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金竺笔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两块灵石!”一声清脆的女音,传进了韩立耳中。

韩立一愣神,这才发现对面一直低头看书的摊主,竟是个甜甜可人的少女。

“这本书没什么欠缺吧?”韩立回过神来后,问道。

“没有,一到十三层长春功法决,一句不少。”少女大方的说道。

韩立点点头,又胡乱翻了几页,这才把书给合上。

“接不接受丹药对换?”韩立直截了当的问道。

“丹药?”少女有些愕然,把美目睁得大大的。

“这要看什么药了?若是疗伤治病之类的药,可不太值钱!”少女温婉的抚下额前的乱发。

一听少女如此一说,韩立知道此事大有可成,便不客气的摸出了一瓶“黄龙丹”,放在了少女面前。

“固元培本类,可精进法力的药!”韩立也不谦虚。

“固元培本类?”

少女本来一直从容不迫的神情,有些紧张了。她把身子一探,凑到韩立身前,轻轻托起了玉瓶,倒出了一颗丹药,然后低头辨闻起了药性。

韩立居高临下,把少女探露出的一截玉颈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因为少女离他太近了,一股清雅的女儿家体香扑鼻而来,让韩立心跳不由的加速,脸色也微红起来。

“真的是精进法力的丹药!”少女闻了一会儿后,惊喜的叫道。

她抬起头,一脸喜色的望向韩立,期盼的说道:“阁下这样的丹药还有吗?如果有的话,有多少就换多少,我这摊子里的东西可以随意挑拣。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可用灵石收购!”

说完,少女把那瓶药抓的死死的,眼也不眨的盯着韩立,生怕从对方嘴里听到个“不”字。

韩立看到原本温婉可人的少女,突然间紧张成这样,倒好笑起来。但也不由的暗想,看来他对这类丹药的价值还是低估了些,以后还要更加谨慎点才是!

“这位姑娘别急,我们先把眼前这笔生意做完,再淡下一个好吗?”韩立原本想拒绝对方的,但望见对方清澈的眼神时,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家中的小妹,心软了一下,这番话就脱口而出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了。”少女仿佛也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脸色绯红起来。

“这本书,只要两颗这种丹药就行。”少女神色平静下来后,说道。

韩立一听,觉得对方价钱还算公道,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开始把目光往摊子上其他物品扫去。

“这是什么?”

一个不起眼的灰色小布袋,引起了韩立的兴趣。特别是此袋子,还被一条细丝红绳把袋口给扎的紧紧的,里面鼓鼓囊囊的!韩立伸手抓起了它。

“这些是七星草的种子,十年以上的七星草是制作符纸的最佳原料。”少女脆声解释道。

韩立心中一动,这样东西可大有用处,便毫不犹豫的把袋子放到了身前。

“其他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处了?”韩立大致又看了一遍后,缓缓说道。

“真的不选了吗?这个寒冰符很厉害的,还有这回春符,可以让你体力大幅恢复……”少女有些不甘心,主动上前,给韩立推荐起来。

韩立见少女一副你不识货的娇憨样子,不禁有些哑然失笑。

“有什么好笑的?”少女再次脸红起来。

“我其实只是想买些丹砂和一只画符用的笔,可惜你这里并没有!”韩立还是难得的说了大实话。

“丹砂和画符笔啊!”少女皱了下了眉,有些踌躇起来。

她低头沉吟了片刻,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猛然抬头对韩立说道:

“丹砂我没有,但我有一枝妖兽金睛猿颈毛制成的上好符笔,只是它的价钱很高,我不知你有足够的丹药换取吗?”

韩立一听,有些惊讶,但仍笑吟吟道:“只要东西好,在丹药上,我会让姑娘满意的?”

少女听闻此言,这才放心起来。

她掏出了一张灵符,用手在符上虚划了几下,然后把符往空中一扔,化为一溜火光消失了。

“阁下稍等片刻,我兄长一会儿就会把东西带来!”少女有些不好意思。

“没问题,只要的确是好东西,多等一会儿,我不会在乎的!”韩立坦然道。

此后,韩立和少女一段时间内都无话可说,倒让两人间颇有些暧mei的感觉。

韩立倒有些迷恋这种异样的感受,一呼一吸之间,隐隐品闻着对面的幽香。而少女低着头,看着脚尖,不知在想些什么,但韩立也看到对方洁白的脖颈上,升起了些许红晕。

“妹妹!”一个大嗓门,突然打破了这种微妙气氛,让韩立不禁想狠狠的瞪对方一眼。但等韩立转身,看清楚来人后,他不禁下了一跳。

一个身材完全不下去曲魂的魁梧巨汉,正向这边飞奔而来,一路上把一些修仙者撞得东倒西歪,那些修仙者本来勃然大怒,但是等看清楚巨汉远超常人的身材后,全都面露骇然之色,犹豫了一下,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少女看清楚巨汉的举动,有些头痛起来。这位兄长行事太莽撞了些,这不是无缘无故和其他修仙者结怨吗?

“给,妹妹!我把东西带来了。”巨汉夹带着一股狂风,冲到了韩立身边,伸出一蒲扇大手把一个细长的木盒,递给了少女。

少女顾不得埋怨兄长的莽撞,而把木盒转交给了韩立,示意韩立打开来看。

韩立接过来盒子,看了少女一眼后,才把盒子打开,露出了一支从笔尖到笔杆通体散发着淡淡黄光的金黄色毛笔。

“此笔曰金竺,笔尖用二级妖兽金睛猿颈毛制成,笔杆则用金精和乌铁混合而成,再经筑基期的修士用文武火祭炼三天三夜,此笔才大功告成。”少女轻轻说道,但一脸留恋的盯着此物,神情中颇有不舍之意。

他虽然对少女所说的不全懂,但也知此笔非同寻常,是大有来历之物。不禁对对方愿意割舍此物,而大感惊讶,难道就是为了那些丹药?

“姑娘真要把此笔换给在下?这可是件异宝啊!”韩立用手指轻抚着滑溜溜的笔杆,打量着笔杆末端铭印的“金竺”二字,沉声确认道。

少女看出了韩立的疑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决定道出实情,免的对方以为此物来路不正,不敢收取。

“这支笔是我族上遗留之物,是某制符高手用过的。但可惜的是,我兄妹两人在制符上没什么天分,白白浪费了此物,而我兄长要参加此次的升仙大会,功法已到了某颈,非得借助药力才可突破,所以才愿意用此物换取阁下的丹药。”少女幽幽道来,神色有些无奈。

“怎么又遇上一位,功法到了瓶颈的家伙!这也太巧了吧?”韩立疑惑的想。

其实韩立倒是想左了!

凡是准备参加升仙会擂台比试的人,十个人中倒有七八个都是卡在瓶颈,无法再突破之人。因为凡是自认还有潜力可挖能更进一层的人,大都不会立即参加升仙会的擂台赛,而是会躲起来继续苦修,希望能更进一层。这样参加下次大会时,他们闯关的把握会更大上一些。这也就造成了每届升仙会召开前,能精进法力的丹药全部有价无市的局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