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零四章 内应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哥,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这位五妹强作笑容的说道。

“就是大家相信五妹你,才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只要匣子内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主动打开才能让大家解除困扰!”老者冷冰冰的说道。

听了老者这话,这位五妹脸上精彩非常,一阵红一阵白,轮流交替着。

她再向其他几人望去时,瘦高男子等的人的痛惜表情,更是让她心里一凉,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于是略思量了片刻,她干脆把心一横,突然把手中的小匣子往身上一塞,同时飞快的掏出了一个蓝色的圆珠,高举头顶的厉声说道:

“你们不要逼我,这颗天雷子你们都是认识的,我只要求离开这里!”

女子的这番举动,让蒙山五友中的其他几人脸色大变,特别是那一直对其很有好感的青年,面容更是惨然之极。

“看来不用再看那匣子里的东西了!五妹,你真的跟那些同流合污了。”老者露出了怒色的喝道,并握紧双拳的猛然踏上了一步。

“不要过来了,大哥!否则我真要祭出去了!”五妹露出了慌乱的眼神,并把那蓝色的圆珠捧至了身前,做出了祭出的手势。

看到这一幕,老者虽然须发皆张,但是倒也真不敢上前了,毕竟这天雷子的威力,他可清楚的很。

“五妹,你真的打算用这天雷子来对付我们吗?要知道这件法器,可是我们几人当年见你修为太低,特意凑齐了灵石才给你买下防身用的。特别是四弟,几乎将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如今你竟然拿来对付我们,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中年女子非常失望的说道。

而一旁的青年听了此话,百感交集的嘴唇动了几下,但还是没有说出任何言语来。

五妹听了中年女子话后,面容上露出了几丝羞愧之色,但只是一闪的就消逝了下去,口中仍强硬的说道:

“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和你们不同,我是一定要筑基成功的!黑煞教的人说了,只要立下的功劳够大,教主甚至可以不用筑基丹,就可以让人强行筑基成功,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风险。”

瘦高男子听得不停的皱眉,也忍不住开口了。

“五妹,如今回头还来得及!不用筑基丹就可以筑基的话,你也能信?他们肯定是欺负你年轻,故意糊弄你的!”这位蒙山五友的老二说的真真切切,诚挚之极。

“哼,不用二哥教训我,是不是真的我心里自然有数。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得了!其实早在两年前的那一次外出,我就加入了黑煞教了。所以,本教教主的神通广大,你们这些外人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年轻女子冷哼了一声后,说出了一件让其他人大为震惊的消息。

“两年前你就加入了黑煞教,那这次他们几人的被擒,也是你做的手脚吧?”原本一旁默不作声的韩立,突然间插口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顿时让老者等人的心里波滔再起,神色又变的盯向了年轻女子。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位五妹真的这么做了。

五妹的脸色阴晴不定起来,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慢慢说道:

“不错,我是把大家的行踪告诉了黑煞教的人。但我的初衷也是好意,只是想让大家能一齐有筑基的机会。否则按照黑煞教的惯例,生擒的人十有八九都被血祭了,哪有这么容易留下性命的。”

年轻女子觉得到了这步,再隐瞒也没什么意思了,干脆实话实说了。

“嘿嘿,照着么说我们几位兄长,还应该感谢五妹喽!”黑脸老者怒极而笑的说道。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反正的确对大家没有恶意的!你们还是别逼我了。”女子娟秀的面孔,微微有些扭曲的说道,接着又把手中的天雷子举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韩立忽然冲女子淡淡的一笑,说道:

“天雷子,的确是个好东西!”

话音刚落,其身形一模糊,就从原地消失了。

“你?”五妹倒也机灵的很,一见此幕当即就想要抖动手腕。

但是一阵轻风迎面吹过,五妹举着天雷子的手腕上突然一紧,韩立如同鬼魅的贴身出现在了其身后,并一把抓住了她的玉腕。

“这东西太危险了,还是我来保管的好!”韩立毫不客气的强行将天雷子,从对上手上拿了开来,并随手扔进了储物袋中。

五妹见自己最大的倚仗,如同儿戏的被韩立给破解了,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竟一时忘了了挣扎,眼中首次露出了恐惧之色。

“她是你们的义妹,人就交给你们了,只要说出她知道的黑煞教的事情,想怎么处理都随你们。但我想,你们也不会笨到放她回去通风报信吧!”韩立大有深意的望了蒙山五友的其余几人,神色自如的说道。

随后其手上白光一闪,快如闪电的在女子的娇躯上点了几下,禁锢了其真元,让其无法再动用法力。

接着,韩立没有一点顾忌的从年轻女子的怀内摸出了那个匣子,就把此女轻轻一甩,扔给了那还有些恍惚的青年。

“多谢,韩前辈!”

黑脸老者自然知道韩立如此做,可是卖了他们几人一个好大的人情,故而感激的说道。

韩立不语的摆了摆手,凭空放出了几道黄色的法决,将附近偷偷布下的隔音结界随意的收了起来,就缓缓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大哥,我们怎么办?”

老二神情复杂的望了着韩立的身影,悄悄地跟黑脸老者小声说道。

“先将五妹带回屋内控制起来再说,等我们今晚行动结束后,再来处置她吧。”老者沉吟了一下,就说道。

“这样也好,最起码有时间让大家都冷静一下子。”老二连连点头的表示赞同。接着,他就回头向还抱着年轻女子的青年说道:

“四弟,先带着五妹回屋去吧!”青年茫然的点点头,抱着女子木然的转身就向清音院走去。

看到青年凄凉的背影,老二叹息了一声,面容上浮现了怜悯之色。

此时中年女子也凑了过来,说:

“四弟没事吧,他可一直都对五丫头痴心一片的,可如今……”中年女子连连的摇头,露出了不忍之色。

“咳,我原先也看好他们两人的,可是现在是不可能了。”老者突然露出了疲惫不堪的表情。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惊变,让这位一向果断刚决的老人,也大感心神憔悴之极。

接着这蒙山五友中年纪最大的几人,又大为感慨了好一会儿。

“咦!就四弟一人带五妹回去的吗?”老者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一变的说道。

“是的,大哥!有什么不对吗?难得你觉得四弟他……”

老二先被问的一怔,随后面色同样一变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担忧之色。

随后两人就一句废话也没有说,风风火火的向清音院赶去了。

只留下了还有些不解的中年女子,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清音院内,青年一人孤零零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木然的发着呆!

在他身前,则站着面面相觑的黑脸老者和瘦高的男子。

年轻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老二,五妹身上还有前辈下的禁制,走不了多远,你马上快去追!我去和韩前辈请罪,顺便让前辈也一同出手,一定不能让五妹跑回去跟黑煞教的人通风报信。若是,她实在不从或者有什么人接应的话,就下杀手吧!”老者神色森然的说道。

“知道了,大哥!”

老二先是一怔,但马上就知道现在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刻,就郑重的点头应道,匆匆的走了出去。

“四弟,你……,咳!”老者见瘦高男子出去了,才回头望了一眼青年。

可是见其神不守舍的样子,又实在不忍心再说他,只好叹息了一声后,就去找韩立了。

……“没事,跑了就跑了吧!若是贵二弟,没追上的话,就不用再追了。”

大出乎老者意外的事,韩立听说年轻女子逃出了秦宅,并没有露出惊慌之色,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