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八十五章 冷漠与谣言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听到这这里时,已明白的差不多了。

这几人说的竟是,最近一些年来,越国修仙界时常有修士失踪的事情。

这几人好像被这些幕后之人抓住过,但被威胁后就放掉了。但听口气,他们已受制于人,并逼迫要做些害人之事才可。

韩立心里各种念头转动极快,片刻之间,就判断出此事还是不要碰的好。

毕竟让这么多修士都莫名失踪的幕后之人,但还能一直逍遥至今没被揭露破获,这本身就说明了这只黑手狡猾异常,绝不是寻常之辈。

而且既然能驱使筑基期的修士,那就说不定还有结丹期修士隐匿其后呢!

自己一个小小筑基期修士,在这多事之秋,还是不要惹祸上身的好。

韩立心里有了决定,立刻将神识收了回来,不再理睬这群修士了。

这些人虽然有些倒霉和可怜,但和他无亲无故的,他可不会冒着巨大风险多管此闲事。

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而且现在的七派,就像黑脸老者分析的那样,正全力和魔道之人对抗根本无暇分身。即使韩立帮其报了上去,也多半不会管此闲事的。

韩立只能这样冷漠的想道。

既然不用分神听别人的私语,韩立就更加放开了心思用饭起来,并时不时的装作好奇的模样,指着窗口外的一些新奇事物,向秦平问这问那。

秦平当然一五一十的给韩立解释个不停。如此一来,一顿饭下来整桌饭菜倒是十有大半都进了韩立的腹中,让那秦平看了咂舌不已,暗想自己这位少爷,不但人精力旺盛,饭量可也不轻啊!

此时,那桌修士起身下楼而去,临走时的模样韩立看的清楚,还是垂头丧气的神情,看来一时半会他们是想不出什么好方法来了。

见到此幕,韩立大吃几口饭菜后,便也让秦平结账走人。

可是秦平只是嘻嘻的笑了笑,就从身上拿出块秦府的腰牌,大模大样的下楼去了。

不一会儿的工夫,他就上楼给韩立回禀道:

“少爷,我已经将腰牌压在那里了,叫那掌柜的月底去我们府上结账即可,这饭钱是不需要我们出现银的。秦府的少爷,每月都有数百两银钱的花销可以回府报帐的。我已经将饭钱记在了少爷的帐下了。”

韩立听了有些意外,就感秦府的奢侈啊!

但脸上却显出一点茫然之色的胡乱点了几下头,就带着秦平下楼去了。

下午,韩立没有再继续再徒步而行。而是在秦平吸取教训的建议下叫了辆二轮马车,坐在车上在越京几处重要地方转了那么一圈。

虽然还有许多地方漏掉了,但总算大概的地形和街区,韩立有了初步印象。不至于一出秦宅,就在京城内两眼一抹黑了。

晚上时分,才尽兴的韩立才回到了秦宅。

这次把门的秦贵,未等韩立下车,就急忙冲出了门房,对韩立大献殷勤不已。

他可生怕这位新出现的韩少爷,还记恨昨日自己有眼无珠的事情。他要让此位对自己的印象好转才行啊!

韩立怎会把昨日的那点芝麻大的事情,还记挂心上。早已抛在了脑后!

此时他满脑子的都是想着,如何让才能让保证秦宅的安危。实在不行,秦言一人的性命最起码要保住,否则就不好回去和李化元交代了。

想到这里,韩立心中有了主意,安心的进了秦宅。

晚上,韩立没有避讳任何人,直接找上了自己这位秦叔。

并和其在密室内详谈了一会儿后,才兴高采烈的回去了。

而从第二日起,一些与秦言交往的人都突然发现,秦言身边多出了一位陌生青年出来,并且浑身的土气,实在不像是越京本地人。

而秦言非常热心的将这位青年介绍给每一位相熟之人,说是自家一位长辈的后人,让这些挚友好好提携一番等等!

这些与秦言相交的人,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巨商豪富!

虽然觉得这青年始终寸步不离秦言的身边,有点奇怪的样子。

但是在探听韩立底细无果后,老奸巨猾的他们自然都对韩立显出一幅慈眉善目的长者风范。

韩立总算初次接触到了越京的上层圈子!

