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私语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秦平虽然在秦宅内当的是下人,但平常外出走远路,可都是要叫马车的。像这样徒步而行这么长时间,可是好久都没有过了。

真把他给折腾的不轻啊!

秦平只觉得两脚后跟隐隐肿胀,就犹如针扎一样刺痛。更不要说嗓子早因说话太多,同样的沙哑难受了。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这位新主子,仍然兴致高昂的凑到了一个卖瓷器的小店前,四处东张西望时,只好呲牙咧嘴的再次迈开步子,勉强跟了过去。

毕竟做主子的都没有喊累,他一位下人怎么敢随意叫苦呢!

“我有些饿了,是不是找个地方吃下午饭啊?”

当秦平刚跑到韩立身边,就听到韩立回头说的一句实诚无比的话。顿时让秦平激动的当场连声赞同,并殷勤无比的建议,就去离此不远的一个小酒楼用饭即可,并把这酒楼的几样招牌菜,夸得天花乱坠。

韩立心里有些好笑,但脸上还是做出了此事你做主就行的神情,当即在秦平迫不及待的带领下,走进了这家不大的两层酒楼。

一楼都是只食用简单饭菜的普通客人,二楼才是有些身份和地位的人,用饭之处。

秦平自然不会让韩立在一层用饭了,虽然看起来这位主子颇有些意动的样子。

二楼的客人不多,只有三四桌人而已。

有一桌人,竟然还是三男两女同桌共饮的样子,实在颇有些惊世骇俗。

当韩立踏入此楼时,自然也看了那一桌人两眼,这一看让韩立心里一怔。因为这男女五人,竟然全都是基础功法十层以上的炼气期修士,这可有些不寻常了!

“难得是魔道六宗的人?”韩立首先这样想道。

顿时其周身的灵气马上一敛,韩立运用起了筑基期修士才能学的“引气术”,将自身的灵气收气入体。这样一来,在修为远逊自己的低阶修士眼中,韩立可就和一个普通凡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少爷,这边请坐!”

秦平强忍着脚痛,将韩立引到一个位置靠窗的桌子前,还用衣袖殷勤的擦抹了几下木椅,才满脸是笑的请韩立坐在此上。

韩立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连忙叫秦平一起坐下。

这次秦平倒没有太多客气,推辞了几下后,就老实的坐了下来。

他实在脚痛的厉害,也顾不得过身份尊卑之说了,好在这位初进京的韩少爷,也根本不讲究这一套。

一见他二人坐好,店小二就麻利的凑了上来,很谦卑的问道:

“两位客官要用些什么?本店有几样招牌菜可是非常出名的。”

“送一桌上好的酒菜,再把你们的招牌菜,每样都来上一份,要用最好的材料,我家公子可是秦府的少爷!”秦平知道韩立肯定不大会点菜,就越俎代庖的替韩立主动说道。并且他在提起秦府后,整个人立马变得神气活现起来。

果然秦府的招牌非常好用,店小二一听之后,立即连连的点头哈腰,更加的阿谀万分,急急忙忙就下去催叫酒菜去了。

韩立可没什么心思,看自己这位长随大耍威风。而是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离此不远的那桌修士上了。

但令他奇怪的是,他总觉得其中的一名三十多岁的蓝衣人仿佛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但一细想,却又一点头绪都没有,绝对不是什么太熟的人。

这几人中的男子,包括韩立觉得面熟的蓝衣人,全都愁容满面的一个阵低头喝闷酒。而那两名有些姿色的女子,则两眼发直的望着满桌酒菜,根本就没动一下筷子,似乎一点进食的胃口都没有。

从他们如此模样看来,好像是遇上了不小的麻烦,实在不太像潜入越国的魔道修士。

而这些人中的蓝衣人算是年纪较小的一位,除另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外,就数他年轻了。

“少爷,饭菜来了,你先用吧!”这时,韩立耳边传来了秦平恭敬的声音。

店小二已利索的把饭菜上齐了,弄得满满一桌子!

