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十六章 缺陷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在实际操纵灰芒飞舞时发现,用“驱物术”驱动那符箓所化的灰光,虽然锋利无比,几乎无物不切,并可随他的手势而飞起攻敌,但施展时仍有一些不小的限制。

首先,驱动这个灰光实在是太费法力了!

像韩立这样修炼长春功到了第八层的人,使用完整版的火弹术,足可以连续不断的施展上百次。但驱使灰光时,法力只能持续短短的一刻钟,就荡然无存了。

现在想起来,当初金光上人并不是不想一开始就使用灰芒,而只是他的法力太有限了,能驱使这符箓的时间恐怕是少的可怜。

这也解释了当初韩立夺取此物时,为何遭受的抵抗如此的软弱。对方很可能在先前驱动灰芒时,法力就已耗费了大半,再与韩立这个法力原本就远胜于他的生力军遭遇,侏儒自然是溃不成军,被其轻易得手。

除此之外,这灰芒的另一个缺点是,其飞起伤人的距离有一定的限制。灰光只能在以韩立为中心的二十丈内,被操纵自如。出了此范围后,它就会迟钝僵化,时而失灵。当飞出去三十丈以外时,灰光就会彻底变回符箓原形,跌落下尘埃。

如果说以上两个缺点,韩立认为当自己法力精进时,应该会渐渐改善。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则是符箓本身的致命缺陷。

韩立在使用符箓几次后就发觉,这符纸上所画的灰色小剑,其散发的寒光正随着符箓使用的次数增加而慢慢的变弱,似乎其寿命正在渐渐缩短。也就是说,这符箓有一定的使用次数和时间的限制,当其次数用完之时,也就是这符箓灵性尽失,寿终正寝之日。

这也是韩立在稍微学会驱使灰光以后,就立刻停止了练习的原因之一。毕竟他还想把这么厉害的东西,留在关键的时刻再使用。说不定此物,会在以后的某次危机中,挽回他的一条小命。

同理,韩立认为那张可化金色光罩的金符,应该也有同样的限制,只是他暂时不知道使用口诀,只好把它妥善的藏好,以备后用。

而那个三角形的令牌和那本秦氏族谱,韩立在休息时也做了研究,可惜没有什么收获。

就这样到了第五天时,韩立刚把不见人的招牌摘下,厉飞雨就屁颠颠的闯了进来,并且一见到韩立,就把对方被妖魔化的传闻话,讲述给了他听。

这些流言蜚语,让韩立哭笑不得。他只能板着脸,没有好气的看着厉飞雨,看着对方堂而皇之的取笑着自己。

厉飞雨终于停止了大笑,他慢慢收敛起了笑容,开始用郑重的口吻对韩立说道:“想必我到这里来的原因,你也应该能猜到了几分吧!”

“嗯!不就是那几位大人物放心不下我,让你来探探我的口气吗!”韩立无所谓的淡淡说道。

“嘿嘿!你知道就好。”厉飞雨如负重托的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你打算让我这位好友,如何向那些家伙交差啊?要知道,他们为了收买我,已许诺把我这位外刃堂副堂主,给扶正了。”厉飞雨随即又嬉皮笑脸起来。

韩立皱了下眉头,想了想后,轻轻自语道:“看来不和王大门主那些人见上一面,把一些事情给说清楚,他们是不会安心的。”

“这样吧!你回去和王门主说,明天中午,我会亲自去落日峰见他,让他不必心急。”韩立微笑的说道。

“好的!有你这句话,我就可以交差了。”厉飞雨耸了耸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接下来,韩立和厉飞雨胡侃了一会儿,甚至韩立还近距离表演了“火弹术”给这位好友大开一次眼界,让其羡慕了好半天。

接着没多久,厉飞雨就告辞离开了山谷,回去向王绝楚等人交差去了。

韩立站在屋门口,望着厉飞雨远去的背影,出神了老半天,忽然间他神秘的笑了一下,然后看起来十分高兴的进屋关门。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大亮,厉飞雨神不知鬼不觉的上了落日峰,接着悄悄的潜入到了王门主的房内。

当王绝楚醒来,见到自己床前直直站立着的人影时,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他还是硬挤出了一些笑容来,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韩大夫怎么来了,没有远迎还望见谅!不过,不是说好午时才会面吗,阁下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韩立冷冷的看了王门主一眼,这一眼让王绝楚浑身寒毛耸立,脸上犹如刀割一样的难受。

韩立见对方流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心中不禁有些得意。他看王门主这一眼,是施加了“天眼术“后,才有的特殊效果,这是他前些天研究才发现的“天眼术”新用途,可以用天眼对普通人造成精神上震慑,使其心慌意乱,与江湖上流传的奇功“摄魂术”倒有些类同。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觉得,早上来的话,可能大家头脑比较清醒一些,不会做出什么让对方不愉快的事。”韩立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口气却似乎有些不善。

(书友若觉得好看,请别忘收藏本书,有票票投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