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旧地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

他明明早已拿定了主意,不再和此女纠缠不清的,可如今竟莫名的答应此女了。看来,他的心志还是不行啊!

这样想着,韩立暗暗摇了摇头,嘴上却答应道:

“行,那师姐就乘坐我的神风舟去吧,这样可以快去快回!”

韩立说完,就将洁白的神风舟放了出来,请陈巧倩一同上去。

陈巧倩见了,嫣然一笑,没有客气的上了此舟。

于是,韩立带陈巧倩御器飞走,一会儿的工夫后,就到了在越京名气不小的白菊山。

此山满山遍野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菊花,多以白色为主,果然景色迷人之极。

大出乎韩立意外的是,到了此山后陈巧倩并没有和他说什么话,只是自顾自的沿着小路上山而行,偶尔碰上特别喜爱的景色,则驻步多停留一会儿。

跟在其后的韩立,同样没有开口,但是望着其楚楚动人的身影,却有些愣头愣脑的,一副根本不解风情的样子。

一个时辰后,陈巧倩就登上了山顶,并站在一个小亭子中,四处眺望了起来。而韩立站在了一侧。

这时,山顶上除了韩立两人外,竟一个游客都没有,再加上两人谁都不愿先开口,更显得寂静之极。

这种微妙的气氛也不知维持了多久,终于陈巧倩传来了幽幽的一句话。

“韩师弟,大战结束后,我恐怕就要嫁人了!”

听到此话,韩立一怔,不禁侧脸望去,露出了吃惊之色。

“对方是另一个修仙大族秦家的直系弟子,拜在天阙堡门下,也是刚筑基没多久的修士!我见了几次,人还不错的样子。若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他就会入赘我们陈家,从此成为我的双修伴侣。”陈巧倩对韩立的愕然之色,视若无睹,不紧不慢的的淡淡说道。

此时,韩立的惊色渐渐褪去,迟疑了一下,客气的说道:

“那恭喜陈师姐喜结良缘了!回头师弟一定备上一份……!”

韩立只说了个开头,可显然这并不是对方想要听到的话语。她颤抖了一下,未等韩立说完,就冷着脸的一扬手,一件圆盘器扔出,人竟自顾自的御器飞走了,仿佛再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望着陈巧倩消失的方向,韩立神色冷冷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半晌之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精打采的飞走了。

虽然心中早打定了主意,但见对自己有意的女子,真要另作他妇了,韩立还是有些失落的感觉。

这也许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吧!他们虽然名为修仙者,但在情感上和凡人是一样的。

韩立一边自嘲的想着,一边飞回了秦宅。

但刚回到住处,就从其他人口中得知,陈巧倩竟已离开了此地,先走了一步。

韩立听了心里苦笑了一下,看来陈巧倩真的对他失望之极,准备安心的嫁他人了。

虽然有些惆怅,但韩立毕竟不是一般之辈,脸上只是如常的点点头,就继续和他人有说有笑的过了半日。

就这样,第二日一早,其他人先后离开了秦宅,韩立最后一个才离去的。

只是在出发前,他特意的偷偷看了下墨凤舞,毕竟相识了一场,他打算告辞一下的。

但当在阁楼外的空中,隔着窗户真望见了墨凤舞时,韩立又改变了见一面再走的想法。

因为少妇打扮的墨凤舞,在楼内正陪着一位五十许岁的老妇人在诵读经书,脸庞上满是平静安详之色。

韩立默默的望了一会儿后,最终没有惊动对方,而转身悄然离去。

对此女来说,也许不见的话,会更好一些!

