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七章 暗手、曲魂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今晚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灵兽山的人知道,你们父子不是多嘴的人吧!”韩立忽然抬头向五色门主冰冷的说道。

老者心中一凛,接着满面的谦卑之色,连声说不敢。

韩立没有言语的盯了五色门主一会儿,直望着对方面露冷汗之时,才展颜笑了,然后身子一晃,就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者正惊骇之际,感到一只手掌轻拍了一下自己肩头,顿时身子僵直了,慢慢转过头去。

果然韩立,正神色淡淡的站在其身后。

“仙师还有什么吩咐吗?小老儿一定照办。”五色门主忐忑不安的强笑说道。

“没事,只是想给你打个招呼而已!”韩立神色如常的说道。

“打招呼?”

老者怔住了,有些不太明白韩立的用意。但随即心里想起了什么,急忙脸色大变的运气检查了下身体,结果毫不异状,这才放下心来。

而这时的韩立,不再言语的放出了神风舟,接着人一闪的站到了法器上。

深深的望了老者和青年一眼后,韩立就冷笑一声,化为一道白光,飞天而去。

留下了丈二摸不着头脑的老者父子二人和神色复杂的墨玉珠。

……韩立在法器上迎风而立,嘴角不经意的升起一丝讥笑。

刚才那五色门主,虽然满口的说不敢让灵兽山的人知道自己来的事情,但韩立却从其神色中看出了一点口不对心的异色。

既然这样,韩立自然不会留一个心机如此深的家伙,在暗处忌恨自己了,即使对方是个凡人也不行。

于是,他刚才跑到其背后,偷拍的那一掌就暗自做了手脚,将一只“钻心虫”暗自打入了其体内。

这虫非常奇特,身体纤细如毫毛,肉眼几乎看不清楚其存在,完全是靠神识才能感应到的。但只要从肌肤进入人体内,这东西就会紧贴着血脉慢慢向人的心脏处蠕动。

一两年后,中招人就渐渐出现了心痛,和夜不能寐的症状,然后此症状会越来越严重,再拖数个月的时间,这人就会心痛发作而亡,看起来和正常的心肌绞痛身亡,一点区别没有。就是事先不知情形的高阶修士前来查看,也根本看不出丝毫异状来。

时间过了这么久,他们自然不会将其的身亡和韩立今晚的这一掌联系到一起的,能很轻松的脱离关系。

这种阴人的诡异虫子,是韩立从一名击杀的魔道弟子那里得到的。开始也不知是何物,但后来找人鉴定了一下,才知道此物的来历和用途。现在正好用在了五色门主的身上。

这样一来,既不用在墨玉珠面前做恶人,也算变相完成了对墨凤舞的承诺吧。韩立心里有点得意的想道。

而在此之前,即使对方真将今晚的事情告诉灵兽山的人,韩立也不在乎的。

毕竟他今晚没有当场伤害这父子二人分毫,想必灵兽山的人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来找他的麻烦。至于剩下的五色门主之子,看起来人还不错,希望墨玉珠和其以后好好的在一起吧。

韩立这样想着,脚踏神风舟直往嘉元城的西边飞去。

他还要抓紧时间解决那曲魂的异变,虽然不知道曲魂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绝不能就这样将其放置不问。

嘉元城西边百余里外,是一大片的高山密林,听说山中还有些毒蛇猛兽出没,所以罕有人进出此地,这大概也是异变后的曲魂跑到此地的原因。

韩立站在高空处,平静的看着下方黑糊糊的山峦,一言不发。

半晌之后,他往储物袋中一摸,那“引魂钟”就出现在了手中。

韩立将其平托在手掌上,然后将灵力缓缓注入,不一会儿的工夫后,引魂钟发出淡淡的白光,凭空浮了起来。

“去”

