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一十五章 后手、怀疑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韩立悄悄的溜出屋子,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人就独自往皇城方向御器飞去。

韩立站在神风舟上,望着眼前漆黑的庞然大物——巨大的皇城大门,微微一笑,人就直接飞掠而过。

对韩立来说,什么七派的禁令,不准任何弟子踏入皇城的说法,他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只有对他有利的条例他才会遵守,否则凭一句空话就想限制他的手脚,这简直是荒唐之极!

他可从来不是一个唯唯诺从之辈。

韩立心里冷笑的时候,人已飞到了皇宫百余丈高的上空。

借着漆黑的夜幕,韩立默不作声的四处打量着什么,目光尽往偏僻不起眼之处扫去。

忽然眼前一亮,人就朝着一处长满了青竹的御花园飞去。

到了竹林的上空,韩立谨慎的四下望了望,然后才收敛了身上的灵气,徐徐降落了下来。

韩立很清楚,虽然黑煞教的人控制了整座皇宫,但是不可能在所有地方都安排下眼线。而且即使有这么多岗哨,他凭着大成的无名敛气口诀,也不惧黑煞教的人能够发现先他。

更何况他从那小王爷的口中,早就将黑煞教平常的岗哨布置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即使现在有了改动,只要不乱闯一些戒备森严的要害之地,韩立倒也放心的很!

而这里很明显属于皇宫内快被人遗忘的一角,不但竹林内满是枯枝烂叶,隐隐散发着腐烂之味,而且枝叶因为没人修剪,茂密繁盛之极。

看着这片亩许大小的竹林,韩立露出了满意之色。

他手指掐诀,释放了一片隔音结界,将整片竹林笼罩其内,然后才神色郑重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叠阵旗和阵盘出来,正是那齐云霄送予他的改进“颠倒五行阵”。

“有了这颠倒五行阵,想必那黑煞教主即使再厉害,也能立于不败之地了吧!”韩立望着手里这套法器,嘴里喃喃自语道。

随后他打起精神来,迈步走进了漆黑的竹林中。

两个时辰后,韩立一脸疲惫之色的缓缓走了出来。因为时间较紧只能布置完了一小部分,但这也应该足够了。韩立观察下四周,还是无人到此过的样子,这才放心的收起隔音界将神风舟放出,御器而走。

韩立孤身一人深入皇宫内布置大阵的过程,悄然无声,没有惊动任何一名黑煞教之人。

那四大血侍在黑煞教主的吩咐下,虽然警惕非常。但就像韩立所想的那样,他们只是在黑煞教主闭关的冷宫处,设下了密密麻麻的岗哨。其余的地方,反而比以往更松懈了许多。这也是韩立如此顺利进出的原因之一。

飞回到了秦宅之时,天色还没有放亮。韩立干脆也不睡了,就在床上打坐养神到天亮。

等到了早上,他再若无其事的走屋门,和其他人一样都聚在了一间大厅内,如常的说话谈笑,议论即将发生的大战,丝毫没提起“颠倒五行阵”的事情。

在韩立心里,这样的保命后手,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了。

若是用不上此阵就能大胜的话,那就更让他欣喜了。这套“颠倒五行阵”,仍可以成为他的杀手锏。

刘靖等黄枫谷同门,当然不知韩立所想,但一说到晚上的大战时,人人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面带几分兴奋之色。

在他们中除了刘靖等少数两三人外,大部分人都没有和筑基期修士交手的经验,这也是韩立不太看好此次行动的主要原因。

韩立一向认为,没有经历过血腥洗礼的修士,即使修为再高,在面对经验丰富的对手时,肯定会吃大亏的。弄不好就因此丢了性命,也不是稀奇之事。所以他看着这些人说笑的样子,眼中却偶尔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毕竟能修炼到筑基期的修士,有哪个不是吃尽了千辛万苦,才能有今天这点修为。但今夜一战后,这些人却大有可能身葬于此。想一想,这还真是惋惜之极啊!

