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三十八章 鬼雾遗骸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虽然韩立修的是成仙之道,但对什么天命之说却根本不信一点。

对他来说,修炼成仙只是他追求永生的一种手段而已。

就真有什么仙人出现在面前,他虽然会马上敬畏异常,但让他拜服唯命是从,估计也无法真心做到。

紫灵仙子和葛笠对韩立如此赤裸的言语,一怔之后略显尴尬之色。

其实又何止韩立一人这样想,大部分的修士也都只是将“啼魂”之事,当做一个传说看待而已。只是一般情况下,谁也不像韩立说的这么直接罢了。

毕竟有关天命和天道的话题,他们还是心存忌讳的。

这时,黑袍人已经带着“啼魂”,深入到了鬼雾之中,彻底不见了踪迹。

韩立望了望鬼雾后,嘴角一翘的微笑道:

“我们也走吧!既然有人愿意帮我们先扫开了一条路,我们自然却之不恭了。”

“韩道友的意思是?”葛姓老者仿佛有些不懂这话的问道。

其实老者自然明白韩立的意思。因为要是韩立不答应联手的话,他估计也会这么做的。

只是刚才他对黑袍人还不屑一顾,现在却要借对方的光闯此鬼雾。当着韩立二人的面,自然有些拉不下老脸了。

只能貌似装糊涂的让韩立先说出口来。

韩立听了老者此言,有些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却带头向那黑袍人消失的方向走去了。

紫灵仙子自然毫不迟疑的紧跟而去。

葛笠一见此景,愣了下后,只好脸上一红的也跟了上来。

灰白色鬼雾一见有生人走了过来,竟如同有生命般的沸腾起来,并翻滚着扑向了三人。

若是普通的凡人被这些灰白雾气一缠身的话,立刻就会精血吸尽,变成枯尸而亡。魂魄则成了这些鬼雾的一部分,从此陷入鬼道,再也无法脱身。

但韩立三人可是修仙者,自然不会惧怕这区区的鬼雾了。

只见三人身上光芒闪烁后,各有自己的防护之道。

葛笠是一抬手,放出了一把谈红色的小伞,在头上丈许高处徐徐的转动着。

而一道红濛濛的光柱将老者罩在了其中,鬼雾一碰触这些红光,顿时发出了“滋滋”的声音,随后冒出了一股股诡异的青烟,并隐隐发出了鬼哭狼嚎之声。

其它的鬼雾见了,就只敢在红光外张牙舞爪,却不再扑向上去了,仿佛是有智慧一样。

紫灵仙子则释放出了四颗拳头大小的圆珠法器,在周身盘旋,结成了一个丈许大的移动结界。

此结界洁白晶莹成方形,将那些鬼雾全都排斥在了其外,而无法靠近紫灵仙子分毫。

不过,最诡异的防护手段就要算是韩立了。

因为韩立身上除了发出了一层轻盈盈的青光外,根本没有动用任何的法器和法宝,而那些鬼雾一近韩立的周身时,就被几道莫名的电光给击射的烟消云散。化为了乌有。

这幅怪异的景象,自然引得葛笠和紫灵仙子一阵的诧异。但他们倒也没不识趣的主动去问。

紫灵仙子在疑惑之余,隐隐的想到了天雷竹,但心中也不怎么肯定。

韩立仍犹若不知的走在了最前面。

这倒不是他想逞什么英雄。而是在这四面全都鬼气弥漫的地方,走在前面和走在最后,实在没什么大区别。

还不如走在前头,好掌握一些危险情况呢!

