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药帝残魂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轰轰轰!”

无数的丹药,铺天盖地的掠进大阵之中,旋即迅速的被分解成雄浑能量,到得后来,只见得那大阵之中,能量宛如凝聚成了液体的海洋,流淌之间,竟然是发出了宛如雷鸣般的低沉巨响,““始祖归位!”

药丹双手变幻着道道印决,面sè狰狞,陡然厉喝出声。

“哗啦啦!”

随着其厉喝落下,那大阵中堊央,顿时出现了一个漩涡,无穷无尽的液体能量源源不断的涌进,与此同时,一道极其古老的气息,也是缓缓的从那漩涡之中弥漫而开,漩涡高速旋转着,最后悄然散去,在漩涡消散时,一道身着粗布麻衣的虚幻老者身影,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嗡!”

在那道虚幻老者身影出现之时,在场所有的药族之人,灵hún突然间狠狠的颤粟了起来,一种来源于血脉的威压,瞬间便是让得整片山脉跪下了无数道身影。

“始祖!”

众多药族的长老,jī动得老泪纵横的望着那道虚幻的身影,脸庞之上涌动着狂热,在那血脉的引动下,那一道身影,在他们心中,宛如神灵,不可侵犯。

“这便是药族的始祖残hún么”萧炎面sè凝重的望着那道身影,在那道身影之下,就算是他这天境大圆满的灵hún,都是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仅仅只是一道遗留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残hún,便是如此的恐怖,难以想象,真正的斗帝强者,会是一种何等的境界,在萧炎身旁”药老的身体也是发出细微的颤抖,望着大阵之中那道虚影的目光,充斥着敬畏。

天空上,hún虚子目光也是郑重了起来,那道虚影给他压迫”也是无比的强烈,这药族,果然不比灵族石族那般容易收拾,但不管他们再如何挣扎,也难逃那般结局。

“嘻,药帝啊……”

hún虚子身旁,那道黑炎人影,宛如黑洞般的双瞳”也是盯着那道虚影,片刻后,发出了一声意味莫名的轻叹。

“不过可惜,当年的至强者,如今已是一道残瑰”

“始祖估我药族!”药丹在天空之上跪伏而下,恭声低吼道。

“药族……””

大阵之中,那道身着粗布麻衣的老者,低低的呢喃了一声”岁月的流逝,让得他所剩不多的记忆,越发的茫然,不过好在对于这个自己创建的种族,他还有着记忆,那极其古老的目光,缓缓的在下方扫过,最后化为一道自语般的喃喃之声。

“竟然败落至此……”

听得那虚幻老者的低语之声”药丹老脸上顿时涌上羞愧之sè,虽说现在比不得远古时候,可他年并没有出言辩解。

“这是……虚无吞炎啊……”

虚幻老者,并没有与任何药族的人对话,他徐徐的抬头,望着那弥漫天际的黑炎,双眼中再度闪过茫然之sè,旋即袖袍挥动,大阵之上”顿时光芒涌现,那些粘附在其上不断吞噬着能量的黑炎”直接是被强行震散而去。

“没有完整的记忆,没有完整的灵hún,浑噩之间,宛如傀儡,一代药帝,也走到了这般地步,也罢,收了你这道残hún,至少当数百万完整之hún。”

天空上,虚无吞炎淡淡一笑,语气之间,没有半点的敬畏,只见得其手掌伸出,布满黑sè符文的手指,对着下方一指点出。

“轰!”

随着虚无吞炎这一指的点出,这片天地,顿时山崩地裂,漫天黑炎之中,一跟几乎遮掩了半个山脉的黑炎巨指从天而降,狠狠的对着那大阵按了过去,这片天地空间,都是在那一指之下,尽数爆裂。

见到这一指的恐怖威势,不少人面sè都是煞白。

黑指从天而降,然而就在即将落在大阵之上时,那道粗布麻衣的老者,终于是一抬手,一尊面积丝毫不弱于那巨指的药鼎,便走出现在了大阵上,药鼎周身遍布着各种奇异纹路,而且看上去,宛如实质一般,一股古老的气息,dàng漾而开。

“嗡!”

巨指重重的按在巨鼎之上,顿时,一道嗡鸣之声,便是在天地间响彻而起。

“噗嗤!”

在那等可怕的嗡鸣声响下,一些实力不济者,当场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更有甚者,耳膜都是爆裂而开,血水不断的从双耳间流出,极为的凄惨。

两者相撞,巨指散去,而那药鼎,也是变得虚幻许多,甚至连那道老者身影,都是淡化了一些,显然是消耗了不少的能量。

“一道残hún,能挡本座几啥”一击无果,但那虚无吞炎却是淡笑出声,手指浮按虚空。顿时地动山摇,数根巨指从天而降,接连不断的狠狠轰在巨鼎之上。

“嗡嗡嗡!”

