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易尘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丹塔之外,是一片由光络花岗石铺垫而成的广场,平日里,迳里人来人往,人流几乎未曾断过,而这里,也是圣丹城一处人气相当旺盛之地。

不过在此刻,这片本该是人流不息的广场,人流却是汇聚成了一个庞大的人群,在人群之中,有着一片空地,空地中,将近百道身影笔直矗立,隐隐间所弥漫而出的森冷气息,令得周围不少人略微有些色变,这群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寻常货色,如今更是这般大张旗鼓来到此处,明显是来者不善。“好像是玄冥宗的人?”“那领头的灰衣老者,难道便是玄冥宗宗主辰天南?没想到啊连这老怪都是亲自出马,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据说好像是冲着萧炎来的,传言说,在丹界中,玄冥宗少宗主辰闲被萧炎给杀了,这老怪此次应该是前来报仇的吧。”“难怪这么杀气腾腾的,看来今日的事,不好善了啊。

听得周围那一道道低低的窃窃私语声,那人群位的一名灰衣老者,眼神却是微微十寒,充斥着森冷的目光徐徐扫过人群,而凡是被他扫中的地方,众人便是感觉心头一凉,连忙闭了嘴,玄冥宗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事算不得罕见,而且以他们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谁得罪了他们,下场必然会极度凄惨。“辰宗主,这里是丹塔,你如今带这么多人杀气腾腾的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在众人被辰天南那阴森日光震慑间,一道冷喝,突然自丹塔之中传出,旋即一道苍老身影,领着众多的丹塔强者迅涌出,然后站于广场上,众人目光一瞧,原来是丹塔大长老丘陵。

“丘长老,你不用拿丹塔来压老夫,别人怕这个,老夫却不怕。”辰天南目光冰冷的盯着丘陵,道:“我儿子死于萧炎之手,今日,老夫狠话也就放在这里,我就是来栽他去跟我儿子陪葬的!”

丘陵没有一皱,沉声道:“早便与你说了,此事你得去找魂殿的慕骨那老杂毛。”“慕骨那老杂毛有责任,但萧炎,也是凶手之一,将他交给老夫,老夫立刻便是!”辰天南阴冷的道。“你当丹塔是什么?你说交便交不成?你辰天南,可还没这等威风!”见到这老家伙顽固不堪,丘陵也是有些恼怒,喝道。

“丘长老好大的威风,不管怎样,玄冥宗也算是我天冥宗的下三宗之一,若是一宗之主之子的仇都是不能报的话,那日后还有谁会信服我天冥宗?”丘陵冷喝刚刚落下,一道身影,却是缓缓自辰天南身后行出,淡淡笑道。“你是?”

丘陵微眯着眼睛望着邳千「出来的人影,来者看上去年龄似乎并不大,身材欣长,一张脸庞极为的俊美,宛如女子一般,但那眉宇间隐隐喻着的许些戾色,却是令得那出色的模样多了许些阴冷。“天要-宗,易尘。”

俊美男子徽做一笑,气度倒是显得颇为不凡,但就在那简简单单的名字传出时,却是令得人感受到一股迎面而来的冷厉杀伐之意。“天冥宗,易尘?”闻言,丘陵微微一愣,旋即似是猛的想起了什么,眉头顿时微皱了起来。

“易尘?难道是天冥宗那号称易修罗的易尘?”

人群之中,也是因为这俊美男子的名字掀起阵阵喧哗,那望向前者的一道道目光中,更是涌上了许些惊惧之色,那模样,仿佛这易尘,是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易修罗之名,在这中州之上,可是极为不弱,而且这名,还是一种由无数杀伐血腥累积起来的凶名,在天冥宗统治的地域内,易修罗之凶名,可是足以令得人闻之丧胆。

与其凶名相比,若是萧炱未曾获得丹会冠军的话,恐怕在这中州上的名声,也会远远不如此人。

这易尘,号称是天冥宗这百年之内最为优秀的弟子,当然,以他现在在天冥宗的地位,即便是一些长老,见到他都是得恭恭敬敬,谁都知道,以此人的实力,再加上那心狠手辣的手段,以后必然待会成为天冥宗的下一任宗主,虽说宗内还有着一些其他的竞争者,但从来没人想过,其他人,能够真正的竞争过这位连天冥宗宗主都是感到心寒的狠辣人物。

