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最后一局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什么?”

魂殿殿主听得此话,面色却是忍不住的微微!变,魂魔老人可是五星斗圣后期的实力,而那萧晨,却仅仅只是五星斗圣中期,这种差距,前者胜他应该不难才是。(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若是萧晨如此好对付的话,在当年就不会有那等名声了”魂千陌淡淡的道,在那个时代,他虽然也是名气不弱,但比起萧晨这等人物,依旧是差了许多,若非这萧晨陷入幻境这么多年,恐怕连他,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魂殿殿主眉头紧皱,抬起头来,望着那越来越激烈的战圈,此刻的双方,那萧晨依旧是处于下风之中,看上去似乎在魂魔老人与魂盅蛙的联手攻击下有些手忙脚乱。

“希望能够顺利……”

“铛”

魂盅蛙巨大的身体如同一枚炮弹般,狠狠的撞在巨斧上,那恐怖的劲道,直接是将萧晨震得连退了好几步,待得其刚刚稳下身时,一股阴寒劲风,却是极为刁钻狠辣的对着其后背要害部位暴掠而来,当下其身形骤然扭转,斧刃对着后方一挑,将一道宛如毒蛇般的锋利锁尖弹射而开。

不过虽说抵御下了这次惊险的攻势,但萧晨血斧也是被震得倒飞而去,整条手臂,都是有些麻木的感觉。

“萧晨,不管你经验多丰富,但老夫却在等级上稳压你一筹,想要胜我,那是痴人说梦”魂魔老人的身影出现在魂盅蛙头顶之上他望向萧晨,冷笑道:“在天下群雄面前你这位当年的大人物,却是被逼的如此狼狈,还不如自己退去,免得受辱!”

萧晨的身形,也是在半空中闪现而出,他瞥了一眼魂魔老人,古板的面庞上依旧没有什么波动,不过他周身所荡漾的浩瀚斗气,却是突然间减弱而下,其双手紧紧的握着斧柄然后高举过头。

“一斧,解决你。”

“哼,狂妄!”闻言,魂魔老人面色微寒”不过其心中”却是高度的警惕了起来,体内浩瀚斗气宛如洪水般的急速运转起来,在其身体表面形成无数斗气漩涡。

萧晨血斧高举”浑身气息,居然都是逐渐的归于寂灭,若不是肉眼可见能够看见那一道身影的话”恐怕任谁都是会认为,萧晨的气息,突然间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轰隆隆”

而在其气息归于寂灭间,清朗的天空上突然涌现层层乌云,乌云之内,雷霆宛如银蛇一般四处舞动轰隆隆的巨声,响彻着天际。

在雷霆涌动霎那,萧晨的气息,猛然暴涌而出,宛如一道实质气柱一般,直冲云层而最让得人感到惊骇的是此时萧晨的气息,居然是直接涨到了五星斗圣后期的地步!

“怎么可能?!”

感受到萧晨那突然间便是追上自己的气息魂魔老人面色顿时大变,先前他分明便是感应到萧晨的真实实力,只是停留在五星斗圣中期而已,怎合,

“苍穹斩,解苍穹”

萧晨并没有给予魂魔老人任何的反映时间,在其气息冲天而起的霎那,手中血斧,骤然在天空上划过一道奇异弧度,旋即,一条仅有拇指粗细的血线,闪现天空,血线掠过处,这片天地,都仿佛是被切割成了两半一般,一半乌云翻滚,雷声阵阵”一半血气冲天,杀气腾腾!

“毕!”

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诡异血线,魂魔老人手脚一片冰凉,一种死亡的气息,悄然的自内心深处涌出,不过好在他也并非是寻常人物,瞬息后便是急忙压制下心中的失措,干枯的面庞上,也是在同时间涌上一抹狠戾,这种危急关头,若是真不拼命的话,必然难逃一死!

“吞盅”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魂魔老人手掌猛的按在那魂盅蛙的头顶上,血芒暴涌间,那魂盅蛙顿时发出一道凄厉的的呱鸣声,旋即众人便是见到,那魂盅蛙庞大的身体直接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而下,最后化为一滩粘稠的血浆,被那魂魔老人一口吞进肚内。

“咕噜噜”

随着这魂魔老人将魂盅蛙吞噬,其脸庞上,居然也是开始鼓出一道道血团,看上去显得尤为的恐怖,但其浑身缭绕的浩瀚斗气,也是在此刻,变得极度暴戾起来。

“呱”

一道惊天动地的呱鸣之声,自魂魔老人变样的嘴中传出,天地间的能量,飞快的在魂魔老人变异的大嘴之中凝聚,短短瞬息间,一道粘稠的血球便是浮现而出。

“轰”

粘稠血球一现,便是在诸多目光之中暴掠而出,最后与那闪掠过天际的血线,轰然相撞!

