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零二章 对策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傍晚时分,秦府客厅内秦言正来回的走个不停,脸上都是焦急之色。

今日一早,前去给韩立送饭的仆人来报,说韩立竟然不在屋内,好像一夜未归的样子。

这让此位不大为担心起来,他倒不是担忧韩立的安危,而是生怕这位保镖突然不辞而别了,这让他们秦家如何应对魔道的加害啊?

“秦平,再去看看韩少爷回来了没有,一有消息就马上来报!”秦言有些急躁的吩咐道。

“是,老爷。”秦平心里窃喜的恭敬答道。然后,一溜烟的从厅内跑了出去。

在他看来,秦言越是对这位韩少爷关心,就越说明他没有抱错大腿,看样子他在秦宅内飞黄腾达时候指日可待了。

“老爷何必这样呢?年轻人偶尔出去转一转,这是很正常的事,何必这么着急上火!”那位秦言最宠爱的三夫人也在这大厅内,嘴里说的话虽然是为韩立开脱的言语,但声音中的酸溜溜的味道,还是明显之极。

这也难怪,自从韩立到了秦宅之后,这位秦家之主总是寸步不离的将韩立带在身边,原先非常宠爱的一些秦家少爷和小姐,却一个不再提携了,这里面就有这三夫人的儿女,如今忍不住的醋意大发了。

“哼,女人家知道什么?”秦言当然听得出来三夫人话里的意思,但是他心悬全家的生死,那还顾得着这些争风吃醋的小事,瞪了她一眼后,就不再理睬了。

秦言这样的态度,自然让这位三夫人更加觉得委屈,但也知道自己这位夫君最讨厌女人撒泼打闹,只好强忍着将这股怨气咽了下去,不再言语,担心却对韩立更添了几分恼怒之心。

不知过了多久,秦平忽然满面喜色的跑了回来,并且一进屋子,就大声喊道:

“老爷,韩少爷回来了,而且还带了几个客人一起回府。韩少爷希望老爷能在他的住处附近,就近安排这几人住下。”

秦言一听此话,提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只要这位大神不是不告而别,别说带几个朋友,就是带十几个、几十个人回来,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既然韩贤侄如此说了,就把附近的清音院让他们住下就是了。可别怠慢了韩立贤侄的客人。”秦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这让那位三夫人脸色越发的难看。

“是,小的这就去办!”秦平再次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老爷,这有些不妥吧!我们秦宅家大业大,让几个陌生人突然住进来,是不是太冒失了一些!”三夫人还是忍不住的小心说道。

她这话倒不是完全针对韩立了,而是真觉得有几分不安。

秦言听了此话,微微一愣,但是犹豫了一下后就把手一摆的说道:

“不碍事的,韩贤侄的朋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听秦言这么宠溺韩立的话语,三夫人彻底无语了。

……此时的韩立,正坐在自己住处的椅子上,身前还坐着其他五人,正是蒙山五友。

其中的青年,正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什么事情,另外几人则在一旁偶尔补充着几句,韩立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在越京城外的荒野之地上,韩立依靠神识强大,竟真的成功将先前四人的血咒抹了去,随后就带着这几人潜入到了唯一位留守的中年女子那里。

出人意料的事,他们非常顺利的将其接了出来,没有丝毫的困难。

虽然略感意外,韩立还是同样替其解了血咒,就带着他们一起返回了秦宅。

其实这几人另找他处住下,也不是不行,但韩立确有点不放心这几人。

在没有自己盯着的情况下,他可不敢保证蒙山五友真得就会老实的和自己共抗大敌,即使自己对他们有了解咒之恩。

人心最难测啊!

今天他可能对你感恩涂地,愿意为你出生入死,但明日就可能觉得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可以做出任何忘恩卑劣的事情,这一点韩立可不奇怪!

而且他们可和自己没什么结拜之义,多半还是更珍惜自己的小命吧!

当然,若是同样对他们下禁制和使用毒药,也不是不可以强行控制住他们。但是这样做的话,在他们的心目中自己恐怕和那些人没什么区别了吧。时间稍长肯定会遭受他们反噬。

若是仅给对方留下恶劣的印象,韩立倒不再乎用此手段。但是在内心深处,韩立却还另有一些想法。

如果这次七派真的抵挡住了魔道的入侵,恢复了以往的修炼生涯,韩立打算找一些人,专门帮自己搜集丹方和药材原料。这样他就不用如此辛苦的东跑西逛了,可以全部时间都用来苦修,如此修炼的进度肯定能大大的提升了。

而这蒙山五友的法力修为不太弱也不是多高,正是最好的合适人选。所以韩立不打算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来强行控制他们。

不过韩立也有自知之明。没有足够的好处,就是修为再低的修仙者都不会给其他修士一直当跑腿的,而且这几人的心性到底如何,他也要多接触一段时间,才可放心的。一切还要等此事结束后,再做定夺。

“……惭愧的很啊!我们几人到如今,除了认识几名和我们一样被挟持的修仙者外,发号施令的那两人的真容还没见到半点!实在所知不多啊!”青年说完了一切后,苦笑了起来。

“没什么,已经知道对方是一个叫做黑煞教的邪教,而且对方抓人主要是为了修炼邪功,这就足够了。”韩立听完了后,淡然的一笑。

“不过,韩前辈!我们是不是就这样一直藏在此地,等侯援兵来再行动。”新救出来的中年女子,突然试探的问了这么一句。

其他四人听了,同样露出关心神色的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