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还债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平淡的声音,徐徐的在天际响起,然后轻飘飘的扩散开来

院落之中,那十几名跟随着翎泉而来的黑湮军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都是想不到,翎泉居然会在萧炎手中败得这般的凄惨,先前的那闪电交手,他们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萧炎由始至终,都未曾施展过一种斗技!

也就是说,萧炎一直都是在依靠着体丅内斗气,不仅将翎泉的斗技抵御而下,而且还在几回合之内,将其以雷霆手段擒拿!

这般一幕,所形成的震慑,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一星半点!

“这他真是翎泉统领嘴中的那萧家废物?这等实力即便是放眼古族年轻一辈,也是足以排进前十之列啊!”

十来人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震惊之sè,萧炎那近乎摧枯拉朽般的攻击,给予了他们相当大的震撼。

“这小子的战斗经验,比起翎泉不知道强了多少,而且斗气扎实,一看便是根基极其稳固之人,翎泉的实力,经过帝坛的洗礼,而且在洗礼之后也是未曾过多锤炼,与萧炎的斗气比起来,倒的确是算得上虚浮二字……,

见到天空上的那一幕,黑衣老者二人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声音中略微有些赞叹,从萧炎的斗气稳固程度便是知道,他是真正的依靠自己一步步的修炼至如今的地步,这种xìng子坚韧之人,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远远会比翎泉走得更远。

“翎泉这小子,此次算是自取其辱了”

一旁的薰儿倒未因为这闪电般的战斗而有丝毫的意外之sè,对于萧炎的实力,她颇为清楚,翎泉从小便是天赋优秀,虽说接受了古族精锐般的培训,但却很少经历那种真正的生死搏杀,实战经验与萧炎比起来,宛如天地之别,平rì从气息上倒是看不出什么,但如今一交手,两者间的差距便是显露了出来。

天空之上,翎泉的脸sè也是在萧炎那充斥着怜悯的评价之下变得煞白,身体不断的颤抖着,片刻后,脸庞猛然涨红如血,而其体丅内斗气,却是在此刻陡然汹涌澎湃起来!

“吼!”

脸sè涨红如血,翎泉气息也是在此刻骤然暴涨,磅礴银sè斗气在掌心中闪电凝聚,无数银蛇四下窜动,旋即掌心一震,狠狠的对着萧炎手掌震了过去。

“嘭!”

翎泉突然间的变化,也是令得萧炎眉头微挑,掌心诡异一曲,刚好是险险的将翎泉反震而来的手掌避开,右手紧握成拳,闪电般的一拳对着翎泉胸膛轰出!

“砰!”

翎泉身体表面雷光急速萦绕,眨眼间便是在其胸膛处凝聚成一块半尺大小的雷光盾,将萧炎这一拳给抵御而下。

“你这个萧家的小废物,也有资格对本统,领下评价?”

雷光盾泛起阵阵涟漪,将萧炎拳头之上的劲力尽数抵御,而翎泉的脸庞,也是在此刻变得异常的狰狞起来,双眼之内,血气缭绕,看上去尤为可怖。

“秘法?”

感受到翎泉突然间暴涨的气息,萧炎双眼微眯,身形一闪,便是敏捷的退后十几步。

“化血功?这家伙还真是不要命了,居然连这等自残秘法都是使用出来。“院落中的黑衣老者二人见状,脸sè不由得一沉,旋即目光转向薰儿,道:“小姐?”

“不用管他”薰儿微微摇头,唇角噙着一抹淡淡冷笑:“自取其辱而已。”

天空上,翎泉浑身雷光闪烁,隐隐间有着许些血红sè弥漫而出,其目光狰狞的盯着萧炎,手掌一握,一柄满溢着血丝的雷电长枪,再度徐徐的凝聚而出。

萧炎目光望着那声势骇人的翎泉,眉头微微皱了皱,这古族的秘法倒的确不弱,如今这家伙的实力,应该达到了将近七星斗宗的层次

“不过不管秘法再强,若是没有足够坚固的根基,也是无用之力,你直到现在,也未曾达到我开始所期望一半”

萧炎缓缓的摇了摇头,对于这翎泉,他的的确确是有些高看了,虽说其本身实力达到了五星斗宗,但以萧炎的眼光来看,他顶死也就与四星斗宗相仿,甚至,若是没有那些高阶斗技相助,只要一些根基结实的三星斗宗,都是能够与其相战个上百回合。

即便如此他施展了秘法,强行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六星巅峰,将近七星的层次,但在施展了天火三玄变第一变的萧炎眼中,依旧不具备太大的威胁力。

“你算个什么东西?待得本统领将其擒拿之后,再好好治你这张嘴!”

萧炎的这种话,令得翎泉眼中狰狞之sè更浓,片刻后,终于是森然一笑,身形一颤,居然是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见到那身形消失的翎泉,萧炎却是缓缓的摇了摇头,脚步突然轻轻的朝左移了半步。

“嗤!”

