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双帝之战!(上)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绚丽的火焰,如同火烧云一般,从那虚无的空间之中蔓延而开,一种可怕的温度,升腾在天地之间,令得地面之上的血海,飞速的蒸发……,

“盟主!是萧炎盟主!”

“盟主出关了,我们有救了”

“盟主万岁!”

突如其来的火焰庇护,令得所有惊惶而逃的人们都是止下了脚步,一道道目光,投向天空,最后凝固在了那绚丽火焰之中的一道熟悉身影,顿时间,几乎所有人的面庞上,都是涌现了激动与狂喜之色,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这片天地响彻着,其中不少人,更是激动得跪伏而下,绝望之后的希望,让得他们那依旧残留着惊慌的脸庞上,有着喜极而泣的泪水流下。

经过那重重的征战,在联盟的心中,萧炎的地位,显然是无人能及,是他们论起年龄资历,他或许稍有欠缺,然而所有人都是知道,正是那看上去略显瘦弱的双肩,却是生生的抗起了整个联盟!

在很多联盟成员的心中,那一道身影,是永远不会失败的!

这便是他们心中,对萧炎的一种近乎宗教般的狂热尊崇!

这种狂热,在这种绝望的时候,显然是会如同病毒一般的疯狂传播,因此,那些并不属于天府联盟的人,脸庞上也同样是涌现了激动之色,现在面临绝望舟他们,正需要一个可以依赖的支柱。

天空上,火幕蔓延而开,将方圆数以千万计的人类尽数笼罩,而在火幕扩散时,那绚丽火焰之中的人影也是越来越清晰,片刻后,火焰减弱而下,一道黑衫身影,便是清楚的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真的是萧炎……”

在联盟总部不远处的一处,大量的人群簇拥在一起,看这模样,显然都是属于同一个势力,而此刻,在那人群之中,一道身形壮硕的男子,正抬起头,目光火热的望着天空上那道身影,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兴奋。

“柳擎大哥,真的是他?”在男子身后,一名容貌娇美的女子,也是忍不住的道,谁能想到,短短十数年时间不见而已,当年同在迦南学院修炼的学弟,竟然已站在了这个大陆的真正巅峰。

“哈哈,柳菲,绝对不会错的”唉,这个家伙,真是太恐怖了,当年在学院,他可跟我差不多啊…………”男子,赫然便是当年那位在迦南学院之中,被称为霸枪的柳擎。

柳菲贝齿轻咬着红唇,抬头望着那遥遥天空上,被无数人当做神灵般崇拜的身影”神色略微有点复杂,谁能料到,当年那跟她在内院中有过一些冲突的人,现在,却走到了这种地步?

在联盟的其他一些地方,也同样是有着一些熟悉的目光,注视着天空上的那道身影”皆是有些感叹。

“萧炎!”

火幕之外,魂族的众多强者在见到那一张熟悉的面孔时,眼中也是在瞬间涌上浓浓的惊骇之色,显然是未曾想到,这才半年多时间不见,萧炎居然便是恐怖到了这种地步!

“斗帝……”

魂天帝站在血莲之上,那对血眸,也同样是在此刻泛起了剧烈波动,片刻后,他终于是忍不住的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喃喃到末,魂天帝的面色陡然狰狞了起来,声音也是化为咆哮,如雷霆般的在天空上轰隆隆的响起。

不怪魂天帝会突然这般失态,为了达到今天这一步,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然而就在他成功之时,却是见到一道竟然还有着其他人,也是达到了与其相同的地步,这怎能让得他轻易的接受?

而且,特别是在这个人,在一年之前,还仅仅只是他翻手间就能捏死的蝼蚁时,其心头的不平衡,顿时达到了顶点。

“呵呵,这今天地,可不止你一人能够晋入斗帝……“,

火焰散去,黑衫青年浮现而出,他抬起头,望着那有些失态的魂天帝,不由得微微一笑,原本漆黑色的双眸中,如今却是有着绚丽的光泽涌动,看上去显得异常的温和以及深邃。

在其额头处,有着一道火焰印记,呈现诸多绚丽之色,隐隐间,有着一种特殊的波动,从中散发而出,在那等波动下,大地深处的岩浆,流动速度,都是加快了不少。

萧炎安静的站在天空上,浑身没有任何的斗气波动,那般模样,显得颇为平凡,然而唯有真正的强者,方才能够感应到,那削瘦的身体之中,如今是蕴含着何等难以想象的力量,那等力量,足以毁天灭地!

“你的身上,有陀舍古帝的味道”

魂天帝毕竟不是寻常人物,在经历过初始的震动后,血眸之中的波动也是平息而下,他面色略微有着一丝阴沉的将萧炎细细打量,旋即森然道。

“侥幸获得了古帝传承而已。”萧炎微笑道。

“该死的虚无吞炎!”闻言,魂天帝面庞忍不住的一抖,心头有些暴怒,关于古帝传承的事,虚无吞炎肯定知道,但却并没有告诉他!

