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二十八章 黑血刀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听了韩立自信的话语,再看到韩立取出一张青色符箓闭目坐下的样子,陈巧倩和钟卫娘,也一言不发的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张红色和黄色的符宝,一样盘膝激发起来。

陈巧倩的师兄和宋蒙则相视苦笑了一眼,他二人可没什么自己的符宝,那陈巧倩的师兄虽然手上有一枚道侣遗留的蓝色符宝,但他刚到手根本不甚了解其威能和效用,自然不会半生不熟的拿出来冒然使用。而那宋蒙的灰枪符宝,在和冰妖一战结束后,就威能耗尽了。

于是,这二人干脆干巴巴的站在韩立等身边,给他们三人护起法来。

这时天上被困住的越皇,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这样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根本不是一个办法,就停下了身形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他低头沉吟了起来。

片刻后,越皇猛然一抬首,狰狞着将头上的金冠一把扯下,长长的黑发蓬松散下迎风而动,遮住了其半边的面孔,与其身上的血光一衬,显得越发妖异神秘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用锋利的指甲左右交叉在手腕上一划,大量的鲜血狂涌而出,全都融入了周身的血光之中,鲜红的血光陡然一暗,刹那间转为了暗红之色。

现在那闻之欲呕的血腥味道,即使相隔这么远的宋蒙等人都闻到了一二,让他们脸色微微一变,但毫无办法,只能苦看着敌人继续施法了。

见到周身的血光颜色已经转化完毕,越皇一张嘴,喷出了两道红气到自己手腕上,也不知是什么法术,两个深深的伤口马上停止了流血,并由红转淡渐渐消去了,但越皇的面容明显苍白了血多。

接着其脸上厉色一闪,伸手往怀内一摸,一个光秃秃的乌黑刀柄,出现在了其手中。此刀柄不算大,长约半尺,但黯然无光,残旧之极,非常不起眼。

但越皇手捧着此物,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这东西不是什么死物,而是一件危险之极的东西。

他双目盯着此刀柄,嘴中开始低低念起咒语来。

咒语声不大,而且苦涩难懂,但那缓慢之极的声音中,隐隐有一股蛮荒之气弥漫开来,让人一下就感受到一种上古的感觉。

“他要干什么?”宋蒙在下面远远望见这一幕,大感吃惊,不禁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可能在施展什么厉害法术吧!”一旁的那位同门,同样听不懂咒语内容,有些担心的说道。

虽然二人都不知道敌人的用意,但看此人自残放血的情形,也知越皇有些狗急跳墙,想拼命的意思了。

就在宋蒙两人忐忑不安之时,越皇口中的咒语声,节奏加快了许多,那股蛮荒气息越发的浓厚。

越皇目中红光一闪,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刀柄在咒声中突然爆发出一团黑光,竟在黑光的包裹下凭空漂浮起来,一直升到其头顶一尺高左右,才悬浮不动。

越皇见此,越发谨慎了。双手熟练之极的结出了一个个奇怪的手印,让周身的血光中浮现出了一缕缕黑色的血丝,这些血丝一现身,就自行向那刀柄处急速飘去。

开始这些黑血丝还只是一两条、数条的浮现,但没多久血丝就开始十几条,数十条,甚至上百条的从血光中涌现了出来,它们全都飞蛾扑火般的冲向了刀柄。

转眼间,此刀柄就被密密麻麻的黑血丝缠的风雨不透,并在一番蠕动后凝结成了一块不小的污血团。

刀柄彻底被其包裹在了其内。

而细看这污血,黑中透红,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让人一见之后,竟然有种要将人魂魄吸进去的诡异感觉,实在妖异的很。

可正结手印中的越皇见到这一幕,却露出了喜色。

他将手印一散正想施展另一番手段时,那原本停止了蠕动的黑血,却发出耀眼之极的黑光,再次激烈的蠕动起来,开始一会儿翻滚,一会儿膨胀,显得极不稳定。

见到这一幕,越皇刚露出的喜色消失不见了,反而表现出恐惧之色。

他慌忙扭头向四周望了望,再回头望着血团时,脸上畏惧之色更深了几分!