至于那些电光,其实只是将体内青竹蜂云剑的部分剑气遍布在了护盾上而已。

也只有“青元剑诀”的护体剑盾神通,才能不用将法宝放出,就可直接借助飞剑的部分威力了。

这一点,也是韩立最近才参悟出来的一种施法手段。

而以金雷竹的辟邪特性,自然对这些鬼雾来说是小菜一碟。

当然,韩立并没有全部导出金雷竹的威力,所以这些电光只是淡白色而已,倒也不怕别人认出金雷竹来。

但他那远超普通修士的强大神识,自从一走进鬼雾后就完全放开了。以防被什么厉鬼变化偷袭而不自知。

毕竟以他们修士的灵目,在这鬼雾重重中也看不出多远的。

不过,黑袍人所走过的痕迹,在这浓浓雾气中非常的好寻觅,因为一道比周围雾气浅淡多的丈许宽通道,用肉眼就可以清楚的分别出来。

韩立等人只要依此追匿就可以。

不知这是那黑袍人的功法所致,还是那“啼魂”的灵异表现。

但对韩立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他也懒得去细想了。

那“啼魂”越是厉害,对他们这些随后而至的人来说,自然就越有利了。

现在他一边面无表情的观察着四周,一边脚下一高一矮的慢慢走着。

因为脚下所踩的地方全是坑坑洼洼,有些湿漉漉的感觉,似乎潮气很重的样子。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们一行人,不知不觉的随着黑袍人走进了鬼雾深处了。

并且鬼雾的颜色,也开始由原先的灰白色,渐渐的发黑起来。

但韩立的脸色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阴沉了下来,并开始皱紧了双眉。

“嘎嘣”一声脆响,韩立蓦然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瞅了瞅。

身后的紫灵仙子和老者见此,也好奇的围了上来。

韩立眼睛微眯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正常,并将一只脚从原地挪了开来。

因为脚下不过是一堆白骨而已,外面还裹着一层青光闪闪的衣衫,似乎不是普通的服饰。

在旁边,还有一把断成了数截的残剑碎片,质地晶莹透彻,好像灵性犹存的样子。

看来,这是一位深陷此地的倒霉修士了。

韩立目中异光闪动,但又摇了摇头。

看此人死去这么多年,法宝残片还灵性犹在,想必身前也是一位修为不低的修士吧。

但在这里身死后,却连尸骨都无人收敛。实在和生前的风光天差地别,可悲的很啊!

可见修仙路上一不小心,就是千劫不复的局面,结局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悲惨三分。

这位修士的魂魄,如今也应成了鬼雾的一部分,或已化身为了厉鬼,很难再重入轮回之道了。

韩立正感慨之际,不经意的望了其余两人一眼。

那紫灵仙子脸色略有些发白,一见韩立望向她,勉强的抱以一笑。

葛姓老者的神情却有些古怪了。

他眉头紧皱的盯着那青衫半晌,忽然手指一弹,一朵鸡蛋大小的火化落到了青衫之上。

结果未等触到此物,火光就一闪即逝的灭掉了。

“咳!果然是他!”葛笠抬起首来喃喃的说道,脸色变得黯然起来。

“怎么,葛道友认识他?”韩立双眉一挑,望着白骨淡淡的问道。

紫灵仙子也在一旁露出了好奇之色。

“这人应是和在下有过数面之缘的玉真人。他结丹比我早的多了,身上的这件辟火宝衣是用百年冰蚕丝炼制而成,等闲火焰是无法近其身的。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宝物了。上次虚天殿开启之时,听说他也去了,可是一去再也没回来。没想到,此人真的失陷在此,并竟连第一关也没有闯过。实在是不幸啊!”葛笠长叹几声的说道。

韩立听了默然了起来,但一会儿后忽然问了一句让老者一怔的话语。

“这位玉真人的修为和法宝威力如何,比道友要高深的多吗?”韩立平静的问道。

葛笠听了此话,似乎有些明白韩立的意思,略一捻下巴的胡须,就肯定的说道:

“这位玉真人虽然和我现在一样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当时的他,据说即将突破瓶颈马上要进入了结丹中期了。应该法力比我高深了一大截才对。更何况,他是非常罕见的冰属性异灵根,修炼的冰系功法,我更是远远不如了。至于法宝,我没见过他和人斗法的情形,这倒没有办法判断出来。不过,不应该比我差吧。”老者一面说着,一面气色越发的难看了。

“这么说,附近应该有个厉害的家伙才对了。我原本就觉得奇怪,即使有那啼魂兽开路,怎么一路上除了这些鬼雾外,什么野鬼孤魂都没有见到。那黑袍人总不可能将附近的妖鬼,都替我们收拾干净了吧。”韩立同样神情郑重的说道。

(待续)