省得让其回想起那些痛苦的事情,可能这种平静无争的生活,才是此女最向往的吧!韩立有些惆怅的想道。

韩立离开了越京,稍微兜了个圈子,先去了嘉元城,不管怎么他既然承诺帮墨府报仇的事情,怎么也要顺便去看一眼了。

现在虽然没有魔道之人来搅局了,但大战在即,估计城内应该不会有什么高阶修士做阵了。他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位五色门之主干掉,想必即使灵兽山的人再气恼,也根本找不到他的头上。

不过,他此趟除了要找那五色门的麻烦,还想看看那孙二狗将四平帮经营的如何了。想必这些年来,其在曲魂的协助之下,应该有些作为才是。

而这个当年他所留的后路,现在看起来还是没什么用的。

韩立心存这样的打算,就坐在神风舟上直奔嘉元城而来。

说起来,他上次来嘉元城还是十余年前的事情了,可是许多事情仍历历在目,印象深刻之极。

……五日后,嘉元城的老字号酒楼“香家酒楼”前,来了一位青衫的年轻人。

这人站在楼前的街道上,眯着眼睛望着酒楼的招牌,神色颇有些古怪,正是刚进城不久的韩立。

韩立站在那里,感慨了一番后,才不慌不忙的抬腿进去了。

说来也巧,他一上了二楼,一眼就看到了当日坐过的那个靠窗的桌子,竟然空无一人。

韩立欣喜之下,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他刚坐下,酒楼的小二就殷勤的上来擦抹桌子,并问韩立想要点些什么酒菜。

韩立微微一笑,随便点了几样可口的小菜,就让小儿下去了。他来此地,可不是仅想满足口腹之欲的。

想到这里,韩立的目光向窗外望去。

当日的墨府巨宅依旧存在,同样有一些彪形大汉,站在府门前。只不过大门上的巨大牌匾,挂的不再是“墨府”了,而变成了“李府”两个斗大的金字。

韩立望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李府”牌匾,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据他所知,五色门门主好像就姓“李”的,看来他们直接鸠占鹊巢了。

不知为何,韩立望着牌匾上的“李府”两字,总觉得特别的碍眼,好像还是以前的墨府招牌,更让他觉得顺眼一些。

韩立正想着呢,小二就麻利的将酒菜上好了。而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番说笑之声,接着从楼梯口处上来了数名年轻人,全都是身穿锦衣绫罗,一副贵家公子的打扮,后面还跟着几名膀大腰圆的家丁。

这几名公子哥样的人物,在楼上随意的瞟了几眼,其中一名干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的人,不客气的冲那店小二一招手。

店小二立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并一脸媚笑的急忙说道:

“夏少爷,你老人家有什么吩咐吗?”

“叫你们掌柜的来,今天我们几个要请一位贵客吃酒,让三楼不相干的人赶紧走,有什么损失我们全包了。”这位长的这般瘦小,可口气倒大的很。

可是这小二没有露出丝毫不满之意,连连点头称是,就忙去通知掌柜的去了。

片刻之后,一位四十许岁的中年人,上楼来了。

一见这几位,就陪着笑的马上应承这几人的要求,然后就带着小二往三楼赔罪去了。

也不知,是这位掌柜精明能干,还是这几位公子哥的名头真的不小。

不一会儿工夫后,三楼用饭的一些客人,纷纷结账走人了,竟没有一人敢露什么怨意。

韩立见此,只是懒洋洋的望了几人几眼,就仍把目光投向窗外的街道处。

只是一些凡人中的公子哥罢了,在世俗界这样依靠家中势力嚣张跋扈的人,哪里都有的。韩立可没什么心思注意他们的。

此刻,以那位夏少爷为首的年轻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纷纷下去接什么人去了。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再次从楼下响起,而这次韩立微微一怔,不禁扭头回望了几眼。

因为,在那些沉重的脚步声中,明显有一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若有若无。这分明江湖中人,轻功到了一定火候后,才能有此表现的。

这让韩立有点好奇了。

(忘语在这里,先给诸位书友道声谦了!汗,咱最近的状态实在不太好啊,感到精神非常的疲倦,所以这几天只能一更了。但咱正竭力的调整呢!相信马上就能恢复好的。以前也有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这实在是写手很无奈的事情,大家见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