就在萧炎脚步刚刚移出时,其身后的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一杆雷电长枪闪电般的洞穿而出,然后贴着萧炎的肩膀处搽飞而去

一击落空,枪身突然一震,旋即弯曲成一个诡异弧度,狠狠的对着萧炎脑袋弹了过去。

萧炎面sè不变,脑袋后仰,长枪贴着面门掠飞而出,而其脚掌一跺虚空,身体陡然如陀螺般的高速旋转而起,旋即一记极具力道的鞭腿狠狠的抽甩在了一旁的虚无的空间!

“嘭!”

一脚抽出,虚无空间一阵波动,翎泉身形便是闪现而出,在其面前,一面雷光盾再度闪现,但却并未完全的卸去力道,残余的力量,依旧是将其震得狼狈退后了好几步。

身形退后,翎泉脸sè也是一片阴沉,借着后退之势,手印再度变动,磅礴的斗气,在其掌心迅速成形!

见状,萧炎眼眸微眯,身形一动,便是化为一道模糊黑线暴掠而出,而吃了上次亏的翎泉,却是再不敢让得萧炎近身,手掌一松雷电长枪,旋即身体成半旋之状,一脚狠狠的踢在长枪枪柄之上!

嗤!

雷电长枪犹如银龙般,借助着这般凶猛力道,张牙舞爪的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望着那暴射而来的银芒,萧炎身形一颤,一道残影驻留,而其身形却是陡然加速,旋即身躯一跃,脚尖极为精准的点在长枪枪身之上,微微一点,身形便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翎泉面前!

“翻海印!“

萧炎刚刚出现,翎泉眼中便是寒芒一闪,手中宛如能量晶层般的手印,狠狠的对着萧炎面门轰击了过去。

手印在漆黑眼瞳中急速放大,萧炎脑袋突然极为诡异的一偏,手印贴着耳朵掠出,手臂伸出,然后手肘犹如刀锋般的狠狠朵下!

“咔!“

被碧绿火焰冲击的手肘,狠狠的朵在翎泉手腕处,强猛的劲力,直接是令得其手腕发出一道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响。

萧炎的出手,狠,快,根本容不得翎泉有半点的反应,手肘朵断翎泉手腕,萧炎眼中也是掠过许些狠sè,被碧绿火焰包裹的拳头,直接狠狠的对着翎泉脸庞砸了过去。

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还不待翎泉惨叫出声,那迎面而来的炽热凶悍劲风,又是令得他一头的冷汗,这与萧炎交手的短短十来回合中,他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什么叫做以命搏命,而且最令得他感到心寒的是,只有萧炎对他施展搏命,每当他自己的攻击击出时,却都是会被萧炎在最为惊险的一刻闪避而去!

“嘭!“

碧绿火焰包裹的拳头,在击中翎泉面门时,那雷光盾再度浮现,在一道低沉声响中,将之勉强的抵御而下。

萧炎的攻击被阻,翎泉尚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便是惊骇的见到面前那突然浮现的一道道拳影,每一道拳影上所蕴含的凶悍劲道,都是令得他心惊胆颤。

嘭!嘭!嘭!

拳影犹如暴雨般的倾泻在那面雷光盾之上,令得后者不断的泛起道道涟漪,片刻后,终于是砰的一声,在一道清脆声音下,爆裂而开!

“嘭!”

雷光盾爆裂而开,萧炎眼神一寒,拳影一变,便是在翎泉那惊骇目光中,狠狠的招呼在其脸庞之上。

“噗嗤!”

萧炎的这一拳,极为的结实,直接令得翎泉一口鲜血夹杂着几颗牙齿喷射而出,而其身体,也是犹如断翅的鸟儿般,狠狠的倒射而下,然后重重的撞在院落的一面墙壁上,可怕的劲道,直接是将墙壁都是震得塌陷而下,碎石四溅间,化为一堆废墟

萧炎面无表情,身形一闪,闪落半空,一脚将那溅射而出的碎石狠狠的踢进那堆废墟之内,在带出一个漆黑深洞时,也是有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脚掌缓缓的落在废物之外,萧炎掌心微曲,吸力暴涌,将众多碎石震开,然后露出那被碎石掩盖,满身鲜血的翎泉,瞥了后者一眼,萧炎手掌一抓,直接是隔空将翎泉吸入掌中。

“翎泉统领,我这个萧家废物,现在可还有资格评价你?“

萧炎手掌轻轻的握着翎泉的脖子,现在只要他微微一用力,这个当年曾经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黑湮军统领,便是得丧命此地!

望着萧炎那张微笑的脸庞,翎泉挣扎了一番,眼中终于是流露出了一抹恐惧,他记起,在他与自己的交手中,前者由始至终都未曾施展过一项斗技!

这是一种兢视,但即便是如此,翎泉也是败了而且还是败得如此的狼狈”,

到得现在,他方才有些明白,如今站在他面前萧炎,已经不再是当年内院时的那小小斗灵,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

当年的债,今rì,也轮到他来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