萧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旋即目光在这片近乎支离破碎的大地上扫过,最后手掌一探”一道殉丽的光芒,便是落到了被魂天帝一脚踹下天空的烛坤身上,而在那绚丽光芒的照耀下,烛坤身体之上那狰狞的伤口,便是迅速愈合。

伤势愈合”烛坤那庞大的身躯也是迅速化为人形,面色依然有些苍白,对着萧炎苦笑道:“你总算走出来了,再晚一点的话,这里的人都要被那家伙给杀光了……”

“烛坤前辈”先歇息一会吧。”萧炎声音柔和的道。

“嗯。”

虽说萧炎的声音相当平和,但烛坤却是能够感觉到那隐隐间所含的一种威压,那种威压,几乎凌驾了天地,在这等威压下,就算是他,都是不得不低头,当下也是点了点头,道:“我们来防御着魂族的大军,这魂天帝,就交给你来对付了,斗帝,也只有斗帝能够应付……“,

萧炎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下方,当见到那死伤不少的联军时,嘴唇也是微抿,看这模样,魂天帝显然是抱着赶尽杀绝的心态……,

“挺狠的手段啊,为了完成帝品雏丹的最后一步,竟然造了这般杀戮……”萧炎轻声道。

“成王败寇,可不讲究过程。”魂天帝冷笑一声,盯着萧炎,道:“今日,便是我双方决战之的,你若失败,联军之中,必然鸡犬不留”

“你若败,魂族我也会赶尽杀绝。”萧炎淡淡的道,对于魂族,他早便是恨之入骨若是有机会的话,他决不会做那等伪善之人,当杀,则杀!

“哈哈,好,那今日便让我来试试究竟是我魂族亡,还是你联军灭!”

魂天帝仰天大笑滔天的血气从其体内暴涌而出,瞬间便是化为无尽血海,血海之中所弥漫的力量,强得令人感到恐怖。

“魂族之人,退后千里!”血海弥漫,魂天帝声音冰冷的喝道。

听到喝声,那些魂族的强者,也是连忙后退,两名斗帝强者的交手,足以毁天灭地,黄是被绞入其中,就算是斗圣巅峰的强者,必然也是当场陨落,而且谁都明白,这场战争的真正胜负关键,乃是萧炎以及魂天帝二人,两人的失败,决定着双方最后的结局!

“萧炎,今日是本帝封帝之时,你可要让本帝战个痛快”

魂天帝血眸之中,血气诣天,他站在血海之中,此刻倒也是有着冲天豪气,此人虽然手段毒辣,但也算得上是枭雄般的人物,今日之战,两人之中,必然有其一陨落!

此战,唯有尽全力相搏!

“奉陪到底!”

萧炎双眸中,同样是有着点点火热涌动,这一战,将会是斗气大陆万年之内,最为巅峰的一战!

不论成败,此战,必将流传千古!

望着几乎霎那间便是变得空空荡荡的天空,所有人都是紧闭呼吸,两人虽未动手,但那股气势,却是已如同山岳般的压在所有人的头上。

“哗哗!”

血海滔天,弥漫着天际,魂天帝眼中的猩红,仿佛也是在此刻变得浓郁了许多,这般对恃半晌,他脚步猛的一步踏出。

“轰!”

随着他这一步的踏出,整今天空,都是在此刻颤抖了起来,而那滔天血海也是疯狂翻涌,直接是化为数万丈庞大的血浪,狠狠的对着萧炎翻卷而去。

在那高达数万丈的血浪之下,萧炎的身形,渺小得就如同蝼蚁一般。

萧炎泛着徇丽光芒的双瞳,盯着那声势骇然的血浪,那之中所蕴含的能量,足以轻易将一名九星斗圣连灵魂都是轰碎而去。

“火来。”

萧炎嘴巴一动”一道轻声便是传出,而在其声音传出的霎那,下方大地,直接是轰隆隆的裂开一道巨大深渊,深渊之中,赤红的岩浆如同喷泉一般,冲上天际,最后尽数悬浮在天空上,也是化为一道岩浆巨浪,与那血色浪头狠狠的轰在了一起。

“砰!”

天地颤抖,血雨夹杂着岩浆,如同暴雨般的从天空倾泻而下,将整个中州,都是囊括了进去。

攻势被阻,魂天帝却是丝毫不意外,若是斗帝强者如此容易便是被收拾了的话,他那也不会如此执着的追求千年时间,不过虽说如此,他的面色,显然也是变得凝重了一些,萧炎如此轻易的接下了他的攻击,那也就说明,对方是真正的进入了那个境界,并非是依靠其他外物暂时晋入。

“血魔蚀心雷”

魂天帝脚踏血莲,手指陡然点向那笼罩着中州的血色云层,而随着其手指点出,血云立刻如同一个巨大的器官一般剧烈的蠕动起来,而后狠狠的向内一收缩!

