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五十四章 燕家老祖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那是否是鬼灵门的单独行动,根本和魔道六宗五关啊?若是这样的话,七派倒也不用畏惧什么了。甚至燕家一族之力也可应付了鬼灵门所来之人,毕竟燕家可是有结丹期修士坐镇啊!

韩立这样想过之后,心里总算安心了一些。

即使天真要是塌下来,还是由个子高的人去顶着!鬼灵门来此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有何可操心的,自有燕家的人去应付。只要小心些,可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行了。

不知其他几人是否也是这样想的,在惊惧之后,他们的神色都渐渐恢复了正常,竟然无人再提此事了!反而聊起了一些修炼上的心得问题,这下可吸引住了韩立,他不加思索的加入了讨论之中。

时间过的很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说的有些口干舌燥的几人,也在其他修士离开后不久,到了分手告辞的时候。

而这场和他人的心得交流,让几人都受益非浅啊!特别是筑基中期几人突破瓶颈的手段和机缘,更是让韩立等筑基初期的修士大有不枉此行之感。

于是,明显意犹未尽的武姓中年人提出,明日几人再找处偏僻的地方,多拉几名同道中人继续长谈一番。同时兼举行一个小型的物品交易活动,岂不更妙!

这个建议,得到了其他人的满口赞同,韩立自然也不会反对。

就这样,几人商量完毕就纷纷离去了。

韩立则朝地图上标注的一家客栈走去,这客栈专门负责接待外来修士的。

这客栈处在燕翎堡的东南角,不大也非常的不起眼,和其他几家相比明显差远了,因此住在这里的修士不多才对。

但韩立就是图此地的清净人少,因为人越少惹麻烦出乱子的几率也越小。并且此地离城墙较近,万一有意外发生时,韩立也方便桃之夭夭啊!

毕竟那些鬼灵门修士的出现,还是看让韩立隐隐的不太安心。事先做一些准备以防万一,这也是他小心的习惯使然。

这家“风悦客栈”果然修士不多,而且都是不喜热闹或生性孤僻些的人住在这里。他们全待在自己的屋子,而无人在客栈内晃荡。这就让韩立更觉得满意了,当即就找了一件较干净的房子住了下来。

至于那董萱儿住在何处,韩立也懒得去寻觅,毕竟等到夺宝大会开始时,肯定能见到此女的。到时,只要和此女一同返回黄枫谷就是了!韩立这样想着,人就昏昏入睡了。

夜里,当众多修士都开始进入睡梦或打坐炼气时,燕翎堡的最高建筑,整座城堡的发号施令处“飞云阁”的某个戒备森严的屋子内,有一个满头红发的老者,倒背着双手,来回的踱着步子,面目毫无表情。

而在他身前不远处,则垂手站立着三名灰衣老者,神色恭敬之极。

“子均,那鬼灵门小子真的说是今晚来见我吗?”红发老者终于停下了脚步,淡淡的望向了其中一名老者。

“是的,老祖宗!那个鬼灵门的少主的确在比武结束后,给我这么私下传音的!”这人恭声回答道。

“嗯!”红发老者木无表情点点头,但眼中的精光一闪即逝。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名黑衣中年人,此人一施礼道:

“老祖宗、三位长老,客人到了!已被安置在了大厅内,但是他身边的两位护卫,说什么也不愿在厅外等候,有几名铁卫想动手把他们仍出去,却反而被制住了,似乎是结丹期的修士。如何应付,还请老祖宗明示!”

