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教训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对于灰衣老妪的讥讽笑声,叶重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冷笑,对于萧炎的能力,他自然是最为清楚,他倒是很期待待会若这老太婆见到萧炎通过测试之后,那脸色将会是何等的滑稽与可笑。

此刻的房间中,其余人都并未离开,看来他们都是抱着与灰衣老妪相同的态度,想要留下来看看,这位口出狂言的叶家小子,究竟有何能耐,居粜-敢说出那等狂妄话语、”

白衣女子双臂抱在丰满胸前,略显妩媚的脸颊噙着淡淡的冷笑,直到现在,她依旧相信,那个叶家的小子,定然只是在强装镇定而已。

而在众人那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下,房间内则又是逐渐的安静了许多,一道道目光,皆是汇聚在那紧闭的天级房门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一一一

时间,滴答滴答的在安静的测验窒之中流淌而过,而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那灰衣老妪等人,倒是逐渐的有些不耐烦起来,不过为了能够在最后对叶重讥讽一下,她倒是忍了下来,她很想看见叶家那个小混蛋在失败之后,那嘴脸是否还敢嚣张?

想看待会萧炎那张苦涩脸庞,灰衣老妪那如干枯老皮般的脸庞上,也浮现一抹冷笑,喉咙间,隐隐溅出许些如夜枭般的难听笑声。

对于这自娱自乐得不亦乐乎的灰衣老妪,叶重脸庞上的怪异笑容,也是不由得变得浓郁许多,双手悠闲的负于身后,等待着那最后的测试结果。

当时间再度过去半个小时时,那紧闭的天级房间,终于是在一阵细微的嘎吱声中,缓缓的打开。”

见到终于是有了反应,房间之内众人精神皆是一振,然后目光瞬间便是凝定在了那房门处。

随着房门的逐渐的打开,一道白老者的身影,缓步而出,此刻的韩利,正微皱着眉头,摇头轻声叹息。

见到他这模样,那灰衣老妪脸庞上顿时浮现一抹喜意,然后目光便是转向了韩利身后,那里,萧炎削瘦的身影也是缓缓浮现,而在他出现的那一霎,房间内的目光,几乎立刻便是停留在了其胸口处,但是那里。“此刻却是空空如也。”“桀桀“■”

并未在萧炎胸口处见到等级徽章,灰衣老妪脸庞J1顿时涌现一抹讥讽,得意的笑容,已经是忍不住的从喉咙间传了出来。

灰衣老妪身旁的那位白衣冷艳女子,嘴角也是一挑,缓缓的摇了摇头,果然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可笑自己居然还真的站在这里等了半天时间。

邱家的那名老者,也是微微摇头,再光有些怜悯的看了叶重一眼,这叶家,看来果然是真的完了啊。”

对于房间之内的掺杂着各种情绪的目光,叶重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但并未类似其他人想象中的脸色惨白,对于萧炎的能力,他非常清楚,考取七品中级的炼药师徽章,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但八十至少是有的,而且看萧炎的脸色,也不像是那种失败的模样。”“嘿嘿,废物就是废物,再怎么蹦鞑,也只不过是小丑而已,叶家完了“■”

灰衣老妪刺耳的尖笑声,在房间之内响起,在见到萧炎测试失败后,她心中那种爽意,简直就不是笔墨可以形容。

对于灰衣老妪的尖笑,那韩利眉头却是一皱,注视着前者,淡淡的道:“你高兴得也太早了点,谁跟你说了他未曾测验成功?”

韩利的声音,直接是令得灰衣老妪笑声噶然而止,旋即其脸色阴晴不定的冷笑道:“韩牧事,你也不用再为叶重留面子了,若是这小子测验成功,那怎不见等级徽章?”

韩利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这灰衣老妪,摇了摇头,道:“七品中级的测验,他已经完全顺利的通过,之所以未曾给他等级徽章,是老夫觉得他应该还能得到更高级的徽章,所以还在考虑是否让他去丹塔总部再测试一番。”

韩利的声音,无疑如同惊雷平地炸响般,令得所有人的脸庞「瞬间凝固,一道道难以置信的目光,汇聚在萧炎脸庞之上,特别是那名白衣女子,此刻的脸颊上的表情,极为的精彩。”“韩执事,去总部测试的话,还是算了…”对于那一道道僵硬的脸庞,萧炎倒是犹如未睹,对着面前的韩利道。