……时间一眨眼,就两个多月过去了!

韩立似乎真成了秦宅的少爷了,不但所有的待遇都和秦言的儿女一样,而且秦家老爷现如今,无论是生意应酬还是做客他宅,总是无一例外的将韩立带在了身边,似乎真要大力栽培的样子。

如此一来,韩立是秦家老爷私生子的传言,很快就从秦宅传到了外面,弄得与秦家相识的世家,好一阵的风言风语!

但秦言对这些传言一点都不不理会,完全一副你们想怎么猜,都随你们的默认样子。这就更加坐实了这种论断的可信性!

结果有一些沉不住气的秦家子弟,不知是在长辈的指使下,还是自恃有些小聪明,竟然想从韩立身上旁敲侧击一下流言的真实性。

但是在韩立装疯卖傻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前,这些人自然无功而返了。

久而久之的,秦宅之人终于心照不宣的确认了韩立秦府少爷的身份,以为秦言对韩立如此的抬爱,只是想弥补一下心中的愧疚而已!

虽然原本受秦言宠爱的几位秦家公子和小姐,对此大感不忿。但是在老爷子的高压下,自然不敢针对韩立做什么明显的小手脚,只能捏着鼻子暂时强忍着。

不过,他们在人后自然对韩立土包子、野种之类的咒骂过不止一次。

可是这些人不知道,晚上韩立在屋内修炼功法时,都会按时的用神识将整个秦府笼罩其内,虽然每次时间无法持续太长,但也足以发现许多人的隐秘了!

这几人的几句不忿之言,韩立可听得一清二楚。

韩立是不会和这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一般见识的。但是他们的长辈,却有几人在暗中琢磨些让他失宠的损招,这倒让韩立有些无语了。

他自然不和这些凡人计较什么,但是若是魔道之人真的突然来袭的话,这几人的保护次序,自然会被他排在了最后。这也算是韩立的一点小回报吧!

这一日,秦言再次外出赴宴,这次请他的人可是非同小可的人物,竟然是当朝的一位王爷下的请帖!

据说这位闲散王爷的一位爱妃大病初愈,所以才大摆筵席,邀请一些有名望的人前去庆祝一番。

秦家在越京内虽然不是最富有的豪商,但是论综合实力和影响力,绝对能排在前三之中,自然请帖也有秦家一份了。

而且不是秦言老爷子一人前去,还指名点姓的要让秦家的几位交友很广的公子哥和所谓的“才女”一同前往。据说是和他们相识的小王爷的特别请求!

秦言无奈之下,只好让这几名晚辈一同前往了。

顿时知道消息的这几名小辈,当即心中乐开了花!

要知道,秦言自从知道秦家身处危机之中,自然不肯让后辈们在这段时间出去鬼混了。

万一被韩立口中的魔道之人盯上了,那岂不是大祸临头了!

所以秦老爷在这两个月期间,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活活将这些小辈们禁足至今,这怎能不让这些懒散惯了的秦家少爷和小姐们,暗暗叫苦不迭!

更让他们恼火的是,韩立明明不比他们大几岁,可是却天天有机会跟着秦言早出晚归,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这更让这几人大呼不平了。

如今有了这个机会,这几位秦家小辈,自然兴高采烈的一同前往了。

“馨王”,这是发请帖的这位王爷的封号,也是当今越国之主的兄弟之一。

听秦言说,此位虽然身为皇室宗亲,但却生性豪爽,交友极广!

不但达官贵人,豪商巨富,他愿意结识,就是一些市井屠狗之辈江湖上奇人异士,他也认识了不少。

当然为了避嫌,掌握军权的武职官员他是不敢多交往的。

但就这样,这位王爷在越京百姓中的名声,可着实不小,而且口碑也很不错。

韩立听到这里时,对这位王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具体是怎样的人,当然还需要他用双眼来确认一下!

毕竟表面上名声不错,但实际上男盗女娼的大人物,这世上实在太多了!

(高潮即将到了,大家有月票的支持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