“韩师弟,能不能陪我走一下。”原本正和钟卫娘说笑的陈巧倩,在刚才扫过韩立面孔时,不知为何突然开口邀请道。

这一句话,不光韩立愕然了起来,其他几名陈巧倩的同门,更是张嘴结舌的模样。

他们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韩立和一向对男修士冷若冰霜的小师妹。

看到韩立仿佛有些呆傻的样子,钟卫娘却眼珠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突然附耳到陈巧倩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顿时这位“陈师妹”脸上绯红一片,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后,才大方的先走出了大厅,一副静等韩立跟来的样子。

“小师弟,还愣着干什么!有陈师妹这样的佳人在外面等着,你还犹豫什么劲儿。”刘靖笑着了走过来,轻拍了下韩立的肩头,开玩笑似的说道。

韩立使劲的揉了揉了揉鼻子,想苦笑一下,但不知为何却笑不出来。只好干笑了几声后,在那些男修士羡慕的眼神中还是跟了出去。

若是再迟疑下去,岂不显得他太心虚了!他可不认为有什么好怕对方的。

走到了厅外,陈巧倩正楚楚动人的望着花园方向有些出神,听到韩立走出来的脚步声后,就头也不回的冷冷说道:

“陪我到花园里走下吧,我有几件事情想请教一下师弟。”

说完此话,陈巧倩不等韩立回答,就自顾自的走了过去,似乎肯定韩立一定会答应似的。

韩立望着对方动人的背影,不知不觉皱起了双眉,想了想后,还是无声一笑的过去了。

和一位动人的美女一起散步,的确是一件的赏心悦目的事情。

韩立在陈巧倩数步远的地方,欣赏着其婉约绰绰的身姿,觉得此趟出来大有所值了。何况他一想到这位大美女,当年和自己的一番艳遇,更感到心里别有一番说不清的滋味儿。

“没想到,当年我和大哥都看走了眼,一直认为阁下能够从血色试炼中夺魁而出,只是运气好点罢了。没想到韩师弟当年竟是扮猪吃老虎的好手!不但将我们兄妹两人骗过,就是当时在场的那么多高人,恐怕同样蒙在了鼓里。”韩立正想入非非之际,陈巧倩背对着他淡淡的说道。

这话韩立早有几分预料,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之色,而是挠了挠自己的脑勺后,轻笑着说道:

“陈师姐说笑了,什么扮猪吃老虎,小弟当时的确是走了大运,才能侥幸过关的!”

韩立说此话时,脸上丝毫异状都没有,仿佛真是这么一回事。

“韩师弟到现在,还想蒙骗我吗”陈巧倩仿佛被韩立此话惹得有些生气了,声音一寒之后,人忽然转过身来,一双明眸冷冰冰的。

见此情景,韩立露出了愕然的模样,一副根本不知道为何动怒的样子。

这位当年的“陈师妹”见韩立这般表情,更加恼怒了。

“好,血色试炼的事情,我不再问你。但是有一件事情,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她口气虽然更加冰冷,可脸上带了异样神情的说道。

“什么事,陈师姐尽管问就是了。在下一定如实的回话。”韩立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心里更加不安了,但表面上还是做出诚恳之极的模样。

“七八年前,你有没有到太岳山脉的东侧,遭遇到什么事情吗?”陈巧倩问出此话时,脸颊上升起了一丝红晕,整个人略带些羞意。然后其神情紧张的等着韩立的回复。

“七八年前……”韩立低头沉思了起来,似乎再回想什么。

实际上韩立心里却再打鼓。

“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还没有熄了寻找自己的念头,而且看其神情的羞涩样子,难道还真对救她之人动情了不成!”韩立大感不解的想道。

这倒不是韩立不解风情,而是他从未生过和此女结成双修伴侣的念头。

不知为何,韩立虽然对这陈巧倩有些正常的男女想法,但是一旦涉及到感情问题时,韩立就自动将其排除在外。也许当年对方和那“陆师兄”亲热的一幕,让他至今无法接受此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