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 彩蝶与死战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呵呵!总算赶回来,给大家上传了,熬夜不睡觉,还真是够呛啊!)

“哼!想得倒美!”

“也不用脑子想想!这次我们师兄弟二人,能凑巧传送到一块儿,已经是走了大运了,最起码保命的机会比其他人强多了,能侥幸干掉这人也是侥幸而已,还真以为自己多大能耐,竟要玩这种守株待兔的蠢把戏?就不怕碰上个猛人,把你我的牙给嘣了,小命都玩要进去?更何况,这种鬼地方哪可能有什么人来,及早赶去中心区去浑水摸鱼,这才是上策!”

年长的那名灵兽山弟子,明显比年纪轻的那位强势的多,也狡诈的多,一边教训着对方,还一边警惕的频繁扫视周边的密林。

见此,韩立越发的小心了,把敛气术提升了到极限,气息彻底收了起来,不敢露出分毫。至于“一对二”这种愚蠢的念头,韩立从未想过,更不会犯傻去做。

这两人,一位是十二层初阶的法力,一位是十二层高阶的,如果联起手来,他决不会有多大胜算,他可没有以一挡百的莫大大神通。

因此,韩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把潭边最后几颗寒烟草拔的干净,又把天阙堡弟子的尸体一把火烧的净光。最后,此二人才把寒冰蟾收到了一个红色皮袋中,消失在了对面的密林内。

二人刚离开,韩立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抖掉了身上的落叶,直起了身子,并若有所思的着二人消失的方向。

看来和自己想法差不多的,大有人在。

这也难怪,既然敢冒险参加血色试炼的人,有几位不想着中心地带的天地灵物呢?一场火拼是难免了!毕竟每次生成和成熟的天地灵药,实在是有限的很,根本就不够个派分的。

韩立阴沉着脸,原地站立了一会儿后,发苦的想道。

亲眼见到,蓝衣人这样谨慎小心丝毫不下于自己的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世间消失了。而同样的事情,不知在禁地角落里上演了多少起,这让韩立达成目标的信心,又动摇了不少!

真不知此次禁地之行,是对还是错?也许,只要服下那两枚筑基丹,就能筑基成功了,根本没必要来冒此奇险。

韩立气馁的想道,隐隐的有了一丝打退堂鼓的念头,毕竟嘴上说的容易,但死亡阴影真的笼罩心头时,还是有点心烦意乱。

数个时辰后,韩立动身离开了此地,看其行进的方向,仍是冲着禁地中心而去。

在一番思量后,韩立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知道刚才的那些小心思,只是在为自己的懦弱找些借口罢了。因此强打起精神后,再次上路了。

韩立并没有跟在那二人组的身后,而是另绕了一点的弯路,迂回前进了,虽然灵兽山二人的路线才是最近,最快的。

韩立并不是担心,对方凭自身能力就可发现自己,而是对灵兽山稀奇古怪的驱兽手法,大感忌惮。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特殊手段,可通过其他方式发现自己的尾随,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要知道,当初他凭着一只初通人性的小小云翅鸟,就可以远距离跟踪监视某些特定之人,想来灵兽山的同种驱使手法,肯定更加的隐蔽和诡异,毕竟他们可都是修仙者,其手段怎是江湖中人可比的!

说起云翅鸟,韩立有些懊恼。当初进黄枫谷时,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他就将云翅鸟放养到了太岳山脉内,让其自由的活动。

结果开始时,此鸟还经常回来找韩立这个主人,讨要些喜爱的“黄栗丸”吃。

但随着时间的长久,其来的次数渐渐稀少起来,当韩立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时,此鸟已完全飞野了性子,竟在某次飞离之后,一去不复返了。让韩立极为痛心,否则,这次的禁地之行,它可派上不少的用场。

韩立并不知道,这个迂回过去的决定,还真让他逃过了一劫。

那灵兽山的二人,自从结伴离开乌龙潭后,就各自从某个口袋内,放出了大片的五彩飞蛾。

这些艳丽的飞虫一经飞出,就立即四散了开来,把百余丈内布的密密麻麻,身上的颜色也逐渐随之变幻,和附近景物的慢慢的重合起来,生成了类似色颜色,如不细看决不易发觉。

而且即使是某些有心人发现了飞蛾,多半也会以为是禁地内的天生之物,不会起什么疑心。

这样一来,这些彩蛾就成了此二人的天生岗哨,只要一有人接近它们的警戒范围,就会立即被二人得知,可提前做好应对之策。

这种由众多昆虫组成的活警戒网,在报警上真可谓无懈可击,是灵兽山弟子的拿手好戏。即使其他各派弟子中有事先知道此事的,但还是拿这些虫子毫无办法,不可能越过它们而悄然偷袭。

其实说起来,韩立在乌龙潭时就走了一次大运。这灵兽山二人,并未在水潭处放出了彩蛾,而是离开后才开始的,否则韩立绝逃不过它们的搜索。

这倒不是二人组一时疏忽大意了,忘记了此事,而是这种飞蛾天生惧怕寒冷,温度稍微低了点,就会纷纷冻毙而亡,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而乌龙潭的水,又天生异质,奇寒无比,让水潭附近的一大块地方,都变得犹如冬日,在这种情景下,他们怎敢放出彩蛾来找死?

韩立对自己免去一劫的事,毫不知情,正站在一处古怪的山崖下,看着脚下两具死相凄惨的尸首,默然不语。

一具尸首,黑色的紧身衣,身材魁梧,手掌粗大,脖颈处有一道细细的殷红色血线,头颅上双目圆睁,满脸的不甘,似乎死得极不瞑目,看样子应是巨剑门的弟子。

另外一具,身材中等,身上血肉模糊,最重要的是,其脸部根本没有了五官,而被一柄巨剑从脸孔前直插入了脑后,整个人被活生生的钉在了地上,脑浆血液流淌了一地。但其卷曲的右手无名指上,却缠着一圈圈奇怪的透明丝线,在阳光下,若有若无的微微闪烁着。

韩立,仔细看了巨剑门弟子的尸首,老大一会儿。突然抬起脚尖,往那脖颈上有红线的头颅轻轻一踢,结果,硕大的脑袋立刻骨碌碌的滚到了一边,一点力气都不用使。

此人早已尸首两分了。

韩立叹了口气,又望了望那不用辨认就可知道身份的另一具尸首,其脸孔虽然没了,但一身和韩立一模一样的黄衫,却是再好不过的证明了。就不知死得是黄枫谷哪一位师兄弟!

很明显,两人是同归于尽而亡的!

韩立抬首,望着崖顶一动不动,可心里已作出了定论,并在脑海里,把这二人一相遇,就大大出手的情景想象出了大部分。

从种种迹象判断,巨剑门的人应该比韩立的这位师兄,实力高上一筹。

黄衫尸首上的血肉模糊、伤痕累累,黑衣人头颅的不甘神情,都表明了此事。

而这位不知名的同门师兄,虽然处在了下风,但显然也是个爱耍心计之人,其所用的法器,竟然是那种透明的丝线。他肯定利用了对方即将大胜的大意心态,在最后关头用此物发起了偷袭,把对方的头颅一割而下,造成了巨剑门之人的挂掉。

但他显然没想到,不知什么原因,这位黑衣人在死前,竟然还有余力将手中巨剑祭出,一剑就将不知是伤势太重根本无法躲闪,或者因为到手的胜利犯了同样错误黄衫同门,钉死在地上。造成了一场没有胜出者的惨烈死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