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三十三章 九曲灵参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一边思量着刚刚得知的信息,一边暗想着自己是不是真要趟这次的混水。

虽然不知道前面会遇见什么,但这座个古怪的空中宫殿,一看就是类似越国“血色试炼”的地方。全都是那些蛮荒时的古修士建造的。

里面宝物虽然不少,但同样危险一定少不了的。

而那极阴祖师刚才的莫名表情,则让他实在心里发毛寒。不知对方打的什么鬼主意?

也许不管此地的事情,立刻退出才是明智之举!

不过,听这几个老怪物说。这里竟是三百年才能进来一次的。若是就此退却掉了,他很可能再也没有这个机缘了。

这让韩立又踌躇了起来。

韩立正拿不定注意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玄骨上人的话语。

“小子。你身上有什么极阴势在必得的东西?否则,他怎会对你露出这种表情来。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小子你恐怕要倒大霉了!”玄骨的声音虽然平平淡淡,但明显充满了讥笑的意味。

听了这话,韩立心里冷哼一声,立刻回声道:

“若是这位极阴岛主,知道阁下就在这里的话,想必会更高兴的。多半会和前辈好好叙一下师徒情分。”

“你敢威胁我?”玄骨上人一听韩立这话,口气阴森了起来。

“不敢!以前辈的身份和手段,在下怎敢如此呢?不过,前辈还是不要幸灾乐祸的好。否则晚辈性命不保的情况下,说不定会说出什么失言的话语,将前辈牵扯出来。”韩立面无表情的讲道。

玄骨半天没有作声。

就在韩立以为对方恼羞成怒,一时不会再打搅自己时。

耳边蓦然传来一句冷冰冰的话语。话里的内容让他先是一愣,但随即惊喜起来。

“你想不想结成元婴?”

“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韩立强压住心中的兴奋,冷静的问道。

“嘿嘿,什么意思?我的话很简单。我知道一种让凝结元婴机会倍增的东西。此物就在这虚天殿内。除此之外,就别无他法了。你若肯和我联手,趁此机会除掉极阴这个逆徒。我就给你指明此物的所在,并将得手的方法一一告诉于你。这个条件怎样?要知道,若不是我修炼的乃是妖鬼之道,根本用不上此物。这东西是说什么也不会让与你的。而即使你不肯和我联手,极阴看样子也会主动找上你的。到时候,嘿嘿……”玄骨用诱惑和威胁并用的口气徐徐讲道,并一点不掩饰对极阴祖师的满腔杀意。

韩立听了后没有马上同意或拒绝,而是坐在那里默然了起来。脸上眉头微皱,满是沉吟之色。

玄骨上人化身的少年,同样从容之极,不急不躁的样子。

他相信只要是结丹期的修仙者,就没有人能够拒绝如此大的诱惑。他只要静等韩立的答复即可了。

这时,极阴祖师和乌丑飞到了老年儒生旁的一根空柱子上,和那儒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并不时的冲那温姓美妇说那么一两句。

可是妇人在擦拭完宝剑后,就将长剑一收的闭目养神起来,根本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一副不想理睬的模样。

极阴祖师受到如此冷落,却没有动怒和露出尴尬之色,仍然满脸是笑的言谈着,显然城府极深。

韩立眼光微微一撇的将这一切看入眼内,对极阴祖师越发的忌惮起来。

此人不仅是修为高深,心机看起更是远超常人。

若非如此,当年玄骨老魔怎会栽在他手上,被其害的转修鬼妖之道了,连轮回之路都彻底堵死了。

让玄骨痛恨的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不过,不管玄骨老魔和极阴之间的恩怨。如今他竟被此人给盯上了。

这下对她来说,可大事不妙了!

