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一十章 皇室

忘语2015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凭借筑基中期的修为,催动起符宝可比炼气期时快了不知多少倍了。

片刻之后,其手上的青色符箓就在一声清鸣中化为了一把青色的玉尺,有数寸大小,小巧玲玲,荧光流动。

而这时蒙山四友的法力也到了极限,在妖化大汉气势汹汹的一抓之下,白磷盾如遭重锤一样的倒飞了出去,这几人当即委顿了下来,同时面容变得灰白无比。

“前辈,快点!”

黑脸老者已瞅见了韩立这边的符宝异象,不禁焦急的催促起来。

韩立没有时间理会此老,而在看到妖化大汉被光柱击退之后,就立刻将全身灵力往玉尺内狂注了进去。

刹那间手上漂浮的小尺发出了耀眼的青芒,瞬间由一分二,由二分四,再由四分八……,眨眼间就幻化出了数百把同样的小尺出来,每把小尺发出了嗡嗡的轰鸣声,围绕在韩立四周,不停的抖动个不停。

这惊人的一幕,让蒙山四友看的张嘴结舌,以为中了幻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韩立没有丝毫耽搁,脸色肃然的往那妖化大汉一指,顿时密密麻麻的小尺如同决口的洪水一样,浩浩荡荡的激奔而去。

光头大汉妖化之后虽然神智有些不清的样子,但面对韩立的符宝攻击,似乎意识到了不妙,脸上浮现了畏惧的神色,竟突然红光一现,整个人如同流星一样的向后狂驰而去,其速度之快绝不再神风舟之下。

见到此幕韩立一怔,微一踌躇,对方就跑出了百余丈的距离,只能遥遥望见其逃窜的背影了。

叹了一口气,韩立没有去追,而是用手一点,将那玉尺符宝召了回来,重新汇聚成了青色的符箓,飘落到了手中。

不是他不想免除后患,好竟全功,而是这玉尺符宝所剩的威能实在不多了,若长时间和对方追逐纠缠下去,韩立可不知能否撑得了这么长久。而活口已经到手,还是稳妥点的比较好吧!

蒙山四友见那劲敌被韩立吓退,也心里一松的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

韩立看几人的面色实在不好看,就一想之下,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小药瓶,抛给了几人。

“每人一颗服下,对你们的伤势很有益处。”韩立微然一笑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几人在今日的战斗中还是帮上了忙,他自然要有所表示了,这样才可让几人知道自己不是刻薄之辈。

果然蒙山四友面露感激之色,由黑脸老者恭敬的拿过小瓶轻轻一倒,四颗龙眼大小的药丸就出现在了手中,颜色火红,药香扑鼻,只闻了一下,就让人精神大振。

老者可是经验老到之人,立刻惊喜的知道此药珍贵之极,连声向韩立称谢后,才和其他几人服用了下去。

药丸刚一入腹,立刻就化为了一股热流分散到了身体各处,让几人马上觉得伤势大轻,心中更是欢喜之极。

“我们走吧!这里不是久待之地,黑煞教来了援兵,就麻烦了。”韩立望了一眼,俘获的小王子和王总管二人,沉声的说道。

蒙山四友当然不会有其他意见,于是将这两名俘虏往神风舟中一扔,韩立就带着他人御舟疾驰而去。

破庙的上空再次恢复了平静,谁也看不出此地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修仙者大战。

……韩立等人一路无事的回到了秦宅,直接从空中降落到了住处。

为了怕夜长梦多,韩立略一修正,就连夜开始审问小王爷二人。

韩立只打算讯问那小王爷一人,而将王总管则交予了蒙山四友等人处理,相信以黑脸老者的老辣,应该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让修仙者说实话,也许对别人来说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但对粗通迷魂法术和精通药物之道的韩立来说,根本不成问题。特别对方修为还和他相差极大的情况下。

虽然这位小王爷一开始就摆出了一副绝不开口的架势,但韩立仅淡淡的将问题问了一遍后,见对方拒不合作,就毫不客气的硬灌了对方一瓶药水。结果让其晕晕乎乎,神智陷入迷幻之中。

