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药典开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药典开始

“魂虚子…老师认识他?”

药老的反映,也是让得萧炎微微一怔,目光望向天空上那道黑衣中年,眉头轻皱,又是魂族的人,这些家伙,总是神出鬼没

“还记得我当初与你所说的小丹塔之变么?那位曾经潜伏在小丹塔之中,并且最后背叛打伤他的师父逃走的那位魂族之人”药老沉声道,声音之中,有着说不尽的厌恶。(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那人就是魂虚子?”萧炎心头一震,惊声道。

“嗯。”药老缓缓点头,目光注视着天空上的魂虚子,声音冰冷的道:“这个家伙在魂族之中地位极高,就算是魂灭生都比不上他,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连他都是被这药典给吸引来了”

“魂虚子对于魂族相当的重要,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魂殿收集那诸多灵魂的阴谋,应该也是有着他的谋划,若是能够将其除去,不外乎断了魂族的左膀右臂。”

间言,萧炎眼眸虚眯,眼中有着许些寒芒流动,对于魂族,他是欲除之而后快,若是有机会的话,倒可以试试能否将这魂虚子给宰了

“不过也不要大意,这魂虚子在炼药术上的造诣极其之高,不然当年也不会被小丹塔塔主看中并且收为弟子,再加上如今这么多年的修炼,其炼药术必然已到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地步”药老轻声道。

萧炎点了点头,能够在强者如云的魂族之中拥有着如此地位,说其是庸人的话,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轻敌之事,他自然是不会为之。

“魂虚子这家伙怎么来了,我药族可没有邀请他。”

“。哼,魂殿多年来一直在抓捕灵魂,甚至不择手段的对炼药师出手,夺其灵魂,这之中,肯定是少不了魂虚子的指示。”

“不能让这种人参加我药族的大典!”

魂虚子一露面,立刻便是引来众多药族长老的激烈反应”一道道怒目都是对着前者投射而去,厉喝声不绝于耳的响起。

在首位上的药丹族长,与一旁的万火长老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都是紧皱着眉头,显然这不清自来的魂虚子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对于魂族,药族一向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这个远古种族比他们悠久许多,数千年来,不论其他远古种族如何的变迁,但唯有魂族,依旧保持着神秘与诡异,偶尔间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却是让得人不得不万分忌惮。

再加上这些年灵族与石族诡异消失的缘故,药族,雷族”炎族三大远古种族,对于魂族与古族也是心生了戒备,所以当在见到这魂虚子竟然不清自来时”心头都是有些不愉,不过好在他们也清楚现在的局面,因此至少脸庞上,还保持着身为东道主的笑容。

“呵呵,看来药族朋友似乎并非很欢迎我啊,这与药族的好客之道,有些背道而驰啊”天空上”魂虚子双手负于身后,目光直接望向药丹,淡笑道。

“魂虚子,我药族,可并没有邀请你,而且如今魂族与古族,与其余远古种族之间,可并非以往,你的这些行为,说不定可能会加深我药族对魂族的怀疑。”万火长老沉声道。

“正是因为不怕你们加深怀疑,今日我方才前来”魂虚子一笑,道:“这药典号称斗气大陆级别最高的炼药师大会,呵呵,对于那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我倒是略有着一些兴趣,若是万火长老有那资格将此名送予我,我现在便可离去。”

“狂妄”

魂虚子此话,立刻便是让得一些药族长老怒声斥道。

“呵呵,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我药族可还没那资格随意颁给谁,这个名衔,唯一能够依靠的,便是自身的炼药术”药丹淡淡一笑,道:“既然你对这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如此热衷的话,那便留下吧,我药族并非轻客之族,只要你能遵守我药族的规矩,那便是药族的客人,如若不然……就算你是魂族首席炼药师,或许老夫也得出手将你留在这里。”

话到最后,药丹苍老的脸庞之上,也是掠过一抹凌厉杀伐之色,一族族长之威,倒是让得人暗自凛然。

“族长,这样是否有些不妥?”

