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失踪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没有,七八年前在下正帮马师兄看药园,血色试炼不是也发生在那时吗?陈师姐为何有此一问?”韩立抬起头来,坦然的回答道,甚至脸上还恰到好处的露出些好奇之色。

陈巧倩刷”的一下,脸色变得苍白,咬了一下红唇后,有点生硬的说道:

“没有?可我记得韩师弟当年正好外出过一次,时间上似乎刚刚好啊!”

“哦,那是我正在准备血色试炼,所以外出收购些法器符箓,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韩立从容不迫的否认道。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陈巧倩半响无语!只是冷冷的用目光望着韩立,直盯的韩立心里有些毛毛的。

“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可说了!师弟你可以走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呆一会儿。”

陈巧倩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轻轻的把脸转到一边去,声音充满了疲倦之意。

韩立见此,叹了一口气,知道不管对方信不信这番话,这位陈师姐都不会再打扰自己了。

因为他远而敬之的意思,这位师姐应该听得出来才是。而凭对方的骄傲性子,自然不会接二连三的主动来找他了。

“师姐,那我告辞了!”韩立双手一抱,没有丝毫停留的转身走出了花园。

等到韩立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陈巧倩才回过身来用复杂的眼神望着园门的方向,幽幽的低声道:

“不是你又会是谁?当年谷中有此实力而又恰巧外出的人,也只有你了,韩师弟!”

说完此话,她绰绰约然的走到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前,伸出玉指轻轻一折,将娇艳欲滴的花朵灵巧的采摘了下来,并放在鼻下轻轻一嗅。

伴随着芬芳的花香,陈巧倩整个人陷入了沉思的天地中。

韩立走出了花园,长长出了一口气,摇摇头后,就脚步轻快的返回了厅内。

其他人见韩立如此快就回来了,都有点吃惊。不过也没有谁这么不识趣,主动上前打听此事。

即使有人说了几句韩立和陈巧倩的玩笑话,可韩立也不在意的一笑了之,脸上没有丝毫异样。

不大一会儿,陈巧倩也进来了,其神色如常的仍坐在钟卫娘身边,继续和其说着悄悄话。

其他人见此,自然不好意思再拿两人的事说笑了,就马上把话题转回到了要和黑煞教一战的事情上。

时间过的飞快,白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黄枫谷众修士早已回了各自屋中,正在做大战前的准备。

虽然人人觉得自己这方筑基期修士人数大占上风,取胜应该不成问题,但还都一个个谨慎万分,毕竟谁都不会拿自己的小命来马虎大意的。

不过,一想到剿灭黑煞教老巢后,能够得到的众多好处,这些人还是难耐心中的激动。

毕竟平常这些人哪有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围剿筑基期的修士。当然和魔道修士厮杀,那种把脑袋别在腰间的生死斗除外。

这次的黑煞教筑基期修士可不是一两个,想必身上的好材料法、精品器都可以分到不少吧!特别是前来助拳的那些陈师妹同门,其实大半也是为了此点才来的。

否则光凭一句剿灭邪修的空话,谁会无缘无故的来此拼命呢!

韩立同样待在屋子内,静静的检查着手上的几具傀儡兽,而那蒙山四友则恭敬的站在他身前,一副以韩立为马首的样子。

说起来自从韩立的这些同门来了后,黑脸老者倒也想上前和这些筑基期修士套些近乎,看看能不能捞些好处。

但是不论是宋蒙等人,还是后来的陈师妹等修士,岂会把黑脸老者这样的炼气期散修放在眼里,几句不客气的话说出后,就将这几人打发掉了。让这几人清楚的认识到,七大派中并不是每一个筑基期修士都愿意和他们交往的,因此对韩立越发的敬畏了。

