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九十章 小王爷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馨王笑吟吟的望着众人欢呼的一幕,心里有些自得。

说起来,修仙者以前曾经在大贵之家和豪门世家内,频繁出现过的。但后来却不知为何,突然渐渐消失了,并不大和凡人接触了。弄得如今仙师之类的人,都快成了传说,就是身为皇室宗亲的他,也是头一次见到真正的修仙者。

如今老道露了这一手法术,震惊了当场,当然让馨王觉得大有面子了。

馨王当然不知道,以前经常有修仙者在俗世出现的时期,是修仙界还没有升仙大会出现的那段日子。

那时,一些觉得筑基根本无望的散修和修仙家族内的低阶修仙者,就自暴自弃的愿意在俗世享受凡人的荣华富贵。但升仙大会一经出现,修仙者都有了拼斗筑基的希望,自然各个都隐匿深山苦修功法了,哪还会再在世俗界现身。

当然像余子童那样守不住修炼之心,在世俗界磨炼时堕落的修仙者,自然例外了。不过,像这样的修仙者并不多。就是哪位真的成为了大贵豪门的客卿,也是百般隐瞒,不希望外人知道的。

毕竟身为一位修仙者,却给人家凡人当门客,这在修仙界是在说一件丢人之极的事情。

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世俗界的修士虽然不少,但是肯和权贵交往的却寥寥无几,就是有几名愿意成为豪贵的座上宾的,也都被这些人家死死隐瞒住了消息,以防被其他相识的修士耻笑。

而围观的这些宾客,可真的从未接触过其他修仙者,自然都对老道这一手漂亮的操纵火焰之术,惊为天人了了!

就这样,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中,白发老道带点傲然之色的重新回到了大厅。

这时还没有测试过的人,自然迫不及待的口叫着“仙师”,马上又簇拥了过来,好让这位吴仙师给查看一下仙根。

白法老道倒也精神旺盛,来者不拒的将剩下之人一一探查过了一遍。

但可惜的是,剩下的人中包括华姓老者和秦言的晚辈,都无一查出具有灵根,都只是非常普通的凡人而已。

这个消息,把这些新接受检查的人打击的不轻,他们只好无精打采的离开了老道的身边。

看来这仙缘,还真不是这么好有的!

这样一来,就越发突出了“童景”那胖青年的仙根珍稀。让其他人瞅向此位的目光羡慕无比,更让站在老道身侧的父子两人,一直咧着大嘴,合不拢一起。

韩立则神色如常的,看着秦言带着灰头灰脸的秦家少爷和小姐返回了他这边,并且一见韩立略带了些狼狈之色。

“我还是不服气,凭什么那个窝囊废能有仙根,我们就没有。我这几个人,哪个不比他强上百倍!”一位长的小巧玲珑的秦家小姐,还是不服气的嘟囔个不停。

“好了,不要胡言乱语!你们没有这个命,有什么好抱怨的?”秦言脸色一沉,转脸训斥了这小姑娘一句,就坐了下来。

这句话,让这位秦家出名的小辣椒把嘴一噘,仍是满脸不忿的模样。

此时华姓老者,也带着那一对男女青年,走了过来。一言不发的就坐在秦言旁边。

两位相望了一眼后,突然同时苦笑了起来,颇有些难兄难弟的味道。

“秦贤弟,看来那童胖子马上就要抖起来了!”华姓老者开玩笑似的说道。

“咳!这也很正常。谁让人家生了个好儿子,马上就有仙师做靠山了!”秦言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过……”

华姓老者和秦言,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不过他们虽然嘴上说着,但还是一心二用的注意着吴仙师和那馨王的举动。

馨王此刻,见所有来宾的晚辈都测试过了仙根,就一扭头,向身边的一位丫鬟小声吩咐什么话。

结果小丫鬟立刻从侧门边退了出去。不知奉命做什么事去了。

馨王这才回过头来,咳嗽了几声后,含笑的缓缓说道:

“下面为了庆祝爱姬的怪病痊愈,和犬子与这位童世侄拜在吴仙师的门下,大家就好好庆祝一下吧!”