闻言,韩利一怔,旋即只得点了点头,从纳戒中取出一枚闪烁着刺眼光芒的徽章,略带着几分客气的递于萧炎,微笑道:“既然你执意,那就随你吧,若是有时间的话,劝你还是去丹塔测试一下,我相信你有那能力。”接过徽章,萧炎随意的豁了翻,这枚徽章通体呈暗劲之色,徽章上有着火焰缭绕,火焰中有着一方插天巨塔,塔身上,闪烁着七枚紫金色的耀眼星辰,只不过现在的那第七枚星辰,略微有些瀹淡而已。

房间内,一道道目光怔怔的望着萧炎手中翻转的耀眼徽章,一时间皆是变得寂静无声,七品中级,即便是那灰衣老妪以及邱家的那位老者,甚至韩利,都是未曾达到过,然而现在。“这枚象征着荣耀的徽章,却是落在了萧炎这么一个看上去极为年轻的青年手中…

叶重脸庞上充斥着笑容,抚着胡须,特别是在见到灰衣老妪等人那精彩脸色时,心中更是涌上一种难以言明的畅快,自从叶家没落后,可好久没见到这些-家伙露出这般神态了-

灰衣老妪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萧炎手中的徽章,片刻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出声道:“韩执事,颁等级徽章,可不是儿戏,你确定测试没有出什么问题?”闻言,韩利脸色却是一沉,道:“你是在怀疑老夫做了手脚?”

瞧得韩利沉下来的脸色,那灰衣老妪连忙笑道:“哪敢,只不过很难相信一个败落成这般模样的叶家,会能够出一名如此年轻的七品炼药师。

灰衣老妪身旁,那名白衣女子也是缓缓回过神来,目光复杂而奇异的看了萧炎一眼,那份所谓的轻视,在此刻算是彻底的烟消云散,虽说她是六品高级,但她非常清楚,她与七品炼药师有着何等巨大的差距,更何况,萧炎还是七品中级炼药师”,在这枚七品中级炼药师的徽章下,她的一切骄傲,都是不值一提!

从一开始便是被他们取笑的人,现在,测试结果却是远远能于他们,这相当于一巴掌狠狠打在他们自己脸庞上一般,火辣辣的疼。“嘿,有什么好得意的,七品中级炼药师而已,我就不信还真能挽救叶家。”

灰衣老妪瞧得叶重脸庞上的笑容,却是忍不住的讥讽了一声,但她却是未曾感觉到,她这话,连着分外浓郁的酸气。“走d

被那枚七品中级徽章搞得有些灰头土脸,灰衣老妪也是不想多留,冷喝了一声,便是转身欲走。“拳等…”

灰衣老妪刚刚转身,一道淡淡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她脚步一顿,回过头,目光冷笑的望着萧廷,道:“小子,你还想送老婆子我不成?”“刚才是你在说废物吧?”萧炎脸庞上有着一抹微笑,望着灰衣老妪,轻声道。

灰衣老妪双眼微眯,眼中掠过许些寒意,道:“小辈,还不允许说你了?看来这叶家的家教,现在果然是越来越差了…”

萧炎缓缓的摇了摇头,脚步轻轻朝前一踏,一道低沉闷雷声响起,而其身形,却是突兀消失不见。

在萧炎身形消失的那一刻,灰衣老妪也是脸色一变,袖袍一样,磅礴斗气便是自体内暴涌而出,阴森的目光,不断的扫过四周空间。“嘭!”

在灰衣老妪身形暴退间,一道低沉的破风声,却是突然在其身后响起,而其脸色十寒,转身便是一拳轰出,磅礴劲气荡漾在拳头之上,令得空间泛起阵阵波动。

灰衣老妪拳头刚刚挥出,前方空词便是一阵波动,平平无奇的一拳,穿透空间,然后直接与其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轰!”双拳对轰,一股强悍劲风涟漪顿时暴涌而出,将白衣女子等人震得急忙后退。“噗嗷!”

双拳一接触,那灰衣老妪脸色便是瞬间惨白,一抹惊骇涌现脸庞,旋即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身体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的砸在墙壁之上。

望着那一回合不到,便是吐血溃败的灰衣老妪,房间内,除了叶重外,皆是一脸惊骇,特别是那三名白家之人,对于灰衣老妪的实力,他们极为清楚,那可是斗宗级别的实力,然而如今,却是连萧炎一拳,都是挡不下来?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特别是那名白衣女子,更是骇得有些花容失色。

萧炎的身形,缓缓的出现在那脸色煞白的灰衣老妪面前,目光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嘴角牵起一抹冰冷弧度。“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说这废物二字?”真是累了,请大家让土豆休息一下,整理一下情节,然后会努力爆的/{;事号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任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