“轰轰轰”

在那无边无际的血云收缩时,天空也是崩塌而下,漆黑的空间裂缝,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天空上蔓延而开,下一瞬,血云猛然伸展而开,无数道宛如山岳般大小的血雷,直接是以一种暴雨倾盆之势,疯狂的射向下方的萧炎,那血雷每一道所蕴含的力量,都是足以让古元等人骇然失色。

望着那铺天盖地而下的血雷,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凝重,这些血雷之中,蕴含着无比的凶戾与怨气,若是被击中的话,凶怨入体,必然会导致神智被破坏。

“牢!”

殉丽的火焰迅速的自萧炎体内席卷而出,最后在其身体之外,化为一道矗立天地般的火焰巨人,火焰巨人巨嘴一张,顿时,天地寂静,一股殉丽到了极点的火焰,猛的自其嘴中喷射而出如同火烧云一般,与那无数的血雷相撞。

“轰隆隆!”

天际之上,绚丽的火焰以及血雷疯狂的相撞整片大地,都是在这种剧烈无比的能量波动下,颤抖着被撕裂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

望着天空上那你来我往的血雷火焰攻势,所有人的心都是提了起来,如此恐怖的交手,已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任何一道攻击落到这联盟总部恐怕便是会直接造成无数的伤亡。

“这两人,谁的胜算更大?”雷赢也是被那恐怖的交战吓了一跳在古元身旁问道。

闻言,古元一怔,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看见斗帝强者交手,至于谁能胜,还真不太好说,不过…………不过魂天帝毕竟是魂族族长,而魂族以前也走出现过斗帝强者,对于一些能力的运用,恐怕比萧炎要略强一些……”

“当然,也不用太过担心,萧炎同样是获得了陀舍古帝的传承,指不定有着什么杀手铜……“,

听得他这话,众人也是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继续紧张的看着那旷世大战,面对这种大战,他们根本插不上半点的手。

血雷震天,血光充斥着天地,魂天帝望着那竟然在他的攻击下,丝毫不落下风的萧炎,眼中也是有着阴沉之色掠过,这种僵持的战斗,可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萧炎,莫要以为晋入了斗帝,便能与本帝抗衡”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魂天帝的面色,突然变得异常凝重,漫天血雷,都是在此刻减弱下来,在那一道道惊惧般的目光下,魂天帝突然嘴巴一张,一股吸力暴涌而出,那弥漫中州天空的血云,居然是在此刻尽数化为血光,铺天盖地的掠进了其嘴中。

厚厚的血云,不知道凝聚了多少人得精血,然而此刻,却是被魂天帝一口吞噬!

笼罩着中州半年之久的血云被吞噬,那温暖的阳光也是再度倾泻而下,望着那略显刺眼的耀日,不少人都是有些激动,唯有在感受到了那种末日来临的气氛时,他们方才能够知道,以往的那些平凡之物,是如何的可贵。

当然,现在的他们也明白还不是兴奋的时侯,天空上郡主宰着斗气大陆命这的战斗,方才刚刚进入白热化而已!

“咔咔!”

伴随着那涛天的血云被魂天帝一口吞噬,他的身体骤然腾胀起来,短短瞬间,便是化为一道高达数万丈的血色巨人,血光在其身体上飞快的凝聚,最后化为一层血色铠甲,将那万丈身躯,都是包裹而进。

血色巨人矗立天地,将整今天空都是遮掩而下,在那等可怕的视觉冲击下,所有人都是丝毫不怀疑,此刻魂天帝的一拳,便是能够将方圆数万里之内轰成深渊!

“哈哈,萧炎,我这血之帝身,你又可能施展?”

魂天帝巨大的血瞳盯着萧炎,现在的他,吞吐之间,便是有着风雷涌动,一口气吐出,整个中州的天地能量都是受到了巨大的波动。

“斗帝之身……”

望着那高达万丈的魂天帝,古元等人的面色都是剧变了起来,同为远古种族,他们自然是知道,斗帝强者,能够纳天地入体,那时候,他们便是天地”举手投足间,都是能够震破苍穹”威力强大得可怖!

而这种庞大身躯,并非是能量所化,而是实实在在的**身躯,想想看,数以万张的庞大身躯,那等声势,又是何等的恐怖?

