之一,想必实力不会比焚炎谷弱,而那焚炎谷,光是三长老,便是八星左右的实力,那二长老更是达到了斗宗巅峰层次,当然,最可怕的自然还是当属焚炎谷的唐震「此人以萧炎的眼力,也只能给出深不可测四字的评价,虽说对于斗尊阶别的强者,萧炎很难准确判定强弱,但直觉告诉他,唐震的实力,绝对比风雷阁的雷尊者更强!

而既然焚炎谷拥有这等势力,.那么与之齐名的冰河谷,必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因此对于这冰鹤所说,萧炎倒也并未嗤之以鼻,但对于这点,他在赶来丹域之前便是明白,他也同为很清楚,在将小医仙救出之后,便是将会与冰河谷对立,不过,以萧炎的性子,难道便是会因为这冰河谷势强便将小医仙弃之不顾么?遥想当年,他尚还只是一名刚刚踏入斗气修炼之徒的小小斗者时,便是敢与那加玛帝国的庞然大物云岚宗对立,更何况如今…

冰鹤望着萧炎沉就不语,还以为他是有所心动,当下语气也是缓了一些,道:“你若是将那厄难毒女主动交给冰河谷,我冰河谷必然不会亏待你,而且以你的天赋,也绝对会得到谷主重用,要知道,我们谷主最喜欢的便是广结四方强者。“”

冰鹤此话刚刚落下,便是瞥见了萧炎那缓缓阴沉的脸色,当下心头泛起一股寒意,手掌猛的一拍地面,借着那股推力,身体急忙暴退。“嘭!”

然而他的身形刚刚有所动作,萧炎脸庞便是浮现一抹冷笑,一脚闪电般的踹出,直接狠狠的踢在冰鹤肩膀之上,强猛的劲道,令得后者身形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然后重重的砸在一块巨石之上,隐隐间有着骨骼断裂的咔嚓声音响起。

从巨石上缓缓滑下,冰鹤额头之上不断的涌出一滴滴的冷汗,抬起头来,目光怨毒的望向萧炎,怒吼道:“小杂种,你迟早会为今天的作为后悔的!砰!

冰鹤的吼声刚刚落下,一道白影突然从天际暴射而来,旋即狠狠的砸落在其身旁那块巨石上,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如尸体般的缓缓滑下,如一瘫烂泥般。

冰鹤急忙转过头,旋即眼中顿时涌上一抹惊骇,只见得此刻如烂泥般的身影,居然便是冰符,然而此刻的后者,却是浑身鲜血,气息极度的萎靡,一副出气多吸气少的垂死模样。“唉,没有身体就是麻烦,收拾个斗宗都这么麻烦。“”

一道苍老身影缓缓自萧炎身旁浮现,自然便是天火尊者,他看了一眼那成烂泥般的冰符,嘿嘿一笑,道:“打得倒是挺爽,不过你放心,老夫还是替他留了一口气的。”

萧炎微微一笑,轻声道:“曜老先生请放心,药材的事已经差不多了,想必不用太久时间,你便是能够再度拥有躯体。”

闻言,天火尊者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躯体的事一直都是他被他记挂着,如今听萧炎这么说,似乎那一天,并不远孓“还是你小子靠得住,哈哈,看来老夫眼光还是极好的啊。“”

那一旁的冰鹤,听得天火尊者这话,眼芒顿时一阵闪烁,道:“这位前辈,炼制躯体的事,我冰河谷最为擅长,而且弄出来的躯体,还拥有着一些特殊能力,只要你为我冰河谷做一件事,便是能够免费得到。萧炎脸庞上的笑意缓缓收敛,眸子中,森冷杀意逐渐涌现。

天火尊者也是因为冰鹤此话而怔了怔,看了一眼萧炎,片刻后,脸庞上浮现一抹古怪笑容,缓步走向冰鹤,然后蹲下身来,手掌轻拍了拘后者的肩膀,笑眯眯的道:做什么事?可以商量“帮我冰河谷抓住厄难毒女,我冰河谷定然会给你一副极为满意的躯体。”闻言,冰鹤双眼深处掠过一抹狂喜。

天火尊者缓缓点了点头,然后手掌轻轻移向冰鹤脖颈,.而后者也是猛然有所察觉,浑身汗毛顿时倒竖而起,一字便是对着面前的天火尊者轰去。“咔嚓!”

