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妖花邪君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广场上,一道道目光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突然闯进来并且一把握住云韵玉手的男子,一时间,满场竟然都是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间,有些不明白这事情的起因。

“你……萧炎!你,你怎么来了?,

云韵脸颊羞红,也是有些惊愕的盯着身旁那脸庞上挂着一抹戏涛笑容的青年,片刻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失声叫起来。

“你有难,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萧炎注视着面前这风华绝代的人儿,声音中不自觉的却是多了一分柔意。

“是嫣然?’,云韵微微一怔,便是明白了过来,旋即感受着玉手上传来的热度’连忙俏脸绯红的将手从萧炎掌中挣脱了出来,略微有些责备的道:““这里是花宗,你怎么还是这么莽撞的乱来?,

“躲了我这么多年,也该躲够了吧?”萧炎微微一笑,道。

“谁在躲瓶”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竟敢闯我花宗?,那锦袍女子,目光微凝的望着萧炎,冷声喝道,看这模样,这青年难道便是云韵找来的帮手不成?

“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云韵的伴侣,萧炎瞥了锦袍女子一眼,漫不经心的道。

听得萧炎此话,云韵脸颊又是一红,羞恼的看了前者一眼,但萧炎却是并未理会,只是目光盯着对面的两人。

“区区二星斗尊的实力”也敢在此处嚣张’本尊看你是活腻了不成?,锦袍女子身旁的那妖异男子”手中折扇轻轻扇动,眼中却是寒意涌动,萧炎与云韵的亲密,令得他心头略微有些不爽。

“云韵,你口口声声说没有伴侣,结果还是忍不住的叫来了么’,锦袍女子冷笑道:“也罢,叫来就叫来,免得说本宗欺负你,今日便让你与这小子一起出手”若是败了’就将老宗主舟毕生斗气交出来!”

闻言,云韵黛眉微蹙,她并不想将萧炎拖进这花宗的内部争斗之中来’当下前踏一步,刚欲说话,一旁的萧炎却是将其拦了下来。

“交给我来。,

听得萧炎那平淡的语气,云韵微微一怔,美目注视着身旁的青年’望着前者那带着几分坚毅线条的侧脸,心头也是一阵恍惚’几年时间不见,如今的萧炎,已不再是当年的稚嫩少年,现在的后者,即便是在这强者如云的中州’都是拥有了不弱的名声”现在的他,已经真正的具备了站在她身前遮挡一切风雨的资格与实力。

“嗯……”’

在嘴中徘徊了一阵的话语,到得最后,终于是化为一道低低的顺从声音。

“要比试,自然是没问题,不过这比试的价码,倒是显得太过可笑’你赢了,能够得到云韵的传承斗气”你输了,却是没有半点损失,你认为世上会有这么的事?’,萧炎淡淡的道。

锦袍女子眼眸微眯,冷笑道:“本宗若是输了,云韵便可安然离开花宗,不会再有任何的纠缠。”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就不用比试了,萧炎面色微寒,道。

“你敢!你当我花宗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见状,锦袍女子面色也是一变,怒喝道:“即便你今日能够离开花宗,但日后,花宗的追千,也必然伴随你一生!’,

“有胆,你就来星陨阁追杀!’,对于锦袍女子的怒喝威胁,萧炎却是丝毫不让,冷笑道。

“星陨阁?’,闻言,锦袍女子一愣,旋即面色微变,有些惊疑不定的道:“你是星陨阁的人?”

对于星陨阁出现了半圣强者的事,花宗也是有所耳闻,有着这等阶别的强者坐镇,星陨阁的实力已能不惧花宗,而且,谁都不会忘记,星陨阁的那位半圣强者,同时还是斗气大6的第一炼药师!

“在下萧炎,家师药尘,此行出来,老师吩咐我遇见花宗老前辈,代他老人家问一声”’

萧炎目光突然抬起,望向花宗周围的葱郁山脉,大喝声在斗气的夹杂下扩散而出,最后在天地间响彻不休。

从踏足花宗那一霎”萧炎便是隐隐间感觉到那些山脉之中有着一些隐晦气息存在,这些气息极其强大’想来应该便是属于花宗那些不出世的老一辈强者,花宗其他的强者’萧炎或许不惧,但这些老怪,却是必须多加忌惮。

