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 白蜘蛛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是一个四通八达的钟乳洞,虽然不知道到底会有多大,但看起来绝对不会太小的样子。

韩立托起块月光石四处查看了一番后,得出了如此的结论。

在隧道崩溃、石土掉落下的一瞬间,韩立飞快的撑开了防护罩,结果虽然在一连串的大地晃动中,被深埋在了地下,但总算有了喘气缓手的余地。

不过地形在颤动时变化太大,韩立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更无法辨认方向。无奈之下,只好放出了身边的几只蜥蜴傀儡兽,让它们往几个方向同时挖去,希望能找到一条出路。

此时他大大后悔,当日为何没先学会土遁术,否则只要略一施法自然就可在土中穿梭自如了。如今还得跟在傀儡兽开出的通道后,慢慢趴伏前进。

至于用法器开路的念头,韩立只是一闪而过,绝不会真的去用。

在摸不清方向和所处位置的情况下,随便挥霍浪费法力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况且土石里使用法器,实在危险之极!一个操作不当,就会再次陷入塌崩之中。

就这样,韩立每次都先控制几名傀儡兽,把一定范围内都先探查一遍,然后挑选出最有可能是生路的方向前进。如此一连枯燥爬行了数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这不知名的钟乳洞中,这让韩立一直绷紧的心,彻底松了下来。

劫后余生的感觉还真是好啊!

韩立回头望了望自己爬出来的洞穴,心知肯定还有其他人同样在隧道塌崩中保住了小命。但能否从泥石堆中找出条生路,那就不好说了!

因为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地方,即使是筑基期的修士,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的。炼气期的弟子更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韩立庆幸之余还是有些纳闷!

怎么他们刚进入了隧道不久,就发生了隧道崩塌和地震的事情。难道是魔道之人搞得鬼?韩立觉得十有八九这猜测是真的。

……在地表灵,魔道众人正大举破坏着灵矿洞口,把山洞内的一切都用法器砸的稀巴烂。

而在灵矿上的高空中,黄衫老者正对红衣少女惋惜的说道:

“怜师妹,有些大题小做了吧!只为了一些丧家之犬何必动用一张撼地符呢,那可是非常稀有的中级符箓啊!”

“哼!想从我怜飞花面前跑掉,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虽说扫荡此地的灵石矿只是附带的任务而已,但真让他们顺顺当当的跑出此地,还是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红衣少女撇撇嘴,无所谓的说道。

黄衣老者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为这么一个理由,就浪费一张稀有符箓,实在太玩笑了!但谁让人家是魔焰门门主的独女呢!咳,自己一个天煞宗护法,还是少管人家闲事吧。

想到这里,老者俘只好闭嘴不言了。

没多久,将灵矿一切彻底摧毁干净的这批魔道之人,飞离了此地,渐渐不见了踪影。

一日后,七派隐藏在离此地颇远的一个巨大药材培植园,被同一批人偷袭了!所有即将入药炼丹的药草都被洗劫一空,就连那些幼苗也被青阳魔火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

这件事立即揪住了七派上层的心。相比之下,韩立所待的灵石矿也被偷袭,倒变得无足轻重了。毕竟灵矿被毁,只要花些时间就可以恢复了,但那些被抢走和烧掉的灵草,可不是数十年内能再长出来的。

七派高层火冒三丈的专门派出了高手前去追杀,谁知在半路上反被对方接应的人,伏击了一把,又吃了一个小亏。

如此接连吃瘪,七派自然不肯忍气吞声!自觉恢复了些许实力的他们和六宗的第二波大规模战事,再次拉开了序幕。

……地下韩立皱紧了眉头,终于认准了一个有流风吹动的洞口,就让两只傀儡兽在前面探路,自己跟着走了过去。

一连穿走了数十个洞穴后,钟乳洞的空间越来越大,最大的几乎快能装下百十个人而毫无问题了。同样流风也越来越强劲了起来,这让韩立略安心一些,毕竟有风就代表着有通道可通往地表。

当韩立刚跨入一个新的洞穴时,迎面碰见了六七人,竟是宣乐、吕天蒙等修士,钟吾竟然也在其中。

他们见到韩立及其身侧的两只傀儡兽,也是微微一愣。

但随后宣乐笑了笑想说些什么时,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另一侧的方向传来,让所有人脸色一变,露出了吃惊之色。