与其凶名相比,易尘的实力,也是极度恐怖,天冥宗培养弟子的方式,极为的血腥与残酷,据传每一代的真传弟子,在修炼到某个层次后,便是会进入宗门禁地,在那里,这些平日里的师兄弟,必须手足相残,如此这般,最后走出禁地者,方才会成为宗门真正的核心弟子。而且天冥宗的功法,也是极度的残忍与霸道,他们能够强行吞噬别人的斗气,前提是,必须伴随着血肉,一起吞噬。

而那些最终从禁地之中走出来的人,身上,必然充满着血腥之味,因为那些永远留在禁地之中的师兄弟的斗气,伴随着血肉,都是成为了那最后胜利者的大补之物。

易尘,便是这一代中,唯一活着走出天各宗禁地的人,再加上这些年为天冥宗四处争战杀戮,死在其手中的强者,数不胜数,而他的实力,也是在这等杀戮中,飞猛进,到得如今,更是成为天冥宗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在三十岁左右,达到斗宗巅峰,并且甚至隐隐有着半只脚踏入斗尊阶别的可怕趋势。

如果说魂殿是诡异莫测的话,那么这天冥宗,便是真正的血腥残忍,但这世间,始终都是弱肉强食,只不过这在天冥宗,被无限放大罢了,而且看这天冥宗越来越强的趋势,显然这种残忍的选拔方式,也的确不失为一种另类之法。

当然,天冥宗那以吞噬别人血肉来增强自己实力的功法虽然霸道,但却依旧是有着不小的后遗症,那便是所有修炼这等功法达到巅峰之人,无一例外,最终都将会在反噬之中凄惨死亡,因此,这东西,倒像是一种催化剂,榨干生命力,来获得强大的力量,虽然只是短暂的,但至少,曾经璀璨过,或许这也是历代天冥宗宗主心中所想吧。“丘长老,此事说起来,算是辰伯的家事,杀子之仇,不可不报,丹塔若是插手的话,可却是有些不妥啊。”

对于周围的那些窃窃私语声,易尘俊美的脸颊上的笑容并未有丝毫的波动,目光直视着丘陵,微笑道。“老夫早便说过,杀死辰闲的,并非萧炎,而是慕骨老人,你们却是寻错了目标。”真核沉声道。

“若非萧炎将我儿打成重伤,那他们也有能力逃出慕骨毒手,不管怎样,他是逃脱不不了干系,今日,此事若是没有交代,我玄冥宗,绝不会善罢甘休!”辰天南目光阴狠如毒蛇,声音阴寒道。“你是在威胁我丹塔?”丘陵面色一沉,冷声道。

“唉,丘长老,这些年丹塔与魂殿对立,我天冥宗可一直是保持着中立,若是有些事解决不好的话,或许会将一些暗中的盟友推向对方,这种事,对于丹塔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易尘一声轻叹,道。

此次,倒真的是轮到丘陵略微有些变色了,此话别人说出来他或许还不会理会,但这易尘,却基本已确定是下一任的天冥宗宗主,如此,他的话,就不得不加一些重量了,毕竟虽说丹塔强横,但类似天冥宗这等庞大势力,也是极度强横,惹上了,也是有些麻烦。“这种话,奉劝阁下还是少说为妙,再者,以辰宗主的身份,却是对一晚辈出手,传出去,面子怕也是有些不好看吧?”丘陵沉声道。

“老夫不管什么晚辈不晚辈。“”辰天南冷笑一声,然而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还未落下,一旁的易尘却是伸手将他拦住,然后微微一笑,道:“既然丘长老如此说,那这样吧,看在丹塔的面子,今日,我们不强行要人。”

闻言,辰天南一急,却是见到易尘嘴角浮现而起的一抹森然笑容,而此刻■后者的声音,在雄浑斗气的夹杂下,猛然在这片天空响彻而起。“那在下今日便在此处摆擂,诛那位获得丹会冠军的萧炎朋友,出来略作切磋,不知这位名声大噪的丹会冠军,可有胆量接下来?”听得易尘喝声,丘陵面色顿时一变,前者的凶名,在场的人谁不清楚,若是萧炎应战的话,必然是生死难测!“这家伙,好狠的手段。”

心中一声暗骂,丘陵刚欲沉喝出声,却是突然现面前的空间,突然微微扭曲了起来,一道削瘦身影,若隐若现的在那一道道惊愕目光中,缓缓浮现而出,当下心中便是暗叫不妙。身影缓缓浮现,一道平淡的轻笑声,也是如同轻风般,在广场上轻拂而过。“既然阁下执意如此,若是萧炎退避的话,怕倒是为丹塔这丹会冠军的名衔抹黑了,既然这般,那这擂台。“”“我接下了。“”第三更!!求月票!!!!!!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