韩立另一只手掐了道法决,飞快的扔进了小钟,嘴中轻吐道。

于是引魂钟颤抖了一下,就清鸣一声,朝某一方向疾速飞去。

韩立见此,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踩着神风舟紧随在其后。

凭着此钟炼制时混入的曲魂一丝精血,他可以很轻易的随此钟找到曲魂的藏身之所。当然,此钟也不可以离曲魂过远。若是相隔个千余里地,那韩立照样干瞪眼而无计可施了。但如今看此钟的反应,那曲魂还当真就藏在这附近,韩立自然欣喜了。

小钟笔直飞行了二三十里地,忽然斜斜向下降去。韩立见此,知道找到了目标,当即一提速度,将小钟抓到了手中,然后蓦然一层青光出现,将小钟的白光彻底包在了其内。

韩立从孙二狗的话中已知,异变后的曲魂能够感应到引魂钟的存在,自然要将此钟的气息掩盖住,以防惊走了对方。

无声无息的降落在这个小山头上,韩立双目开始向四周望去。

虽然夜色很黑,但韩立身为筑基期修士,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一些东西,因此他直直的奔向那小钟原本降落的地点,山顶的一大片乱石堆而去。

韩立走路毫无声息,犹如鬼魅一样的诡密。因此当他最终看到了曲魂时,曲魂仍然丝毫不知,正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盘膝打坐,一副在闭目炼气的样子。

躲在一块山石后,偷偷观察曲魂的韩立,惊讶之极。

因为他在曲魂身上感应到了灵气的存在,这分明是炼气期五六层才能有的灵气波动。这怎能不让韩立愕然万分。

韩立记得很清楚,当初的张铁可是根本无法修炼“长春功”的,应该没有灵根才是。

“等等!不能修炼长春功,这可不代表张铁就没有灵根啊,只是说明他没有木属性灵根而已。难道曲魂竟然具有其他属性的灵根不成?”韩立有些恍然大悟的回想道。

“如此说来,世上还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凡人中万中无一的两个灵根者,竟然同时被那墨大夫收入了门下。”

韩立有些难以置信了,但转念又想道:

“如此说来,真是可惜了。就因为灵根属性的不同,自己和张铁竟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结果。若是自己欠缺的属性恰好就是木属性,恐怕自己的下场……”韩立想到这里,心里有了几丝后怕。

“但是“曲魂”怎么会修炼灵力的基本功法?难道是……”

韩立似乎想到了什么,轻皱了下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但仍没有现身出来的意思,只是冷冷的望着修炼中的曲魂不语。

过了一顿饭的工夫后,曲魂睁开了双目,随后缓缓站起了身来,活动了下手脚。

看其目光灵动之极,竟一副真有了神智的样子。

可韩立看到这里,一点高兴之色没有,反而阴着脸,神情中隐隐透着些煞气。

“今天的进度不错!看来再过三四个月,就不用惧怕那手持克制这身体法器的凡人了。”曲魂似乎很高兴,最后仰天喃喃的自语道。

正当“曲魂”面露喜色的时候,一句冷冰冰的声音从一侧传来。

“看起来,阁下对这具身体很满意啊!”

“谁?”

曲魂面色大变,急忙向声音传出处望去,满脸的戒备之色。

这时,韩立面无表情的从山石后转了出来,一脸的寒意。

“你是什么人?”

“咦,你是筑基期修士!”

曲魂一见韩立先是喝问了一句,但随后就发现了看不出韩立的修为深浅,不禁面露惧色。

“这句话,正好是我想问你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侵占这句躯体?要知道这具身体是我好友的,我亲手交予了手下保管。你不说一声,就侵占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躯体是你的?”曲魂露出了半信半疑之色,眼珠同时转动个不停,显然在想什么鬼主意。

韩立见此,冷笑了一声,突然一抬手,露出了那口被青光包裹的“引魂钟”。

“你要干什么?”曲魂一见韩立如此举动,就犹如受惊的兔子一样,立刻向后一跃数丈,满脸的警惕之色。

他以前虽然感应到引魂钟的存在,但不知此钟的具体形状,也不知这口小钟就是专门克制这身体的法器,只是下意识的以为韩立随便拿出件法器想要动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