而这种能力,则被人称之为斗帝之身,因为也就只有达到斗帝层次,方才能够将将其施展。

所以”当古元等人见到这一幕时,面色也是大变,不过还不待他们惊慌,天空上的萧炎,却是怡然不惧的望着那庞然大物,仰天一笑,手印变幻,那大地再度裂开”无穷的岩浆,被生生物离而起,最后化为滚滚红炎,涌进萧炎的身体。

而在这些滚滚红炎涌进萧炎身体时,他的身躯,也是在那无数道紧张目光的注视下,飞快的膨胀,而且在膨胀间”绚丽的火焰,飞快的从浑身毛孔之中呼啸而出,化为一条条火龙,盘旋在其周身。

“果然是有些本事。”

见到那周身飞腾着绚丽火焰的萧炎,魂天帝眼中也是掠过惊异之色,旋即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我这血之帝身,还是你那炎之帝身,究竟孰强孰弱”

冷笑落下”魂天帝大脚一跨,直接是携带着风云雷电,平平一拳便是对着萧炎轰出,顿时天空崩溃,无尽色血气对着萧炎铺天盖地而去,那等劲风,无比的可怕。

“哼”

见到魂天帝正面攻来,萧炎也是一声冷哼,并没有躲避,同样是一拳挥出,那缭绕在周身的绚丽火龙,则是顺着拳风,狠狠轰出。

“弊!”

血气与火龙惊天相撞,那等可怕的劲风,直接是将下方诸多山峰生生震成粉末,无数的人群,急忙寻找庇护之地,天空上那两道巨无霸的战斗,破坏力太过惊人了。

“小心一些!”

古元等人也是连忙再度合力凝聚防御罩,再加上先前萧炎所设置的火罩,这才未被那等可怕劲风所波及。

“轰轰轰”

天空上,萧炎与魂天帝那高达万丈般的身躯,也是踏着虚空倒退几步,每一步的落下,都是有着数千丈的空间爆裂成一片黑暗的虚无。

然而两人刚退,便又是暴冲而出,这种战斗,并非是极度的绚丽,但却是强到极致的力量相撞,谁也无法想象,当两道以万丈计量的庞然大物肉搏时,那是如何的具备着视觉冲击。

冲撞之间,风云震动,雷霆闪烁,仿佛天地,都在为这等交驿而颤抖。

两道庞然大物的交锋,对于中州来说,显然是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大地之上,不断的剧烈震动着,巨大的裂缝深渊,几乎是要将中州一分为二,所有的生灵,都是在这等战斗下,战战兢兢,光是那一道细微的余波,就足以将一名斗圣强者秒杀。

古元等人,都是面色苍白的望着遥遥天空,那里的空间,不断的崩溃,又不断的被修复,如此循环不断,看得人毛骨悚然。

这般战斗,持续了将近整整半日,轰隆隆的惊天之响,几乎是传出了中州,在整个斗气大陆之上回荡着。

而受此影响,一些中州之外的强者,也是有所感应,当下都是对着中州的方向掠来,不过,就在他们在即将踏入中州范围时,那迎面而来的恐怖劲风,便是将他们震得吐血倒退,一个个先前尚还显得平淡的高人们,当下便是面如土色,再不敢踏入其中。

“炎玄爆”

遥遥天际上,又是一次极具视觉冲击的惊天冲撞,而在那等撞击中,突然有着一道仿佛压抑了许久的低喝之声,紧接着,可怕的火焰风暴席卷而开,一道身影,狠狠的落下地面,将遥远处的山脉,尽数压成深渊。

望着那道坠落下地的庞大身影,古元等人顿时狂喜,因为那落地之人,居然是魂天帝,看这模样,在两人的硬碰中,竟然是萧炎占了一点上风!

“依靠丹药进入斗帝,果然算不得上乘,萧炎接受了古帝传承,而且在天墓之中,潜心修炼了将近三年,而魂天帝,却不过半年光景!”烛坤脸庞上涌上兴奋之色,道。

听得他的话,众人也是喜笑颜开,那心头万分的压抑,也是在此刻一扫而空。

与古元等人相比,那魂族方面,却是惨然失色,他们同样非常的明白,若是萧炎得胜的话,他们将会是何种结局。

“轰”

而在他们心中慌乱时,那深渊之中,庞大身影再度冲天而起,略微有些狼狈的望着萧炎。

“魂天帝,你的血之帝身,看来可不如我这炎之帝身!”萧炎也是缓缓压抑下体内翻腾的气血,笑道:“而且,你似乎开始力竭了?”

魂天帝面色阴沉之极,他明白体内的状况,在经过正面交手后,他发现,虽说他力量同样惊人,可或许是因为借丹药之故,所以在气息悠长的方面”竟然是有些比不上萧炎,再加上后者的斗帝之身,有着诸多异火相凝,威力更是强横无比,就算是他这血之帝身,居然也是略有些逊色,这样下去”恐怕落败的,还真会是他!