说完了此话,馨王毫不迟疑的伸出双手,猛拍了两下。

“啪”“啪”

随着掌声响起,从大厅的正门外,一对对穿戴整齐的仆役和丫鬟,手捧黑漆托盘,端着一份份的佳肴和一瓶瓶的美酒,走入了厅内。

然后娴熟无比的一一摆满了每张桌子,并给每一只酒杯,都倒满了犹如脂露般粉红的美酒,让菜香、酒香转眼间就飘满了大厅。

“来,本王先敬大家一杯!”馨王端起一只侍从主动送上来的酒杯,高举过头的大声说道。

“王爷,请!

……大厅内的气氛,顿时在众人和馨王共饮一杯的情况下,马上高涨了起来。

不一会儿,众多宾客就推杯换盏起来。

宴席终于开始了!

馨王和那位叫青儿的妾室,则穿插在席间,和一些交情较深的挚友有说有笑的,一点王爷的架子都没有。

这位王爷的口碑,怪不得在秦言等人的空中如此的好呢!

而那位吴仙师可没有入席,而是在馨王举起酒杯的时候,就无声无息的走掉了。

让很多还想在宴席间,和这位仙师大拉关系的人,大失所望起来。

不过想想这也很正常,人家一位活神仙,怎么会和他们这些俗人一样,饮酒作乐、大鱼大肉呢!

这样想通之后,这些人也就死心了,真正放开了心思,和他人吃喝起来。

当酒宴进行到中旬时,馨王甚至叫来了一队府中的舞女,婀娜多姿的挑起了宫舞,给众人前来助兴,让气氛真正上升到了高潮。

就在此时,从厅堂内走出了一位二十许岁的白衣青年,长的温文尔雅,身材修长,一举一动之间,斯文有礼、风度翩翩,绝对符合大多数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形象。

“铭儿,来见见诸位世伯!”馨王一见青年,立刻高兴的招呼其过去。

说来凑巧,馨王正好来到了秦言等人的桌前。于是这位温雅的青年,含笑的走了过来。

“见过两位世伯!”青年彬彬有礼的说道。

“不敢!小王爷多礼了。”

秦言和华姓老者可不敢托大,急忙站起身来还礼。

“哎!二位是他的长辈,铭儿给你们见礼也是应当的,何不这么见外呢?”馨王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秦言和华姓老者闻言,对望了一眼,略显些尴尬之色。

话是这么说不假!但他们二人怎能真将人家皇室宗亲,当成自己的晚辈啊!

但他二人也是老奸巨猾之辈,随口几句就将话头岔开了,然后就介绍身后的晚辈,给这位豪爽异常的王爷认识,这可是个难得让晚辈露脸的机会啊!

当然,韩立自然也在秦言的介绍之中。

当介绍韩立时,馨王两眼一亮,大有深意的反复打量了韩立数遍,面带些似笑非笑的神情,显然这位也是对那流言的内容,知晓几分的人。

这让秦言面刚刚消失的尴尬之色,再次涌上了面容。

“铭儿过来,和这位韩世兄见过一下!”

不知馨王出于什么心里,竟然笑嘻嘻的让那小王爷和韩立打了个照面。

小王爷闻言走了过来,非常客气的叫了一声“韩世兄”,然后冲韩立拱了拱手,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神情。

这位风度翩翩的小王爷,其一举一动,,都让附近的几位当龄的小姐,直看神迷心醉,无法自拔!

韩立表面上手足无措的还了一礼,仿佛一副太过紧张的呆愣模样。可心里头却惊涛骇浪,已无法再保持平静之心。

这位小王爷一凑到韩立身前施礼时,竟然和那位王府总管一样,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虽然远没有那位总管那么强大的压迫,但绝对是同一种危险的感觉没有错。

“这是怎么回事?”

韩立惊骇之余,心中陷入了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