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平一局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听得那一句自萧晨嘴中传出的低沉咆哮,萧炎的心头,也是在此刻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一种源自血脉深处的奇异感觉”逐渐的扩散自他身体的每一处,那种感觉,让得他的灵魂,都是有些颤粟

那种感觉,是一种曾经的骄傲,一个曾经屹立在这个大陆之巅的种族所拥有的骄傲!

即便如今种族衰败,但那种骄傲,却依旧是深深的埋藏在血脉之中。(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在那个萧族最为鼎盛的时代”无人犯其威!

即便是魂族,也只是如习毒蛇一般的暗暗潜藏,等待着对手疲软时,施与致命一击!

“这句话,现在的萧族,可没资格提及”魂魔老人低下头,目光阴狠如蛇般的盯着紧握着巨夫血斧的萧晨,讥讽道。

“即便萧族败落,但凭你,也没这等资格评论!”

萧晨眼神森寒的可怕,脚掌猛的一跺地面,其身形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魂魔老人头顶之上,巨大的血色斧头,如同那怒劈天地的开天神斧一般,狠狠的对着后者劈下!

“老夫有没资格,你亲手试试便知”面对着萧晨那声势极足的攻势,魂魔老人却是一声冷笑,袖袍一震,数十道森白色的骨链便是暴射而出,黑雾喷涌间,飞快的在面前形成一张白色蜘蛛网,任由那巨斧怒劈而来。

“吱吱”

巨斧劈砍在网上”其上所蕴含的强猛力量,飞快的被卸去,而巨斧下落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犹如陷入重重泥潭一般,到得最后,终于是在距魂魔老人额头仅有半尺时,凝固而下。

“血斧萧晨,不过如此”

“是么”

闻言,萧晨眼中红芒一闪,那血色巨斧斧刃上,一丝血线骤然浮现,巨斧再度劈下,那宛如蚕丝般柔韧的骨网,却是被直接轻巧的切割而开,而那斧忍,则是闪电般的对着魂魔老人喉咙抹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得魂魔老人微微一惊,但却并不慌乱,如同枯骨般的手掌划起一道诡异弧度,居然是直接轻飘飘的贴在了斧身之上,然后随意一拍,只听得一声巨响,那巨大的血斧,竟然便是被他那一掌生生拍飞而去,斧刃过去”削断了魂魔老人一缕头发。

“哼!”

初次交手,略微有些托大吃了个小亏,那魂魔老人面色也是阴冷下来,手印猛的一变,只见得他头顶上那遮天蔽日的黑云之内,突然传出无数道凄厉的惨叫声,隐隐间,甚至还能够看见黑云之中,有着无数道身影在挣扎着。

“天妖血蛊,噬!”

伴随着魂魔老人阴冷喝声落下,那天空上的黑云猛然翻腾起来,片刻后,一股宛如不属于人类般的凶戾气息,突然自黑云之中暴涌而出,旋即”在那无数道惊骇目光中,一道刺眼血光宛如惊雷般的撕裂黑云,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般的速度,疯狂的对着萧晨暴冲而去。

“裂地斩!”

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血光,萧晨手中巨大血斧顿时宛如风车般的狂舞而起,旋即斧身一顿,一道足有千丈庞大的血芒,顿时自斧刃之上暴掠而出,带起一阵阵低沉的音爆之声,快若闪电般的与那血光狠狠对撞在一起。

“呱”

被那千丈血芒狠狠的劈中,那道血光顿时倒飞出数千丈,凄厉的怪叫声响彻而起,沿途处将几座山峰都是生生的撞成了湮粉。

不过虽说遭遇重击”但那血光却是生命力顽强,待得刚刚稳住身形,便是再度掠来,不过这一次,它的速度却是减缓了许多,乃至于许多人都是看清了它的模样,当下便是有着不少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那是一只如同蟾蜍般的东西,只不过其身体呈暗红之色,在其体表,有着无数凸出来的肉团,细细看去,在这些肉团上,居然是一张张狰狞的人脸!

