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大战将至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叶城之内,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城外那漫山遍野的白影,磅礴的惊人寒气不断的自这些人体内涌出,最后居然是直接影响到了这片天地的环境,而城中骤降的温度以及飘落而下的雪花,赫然也是因为那磅礴寒气所至!

“这.这些都是冰河谷的人?”

“他们来叶城做什么?居然如此恐怖梅阵仗?”

“难道也是冲着叶家所来?”

“胡说,位可远比牛家甚至五大家族强,怎么可能会觊觎叶家?”

“那你说他们这般兴师动众,难道是来叶城游玩的不成?”

叶城之中,因为城外突然盖压而来的冰河谷大军,皆是陷入了一片骚动中,他们皆是不明白,宪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这三大谷之一的冰河谷,这般兴师动众。

城外的寒气,宛如天地之罩般,在扩散至叶城周遭百米时,方才徐徐停顿,然后扩散而开,将这座城市尽数遮掩,有了这些寒气屏障,叶城,已经彻底被包围,进出不得!

“叶家,交出厄难毒女等人,否则,今日,叶家灭!”

在城市中众人因为突然形成的寒气屏障而心慌时,那城外,一道淡淡的苍老声音,却是在雄浑斗气的夹杂下,缓缓传进城内,最后在每一个人耳边清晰响彻。

“厄难毒女?原来他们是为了厄难毒女而来的,难怪.”

“没想到厄难妻女竟然灰叶家?这些家伙还真是胆大啊.”

听得这道苍老声音,城市之中的骚动反而是平静了许多,一些人更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冰河谷是冲着叶家去的,虽说如今已经围城,但只要其他人不鲁莽乱来,冰河谷应该不会伤及无辜。

几道白色身影缓缓踏空而来,然后停留在半空上,淡漠的目光扫过城市,然后顿在了城中心叶家所在的地域。

这几道白色身影,领头者,赫然便是当日从天火尊者手中狼狈逃生的天蛇,在其身旁,除了几名实力强悍的冰河谷长老外,还有着一名身着白色绒衣的老者,老者须皆白,脸庞上总是挂着看似和煦的笑容,但即便是天蛇,目光在望向此人时,眼中都是闪过许些忌惮。

随着天蛇等人的出现,城市中又是一阵骚动,一道道惊哗之声响彻而起。

“那是冰河谷的天蛇?没想到此次连他都来了!”“你倒是眼拙,只看得天蛇,却连他身旁的那位大人物都-是未曾认出来。”

“那.那是冰河谷大长老天霜子?这.冰河谷居然连他都是出动了?据说这天霜子在十年前便是晋入了斗尊层次啊?”

“这冰河谷为了抓捕厄难妻女,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在城市中骚动时,那叶家之内,也同样是极为的不平静,所有叶家之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夭空上的那般阵仗,特别是那叶重以及几名长老,更是脸色煞白。

“天霜子,天蛇,”

叶重嘴唇哆嗦了一下,这两位随便一人,便是足以毁掉如今的叶家,如今更是两人齐至,这叶家,

“厄难毒女?我叶家什么时候收藏厄难毒女了?”一名长老张了张嘴,惊慌的道。

旁边等人闻言也是陷入沉吟,片刻后,似是猛的想起了什么:“是萧炎他们?他们之中有厄难毒女?”

叶重以及几名长老也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身体皆是一颤,终于是有些清楚这罪魁祸了,

“有什么好慌的,又没让你叶家去跟他们拼死拼活。”在叶重等人惊慌间,一道淡淡声音响起,前者等人目光一转,却是见到前面的院落处,一道苍老的声音徐徐浮现,自然便是天火尊者。

对于天火尊者,叶重等人也是不敢有着丝毫怠慢,他们得罪不起冰河谷,但也同样得罪不起面前的此人,当下只能苦涩着脸,他们身处这两尊庞然大物的夹层中,方才是最为痛苦的。

天火尊者双手负于身后,目光微皱的望着远处天空,其视线犹如穿透了空间距离般,直接停在了天蛇身旁的那名身着白色绒衣的老者身上。

“斗尊么.”

“还是找来了啊,”在天火尊者低声自语间,一道轻声也是突然在一旁响起,前者微微偏头,只见得一道年轻身影,正立于一旁的屋檐,身体笔直如枪般,隐隐有着一股凌厉气息弥漫而出,看其面貌,不是萧炎,还能是何人。

“嗯,的确是有些神通广大。这样都能找上门来,小医仙如何了?”天火尊者身形一动,也是出现在萧安身旁,道。

见到天火尊者开口,天蛇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惊惧,显然对于上次的凶险之战依旧是记忆尤深。

“呵呵,这位朋友应该便是那位击败天蛇乏人吧?不知名讳?”身着白色绒衣的老者,目光盯着天火尊者,笑道。

“天火。”

“原来是天火尊者,老夫冰河谷大长老,天霜子。”老者貌似和善的笑了笑,然后眼睛一转,道:“这位朋友,今曰之事,乃是我冰河谷与厄难毒女之间的恩怨,若是老夫请你不要插手,你是否会答应?”

天火尊者笑了笑,并未说话,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见状,天霜子脸庞上的笑容依旧不减,笑眯眯的道:“既然如此,那便只能让老夫出手拦住你了”

“不用留情。”天火尊者回以一笑,但眼中,却是逐渐的有着淡淡的冷意萦绕。

“厄难毒女呢?难道又躲起来了?”见到针锋相对的两人,天蛇心中也是略微放心,然后目光一扫,却是并未见到小医仙的身影,当下冷笑道:“今曰这叶城之外,已被我冰河谷结下锁城大阵,你们这几人,无一能逃!”

萧炎目光轻瞟了夭蛇一眼,漆黑眸中,也是掠过淡淡寒意。

“呵呵,也不用继续再拖延了,迟则生变,此人,便交给你吧,希望你不要再出岔子了,不然谷主可不会再轻饶了…”天霜子老辣的目光在城市中一扫而过,旋即眉头微皱,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再跟面前的这些家伙哕唆了,

话音一落,天霜子脚步轻踏虚空,然后便是出现在天火尊者十米之外,目光锁定后者,至于一旁的萧炎,他却是连看都未曾看上一眼。

天蛇点了点头,阴狠的目光转向萧炎,狞笑道:“小子,我倒是要看看,这次谁能再救你!”

萧炎面色平静,体内磅礴斗气,也是缓缓运转.

“梁架,天蛇长老,此人便是我魂殿的目标,不知道能否将他交给我来处理?”就在天蛇将要出手时,一片浓郁的黑雾,突然自远处掠来,然后出现在这片天空上,阴森的怪笑声,响彻而起。

在这片黑雾涌现而出时,萧炎平静的脸色,瞬间阴寒,目光透着一分狰狞的望着面前不远处的黑雾,森然道:“魂殿?”

“桨桨,真是没想到,这才几年不见,你居然便是晋入了斗宗层次,药尘那个老家伙,选弟子的眼光,倒是不差,不过任他眼光再看,最终也还是被本护法给擒了回去,哈哈!”

黑雾涌动,旋即化为一道黑影,一道令得萧炎眼睛陡然变得血红的怪笑,再度传出。

惊天的杀意,如火山般,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双眼血红,蕴含着无穷杀气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从其牙缝之中,泄溢而出!

“鹜!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