而这种事,是他绝对不会被允许的!

“高兴得,莫要太早。”

魂天帝目光扫过下方的中州大地,眼中掠过一抹狞色:“萧炎,我本不欲如此,但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今日,本帝便用这整个中州”来为你送葬!”

森然之声落下,魂天帝大手一挥,一道璀璨的血光暴射而下一最后直接射进大地之中,然后,众人便是惊骇的见到,无数的血芒,以那落地之处,闪电般的蔓延而开,那一条条血线,就仿佛中州的血脉一般!

萧炎也是有些惊异的望着这一幕,居高临下,他能够看见,那些血线,以一种极度恐怖的速度,将整个中州都是包裹而进。

“砰砰砰”

就在他为此而惊疑时,中州大地,突然开始在此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道道数以万丈庞大的血光,从中州大地各处地方暴冲天际!

“这些血光升起的地方……,好像是魂族布置噬灵绝生阵的地方!”望着那些血光升起的地方,古元突然惊声道。

“这些大阵所布置的方位连起来”烛坤也是在此刻想起了什么,面色陡然一变,惊骇的道:“这些位置连接起来,居然也是一个阵法!”

“如此庞大的阵法……”炎烬等人面色骇然,笼罩整个中州的阵法?真的有人能够办到这种事么?

“萧炎,我魂族筹划l千年,就算是再糟得情况,我们都有所准备,就算你成功踏入了斗帝,今日,你依然必亡”

血光笼罩着中州,那些光柱,在遥遥的天际之上扩散而开,直接是化为一个庞大得不可思议的诡异大阵!

“此阵,是我魂族第一位斗帝强者所传,其名,斩帝阵!”魂天帝目光诡异的望着萧炎,阴冷的笑道:“在那远古时,可是真的有着斗帝强者陨落在此阵中哦。”

萧炎目光微微一沉,抬头望着天空那被血光萦绕的诡异阵法,从那里,他的确是感觉到子一丝危险的味道。

“不愧是魂天帝,连今天这种局面,都能事先猜测到”萧炎声音低沉的道,这大阵显然需要极其繁琐的准备,可惜当初眼里不够,居然看不出那些所谓的噬灵绝生阵真正的作用。

“凡事做好最坏打算,这也是我魂族能够延续至今的缘故。”魂天帝自傲一笑,旋即面色也是阴翳而下,他袖袍一挥,身后空间裂开,而后,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而起,紧接着,众人便是惊骇的见到,如同潮水般的血液,自那空间裂缝之中暴涌而出,最后尽数灌进那所谓的斩帝阵法之中。

“萧炎,我以千万裔民之血催动此战,你能够陨落在此阵之中,也不枉你这般本事了……“,

伴随着滔天血海涌进大阵,那阵法之中,突然闪烁起诡异的光泽,血光极度的凝聚,最后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化为一柄弥漫着无尽血腥味道的巨大透明血刃!

血刃极其的诡异,并没有刀柄,其上血光萦绕,仿佛连天地,都是能够一削而断!

而在这柄诡异血刃浮现时,天空上的耀日,都是在此刻黯淡了下来,天地,也是逐渐的暗沉,那般模样,仿佛连日月风云,都是惧怕了那诡异血刃!

“魂族之人听令,以身祭习!”

血刃一现,魂天帝陡然厉喝出声,而听得他喝声,那远处的魂族大军中,顿时传出一阵骚动,然后,上千名魂族强者咬牙飞掠而出。

“咻!”

魂天帝面色漠然,手印一变,那血刃便是一闪,紧接着,那数千丈之外的那些掠出的魂族强者,便是头颅离体而飞,鲜血喷涌间,身体迅速枯萎,最后化为粉末消散在天地间。

而吸收了这些魂族强者的血液,那诡异血刃也是越发凝现。

“萧炎,结束了”

魂天帝目光狂热的望着那而柄诡异血刃,也是陡然一口精血喷出,而当这团精血落到血刃之上,其上顿时传出嗡嗡的刀鸣之声,在那刀鸣声下,萧炎心头的危险之感,也是越发浓郁。

天地寂静,所有人的都是望着天空上这一幕,从那诡异血刃上,他们感觉到了一种恐怖到极致般的气息,这一招,真的很有可能将萧炎重创!

“斩帝鬼血刃……,那传说中,竟然是真实的……”古元面色也是在此刻苍白了下来,这所谓的血刃,别人或许不认识,但他却是颇有记忆,在古族的祖籍上,他看见了不少有关这所谓斩帝鬼血刃的记载!

这东西,真的曾经斩杀过斗帝强者,震惊大陆!

没想到,这数万年之后,居然还能亲眼见到那传说之中的凶器!