宣乐和吕天蒙互望了一眼,也顾不得询问韩立什么,立即沿着声音传来之处快步寻去。当然各种防御法术及法器,全都该施展的施展,该戒备的戒备,无人敢马虎分毫。

韩立见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取出了白磷盾,慢慢跟了过去。不过没有在身上施展防御法术,倒是轻身术和御风决同时施加了身上。他一向认为,在狭窄的地方,速度可比防御更加的重要。

当他们一行人连穿过三四个大洞穴,来到了一个更巨大的钟乳洞中时,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在洞穴的中间,一头数丈长的晶莹白蜘蛛,正用巨大的獠牙啃咬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尸体上的破烂白衣饰,表明此人是从活埋中逃生的一位掩月宗弟子,在尸体附近还丢弃着三四件烂兮兮的法器。

但更惹人注目的是,在蜘蛛的身后一堆堆的灵石原矿中,簇拥着一座古朴之极的六角传送阵,在传送阵一侧有一具五色骸骨盘膝打坐,离地三尺漂浮着,手上则捧着一枚蓝灿灿的令牌,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这是什么?”

一名炼气期修士咽了口唾沫后,干巴巴的问道。谁也不知他说的是怪异蜘蛛,传送阵还是骸骨及令牌?自然也没人回答他。

也许此人的声音惊动了蜘蛛,此怪兽停止了啃咬,而抬首用冰冷的目光望向了刚踏入洞穴的一行人。

这让韩立等修士心中一凛,急忙戒备起来。

可这怪兽望了片刻后,就低头继续撕咬起尸体来,对众人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这让所有人面面相觑!

“去死吧!”

一名掩月宗弟子可能见同门死在这蜘蛛口中,起了兔死狐悲之感了,突然一扬手放出了一道火红的镖形法器,向蜘蛛激射而去。

这让吕天蒙等老成之人,吓了一跳,暗骂此人太冒失了。

“砰”的一声脆响,那飞镖击在了丝毫没躲的蜘蛛头部,竟被反弹了开来,连一丝痕迹都没在此虫兽上留下,而那个镖尖却已微微弯曲了。其他修士的眼珠差点掉下来了。这蜘蛛的外壳竟然硬到如此地步,太夸张了吧!

“一齐动手!”

宣乐狠狠瞪了一眼那位冒失的同门,但不得不呼唤一齐出手,因为那蜘蛛已经停止了进食,慢悠悠的向他们爬了过来。

此话一出,十几件法器一齐祭出,变化出了各种神威同时向巨蜘蛛击去,韩立也祭出了金刃。

顿时这白蜘蛛身上被攻击的各色光芒齐放,一时间将蜘蛛的身形都掩在了强光之内,似乎将其击毙就在瞬间而已。但劈劈啪啪的一阵乱响后,所有攻击的法器光芒急速减弱,甚至有五六件等阶较低的法器,直接就灵性全无的掉落在了地上。

韩立等修士见此,大惊失色,不约而同的撤回了法器细瞧。

结果顶阶的法器还好,未有大的损伤,上阶的则出现了不轻的残缺,至于掉落地上的肯定是等阶更低的法器了。而重新显出身形的白蜘蛛,浑身上下丝毫未见伤痕,仍不紧不慢的向他们爬来。

“撤!”

吕天蒙和宣乐对视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说道。

虽然他们对那传送阵和令牌都起了点想法。但和这样的妖兽硬拼,就是能杀死那代价也极为惊人,还是返回地表更为重要些。

可就在此时,白蜘蛛一张嘴,一股白花花的液体直喷向众人中间。

在见过这怪兽的厉害后,谁还敢傻乎乎的接此不明液体,都不约而同的往两旁一闪。

“不好”韩立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不由的失声叫道。

让其他修士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结果那液体突然在途中化为了一张巨网,直扑向了洞口并粘在了其上,竟一下子就将众人进来时的入口给封死了。

其他修士面色一变,此时他们才发现,此钟乳洞似乎就只有这一个入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