虽然不能说,如今的他在元婴期修士面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但真要正面为敌,能成功溜掉的可能性还是低的可怜。

毕竟结丹初期和元婴期的修为,实在差的太远了。

即使他的法宝和噬金虫再厉害,估计也只有被人家击杀的份儿。

这样思量了一会儿后,韩立终于传声向玄骨问了一句:

“稍微给我介绍一二,你说的东西。我总不能听你信口一说,就马上对上一位元婴期的修士吧?”韩立嘴唇微动的说道。

“这当然,只要你愿意和我联手,就是不问此事我也会透漏一二的。”玄骨脸上隐隐一喜,随后偷偷传声回道。

韩立听了这话,并没有再说什么。

干脆坐在那里轻轻闭上双目,装作炼气的样子。

“那样东西叫‘九曲灵参’,乃是天地灵气所化之物。虽然本体只是一种灵草,但其灵性十足。从诞生之日起就会幻化成各种动物或昆虫,能够自行活动,还非常擅长钻土入木。许多年前,我就在这虚天殿中看到过此物。只是当时修为过低,又实在没有合适的法器捕捉。只好作罢了!而第二次来的时候,我又已元婴修成成,自然不会花费力气在这上面。现如今,只好便宜你了。”玄骨仿佛有点不舍的说道。

“九曲灵参?”韩立听了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物,韩立可是久闻大名了。

这可是传闻中的仙草啊!

虽然在许多灵草典籍中都看到过此物的名字。但韩立总以为,这种东西就是真的在凡间出现过,那也是蛮荒时候的事了。

难道这虚天殿还存有此物不成?

不过,话说回来了。

在这些古修士遗址中发现一两株这样的仙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这九曲灵参对凝结元婴大有用处。他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过。

那些书上,对此物的具体用途可都说的含含糊糊,丝毫没提及此用途。

老魔不会为了骗自己联手,故意拿谎话蒙他吧?韩立有些怀疑起来。

也许猜出了韩立心中的疑虑,玄骨随后又接着说道:

“放心!等会闯关的时候,在第二关的地方,我就会先协助你抓住此物。然后等到解决掉那逆徒后,我会再给你一张灵药秘方的。到时你只要按照配方上的步骤一一去做。就可以充分利用此物,让你凝结元婴几率提升不少。不过此次来虚天殿。我也有样东西是势在必得的,对我今后的修炼大有用处的。到时候你也出手相助一二。这样一来,我的把握才能更大上一些。”玄骨主动解除了韩立的猜疑,随后又提了一个不轻不重的条件,打消了韩立的大部分疑心。

“好吧!若是你真有把握击毙极阴的话,我出手协助下也未尝不可。”韩立终于答应了下来,暂时和玄骨结成了盟友。

只是这个盟约实脆弱的很,能支持到何时实在难说啊。

估计那极阴祖师被灭之时,也就是他们关系破裂之时。

但韩立心里,还是长出了一口气。

听玄骨老魔的口气,这个虚天殿他竟来了不止一次了。有这样一位老马识途的盟友在,总算比刚才两眼一摸黑的情况好多了。

他最起码可以从对方口中,知道一些虚天殿的基本情况。并在对付极阴祖师前,对方还是可信的。

就这样,韩立和对方定下一个口头上的协议后,就旁敲侧击的开始从对方口中探听这虚天殿的大概情况。

和玄骨老魔偷偷的谈论了大半天后,韩立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看来机会和危险总是并存的,此次的虚天殿之行还真是危险重重。

他不禁轻叹了一口气。

随后真的将心神沉浸了下去,开始炼气打坐了。

在这个大厅内,韩立倒不用担心谁会突然偷袭。

因他早已试过,除了一些漂浮术之类的小法术外一动用一定数量以上的法力,立刻就会法力外泄,无法施术成功。

甚至就连体内的法宝,这里也如同死物一样的全无法祭出。

这里的禁制,还真够神妙无比。

随后,厅堂内的修士在后面的五六日内,越来越多了起来,竟渐渐达到了百余人之多。

玉柱的顶端早已占满了修士。

那些迟来一步的修仙者,只好在厅堂的地上随便找个地方,暂时休息一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