“呵呵,一起用就是了!”韩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张嘴露出了一副洁白的牙齿。

接着韩立就不客气的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使劲大嚼起来。可实际上,神识则悄悄的放出,密切关注着几名修士的一举一动就在秦平见韩立动手开吃,自己也动筷子之时,那桌修士中的年纪最大的黑脸老者停止了喝酒,并突然释放了一个无形的隔音罩将他们几人都罩在其内,才开口说道:

“大家还是吃些东西吧,既然小命已然落入了别人手中,我们蒙山五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管怎么说,没有落个神飞魄散的下场,这就比其他人好多了。”

虽然有隔音罩在起作用,并且黑脸老者的声音也不大,但是落入韩立耳中确是一清二楚。炼气期修士释放的隔音法术,对韩立惊人的神识来说,就如同虚设一样。

不过,老者的这些言语倒这让韩立知道有戏,能暗中听到一些隐秘。

也许黑脸老者的劝解有点作用了,那两名女子终于默不作声的吃了几口饭菜。

可是看她们心不在焉的样子,十有八九是食之无味!

“大哥,我们真要从此任他们摆布吗?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偷偷告之七大派的人啊,想必他们一定能将这些人收拾掉的!”蓝衣人在猛灌了两口烈酒后,脸色有些发狠的说道。

“咳,四弟!此事哪有这么简单啊?”黑脸老者轻轻摇摇头,满脸无奈之色。

听到老者此言,年纪最小的一位白衣女子,则也忍不住的接着问道:

“大哥,为什么不行?难得七派的人,不想剿灭这伙歹人吗?要知道越国同道,前前后后至少有数百人都落入了他们手上了。”

白衣女子说出此话时,脸上全是不甘之色。

相比年纪较轻的这两位男女的激烈言辞,其他四十余岁的一男一女,则相视的无言苦笑,看来他们二人是明白黑脸老者的顾虑所在。

韩立听到这里,有些惊讶了,觉得隐隐抓住了什么重大东西似的。

可他脸上,还是神色如常的一连吃了数口菜肴,让一旁的秦平大赞韩立的胃口真好。

韩立脸色微红的笑了笑,似乎意识到了举动的不妥,就放缓了夹菜的节奏。

同时,一旁的黑脸老者叹息了一声,就开始给蓝衣人和白衣女子解释起来。

“其实我们向七派求援,根本于事无补!”

“首先,七派现在处于什么光景,我们这些散修可是都清楚的。已经全部人手尽出的他们,能否抵挡住魔道的入侵,这还是模棱两可的事情。哪可能再抽出人手来,帮我们这些散修啊!要知道,这些歹人中可是有筑基期的修士。普通的修士过来,根本起不了作用的。否则咱们五人,怎么会这么快就被人家拿下了!”

“其次,就算七派中人真的顾念同道之情,愿意派人前来剿灭他们。可是大家不要忘,这些人始终带着个面具,没露出过一丝真容,就是当日逼迫我等的地方,也是随意找的一间破庙而已。根本就无从下手啊!更不要说,我等身上还被他们下了古怪的禁制,若不按时被他们施法,恐怕会暴毙而亡的!而你就肯定,七派之人一定可以解除我们的禁制?要知道,既然对方敢如此放心的让我们离去,这些禁制肯定有他们的独到之处。绝不是这么好破解的!”

黑脸老者越说,眉头就皱的越深,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有些泄气了。

“那我们真要助纣为虐吗?去帮助他们陷害其他修士?”白衣女子脸色苍白的说道,显然极不情愿如此去做。

“五妹!就像大哥说的那样,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好在缓冲时间够长,希望到时我们蒙山五友,能想出两全其美脱身之策来!”另一位四十许岁的瘦高汉子,出生安慰道。

但这几人谁都知道,此言只是画梅止渴而已,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这两日都想不出好办法来,难得再过数月后,就能有解脱的好方法吗?

于是此话说完后,这几人又默默无语了,愁容重新涌上这几人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