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 战利品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抬手,冲着空中招了一招,那巨剑立即掉过头来,飞射回来,等到了韩立面前时,就还原成了符箓形态,轻飘飘的往其手中落去。

韩立刚要伸手去接此符宝,符纸却在下落过程中,“嗞啦”一声,无故自燃起来,片刻之后,就成为了一团灰烬,被山风一吹,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此情景,韩立呆了一呆,但随之脸上就露出了苦笑之色。

此“符宝”算是彻底的报废了,它所剩不多的威能,在这一场耗时太久的拉锯战中终于消耗殆尽,这让已深知道符宝价值的韩立,大感心痛,但又无可奈何。

毕竟能击杀“陆师兄”这么一位强敌,不付出点代价,这怎么可能!不过对方的那杆青蛟旗,倒是件很不错的战利品,足可以弥补此符宝的损失了,更别说还有两颗筑基丹在等着他去搜刮呢!

想到这里,韩立不禁心花怒放,觉得此次恶战大有所值。

如果能服用此筑基丹就能筑基成功,那他就不用再冒奇险去参加什么“血色试炼”了,毕竟在那里像“陆师兄”这么强的修仙者想必不少吧!甚至比他更难缠的,恐怕也有那么一大堆。

过了一会儿,韩立通过吸纳手中的灵石,觉得法力恢复了少许,就先站起身来,想把那离他不远的青蛟旗捡起来再说。

可刚一挺腰站直了身子,丹田处就传来了剧烈刺痛,如同有无数根钢针在那里猛扎一样,直痛的韩立再次弯下了腰,脸色苍白无比,好一阵的呲牙咧嘴。

韩立身子一动不动,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刺痛减弱了一些。

韩立的表情有些郁闷,嘴角抽动了几下。

为何会如此,他可心知肚明。这是刚才生吞大量有一定年份的药草所致,虽然这些药草内的灵力被他及时吸收了一些,但是更多的则聚集在了丹田之处,成了外来异物,其中还参杂着许多说不清的其他药性杂质,如果不及时驱除的话,肯定后患无穷。

韩立,虽然明知这种应吞灵草的方法,是不可取的,肯定会反噬自身,但当时为了保住小命,也只好冒险一试。果然这种强行吸取灵气的手段,让他在这场持久战中帮了大忙。

但仅凭吞食草药,还不足以让韩立坚持到最后,除了中阶灵石提供灵力的速度比对方快外,他能取胜的另一个关键,还是在于把自身的防御法术“水罩术”给取消了。

在前两年学习研究施法小技巧时,韩立无意中从吴风那里得知,现在大部分的低阶弟子在使用符箓时都有一个误区,那就是都以为除了激发符箓时的那点灵力外,符箓是不会消耗使用者任何法力的,这其实是个错误的认识。

实际上符箓一经激发,其施展的法术还是通过一丝丝灵力始终与使用者相联系的,为的就是方便施法者控制运用此法术,如果法术始终没有消失,使用者就会自动的不停损耗法力来维持此灵线。

因为这种灵线,炼气期的弟子无法看到,更无法感应到,而维持其存在的法力在短时间内又是微乎其微,所以大部分的弟子,就此忽略了过去,这才有了上面的错误认知。

即使有几个知道实情的弟子,也觉得此种事无足轻重,所以就没大张旗鼓的在低阶弟子中外传,而吴风就是知情人之一。他就在和韩立闲聊时随口说了出来,但却被韩立有心的记住了,最后还做了几次测试,亲身体验了一下,果然不假。

结果,在这次的恶斗中,韩立一经察觉会是持久战后,就立刻想到了此事,于是果断的撤消了防御法术,为的就是节省更多的法力下来,虽说乍一看似乎微乎其微,但是时间一长,其法力消耗可也不轻啊。而显然那位“陆师兄”不知此事,谨慎小心的他,始终都维持着那个要命的“风墙术”。却不知就是这个“风墙术”,让他进一步的走上了绝路。

就这样,韩立最终靠着这点省下的法力,比对方坚持的更耐久了那么一些,否则仅靠着上面那两个优势,他还真不一定就能耗得过对方。

尽管如此,韩立还是觉得此次胜得极为凶险,如此百般花样尽出,才只是堪堪保住了小命,对方的实力还真是应在他之上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最后活下来的还是他。