“糟了……”古元拳头紧握,面色惨白的喃喃道。

“唉…………”

萧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面色,也是缓缓凝重了起来,这一次,若是接不下的话,恐怕就得真正陨落了……,

“魂天帝,你有准备,我,同样也有!”

萧炎盯着魂天帝,手印突然骤变,而后他嘴巴一张,璀璨的殉丽光芒暴射而出,最后迎风暴涨,竟然是化为了一片广场出现在了天空上。

“异火广场?”

见到那有些熟悉的东西,古元等人都是一愣,那东西,赫然便是当初从古帝洞府之中取出来的异火广场,不过其中的那些异火,并没有什么威力,只是标本而已,难道萧炎要依靠这个,来抵御魂天帝的斩帝阵不成?

异火广场悬浮天空,萧炎身形一动,便走出现在广场上空,在其眉心处,那殉丽的火印,突然在此刻剧烈的跳动起来,一股无法形容的意念波动,自那火印之中飞快的传出,在一种极端恐怖的速度下,传遍了整个斗气大陆!

“吾以炎帝萧炎之名,敕天下万火,听本帝号令!”

萧炎双眼陡睁,绚丽火焰自其体内暴涌而出,充满着威压的喝声,在整个斗气大陆的任何地方,浩浩荡荡的响起!

“异火榜第二十三,玄黄炎,归位!”

绚丽火焰缭绕着萧炎周身,仿佛火焰之中的帝王一般,而伴随着这道喝声落下,那离中州有着数十万里的一座深山,突然传出响亮爆炸,一道深黄色的火焰喷射而出,最后宛如流星般的划过天际,穿梭空间,短短瞬间”便走出现在了中州之上,最后直接投入了异火广场之上的一道石柱之中。

“轰!”

随着这道深黄色火焰掠进那道石柱,其上面所升腾的玄黄炎,陡然大涨,化为一根火柱,冲天而起。

“异火榜第二十二,万兽灵火,归位”

“异火榜第二十一……”

“……”

“异火榜第十九,青莲地心火,归位!”一道淡青火焰,自萧炎体内喷涌而出,也是冲进一根石柱。

“……”

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壮观的一幕,每伴随着萧炎的一道母声响起,便是会有着一道异火从遥远之外破空而来,最后听从他的号令,进入石柱之中,那般模样,就仿佛萧炎化身为了火焰之中的帝王一般,手指之处,莫敢不从!

那般浩荡之景,看得人激动得热血沸腾,那种天下万物,听我号令的至尊之感,让得人无比的尊崇以及艳羡。

“异火榜第七,九幽金祖火,归位!”

天空上,萧炎又是一声大喝,下方炎烬身体便是陡然一颤,金色火焰,直接不受他控制的破体而出,掠进石柱。

接下来的几道异火,虽说都是有着主人,但却全部是被萧炎轻易的撤离身体,然后射进石柱之中。

“异火榜第三,净莲妖火,归位!”,

萧炎深吸了一口气,小伊也是从其体内掠出,然后射进石柱之中,一道粉红火柱,直冲云霄。

到了此刻,那异火广场上,已是有着二十一道异火火柱,那般声势,当真惊天动地!

如此一幕”同样也是让得魂天帝感到无比的震撼隐隐间,他感觉到了一种不安。

当净莲妖火射进火柱时萧炎泛着绚丽光泽的双眸,也是转向了魂天帝,手印一变,冷喝道:“异火榜第二,虚无吞炎,归位”

喝声一落,魂天帝体内猛然一震,那被他吞噬不久的虚无吞炎,竟然再度有了复苏的迹象!

“混账!”

魂天帝的心中,有些惊惧他能够感觉到,若是真的让萧炎将所有异火都凑齐了,那所发动的攻击,必然是足以将其击溃,所以,绝对不能让虚无吞炎也被他召唤而去,当下心神一动,急忙的抵御看来自萧炎体内的那种召唤之力。

“你竟然将虚无吞炎给吞了当真是心狠手辣啊”

感应到来自魂天帝体内的波动,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惊讶,旋即一声冷笑,陡然大喝:“虚无吞炎,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砰!”,

萧炎喝声一落,魂天帝的身体,便是猛然一颤一股黑色火焰,终于是破体而出,最后飞快的冲出在斗气广场之上化为一道人影。

“魂天帝,你想要吞了本座,那本座就是死,也要拉你做垫背!”

虚无吞炎现出身来,目光狰狞的望着魂天帝,旋即骤然转头望向萧炎凶狠的目光变得奇特了一些,他能够感觉到来自萧炎身体上的那种威压。

“炎帝萧炎哈哈,你倒是有着这等能力号召天下万火,今日,我便听你之令!”