“竟然是魂盅蛀,这魂魔老人,手段还真是狠辣”不远处,药老望着那模样狰狞可怕的血蛙,面色也是有些难看,道。

萧炎眉头也是微皱,这魂盅蛙他也听说过,据说是以诸多的灵魂汇聚一起,让灵魂彼此厮杀,再加上一些材料的炼制,便是能够将这魂盅蛙炼制而出,这东西,与傀儡有些相像,但却因为乃是无数灵魂被强行籽合在一起,所以也是拥有着一些智慧,但这种智慧,却是被它的凶戾所支配,这种东西,一旦放出来,便是会疯狂的杀戮,甚至到得后来,还会出现攻击主人的事情,因此这魂盅蛙,一般得是手段相当狠辣的人方才会炼制。

山脉之中,无数道目光望着那血井,眼中都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与恐惧之色,显然不少人都是听说过魂盅蛙的凶名。

“去!”

对于那些目光,魂魔老人却是丝毫不理,脸庞上浮现一抹阴厉之色,手指指向不远处的萧晨,而听得他的命令,那魂盅蛙顿时再度暴射而出,至于那魂魔老人,也是在魂盅蛙牵制着萧晨时,不断的暗中出手,招招狠辣,直至萧晨要害之处,显然是想要趁机将其真正的击杀于此。

面对着一人一蛀的联手攻势,萧晨也是不得不转攻为守,隐隐间,居然是有些落入下风的味道。

“看来情况有些不太妙啊”见到这一幕,药老等人也是皱眉低声道,而反观魂殿一方,却是一脸的喜意。

萧炎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萧晨,后者虽说处处被限制,但其脸色,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见状,他心中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萧晨先祖虽说似乎实力稍弱魂魔老人一些,但毕竟也是当年的风云人物,论起诸多的经验,倒也不是魂魔老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不知道那片空旬之中怎样了……”

萧炎的视线,再度转向那片构建而出的空间,里面的战斗,也已逐渐的白热化,即便是隔着一个空间,但萧炎依旧是能够感觉到其中暴涌的毁灭性力量,不过现在光以肉眼,已是无法看清楚其中的战况,因此他也不是非常的清楚里面究竟如何。

“如今三场已出两场,那魂殿殿主还并未出手,看来或许是想等待着两场结束后看情况而它”

萧炎心中念头转动着,若是魂魔老人以及魂千陌都是能够取得胜利的话,那三局,对方已是胜了两局,那最后一局,也是没有子比试的必要。

在萧炎沉吟之旬,天空上的战斗,也是越来越白热化,凌厉的交手看得人眼花缭乱,唯有一些眼力毒辣之辈,方才能够勉强的跟着那闪烁的人影……,

“砰!”

而随着萧晨与魂魔老人之间的战斗越来越凶狠激烈时,天空上,却是突然传出一道惊雷般的炸响”将众人的目光顿时吸引了过去,只见得那一片空间通道,突然炸裂而开,旋即两道身影自其中倒飞而出,各自退后了数百步,方才缓缓的稳住身形。

“他们出来了!”

见到那两道从空间通道中掠出的身影,山脉中顿时响起一道道惊讶之声。

“嘿,老鬼还真是有几把刷子”魂千陌在天空上稳下身来,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狼狈的地方,甚至连衣衫都没怎么动过,不过像萧炎这等强者,却是一眼能够弄出,这老家伙体内的斗气,竟然消耗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由此可见,那片空间中,两人的交手究竟有多惨烈。

远处,丹塔老祖只是淡淡一笑,并未说话。

“千陌长老,结果如何?”

“前辈,结果如何?”

在下方,魂殿殿主与萧炎,几乎是同时的开口,这两人的交手结果,可是对今日的战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闻言,那魂千陌与丹塔老祖都是微微迟疑了一下,对视了一眼,旋即开口道:“算平局吧…………,

两人的实力,差距并非很大,若真是要以死相搏的话,的确能够分出胜负,但显然,两人都不可能真的如此……,

听得此话,魂殿殿主与萧炎都是一怔,后者倒还好,前者却是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结果有些不太满意。

“别不知足了”有这老怪插手,能取得平局已是不错”魂千陌在魂殿殿主身旁落下身来,淡淡的说了一声,旋即略作沉默,面色略微有些阴晴不定,抬头望着远处的那道童子身影,喃喃道:“没想到他竟然到了那一步,或许族长会感兴趣的。”

魂千陌的喃喃声,魂殿殿主并未听见,他苦笑了一声后,抬起头来,望向天空上魂魔老人与萧晨那越来越火爆的战圈,轻叹道:“只要魂魔老人能够赢了这一场,大局基本便能定下……”

听得他的话,魂千陌也是抬头,看了一眼那处战圈,当下眉头便是突然紧皱了起来,旋即缓缓摇头,声音低沉的道:“有些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