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 升仙令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家投票票了,帮忙把书顶上去吧!书还没有上榜呢!)

一见这“飞行符”黑汉和那位摊主都动容起来,瞧向韩立的眼光也郑重了许多,毕竟拥有高阶符的人怎么也不大可能是平庸之辈。

“好,我换!”黑汉很干脆,这种明显占了便宜的买卖,怎么能不做呢?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试一下阁下曾说的,此残片不妨碍盖住之物从外界吸入灵气的说法?若是真的,在下立即交换。若有所不实,在下就不能赔本换此物了!”韩立不慌不忙道。

黑汉开始听韩立之言一愣,但听清楚所说内容后,就笑了起来。

“我所言的此物功效,句句属实。阁下尽管一试!”黑汉信心十足的说。

韩立闻言也不客气,从身上摸出一个酒杯一样的器物放到了地上,随后拿起那“布”罩在了上面,等酒杯消失后,韩立伸出一根手指,在指尖处凝聚出一豆粒大小白色灵气团,并往下面轻轻一点。结果,那光团一点点的消失不见了,似乎被吞噬掉了一样。

韩立看此情景,脸上露出喜色。他轻轻一抓,把“布”提到了手中,酒杯出现了,并且杯内飘荡着刚才消失的光团。

“不错!兄台所说的确不假。这法宝残片我要了,那飞行符就归阁下了!”韩立把那“布”往袖口一送,收了起来,冲黑汉一抱拳,说道。

“好!阁下爽快。”黑汉一听大喜,一低身把那飞行符拿到了手中,急忙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确定不是假货后,才笑眯眯的说道。

韩立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一转身挤出了人群,但尚未走出几步,就听身后的人群中传来了众多的议论声。

“这个人傻啊!竟然用高阶符,换这样一个鸡肋的东西!”

“就是的,这个残片这么小,能有什么大用处?如此换法,根本就不值!”

“可别这么说,人家说不定另有妙用呢!”

……

韩立听到这些,暗自冷笑了几声。“这些修仙者怎么知道,此物对自己的重要性?”

“这位兄台,慢点!等等在下!”韩立没走出多远,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紧接着一阵匆促的脚步声向这里靠近。

韩立有些愕然,难道是喊自己?他不由得回过头来。

只见不远处有一个人,正满头大汗的向这边奔来,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喊着,竟是那差点惹出大祸的圆脸青年。

韩立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停在原地。他想知道,这位活宝一样的家伙倒底有何事,要如此拼命追赶自己?

“兄台,总算追上你了!”青年一追上来,就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位兄弟,有事吗?”韩立瞅了对方一眼,疑惑的说道。

“这个东西给你!算是谢谢大哥的解围之恩。”青年二话不说,一伸手将一个小册子塞到了韩立手里,然后有些羞涩的跑开了。

韩立微微一愣,但随即就笑了一笑。修仙者中还有如此淳朴的人,这还真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并未追赶,而是低头看一眼手中之物。

《青溪笔录》是此书册的名字,看起来不像是法决之类的东西,韩立略有兴趣的翻看了几页。

原来是越国某位不喜修炼,只喜欢四处闲逛的前辈修仙者“青溪真人”,把自己所知道的密闻传说之类事情,给详细记录下来的一本杂记,有些页面还画有一些栩栩如生的相关图画。韩立虽然翻的不多,但也对此物颇有了兴趣,就把书册放进了怀内。

接下来,韩立并没再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觉得有些无趣,就回到了住处。在自己屋内,韩立躺在床头,细翻看起了《青溪笔录》。

此书上讲的事情,有些是青溪上人自身经历之事,有的则只是道听途说,但无一不是稀奇古怪、罕见异闻之事。甚至有些还是修仙家族从不外传的密闻,也不知这青溪上人是如何得知的。

韩立看得津津有味,但当把书册翻到最后几页时,眼前出现了七个不同图案的令牌一样的图画,而在图画的最下方则标有几行字:

“升仙令”,越国七大仙派所制。是各修仙派奖给立下巨功的修仙家族之物,只要有人持令找上发令牌的修仙门派,其效果等同于升仙会的最后胜出者,可获同等待遇!被赐予筑基丹和获入门资格。只是此物一直只在各修仙家族内部流传,普通修仙者是无缘一见了,因此只是按照传闻中的形状,才描绘出此令的样貌。

最后,青溪上人还用稍小些的字,标注出这么一句话:此令可被各修仙家族互相转让和交易,而且发令的年代可追朔到很久以前,所以发令的修仙派,认令不认人!只要有人持令去,就可一步升天,堪称低阶修仙者的逆天之物!

韩立看完下面的文字说明,再看了看那七副插图,就感到口感舌燥,心噗通噗通的激烈跳到起来。

当初韩立一听到“升仙大会”这几个字时,就隐隐联想到了从侏儒那里得到的奇怪令牌,那令牌有一面也铭刻着“升仙”二字,让韩立觉得两者间是不是应该有某些牵连?

但后来听他人详细说起升仙大会,但却丝毫没提到和升仙令有关的字眼,便以为这只是巧合而已,就仍到了脑后。可没想到,竟然在这无意中得来的小册子中,得到了此物的来历和真正用途!而且这升仙令的作用如此之大!

韩立越想越激动,急忙从身上翻出了那枚黑糊糊的令牌,然后急忙对照着插图,找出了和它图案差不多的那一幅。

“黄枫谷”这枚升仙令是黄枫谷发出的!”韩立手抚令牌,喃喃自语道。

“不过如此贵重之物,怎么落到了金光上人这样一个不入流的修仙者手上呢?”韩立冷静下来后,疑惑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那侏儒还真是这枚令牌的原主人!

原来现今赫赫有名的秦叶岭,当年除了叶家外,还另一个威名不下于它的修仙家族秦家也住在那里,两家因为是姻亲关系,所以相处的倒还不错!

这枚升仙令就是秦家祖上代代传下之物。之所以没有把它用掉,只是因为秦家一直都找不出,能配得上此令的修仙奇才!所以宁愿把它继续传下去,也不愿平白糟蹋了此宝!

但是经过多代之后,秦家因为男丁日益稀少,渐渐衰败了下来。而叶家反而日渐兴旺,更加昌盛发达,弄的修仙界的人只知道秦叶岭有个叶家,而对秦家一无所知!

到了金光上人这一代时,秦家竟只剩下他这么一位男丁了,而他的资质又奇差无比,根本无望能够筑基。就这样,秦叶两家实力如此悬殊,再加上两者的姻亲关系早已是猴年马月之事了。于是,叶家的人终于把主意打到了秦家世代相传的几件奇宝上,而那升仙令更是他们必得之物!

而金光上人别看修仙资质不行,但察言观色的本领倒不小,再加上他胆小如鼠,因此叶家刚要有所行动时,提前得到风声的侏儒就急忙卷走了升仙令和画着小剑的符箓,逃之夭夭。至于还剩下的几件宝贝,因为有结界封禁住,金光上人一时半会取不出来,也只好忍痛割弃,留给了叶家。

结果金光上人,一逃就是十几年,一直隐居在蛮人地界的某道观内,凭着低浅的法力骗吃骗喝,倒也逍遥自在。时间一长,他原本想使用升仙令的心思,也渐渐淡了下来,他自问即使服用了筑基丹,也不可能进入筑基期。既然这样,那何必去修仙大派当个低级弟子受苦呢!

就这样,在后来发生的围攻七玄门事件中,这枚升仙令就便宜给了韩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