韩立在觉得疼痛更轻微了点后,还是按奈不住,慢慢挪移了过去,等磨蹭到了青蛟旗掉落之地,才勉强低下身子把此法器捡了起来,然后欢天喜地的审视了好几遍,喜滋滋的收进了储物袋。

接下来,他又来到了“陆师兄”的尸身前,略微厌恶的浏览了下极为血腥的画面后,就摇摇摆摆的搜索起战利品来。

对方的储物袋,很容易的在半片的尸体上,被找到了。

韩立不客气的当场把东西从储物袋中“呼啦”一下,都倾倒了出来,那装着筑基丹的青瓶和盒子,一眼就被他给看到了。

他心中大喜,也顾不得去看其他的东西,急忙弯身把盒子和瓶子捡起,然后打开了检查,果然里面都有一粒蓝灿灿的丹药,虽然味道有些刺鼻,但丹药中蕴含的强大灵力,他还是能感受到一二的。

韩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即然确定了筑基丹是真的,那他也没心思现在去辨认其他物品,毕竟这里才刚发生过大战,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赶紧溜之为上。

韩立麻利的把东西都收了回去,再把陆师兄的“储物袋”小心的贴身藏好,才稍微放心了一些,不禁直起了身子,想伸个懒腰。

可就在这时,忽然身后风声响起,似乎有东西猛扑了过来,韩立大吃一惊,急忙想侧身躲开,但忽然丹田处一阵的剧烈疼痛,身形顿时一滞,接着整个人就被一个滑腻香喷喷的女子侗体,一把给大力抱住了。

韩立惊愕之下,挣了几下,可是因为丹田刺痛,再加上大战刚过,四肢无力,实在挣脱不开。

见此情景,韩立虽然已隐隐猜到了身后之人,但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可是脸孔刚转过一半,一个娇艳秀丽的面容就已香腻的紧贴了上来,还不停的用香唇狂吻着韩立,果然是那位原本动弹不得的“陈师妹”。

此时陈师妹,满脸通红,一双秀目往外喷射着情欲之火,四肢更是像章鱼一样,紧紧从后面抱住韩立不放,并且丰满惊人的娇躯在韩立背后摩擦个不停,嘴中也因为欲火烧身,难受的发出了“呀呀”的呻吟之声。

原来不久前,这位“陈师妹”虽然因为“风缚之术”动弹不得,但是韩立和“陆师兄”的大战却一点也没波及到她,所有争斗都避开了此女所躺之处,大战过后,她竟毫发未伤。

在争斗开始前,合huan丹的药力其实就已发作了,“陈师妹”被情火烧得神志不清,满目的幻觉,一心只想与人求huan,但当时由于束缚法术尚在,她无法动弹分毫,倒也显得老实,只是内心深处,被情欲折磨的越发的饥渴。

但就在刚才,“风缚之术”的时效终于过去了,刚得到自由的“陈师妹”,在满腔情欲刺激下,根本不假思索的冲向了此地唯一的男人——韩立,并将他紧紧抱住,这就出现了上面香艳之极的一幕。

韩立可是货真价实的童男,被“陈师妹”的一阵亲吻后,就觉得心中一荡,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再加上,他从不标榜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对坐怀不乱那一套也不屑去做,所以有些qing动的他,毫不客气的反手楼住了“陈师妹”赤裸的身体,手指更在其光滑如丝的肌肤上大肆抚动起来。

经过韩立这么一回应,“陈师妹”更加难受之极,虽然她还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但天生的求huan本能还是让她,开始去撕扯韩立的衣衫。

“陈师妹”的这一举动,却让有些神魂颠倒的韩立,清醒了几分。他不敢再纠缠玩火下去,急忙右手一翻,一张“定神符”出现在了手中,然后勉强提起刚恢复了的些微法力,施展出了定神术,把“陈师妹”再此拘束了起来。

接着轻轻一挣,他就从“陈师妹”的香怀内挣脱了出来,再把此女轻放到了地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