虚无吞炎面色难看的大笑了一声,然后便是在魂天帝铁青的目光中,一头冲进了那最后一根石柱之中。

“砰!”,

伴随着虚无吞炎掠进最后一根石柱,一道黑色火柱,也是冲天而起,二十二道火柱缓缓偏移,最后尽数在半空中凝聚,火焰交融处,一柄颜色绚丽的古尺,居然是凝现而出。

“异火恒古尺!”,

当见到那柄通体缭绕着殉丽火焰的古尺时,古元等人眼瞳陡然一缩,声音都是因为惊骇而变得尖锐了起来。

“那传说之中的异火但古尺,竟然是如此出现的”烛坤呆呆的望着这一幕,喃喃道,这可是只存在于远古之中的神秘之物,甚至就算是那些远古的强者,都是极少有人能够得见……,

“再祭血刃”

魂天得的眼中,也是在此刻涌上了骇然之色,旋即他声音凄厉的暴喝道。

听得他的喝声,这一次,那魂族大军中,一阵骚动,竟然是再没有多少人飞身而出。

“叛徒!”

见到这一幕,魂天帝眼中戾气一闪,手臂挥动,血刃划破虚空,直接是冲进魂族大军之中,血芒闪动,无数人头齐飞而起,短短几个眨眼间,那大军之中,居然便是只剩下十之七八,所剩余的人,也是面露恐惧之色的望着魂天帝,面色惨白。

吸收了如此之多强者的鲜血,那柄血刃之上,仿佛是长出了一对血色双眼一般,透着无尽寒意与煞气,望着这片天地。

“连自己族人都肯下这般毒手,畜生二字,果然是配你!”,萧炎面色冰冷的看着魂天帝这般作为,声音中有着一些不屑,这种人,当真是显得太过不齿。

“成王败寇,不讲过程,今日我若为胜者,他日臭名,自然有你背负!”

魂天帝仰天狂笑,状若疯狂,旋即再度一口精血喷出,一把抓上那血刃,锋利无比的刀刃,直接将其手掌割破,鲜血狂流,而后被血刃尽数吞噬。

“死吧!”

魂天帝血发披散,面色狰狞得可怖,他一脚横跨虚空,手中血刃陡然膨胀,身形直接出现在了异火广场之上,血刃化为血芒,洞穿虚空,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暴射向萧炎!

望着那蕴含着无尽危险的血刃,萧炎面色也是异常凝重起来,深深的吐出一口风雷之气,手掌一抓,那由二十二道异火所凝聚而成的古尺,便是落入其手”脚步一跨,绚丽的火焰古尺,便是划破空间,带着无尽可怕的力量,狠狠的劈在了那血芒之上。

“铛!”,

可怕的风暴,自天空上疯狂的席卷而开,那天府联盟的防御罩几乎是在瞬间被撕裂,其中所有的人都是被震飞千丈,而至于那星界所在地,更是连同着那块陨石,都是在此刻爆成了粉末。

可怕的风暴,直接是连天空上悬浮的异火广场,都是生生的冲撞落地,最后在那地面之上,砸出了一个约莫十万里庞大的巨大深渊。

天空上,还有着能力飞行的人,几乎是迅速的出现在了深渊周围的天空目光急忙的射向那深渊之中,谁都知道,这一次,是两人的倾力之战,胜负,也将会在此出现!

无数道目光汇聚在异火广场之上,那里,两道浑身鲜血的狼狈身影正在挣扎着爬起身来,两人斗帝之身,也是在先前剧烈大战中被破解而去。

“哈哈,萧炎,即便你今日能够胜我,但却无法杀我,待得日后本帝恢复,必要你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魂天帝挣扎着起身,然后摇晃着身体腾空而起,一**虚弱的感觉,从体内传出,他目光狰狞而不甘的望着下方的萧炎,嘶声狞笑道。

“咳……”

萧炎剧烈的咳嗽几声,他的面色苍白如纸,鲜血从嘴中狂喷而出,这般血斗,太过残酷,不过,今日是说什么,都绝对不能放虎归山,不然日后”大陆浩劫,终不会结束!

“呵呵,怎么会让你走掉……“,

搽去嘴角的血迹,萧炎脸庞上,却是浮现了一抹诡异笑容,异火广场,缓缓升空,而萧炎体内,却是突然涌现殉丽的火芒,而随着这股绚丽火芒的出现,广场突然颤抖起来,在那广场中心的位置,居然又是升腾起一道颜色殉丽的石柱。

望着那一道石柱,萧炎苍白的脸庞上,浮现一抹笑容,只见得他身体颤,身体居然是在此刻燃烧了起来。

“自燃斗帝之体,萧炎,你找死!”,

见到萧炎这般举动,魂天帝顿时惊骇失色”若是将斗帝之体自燃的话,那可至少要数百年时间甚至更久,方才能够再度修炼而成,甚至,有时候还无法再度修炼成功,那代价,可是极度的惨重。

对于他的厉喝”萧炎却是平淡一笑,身体之上的火焰越来越浓郁。

“盟主!”