“萧炎?,

听得萧炎自报名号,那锦袍女子与妖花邪君面色都是微微一变,他们倒是未曾料到’萧炎竟然还有这等背景。

广场周围的那些花宗弟子,也是彼此间窃窃私语,一道道奇的目米汇聚在萧炎身上,花宗皆是女弟子,对于萧炎这等年轻俊杰自然颇感兴趣。

“原来是药尘的弟子那老家伙倒是有心了,若是日后有空闲的话’必然会前去星陨阁拜访,在萧炎大喝声落下后不久,一道嘶哑的苍老声音,便是徐徐从山脉之内传出,最后在广场半空响彻着。

萧炎冲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恭敬的拱了拱手,然后目光转向面色阴晴不定的锦袍女子,淡淡一笑。

“花锦,既然萧炎先生有要求’便听听他的吧。’,

广场正北方,一名老抠也是缓缓开口’看其服饰,应该是花宗长老,而且地位还不低的样子。

闻言,被称为花锦的锦袍女子只能不甘的咬了咬牙,道:“你有何话,便说”’

“此次比试,若是我们输,云韵体内的斗气传承交给你,但若是你们输了,花宗宗主之位,便妾还给云韵!”萧炎道。

“原来你是凯觎我花宗宗主之位”’花锦面色阴寒,怒笑道。

“萧炎,我对当宗主没兴趣,你就不要添乱了!’,一旁的云韵也是连忙道。

“花婆婆本来便是将宗主之位传给云韵’倒是你不要脸不要皮的将宗主玉牌强行夺取,如今她只不过是拿回花婆婆给予她的东西而已!”萧炎冷笑道。

“你!牙尖嘴利的小子!”

见到萧炎如此不客气,那花锦面色也是逐渐冰冷下来,但却并未应下来,她只是花宗代宗主,说实在的,宗门内支持她的长老,并不占多数,若非她当年由花婆婆养育了十几年,恐怕这代宗主之位也轮不到她来’若是此次真走出了什么变故,恐怕宗安之位,就真与她没关系了。

“该死的老太婆,我跟你十几年,难道还抵不过这**陪你三年时间么?,

一想到花婆婆竟然将最大的宝藏留给了云韵,花锦心头的怒火便欲燃烧理智。

深吸了一口气,花锦压抑下心头的怒火,目光突然转向身旁的妖花邪君,两人中后者实力强横’一切都是得看他的意思。

似是明白花锦心头所想’那妖花邪君淡淡的瞥了萧炎一眼,手中折扇缓缓扇动,对于后者的一些传闻’他也听说过,但传闻毕竟是传闻,总是有着几分夸大性,而且,以他六星斗尊的实力,即便是放眼这花宗之内,能够胜过的他也是屈指可数,这萧炎就算再如何了不得,也仅仅只是二星斗尊的实力’这四星的等级之差,可不是那么容易越的……,

想到此处,这妖花邪君也是缓缓点了点头,目光停在萧炎身上,平淡的道:“既然你有这等要求’那便依你,放心,看在药尘的面上,本尊会留你一口气……”’

闻言,萧炎方才微微一笑,偏头对着云舟轻声道:““你退开一些,我来吧……,”

“你?你一个人?”云韵一愣,脸颊上满是愕然,对方可是一名六星以及四星斗尊,萧炎却仅仅只是二星,这还要以一敌二,不是找死么?

“你也才刚刚斗尊实力’那传承斗气也未曾炼化,交手的话,并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放心吧,很快的。”萧炎轻声道,他能够感觉到云韵体内的那股恐怖斗气,但此刻这股斗气却也并非她所能够控制,而凭借她本身舟实力,不可能会是那花锦的对手。

云韵有些怀疑的看了萧炎一眼’但由于对后者的信任,她也并未再度开口,只能微微点头,退后一步。

见到云韵后退,萧炎则是前踏一步,眼瞳之中,森白色的火焰缓缓缭绕而上,恐怖的温度弥漫而出,令得这片天地间顿时变得炽热起来。

“既然你们都已商议妥当,那么比试,便开始吧。”

一名花宗长老见到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袖袍一挥,大声道。

伴随着这名花宗长老声音落下,那妖花邪君脸庞上也是划起一抹冰冷笑容,脚尖一点地面,身形宛如鬼魅般的对着萧炎暴掠而去,浩瀚的斗气,铺天盖地的弥漫而出。

“本尊今日倒是要看看,药尘教出来的弟子’能有他几成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