见到药丹竟然允许这魂虚子留下,周围的那些药族长老顿时大惊,万火长老迟疑了一下,也是开口道。

“药典是我药族之中最为盛大的活动,在这么多人面前,总不能将人无故驱逐,那样反而让人觉得我药族蛮横,魂族虽然需要防备,但今日这药界之中如此之多人汇聚在此,难道还怕什么人敢乱来不成?”药丹摆了摆手,平静的道:“待会老夫会紧盯他,若是他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老夫便亲自出手将其擒杀”

见到药丹坚持,众人也只能点了点头。

“还是药丹族长大量”魂虚子轻笑了一声,唇角微掀,一抹诡异笑意自眼中迅速闪掠而过,旋即其身形一动,便是在那众多目光下直接出现在了一方石椅上,而这个位置,正好就在萧炎,药老二人不远处。

“药尘,你倒是收了个好弟子,即便我深处魂界,可你这弟子的名头,依然是如雷灌耳啊。”在石椅之上坐下,魂虚子目光一转,便是望向药老,嘴角浮现一抹古怪笑容,道。

“如雷灌耳之名,谁能与欺师灭祖的魂虚子相比?”药老一笑,摇着头道。

“唔,我生来便是魂族的人,拥有着魂族的血脉,灭祖这事,可还说不到我头上来,至于欺师,呵呵,我可没将那老鬼认作老师”对于药老那噙着讥讽的话语,魂虚子却是看似认真的摇了摇头,旋即双眼眯成一个危险的弧度,漫不经心的道:“药尘,其实你应该谢我来着,若非当年我看中你想让你为我魂族效力,你早早便是魂飞魄散,哪还有时间等你这弟子前来救你?呵呵,不过也无碍,跑了的,再抓回来便是,到时候天府联盟什么的,自然会明白他们的天真之处。”

听得此话,药老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一旁的萧炎倒是面不改色,轻轻一笑,不过却并未与其对话,袖袍随意一挥,身旁站立的北王便是陆然暴射而出,一闪之下,便走出现在了魂虚子身侧,凌厉的腿风,宛如锋利的巨刃一般,狠狠的便是对着后者怒削而下。

“哼。”

突然而至的攻击,即便是那魂虚子都是错愕了一瞬,想来是未曾料到萧炎竟然如此的凶悍,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让人动手,不过他也并非什么寻常人物,当下便是一声冷哼,周遭空间一阵扭动,身影直接是诡异消失而去,再次出现时,已是在远处的一张石椅上。

“砰!”

北王一脚直接是将那石桌石椅轰成粉末,然后它便是顿下了身子,目光漠然的看了魂虚子一眼,走回萧炎身旁,再度如同雕塑般的站立不动。

萧炎手握着玉杯,一旁的娇俏侍女顿时乖巧的走上,为其斟满药族调配的香味满溢的药酒,他轻抿了一口,这才施施然的微笑道:“叛师无义者,还是离我远一点得好……”

“呵呵,好一个萧炎……”

远处的石椅上,魂虚子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笑容,笑容森冷彻骨,他盯着萧炎,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徐徐的自其体内蔓延而出,令得不少药族长老都是面色微变。

“魂虚子,今日是我药族大典,禁止动手,若是违规者,将被驱逐药界。”一直坐在首位对两人争斗不闻不顾的药丹,这个时候,却是抬起头来,淡淡的道。

“呵呵,既然药丹族长都开口了,那自然是得遵命。”

闻言,魂虚子脸庞上森然笑容微微一凝,旋即越发扩大,然而,其眼中,森冷光泽却是越来越浓郁,这老鬼在萧炎出手时不开口,在他要反击时却走出来展现公正,这可是摆明了是要当着这些人的面削他一削啊。

“好一个药族”魂虚子心中一声冷笑,眼神也是越发的诡异。

药丹也并未理会魂虚子的面色,目光缓缓的在四周扫过,在掠过萧炎身上时,多顿了顿,然后平淡的声音,徐徐传开,宛如闷雷一般,在这一片天地之间,响彻而起。

“时辰已到,药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