“炎帝大义!”

整今天地,那无数人仿佛也是知晓了萧炎这般拼命之举,当下地面之上,便是跪伏下了黑压压的人山人海。

“我身化异火,封印你千载万世,魂天帝,大陆的浩劫,就此结束吧!

萧炎的身体,彻彻底底的化为一团绚丽的火焰,而在这团火焰下,异火广场上其他的异火,都是微微黯淡,发出低低的嗡鸣声,仿佛是见到帝王的臣子一般。

火焰一成形,便是掠进了那最后一根石柱之中,顿时,二十三道火柱齐聚,直接是在异火广场之上形成一道异常玄奥的阵法。

面见到那火焰阵法,魂天帝却是面色煞白,从那里,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当下急忙暴掠而退。

“咻!”,

然而他的身形刚退,那巨大的异火广场,便是穿破虚空,直接出现在了他的下方”阵法一扫,就将魂天帝的吸进其中。

“轰隆隆!”

“我魂族千年筹划,尽败你手,萧炎,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阵法化为重重火线”缠绕在魂天帝身体之上,而其身体,居然是在火线的缠绕下,飞快的融化,最后直接是化为了一团灵魂光团”而此刻,魂天帝那凄厉的咆哮之声,也是在天地间轰隆隆的响彻而起。

光团一出现,火线便是化为一个巨大的茧,火茧成形,然后徐徐的落到异火广场之上”最后徐徐的没入了广场深处,而一道道玄奥的火纹,则是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广场包裹,宛如封印!

大地之上,无数人望着那被镇压在异火广场之中的火茧,身体都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半年多宛如末日般的绝境,终于是在今日,得以解脱!

“成功了?”

听得那中州之上那惊天动地的欢呼之声,古元等人也是面色滞然,呆呆的望着悬浮在天空上的异火广场,这场浩劫,终于是被阻拦下来了么?

“我们……,成功了……“,

片刻后,脸庞上的呆滞,终于是逐渐的衍变成狂喜,古元等人相视一眼,心情澎湃,终于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一次,他们笑的是如此的肆无忌惮。

“萧炎……“,

一旁的薰儿以及彩鳞,却是怔怔的望着那异火广场,片刻后,宛如疯了一般,急忙的对着异火广场暴掠而去。

当两人抵达广场时”只是见到一道道异火柱,而她们的目光,也是立刻凝固在了那中央位置的一根殉丽火柱上,可那里,却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影站立,一时间,两女如遭雷击,俏脸惨无人色,眼泪止不住的就是留了下来。

“*……”

在两女悲伤欲绝时,一道虚弱的咳嗽声却是突然的响起,旋即那火柱之上火芒涌动,一道身形略微有些虚幻的身影,便走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还没死,只是将**毁了而已,以后再修炼一个就行了……“,萧炎面色苍白,望着两女,虚弱的笑道。

萧炎的笑声刚刚落下,两道倩影便是飞扑而来,直接是狠狠的撞进子他的怀中。

“下次不要再去做英雄了”,低泣间,不知谁这般埋怨道。

“若是不做,这大陆,也就毁了啊“,萧炎心中轻叹了一声,旋即微笑点头:“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说着话时,萧炎的目光,看了一眼异火广场中心,在那下面,封印着一位斗帝的灵魂,在那里,他将会在黑暗中,逐渐的被异火炼化……

大战虽然残酷,但幸运的是,他胜利了……,

望着那被摧残得千疮百孔的中州,萧炎微微一笑,一种从来未曾有过的轻松之感,自灵魂深处,蔓延而出。

“终于可以休息了呢…………”

异火广场上,萧炎拥着两女,眼眸,却是缓缓的闭上。

为了各种的理由,努力了这么多年,不过,似乎最后所取得的成绩,还挺不错的……,

“炎帝,萧炎…*……”

萧炎抿嘴一笑,喃喃自语:“先祖萧玄,您未完成的事,我替您做到了……“,

(一万两千字”写了一天,算是四章吧,当然,还没彻底的完,后面还有一些,不过就是落幕的事了,现在实在是写不动了,只有明天来写了。

不管怎样,真走到了尾声了,当年那个从乌坦城走出的少年,也是成为了斗气大陆上的至尊强者,真的很欣慰,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因为他保护了想要保护的人。

另外,再次在这里宣传一下土豆的新书,武动乾坤,已经发出来了,希望各位朋友能够前去收藏推荐一下,谢谢了。

PS:再最后的一句话,在这最后的时候,再度狠狠的求一声月票,不为名次,只想疯狂一把,希望还能有着兄弟姐妹,陪着土豆,疯上这最后的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