“这次和黑煞教一战,无论输赢你们几人没有必要去了,还是连夜出京暂避一下的好。”韩立手上的傀儡兽白光一闪,被收进了储物袋,然后神色淡淡的说道。

“可是前辈,我等怎么可以临阵退缩呢!”黑脸老者急忙代表他人开口道。

“这不是什么退不退缩的问题,而你们根本呢插不上手,私自加入进去只是白送命而已。这里有几件上阶法器,你们一人一件拿去吧!也算我这个做前辈的送的临别之礼。”韩立摇摇头后,微微一笑的说道。

说完,韩立袍袖往桌面上一拂,上面就多出了数件闪闪发光的精致法器。

韩立身上并非没有多余的顶阶法器,而且数量还不在少数。毕竟他击杀了这么多的筑基期修士,收藏当然十分惊人。

不过,韩他可没有拿出来送这几人的意思。几件上阶法器对这些炼气期的散修来说,就算是不错的礼物了。若是拿出顶阶法法器来,恐怕反而会刺激这几人的贪婪之心,更不利于他以后收服这几人。

果然,蒙山四友几人见到这些法器,人人面带喜色,连连的口中称谢,并称韩立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几人效劳,尽管到蒙山找他们即可,他们四人非常乐意愿为韩立效力。

既然听到了心里想听到的承诺,韩立干脆给足了他们面子,亲自将几人送出了越京城,让这几人更是感激不尽。

但是临走时,黑脸老者突然私下将韩立拉到一边,小心的说道:

“前辈,五妹是不是不会出现在黑煞教了?前辈什么也不用说,我等兄弟其实心知肚明的,就是四弟恐怕也猜到了几分。不过,大伙谁也没有点破这层纱窗而已,毕竟五妹已泥足深陷太深了,就这样不再出现在我们兄弟面前也好!”大有深意的说完这些话,此老似乎放下了什么重担,恢复恭谨之色的向韩立告辞离去了。

韩立待在原地,望着蒙山四友渐渐远去的身影,心里还在琢磨黑脸老者最后话语的用意。

片刻之后,韩立忽然间哑然一笑,随后飘然回城了。

……回到秦宅后,天色已暗了下来。黄枫谷众人都已在大厅内整装待发,可是他却惊讶的发现,那位三师兄竟然不在屋内了。

韩立不禁愕然的向抱着一把蓝色长剑法器擦洗的宋蒙问道:

“四师兄,三师兄呢?”

“刘师兄要去再劝说一下六师弟,若是武师弟答应一同前去,今晚一战就更有点把握了。不过照我看,刘师兄是白费时间罢了!武炫小子若是肯帮忙,当初就不会离去的!”宋蒙头也不抬的说道。

“找六师兄去了?”

韩立皱了一下眉头,刚想再细问些时,刘靖却已神色古怪的一人从外面回来了。

“刘师弟,你们那位武师弟还是不愿意来吗?若是这样就算了,少他多他一人都是无所谓的,我们九个人足够应付黑煞教的人了。”陈师妹同门中,看起来年纪最长的一名男弟子不在意的说道。

“若是这样,就好了!关键是这次过去,我根本就没有见到武师弟!”刘靖苦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

这一下,包括韩立在内的其他人,都是一怔。

“怎么回事,刘师兄!那胆小鬼不就住在附近的客栈里吗?难道提前退房回师门了吗?”钟卫娘眨了眨大眼,猜测的问道。

“不是!我和客栈的老板打听了一下。武师弟昨日一早出去后,就再也没见回来。而客栈内的随身换洗衣服,也根本没有收拾,不像是返回谷内的样子。”刘靖摇摇头,话里充满了担心之色。

听了此话,其他几人也都议论纷纷,但谁说不准怎么回事。

不过韩立却在一旁,隐隐的想道:

“难得这位武炫这么不走运,竟然被黑煞教的抓走了不成。”

也许刘靖和韩立有了同样的想法,所以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就果断的说道:

“武师弟的事情回头再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一定要一战成功,彻底剿灭黑煞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