掌风尚还未至天火尊者面前,天火尊者脸色便是微微一冷,手掌陡然一用力,一道清脆咔嚓声响中,直接是将冰鹤的脖子给扭断了去。“小家伙,这种人,以后不用给他说话的机会,不然迟早会有变故■“”随手甩开逐渐冰冷的冰鹤,天火尊者转过头,望着萧炎,淡淡的道

萧炎袖中紧握的拳头悄悄松开,对着天火尊者点了点头,抱拳道:“多谢曜老先生提醒,这一边,也该结束了。“”

其话音一落,一道银芒短时自山涧之内闪掠而出,然后出现在其面前,此刻在地妖傀手中,正是一脸血迹的冰元,而当他见到那犹如一堆烂泥的冰符以及脑袋扭曲的冰鹊后,眼中顿时射出一股怨毒,死死的盯着萧炎,声音嘶哑的道:“小杂种,你们逃不掉的!”

萧炎淡淡一笑,从地妖傀手中将重伤的冰符接过,然后目光转向那些冰河谷弟子,淡淡的道:“杀了,一个不留。”

其话音一落,那一旁的地妖傀顿时闪掠而出,犹如猛虎如羊群般冲进那群冰河谷弟子中,旋即,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在这山涧边缘响起。

在地妖傀这等凶神之下,那些冰河谷的弟子,唯有四下逃散,但他们的度却远远不及地妖傀,几下便是被追赶而下,然后在地妖傀手中,如同麦子般,尽数倾倒而下。

以最快的时间将所有的冰河谷弟子斩杀,满身血腥味道的地妖傀方才掠回,与之而回的,还有着萧炎的那道灵魂分身。

将灵魂分身收入眉心,萧炎目光转向浑身颤抖的冰符,微笑道:“我需要知道点事情。“”

冰符双眼怨毒的盯着萧炎,他倒是没想到萧炎手段如此之狠,居然是将他们杀得鸡犬不留!

“小杂种,不要以为杀了这里的人,冰河谷便是不知道生了何事,等着吧,要不了多久,你便是会成为冰河谷的通缉目标,到时候,整个丹域,都将会没有你的藏身之所!”

萧炎眉头微皱,双指并曲,一缕碧绿火焰缓缓延伸而出,然后轻轻点在冰符肩膀之上,那落指处,顿时爆出阵阵嗤嗤声响,而冰符的脸庞,也是在那剧痛之下,变得扭曲了起来。“我想知道你们先前所说的冰尊劲,是什么?”望着脸庞扭曲的冰符,萧炎手指一收,淡淡的道。冰符目光怨毒,根本就不理会萧炎的问话。萧炎脸庞漠然,也不回话,手指再度点下!嗤-!

白烟升腾间,冰符浑身都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脸庞因为剧痛,变得异常狰狞。

缓缓收回手指,萧炎淡淡的道:“还不说?”

冰符的呼吸变得极其的粗重,片刻后,终于是咬着牙,嘶哑的道:“冰尊劲是我冰河谷独有的斗气,而且必须达到斗宗阶别,方才能够将之修炼而出,这冰尊劲若是侵入人体,便是会悄然隐匿,逐渐将人体血液,经脉冻结。“”“怎么解除?“没有解除之法,除非去找我冰河谷的谷主出手,不过想必你们没那本事。”冰符森然笑道。

萧炎眼神冰冷,不再理会,偏头对着天火尊者微微点了点下巴,然后转身便走,其脚步刚踏出几步,便是听得后方传来的骨骼断裂声响。“这是他们的灵魂,收着吧■“”

三个玉瓶从后方射来,萧炎一把抓住,瞥了一眼,然后收入纳戒,快步走向小医仙,望着后者那苍白的脸颊,不由得有些心痛,轻声道:“先离开这里,那所谓的冰尊劲,我来想办法。”

小医仙柔柔的点了点头,.美目望着面前的青年,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后者的脚步,似乎是快要追赶土地卡。”

萧炎伸出手臂,揽住小医仙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然后让得地妖傀将躲在一旁的欣蓝带上,身形一动,便是迅对着落神涧更深处急掠而去。”

随着萧炎等人的离开,这山涧周围,顿时变得安静下来,唯有着那满地的尸体以及鲜血说明着先前这里所爆的惨烈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