伴随着惊天之声响起,那巨鼎之上,居然都是被生生的迸裂开数道裂缝。

“所有药族之人,将所有的斗气,全部灌入大阵!”

见到那虚无吞炎竟然连始祖残hún都怡然不惧,药丹的面sè再度剧变,厉声大喝,旋即体垩内斗气化为一道璀璨光柱,暴射进入大阵之中,其余地方,也是爆射出无数道光柱,顿时,那巨鼎再度变得凝实,而且此次,居然是直接飞出大阵,呼啸的对着天空上的虚无吞炎撞去。

瞧得飞掠而来的巨鼎,那hún虚子却是面sè一变,身形急忙躲到虚无吞炎身后。

“你有药族之力,本座,也有!”

虚无吞炎语气,依旧平静,只见得其大袖一挥,整个药界,顿时颤抖起来,旋即众人便是惊骇的见到,在这片大阵之外,密密麻麻的黑炎光团升空而起,最后进入那弥漫天际的黑炎之中,顿时,无数道凄厉的惨叫声,在这片天地,响彻而起。

“是药族的那些裔民!”

萧炎面sè大变,那些密密麻麻的光团之中,都是包裹着数道疯狂挣扎的人影,那些人,竟然都是药族的裔民,在他们被吸进那些黑炎云层时,萧炎能够看到他们的身体,在那一霎化为血水,最后被尽数吞噬……

“好毒辣的手段!竟然连这些裔民都不放过。”

萧炎拳头紧握,这药界之上,裔民起码以数百万来计量,可如今,这些裔民,将全部被虚无吞炎吞噬!

“hún族,我药族与你不共戴天!”

大阵之外的惊变,药丹也是察觉,当下眼眶yù裂,怨毒而疯狂的咆哮声,在这片天地间响彻着。

对手药丹的咆哮,虚无吞炎却是未曾理会,手掌一握,一枚血球便是继续凝现,旋即以一种极端可怕的速度膨胀着,在那血球之中,药族的人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味道,“爆!”

当血球膨胀到将近千丈时,虚无吞炎这才一挥,血球暴掠而出,最后与那飞射而来的巨鼎,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血光,在一霎那,遮掩了天际,所有人的双耳,都是仿佛暂时的失聪一般,唯有着那充斥着眼球的血红,方才让得他们明白,那般毁灭般的对撞,并非是虚幻……,“轰!”

无法形容的可怕能量冲击,从天空之上疯狂的席卷开来,那古老的巨鼎,在接触的那一霎,鼎身之上,便是炸开一道道裂缝,最后,在那黑炎疯狂的吞噬下,终于是彻彻底底的消融而去,所余下的毁灭冲击,则是席卷而下,狠狠的轰在大阵之上。

“咚!”

大阵,在那等席卷下,狠狠的颤抖了起来,其上所充斥的宛如液体般的能量,也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散。

“大阵要破兵”

望着那越来越虚幻的大阵,所有药族之人的心,都是冰凉了下来,他们未曾料到,这举全族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大阵,居然依旧无法抗衡那恐怖的存在……,大阵中堊央,那身着粗布麻衣的虚幻老者,望着这一幕,也是轻轻一叹,喃喃之声,飘dàng在所有人的耳边。

“这一劫,依然无法避过啊……”

伴随着声音的落下,其身形突然掠出大阵,化为一道虚幻光芒,以一种超越光速般的速度,划破黑炎云层,最后掠进虚无吞炎体垩内。

“嘭!”

两者相撞,仅仅只是一道并不响亮的闷响,但虚无吞炎的身体,却是一阵剧烈颤抖,紧接着,他的声音之中,终于是首次有了一些怒气bō动:“你……该死的老鬼,给本座消散在天地间吧!”

黑炎从其体垩内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旋即,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出,仿佛灵hún破碎……,声音并不响,可所有的药族之人,身体都是在此刻僵硬了下来,他们能够感觉到,血脉之中,一种什么东西,正在悄然的逝去。

“始祖……””

药丹猩红着双眼,呆呆的望着天空,仿佛一道信仰,都是在此刻崩塌。

“咔嚓!”

在那些药族之人呆滞之时,那大阵也是抖动得越来越剧烈,最后,终于是在一道道惊骇目光中,咔嚓一声,爆裂开来“大阵破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