但马上其脸上露出决然之色,低吼着吐出几个深重的咒语,然后狠狠一咬自己的舌尖,一口污血连同一点舌尖碎肉,全喷到了不断变形的血团之上。

黑色血团,将这些外来物吸进了其内,立刻停止了变形,耀眼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

越皇见此,仍不放心的风车般急掐了十几个法决,一口气全砸到了上面。这下血团上的最后一点光芒,也随之消散了。

越皇此时才大松了一口气,在那口精血喷出后,他的面容骤然老了十几岁,看起来憔悴无比。

但他现在根本顾不上其他的事情,而是随手一招,身上的血光分出不小的一块猛然往血团上一扑,同时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因他舌尖不见了,实在有些吐字不清。

只见那外罩血光的黑血团,渐渐的变形拉长起来,并在其最后一句咒语结束后,重新露出了乌黑的刀柄,变成了一把刀刃由黑血组成的真正长刀,散发着惊人的血气。

见到此刀,越皇脸上露出了狂热之色。

他不再迟疑的伸手抓起刀柄将其握在了手上,并随手挥了挥,丝毫威力没显,但他却露出了满意之极的神色。

深深的望此刀一眼,越皇意气风发的一声长啸,便连人带刀的化为一个巨大血光团,猛然向下面的竹林冲去,让正紧密注视这边的宋蒙等人大为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原本闭目的韩立张开了双眼,闪着冷冷的目光,盯着那向下扑来的血团。

刚才,韩立虽然正在下面催动着手上的符宝,可是凭借其强大的神识,还是一直将对方的举动掌握的一清二楚。

但是当那把黑色血刀一成形之际,韩立原本游荡在其附近的神识,马上被黑色血刃强行吸纳了过去,大有要全部吞噬的架势。这让韩立大惊之下,急忙将神识猛然往回一收,幸亏血刀这种吸力只是此物自身的举动,并没有那越皇主持分毫,所以轻易的逃脱了出来,并马上返回了本体。

但就是这样,也让韩立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神识真被此邪刀吸取,他可不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现在韩立虽然知道此刀的厉害,但他对这匆匆布成的“颠倒五行大阵”信心更强!

毕竟那位结丹期的雷万鹤都说过,就是他破原先那套未改进的“颠倒五行阵”,都不是轻易之事。如今换了这威力更大的新布阵法器,虽说没有布置完整,但他也绝不相信对方一位筑基期修士就能短时间破了此阵。

因此虽然睁开了双目,但他心里仍丝毫不慌。

就在韩立心里念头转动时,越皇身上的血光已经撞到了五色霞光之上了,顿时发出了“吱”“吱”的巨大压力声,霞光轻易的将他挡在了上面。

但心里早有准备的越皇,脸上露出狞笑,双手猛然紧握住那把黑血刀,恶狠狠的朝着霞光就是一刀。

一声尖啸从此刀上传来,接着冲天的黑芒一闪,此刀竟发出了十余丈长的惊人黑色刀芒“,刺啦”一声,霞光竟然真的被斩开了一大块。露出了一条丈许宽的通道。

越皇见此心里大喜,毫不迟疑的一闪就冲了进去,同时双手黑芒闪动不停,人竟然真的冲进了霞光之中。

“啊!这如何是好?”宋蒙当即惊慌的失声道。

另一位虽然没有说话,但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满是焦虑之色。

“不用惊慌,那霞光只是第一层防护而已,我这大阵没这么好破的!”就在这时,两人的耳边响起了韩立淡淡的声音。顿时让他们脸上一喜,镇静了下来。

不过,他们同时也大感惊讶,这位韩师弟竟然在驱动符宝时,还有余力分心传音,还真是厉害啊!

这时的越皇,三下五除二的闯出了十余丈的霞光层,一下就清楚的望见了下面的黄枫谷等人,自然也将韩立几人驱动符宝的情形看的真真切切。

他当即面上阴阴一笑,一闪就先到了韩立头顶数丈高的地方,轻轻一挥手中黑血刀,十余丈长的黑色刀芒,迎头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