“砰!”

撞击的霎那,强烈的血光扩散而开,几乎是让得整片山脉,都是笼罩在一种暗沉的鲜红之中,一些暴戾的情绪,也是悄然的在一些实力较差的人心中涌现,令得他们眼睛都是变得血红了起来,不过好在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有点实力,这才未曾让得自己迷失在那等暴戾情绪中。

陨落之巅,萧炎等人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空上那足有数百丈庞大的血色光球,即便是相隔甚远,他们都是能够感觉到那血球之中所蕴含的可怕能量,这些能量若是扩散开来,这陨落山脉,起码一半都是得化为平原……,

“萧晨先祖呢?”

就在萧炎心中掠过这道念头,并且准备搜寻时,那巨大的血色光球之内,两道身影猛的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的各自射在两座山峰之上,可怕的力道,直接是将山峰都是震得塌陷了下去。

这一幕,让得众人皆是大惊,刚欲惊呼出声,那化为废墟的山峰中,两道身影便是有些摇摇晃晃的飞腾而起,浑身鲜血舟模样,都是显得有些狼狈。

“萧晨先祖”

“魂魔长老”

具到两人这幅凄惨模样,双方的人都是大惊,显然是未曾料到他们竟然拼得如此之狠。

萧晨抹去脸庞上的血迹,望了一眼远处的魂魔老人,眼中也是有些凝重,他的实力,的确只有五星斗圣中期,先前那足以匹敌后期的攻击,也不可能连续的施展,不过有些遗憾的是,那魂魔老人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在那危急时刻,竟然直接吞噬了盅虫,让得他化险为夷。

当然,吞噬盅虫虽然实力瞬涨了许多,但后遗症却是相当之大,这个老鬼,未来数十年内,都将会因为体内斗气被盅虫侵蚀而难以提升实力。

萧晨控制着有些虚弱的身体缓缓的在萧炎等人身旁落下,现在的他与魂魔老人,都已无再战之力,不过他的伤只是虚弱所致,但后者,却是真正的有些凄惨了。

“萧晨先祖,没事吧?”见到萧晨落下,萧炎连忙道,同时迅速的递过一枚药香盘绕的丹药。

“没事,不过这一局恐怕还是平局,最后一场,只能靠你了”萧晨接过丹药,吞进肚内,略微有些遗憾的道。

又是平局!

一旁的药老等人闻言,都是不由得苦笑一声,三局之中,两局都是平局,这倒是有些滑稽了,不过这样一来,这最重要的一局,依旧还是落到了萧炎身上。

“最后一局,就奂给我来吧…………,

…………………………………………………………………………,………………,

“平局魂魔长老,这次你可是托大了!”

魂殿殿主眉头紧皱,显然是对于魂魔老人取得的战绩有些不满。

“。手,那下次你自己去试?”魂魔老人面色一冷,他心中此刻也满是怒火,此次不仅未能取胜,反而还损失了魂盅蛙,而且他体内伤势,也是极让人头疼的事。

“老夫早便说过,直接与天府联盟彻底的开战,你们偏要搞什么高层决战,现在骑虎难下,若是你最后一局输了的话,哼,到时候可真有好戏要看了”魂魔老人低声怒道。

“魂殿的存在”对我魂族重要非常,现在可不是拿来与人硬碰的时候,你真要彻底开战,等日后计划完成,自然让你战个够。”魂殿殿主淡淡的道。

“别废话了,灭生”准备吧,最后一场,是你与那萧炎之间的战斗”魂千陌目光望向远处的萧炎,道:“你们两人的这一场,方才能够决定此次交战的胜负……”

魂殿殿主微微点头。

“那小子狡猾得很,如今更是身怀净莲妖火,你可莫要阴沟里翻船了。”一旁的魂魔老人冷声道。

“净莲妖火么……”

闻言,魂殿殿主不由得与一旁的魂千陌对视了一眼,眼中掠过一抹诡异笑意,旋即前者一挥衣袖,便是缓步而出。

“本殿倒是想要见识一番,净莲妖火在他的手中,能有多少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