随后韩立就用了一种普通的迷魂法术“幻色眼”,很顺利的将其心神掌控到了手中,后面韩立问什么,此位如同木偶一样的乖乖回答了一切。

听着了小王爷的讲述,韩立面容跟着变幻不定,由一开始的郑重冰冷,到中间的惊讶愕然,最后则是满脸的困解和郁闷之色。

在确认小王爷心中隐藏的秘密都透露了出来,韩立沉吟了片刻,从怀内掏出了一颗准备好的黑色药丸,毫无表情的塞进了其嘴中,然后不再看一眼的走出了屋子,向蒙山四友的清音院走去。

这颗“断魂丹”可以让其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虽然毒杀一个毫无反抗的人,韩立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光凭小王爷修炼魔功,就用了十几名修士血祭的事情,他死的也不算冤枉了。

到了清音院时,刚好蒙山四友正面色沉重的聚到了一起,在商量所问到的口供之事,见韩立过来了,纷纷起身将其迎进了主座之上。

韩立没有推辞的坐下之后,就开口问道:

“怎么样,这位王总管有什么交代?”

蒙山四友互望了一眼,还是身为老大的黑脸老者站起来回道:

“前辈可能也已经知道了,若是我们这边的这位没有说谎的话,事情恐怕有些复杂了。”

说完此话,老者偷望了韩立一眼,可是韩立脸色如常,没有任何的表示。

老者只好斟酌了一下,硬着头皮接着说道:

“在下从这王总管口中得知了许多和黑煞教有关的信息,但是其他的都无关紧要,只有一件事至关重要和非常的辣手。那位黑煞教的教主,竟然就躲在皇城大内之中,而且当今的越国凡人皇帝,已被其操纵在手上,早就成了其傀儡了。如今皇宫就是黑煞教的老巢了。而皇宫的大内总管,一位叫李破云的阉人就是黑煞教的教主。据说,正在闭关修炼之中。”

黑脸老者说着说着,皱起了眉头,感到实在不太好办!毕竟即使修仙者再瞧不起凡人,但是对凡人世界的最高统治者,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韩立听了此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可心里同样的叹息不止!

他倒不是对皇帝有什么畏惧,只是深知当今的越国皇室,实际上是七派共同扶持起来的。

但就因为如此,各派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七派门下的弟子严禁踏入皇城半步,以防有哪一派仗势挟持了皇室,而对其余各派造成了不利。

所以数百年来,越国的皇城之内连一个七派弟子的影子都没有。只要越国皇帝不犯什么对七派不敬的大错,七派之人对其是完全放任自由的。恐怕就是因此,才给了黑煞教以可乘之机。

韩立的这番思量,从小王爷口中问出实情后,就早已反复斟酌了数遍,仍是拿不定主意该如何做才好!

这个规定已经延续了这么久远,即使自己真揭穿了黑煞教教主的真面目,但闯入皇城之事,谁知道能不能将功赎罪。说不定不但无功,反而要受一番重罚呢!

这样是非不分,让人气恼之极的事情,在七大派这么久远的门派中,可不是没有发生过。

有时候,某些规矩的权威远在事情对错之上,根本不能触犯分毫的,让韩立大为的忌惮!

他可不想做一位出力反而不讨好之人。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么轻易的就得知了黑煞之主的真实身份,大出乎韩立意料之外!

不过这也是机会巧合,要知道他从小王爷口中得知,即使是黑煞教的几位筑基期坛主,也没见过教主的面容,更不知其来历分毫。

而他们二人,是知晓黑煞教之主身份的仅有几人中的两个,则完全是因为王总管和小王爷两人,与黑煞教教主的关系实在非同一般。

一位是黑煞教之主的堂兄,对其有救命之恩。另一位则是其唯一的记名弟子,深受宠信。如此亲密的关系,他们才能得知其真实身份。

否则这么大的越京城,怎么也轮不到他们两个炼气期的教众,主持此地的教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