“结丹期修士?这没什么奇怪的!堂堂一位少门主身边如果连个保镖都没有,那鬼灵门门主又怎会放心他来此地!我们去见见吧!我倒很好奇这位少主面具下,长的什么模样,竟如此的鬼鬼祟祟。”红发老者听完黑衣汉子的禀告后,面上浮出了一丝的怒色,有些不善的说道。

然后,率先走出了屋子,其他人自然紧随其后。

一进大厅,红发老者就看见,一位身材修长头戴恶鬼银面具的青年,正纹丝不动的坐在客座上。

其身后则站着两名绿袍人,一位脸上的皱纹一层叠着一层,满头的白发,已老的不能再老的样子。另一位则是个齿白唇红,扎着两个小辫子的童子。

而在大厅的中央,则倒着七八位黑衣修士,每个人都满脸的黑气,处于昏迷不醒中。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李氏兄弟,难怪不把我们燕家放进眼里。”红发老者一见这两位绿袍人,瞳孔微微一缩,但仍面无表情的说道。

接着,就朝厅内的主座走去,一撩衣襟坐了下来。随后“啪啪”轻拍了两下手掌,顿时从厅外又走进几位黑衣人,一声不吭的将厅内的昏迷之人拖了出去。

“嘿嘿,想不到我们兄弟俩的名声这么大了,连燕家老祖都知道了,啧啧!这可真是我们兄弟的荣幸啊!不过,这次我哥俩只负责保护少主的安危,真正主事的可是我们少主啊!若有什么事,燕兄还是和我们少主商谈就是了。”那童子模样的人天真之极的一笑后,却传出来破锣一样的粗嗓子。让四周戒备的燕家人,大感意外的吓了一跳。

红发老者听到这两人如此一说,心中一凛。能让这两名凶名赫赫的魔头,如此一说,这位少主看来还真不是简单的人物,目光就落到了银面具青年身上。

他打量了一会儿后,淡淡的问道:

“你就是鬼灵门的少主?为何带着个面具,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

“这可错怪晚辈了。晚辈带着面具其实另有苦衷,倒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之处。若是前辈真想看的话,晚辈当然可以摘下面具让前辈一睹了。”鬼灵门少主,轻笑一声,不卑不亢的说道。

“哼,一个男人的面目有什么好看的?老夫可没有这个心思!倒是你们鬼灵门的人,突然大老远跑到我们燕家作甚?而且指明要和我见上一面,现在我人也来了,你也见到了,那有什么废话就直接说吧。老夫可没什么耐心和你们多掺合什么事。”燕家老祖冷眼看了鬼灵门少主一眼后,毫不留情面的说道,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大大出手的气势。

“呵呵,燕前辈既然如此一说,那晚辈也不拐弯抹角了,就直接说了。家父有一封信要晚辈交予前辈,还外送上两个字要晚辈说于前辈一听。”鬼灵门少主见燕家老祖如此对他,竟还是不温不火、从容不迫的样子。光是这份涵养,可就非同一般了。

“什么信!老夫和你父可从未见过,燕家和鬼灵门更是无任何交情可言,有什么信需要送给老夫?而且还神秘兮兮的外送两个字,是不是在戏耍燕某啊?“燕家老者口中说着,却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李氏兄弟一眼,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动。

燕家老祖,还是很难相信主事之人真是这鬼灵门少主。

李氏兄弟自然看出了燕家老祖的怀疑,但相视一笑后,并未有其他的举动。

这时,鬼灵门少主已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玉简,站起身来后,几步上前递了过去。但燕家老祖纹丝不动的坐着,没有一丝伸手去接的意思,反而瞅了玉简一眼后,极其冷漠的说道:

“信可以等会儿再看,还是先说说哪两个字吧!老夫听完之后,再决定是否看信!”

鬼灵门少主闻言,并没有动气。而是隔着面具轻叹了一声,然后嘴唇微动的吐出了两个字,送进了红发老者的耳中。

燕家其他人虽然听不见这两字是什么,但是燕家老祖一听之后,身子猛然一动,呼哧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阴沉之极!

“把信给我,然后跟我到密室来!”红发老者,神色阴晴不定的一会儿后,才猛下决心的说道。

于是,当着诸多燕家弟子的面,燕家老祖带着鬼灵门少主,进入到了一间有重重结界禁制的密室内。

其他人连同李氏兄弟两位结丹期修士,却留在了外面。而这两位,一点担心之意都没有流出。似乎对那鬼灵门少主的安全,非常自信的样子。

而他们这一等,就是一整夜的时间。

(抱歉啊,家里有事耽误了时间,码完有些完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