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八章 诈语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墨大夫轻轻的落到了韩立原本站立之处,没有丝毫的停顿,就幽灵一般的倒转过身子,又把面孔朝向了他,脸上原本的傲然之色,已完全褪去,只剩下一脸的木然,眼中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

此时,韩立的情况也不太妙,他不停的喘着粗气,脸色有些苍白,额上渗出了丝丝冷汗,面颊上有了一道不正常的红晕。

种种这一切都已说明,韩立刚才的保命手段,已透支了他大部分的体力,很可能下一次,就无法再使出相同的技巧。

深深呼出了一口气,韩立让身体尽量放松,以减轻刚才“罗烟步”的使用,对肌肉造成的重大负荷,如今的他,只能抓紧一切机会,让自己多恢复一些体力,好在下一轮搏斗中,多有几分获胜的希望。

韩立又低头望了一眼,还在微微颤抖的左手,这手已完全麻痹了,至今还没有知觉,根本无法再去提剑,看来自己故意苦练的左手剑,暂时是被废掉了,只能用余下的右手来战斗。

想到这里,他心中苦笑了一下,现如今他体力丧失了大半,无法再使出奥妙的“罗烟步”,更糟糕的是,还只能单手去作战,这真是坏的不能再坏的处境,看来只有动用秘藏的最后一招了。

韩立望了望屋外的太阳,估计了一下,觉得时候倒是差不多,正适合施展此招。

他又瞅了一眼插在墙上的短剑,这把武器看来是没有机会取回,对方不会让自己大模大样的去拔回短剑。

韩立沉吟了一下,从怀中另取出了一件武器,这同样是把半尺长的带鞘短剑,因为尺寸过短,说是短剑不如说是匕首还比较恰当一些,把剑抽出鞘后,看起来比普通的匕首宽厚了许多,也是明亮无比,很锋利的样子。

韩立把剑鞘仍在一旁,换成右手持剑,把手臂伸展开来,用剑尖斜指向对方,摆了个进攻的姿势。

墨大夫把这一切看进眼里,却没有急着上前抢攻,他倒背起双手,神色忽然变得和蔼起来,用温和的声音劝道:

“韩立,你三番两次的躲了过去,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不过你认为还能像上一次那么走运,能再次从我的掌下逃脱掉吗?你刚才使用的步法很神奇不错,但看起来有不小的限制,光从体力上看,就无法支撑你再顺利的施展出来。还是乖乖的投降吧!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没有重伤你的意思,顺从我的话,也许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墨大夫如同变色龙一般的态度大变,让韩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对方一会儿扮慈师,一会儿冷酷无情,现在又语重心长的劝自己束手待毙,真让韩立不知说些什么好,他真以为自己这时会晕头,能上这种狗血喷头的大当?

不过对方的这番言语,反而让他增长了几分的自信,如果不是对他有了忌惮之心,又怎会用这种幼稚的手段来哄骗于他。

韩立一瞬间,就把这些想得透彻无比,他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没言语一句,只用手中的短剑,往对方身上比划了几下,就把一切意思都表明了。

墨大夫额上的青筋,突突的蹦跳了几下,见韩立根本不理会自己的劝说,反而用手中的武器挑衅,就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不知好歹!”

他猛然向前大跨了一步,嘴中又接着狠狠吐道:“咫尺天涯”。

然后整个人就忽的一下子,轻飘飘的来到离韩立只有数步远的地方,如同会缩地大法一般,让人惊叹不已。

韩立仿佛也受惊不小,一脸的惊慌之色,急忙倒退了两步,和对方拉开了一段距离,才把手中的短剑横在身前,又舞成一小片寒光,挡住了墨大夫的去路,似乎已完全忘却了上次交手时,所吃的苦头。

墨大夫暗自冷笑了一声,自然不会好心的提醒对手,他把双掌一分,兵分两路的朝韩立袭来,对寒芒视若无睹。

眼见两只银手,即将抢入到了剑光之中,却忽从对面传来一声轻笑,这笑声畅快淋漓,似乎猎人见到猎物踏进陷阱时,所有的得意之笑。

墨大夫心中一凛,不觉放慢了去势,身形呆滞了几分,却接着又听到一句冷冰冰的话语:

“现在的你,才是真的上了大当,你看看我手中的短剑!”

听到话声,墨大夫不由自主的向短剑望去,只见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停止了手上的舞动,而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上半身微微后仰,单手所持短剑平放于腰间,下半shen则是一个一触即发的绷紧弓步,整个人成了一副挽弓射箭的怪摸样。

而话语中提及的短剑上,除了有些青光闪闪之外,没有丝毫异常之处,这让墨大夫有些愕然,难道对方摆出这么一个怪姿势,再加上诈语欺他,就想扰乱他的心神,好从中取巧吗?

想到这里,墨大夫心中有些好笑,不由得想开口嘲笑对方几句,却忽见韩立整个人王前一冲,如同被强弓射出一般,化为一只利箭,从对面弹射了过来,其来势之快,令墨大夫也不禁颜色一变。

墨大夫急忙把分开的双手往中间一合,打算用手掌夹住对方的剑刃,却见对面的短剑轻轻一晃,幻化成了十几柄一般模样的利刃,从不同方位,真假难辨地直刺过来。

墨大夫哼了一声,心中韩立的评价又低了几分,在他这样的高手面前,使用这样华而不实的招式,那不是找死吗?他一眼就能看得出真剑刃的所在。

于是他瞪大了双目,认准了真剑的来处,同时双手招式不变,反而加快了几分去势,企图一招就击碎这把利刃,让对方只能空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