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异心与孤零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呵呵!明日8月1日开始上架了,喜欢本书的读者,到时别忘订阅和投月票哦!上架后,忘语会尽力保证每日6000字一大章,若有余力,也可能给大家爆发一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本书!)

中心区的西边,某个生产珍稀草药的凹地里。三名修仙者正奋力的和一头三眼火狼搏斗着,一名巨剑门装束的中年人驱使着青色的巨剑,挡住了火狼大部分的攻势,而另一名黄衫老者和一名灰色道袍的青年,则一左一右的从侧面辅助攻击。

没多久,这巨剑门的弟子在硬拼着受了一记大火球后,一剑斩下了此妖兽的狼首,然后收回巨剑,仰天大笑起来。

“蒙兄真是法力高深啊,连这三眼火狼都能一剑击毙!不愧为巨剑门的高徒……”黄衫老者见此情景,立即屁颠颠的跑了过来,阿谀奉承之词连绵不断,脸上还丝毫都不红上一下。

若是韩立在此就会认出,这老者正是当初力邀他组成什么弱者联盟的向之礼,但当初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同门少年却不在此,看来是传送时走散了。

“嘿嘿!要不是向兄和李道长在一旁协助,在下怎会如此轻易得手!”手持巨剑的黑衣中年人,倒也谦虚的很。

“蒙兄何必客气!能除此妖兽,蒙兄居功最伟,这是无可厚非的!”另一个青年道士,虽然年纪不大,但口气不卑不亢,实在老练之极。

黑衣中年人闻言,脸上笑意一闪,但立即又谦虚了几句。

“说起来,其他那些还在打打杀杀的家伙,还真傻啊!假如知道我等三个不同门派的人,竟然能齐心合力的一同除妖采药,不知会不会把他们惊得下巴都掉了!”黑衣人话题突然一转,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可不是吗!这可全靠向兄的一力促成啊!若不是向兄给我等分析的明白透彻,恐怕我和蒙兄二人还在斗得你死我活呢!”道士也连声点头称是。

“不敢,不敢!两位都是绝顶聪明之人,在下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大家本来就没有必要,为了根本没可能落入我等手里的东西,而白白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有这个互相厮杀的时间,大家把中心区之外的珍稀药材,全都一扫而空多好!而且大家齐心出手,对付这些妖兽还不是小菜一碟!”向之礼嘻嘻一笑,油嘴滑舌的连声推辞道。

其他二人一听此言,又是一顿热火朝天的互相吹捧。

“好了,我等快点动手采“火龙草”吧!大家一人一份把它们平分了!”还是黑衣人最先按奈不住的说道,声音中透露出了急切之意,说完,人就向火狼尸体后的几株红色小草走。

向之礼和道士一听,大有深意的互相笑视了一眼,就都满口应允着走了过去。

而二人都未发现,黑衣人背向他们二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阴厉的神情,但随即就消逝不见了。

……

中心区的南边,一个到处是黄沙的地方,有一男一女两名掩月宗的弟子,正在某片不大的地方,到处用冰锥术不停的刺戳着沙地,似乎在寻觅着什么。

可是,半天之后,仍毫无所获。

“这贱人,倒底藏那儿去了!找到她以后,我一定把她的眼珠子挖出来!”那名女弟子本长的千娇百媚,貌美如花,但是一张嘴却是阴狠毒辣之极的话语,让男人听了背后直冒凉气。

“师妹,还是算了吧!离师门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要迟了!”男弟子有些懦弱的说道,看情形似乎很害怕这位师妹。

“哼!都怪你这个废物,连个功法十层的小丫头都看不住,竟让她在我们眼皮底下溜走了!传了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了我和姐姐掩月双娇的名声!真是的,师门怎么会让你这样的窝囊废,当我的修炼道侣!”女子不听男子的话还好,一听了之后,立即满面怒气的指着男弟子的鼻子训斥了一顿,说的那男弟子满脸通红,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过说归说,女弟子看了看天空的明暗度,还是不敢真再寻下去,毕竟耽误了师门的大事,即使她身份特殊,靠山够大,但也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但是就这样灰溜溜的离开此地,这女子还是有些不甘心,几经踌躇后,她一咬银牙,取出一张蓝色的符箓。

看着这张符箓,她阴笑了一下,猛然把符箓往身后一抛,然后人就窜了出去,直到了数十丈远的地方,才停下脚步回头观望。

而那名男弟子见此,暗暗叫苦不迭,但丝毫不敢怠慢的紧跟在了其后。

这时,符箓已化为了一片数十丈大小的巨型黑云,将此地的天空遮掩的严严实实,接着附近的天气骤然下降,变得奇寒无比。

没有多久,从乌云中,由缓到急的掉下了无数根亮晶晶的超大冰锥,不一会儿,就将这一小片地方,插得密密麻麻,就如同仙人掌上的刺一稠密。

一盏茶的工夫后,乌云才渐渐散去。此时,整个沙地已晶莹一片。

女弟子睁大了眼睛,扫视了几乎无立足之地的沙地后,却丝毫异样都没发现。

她恨恨的脸色一沉,没有好气的吆喝了男弟子一声,就悻悻的带头离开了此地。而他的所谓修炼伴侣,自然也紧跟而去。

已离开的掩月宗女子没注意到,在遍地都是冰锥的某沙地角落里,渗出了丝丝殷红色的液体,只是太轻淡了些,所以逃过了那女弟子的眼睛。

半刻钟之后,当殷红有了扩大的趋势时,这里的黄沙忽然鼓起了一个圆形的小包,并且越来越高大,越来越明显。

到最后,沙包一阵的猛烈翻腾,竟从里面滚出了一名绿衫女子,其肩头插着一枚细长的冰锥,鲜血直流,已涂满半边身子。手上则紧抓着一块黄色丝帕,上面光芒闪动,似乎不是凡品。

慢慢拿爬起身来的女子,看了看肩头的伤处,秀眉紧锁。

她抬起另一只手,轻抓起了冰锥的后半部分,银牙一咬,竟将冰锥给拔了出来,痛得女子娇哼了一声,一双秀目流出了泪水,并且伤口处咕噜噜的往外鲜血直冒。

她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泪痕,不敢丝毫耽搁,在一阵手忙脚乱后,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个花瓷瓶,并倒出了些黄色的药粉在伤口处,鲜血立即停止了涌出。

做完这一切,绿衫女子才曲膝环抱着坐在了沙地上,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她竟突然双手掩面的呜呜哭泣起来。但因为害怕引来其他人,此女把哭声放的极低。

一顿饭的时间过去了,这灵兽山的女弟子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抬起头看看了空无一人的沙地,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她咬了咬嘴唇,又艰难的站了起来,犹豫了半天后,才认准了方向,跌跌撞撞向中心区走去。这时,其秀丽可人的脸上还挂有淡淡的泪痕,但同时却兼有着与此不相符的倔强神情。

这女子,竟是卖给韩立“金竺笔”的那位少女。只是负伤后的她,一个人走在静悄悄的沙地上,更显的楚楚可怜,极惹人怜爱。

片刻之后,少女按着伤口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黄沙之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